第四三章瑶觞倾(1)_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四方小说网 > 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 第四三章瑶觞倾(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三章瑶觞倾(1)

  谢瑾搂着她,挺腰一下下往上顶,催动着一片春海欲浪,柔波漫往每处从未被造访过的幽地秘境,细微的快感似闪光的沙粒,在她身体深处堆积。

  谢瑾背着月光,镶着银色的轮廓因月色的晕染而显得柔和,藏在阴影里的线条却愈加锋利,沉荨抬手去抚他微拧的眉心,被他捉住手腕,五指碾开她的手掌,按在自己脸颊上。

  “谢瑾……别皱眉……”她喃喃低语,在他身上微微颠动,上身被他埋在体内的器物一下下往前推着,早已被拉到肩下的衣衫大敞,胸前峰丘来回碾压着他的胸膛,因贴得极紧,他胸间腹下每一次细微的颤抖和起伏,都牵动出她身体的潮热湿润。

  他挑开她凌乱的长发吻她的颈脖,灼热的唇贴上她耳际,嗓音嘶哑,“我受不了了。”

  沉荨抬腰,吻着他的下颌道:“你早说呀,快取下来。”这一抬腰,相合的部分却没即刻分开,因那枚玉环之故,谢瑾的阳物顶部被箍得大了一圈,此时卡在她花径深处,陡然一拉扯,里头的感觉霎时强烈许多,沉荨双腿一哆嗦,身子一软,不觉又往下一坐。

  两人都呻吟出声,沉荨急速喘息着,腿间痉挛着不断收缩,花径深处蜜液大波涌出,幸而阳物顶部最敏感的部分盖着胶珠,谢瑾略一咬牙,也就挺过这波绞缠和催逼。

  “放松些。”谢瑾待她缓过来,轻轻揉着她的臀肉,将她托起来,使力一拨,阳物带着已汪成一片水的银珠儿从她腿间抽出,连带着一大波清液泄下,浇在他紧实的小腹上。

  他一退出去,沉荨又觉得腹下一阵空虚,被胶珠滚过的地方酥麻难当,轻波涌荡的感觉似乎还留在那处,她不由抱紧了谢瑾,他抚着她的腰肢,安抚地在她唇上吻了吻,把人抱起来放到椅子上,低头去取那枚玉环。

  阳器已是勃涨到了极致,因沾满了春液滑腻无比,谢瑾好不容易才将玉环取下丢开,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握住阳根上下套弄,直到感觉血脉重新通畅,月光下紫红青勃的一根巨物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这才直接把人从椅子上抱起,放在书案一角。

  那书案的角落里有两块凹下去的圆弧,沉荨被他抱过来一坐,两边臀肉正正好落在两个圆弧里,下一刻腿被打开,热烫坚硬的器物直接抵了过来,头部顶磨着轻颤不已的花珠。

  谢瑾喘息着双手撑在书案上,并未急着进去,只牢牢盯着她的眼睛。

  “还想试什么?”他沙哑开口。

  沉荨扭动身子,湿滑潮热的花唇夹磨着他,就着滑腻春液缓缓将硕大圆滑的头部包裹吞含进去,鸦睫一翻,如丝眸光勾着他,“只想要你。”谢瑾身躯都抖了起来,环住她的腰往怀里一按,腰下狠狠一挺,直接捅进花径深处。

  沉荨一下撞上他刚硬汗湿的胸膛,腿心也被他撑开,没有任何阻隔的器物一挤进来,随即被裹缠得严丝合缝,能清晰感觉到那源源不断的热力和表面每一条筋脉的鼓动。

  她不由颤抖着死死抱紧他。

  谢瑾被她紧紧地搂住,敏感坚挺的部分被她挤压吸吮着,一时几乎连抽插都不能,他深深喘息,剥去她的衣衫把她往下压在案上,将她一点朱蕊含在嘴里又吸又舔,力道越来越重。

  冰凉的桌面刺激着她背上的肌肤,前胸一片火热,他伏在胸前密密地啃咬她,又挪到她左胸上一点暗红的痕迹,舔着那一块细小的陈年旧痕。阳物埋在她身体深处,搏动着狠命抵着她。

  沉荨口中发出近乎呜咽的呻吟,手指插进他发间,身体向上弓,颈脖往后仰,整个人弯成了一轮月弧,案上那瓶海棠就在旁边,几根花枝横在她眼前,盛开的花瓣上沾上了夜晚的露水,摇曳着吐出芬芳。

