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永夜迷(2)_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四方小说网 > 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 第五章永夜迷(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永夜迷(2)

  宣阳王和谢戟,一直为保留谢家的兵权做了很多安排和努力,沉太后之前不是没有下过手,但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引来了一些反噬。

  因此经过多个回合深深浅浅的试探后,沉太后和宣昭帝改变了策略。

  如今看来,这个策略就是让沉谢两家联姻。

  沉荨是太后和皇帝手中最得力最锋锐的一把尖刀。

  也许他们认为现下西境平稳,这把尖刀的锋芒暂时没有用武之处,搁置了不免浪费,不如用来牵制谢家。沉荨嫁入谢家,以她抚国大将军和威远侯世子夫人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地介入到北境军的军务之中,而她能力出类拔萃,在北境军中获得一定的拥护并培植出自己的势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也就是说,沉太后和皇帝虽然作了让步,但借着这个举动明明白白地昭示了他们的意图,并且毫不掩饰:不夺你谢家兵权可以,但会派人来牵制着你们,你们最好老实些。

  偏偏他们不能拒绝。若是拒绝这个安排,等于告诉太后和皇帝,我谢家有异心,我们不想接受你们的牵制,而本就如履薄冰的宣阳王,处境则会更加艰难。

  谢瑾实在没想到,以沉荨今时今日的成就和地位,居然还会被沉太后用来作为一枚棋子,他甚至忍不住怀疑,太后和皇帝之前为沉荨的婚事张罗了这么多次,无一成功,会不会原本就只是做做样子,实际早就在规划着这一天?

  一等西境平稳,能力逊了沉荨一筹的定远侯世子、沉炽的长子沉渊就可以接管西境军,从而让沉荨可以抽身嫁入谢家。他嘴角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再次看向对面的沉荨。

  沉太后倒真舍得啊!看来皇家之人,果真没有什么真心,一切都得为皇权和利益让道。

  沉荨仍是垂着眼,面容平静,但捏着杯盏的手指指节发白,显然心中也有不甘。

  谢瑾甚少看她穿裙子,大多数时候她不披铠甲的时候,就是穿的这种袍子,裁剪合体,质地上佳,样式介于文士服和武服之间,腰上扎皮革腰带,肘腕处束皮甲护臂,开了岔的衣裳下摆只到小腿处,脚上穿轻便且防护性良好的鹿皮靴……一副随手准备与人动手的模样。

  头发也如男子一般全数束在头顶,清爽利落,英姿飒爽,有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独特韵致和气度。这样一个骄傲且意气风发的人,怎么就甘心沦为他人棋子?还