  谢瑾的发丝垂下来绞着她的,她胸上挺翘的一点娇红被他再次攫住不断吸吮舔咬,另一侧酥胸被他手掌整个儿包覆着使劲搓揉。

  她看不见谢瑾的脸庞,但他无所不在的热息就萦绕在身畔包围着她,唇舌在她身上肆虐,坚硬滚烫的部分嵌在她身体里,压迫着催出她一阵阵的情潮。

  谢瑾的神智早被欲火烧得模糊不清,喘息一声重过一声,他用尽气力抽出一截,再一分一分抵进花心,擦着酥软轻颤的内壁,压出凝滑春液,推开一波波电流似的舒爽快意。他将她完全压倒在桌面上,抽插了几下,感觉她的挟制渐渐放松少许,一臂撑着书案,抬起她一条腿架在腰上,挺动腰胯撞往她腿心深处。

  书案摇晃起来,雕窗下绣幄鸳锦,她眼前花影纷乱,红娇绿叶重重迭迭,斜枝花萼颤颤巍巍,凉露幽风灌进来,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冷。

  西风倦,纤帘低,暗香微,月光盈,她的呻吟犹如花底莺语,细细微微的一线,悠悠荡在静夜窗前,令沉沦在火热欢情下的人几欲疯狂。

  花瓶不停震动着,终于一头栽倒,骨碌碌地滚往桌下,被一只穿在白色袖袍内的手及时捞住,修长指骨牢牢攫住瓶颈,稳稳放到一边的香几上,和一壶果酒并排放在一处。

  桌案的晃动略止歇片刻,以更大的幅度颠动起来,连带着一边香几也在抖动,眼见花瓶和酒壶再次震颤起来,白色袍袖一拂,衣角轻荡,桌案上的人被抱起,托着挪到窗台上。光裸的双腿环在衣上,袖袍也被拉拽着,那手和脚上明艳的蔻丹镶在白色衣袍上,是月下暗影里点点浮动的媚致流光。

  沉荨眸光迷离,呻吟被一下下顶得破碎纷乱,散在雅室的各个角落里,飘散在窗外幽煌竹影间。

  谢瑾温香艳玉的脸正沐浴在月光下,锁着她的目光灼亮,神清骨秀的人此刻遍身上下都燃着欲火,滚着浓浓春色,胸膛不停起伏,一根根凌厉线条随着喘息绷紧张缩,把一波波的力量送往腹下,又过渡到她腿心,激得她双腿乱抖,酸快爽意一重重激荡开。

  欢愉太过强烈,感受到那股灭顶而来的喷薄射意,谢瑾退出来,阳物抵住花唇轻缓碾磨,让过高堆迭的快感稍缓片刻,搂起她的腰去吻她的唇。

  沉荨抚着他压上来的胸膛,哑声笑道:“我发现你老让我坐桌上。”谢瑾略微僵了僵,接着徐徐顶进花径浅处轻抽慢送,“你不喜欢?”

  “也不是,”沉荨的手挪到他腰后,掌心贴着起伏的臀线将他按向自己,“就是有些奇怪。”

  谢瑾没吭声,埋在花径里头的器物顺着她的意愿往里压了压,退出些许,再轻轻摆动腰部,略调整了一下角度,凭着记忆去碾她那块最敏感的内壁。

  沉荨“呀”了一声,掌下收紧,指甲一下掐进他臀肉里,再无余力关心其他问题。

  谢瑾顶着那处施力磨弄,见月光下她呼吸急促,长睫不断轻颤着,面色潮晕,肌肤泛着红,真真是粉藻其姿,姣丽蛊媚。他展开宽大的衣袍把她笼住,像是隔绝了月光赤裸裸的窥探。

  她汗湿的身子在他怀里如鱼儿一般滑腻,微微的战栗牵着他的心尖也在抖。

  她不知道,在他那次香艳迷离的梦境里,他便是这般搂着她坐在自家的书案上,红叶低窗,风枝影弄,坐于书案上的她衣衫半褪,裙下两条长腿光洁如玉,挂了红绳的那只足踝妖娆如魅蛇地踩着他的胸腹,一点点往下按,玲珑秀气的脚趾拨开他的衣衫,挑下他的腰带,在他光裸的大腿内侧来回划着圈,令他的理智完全崩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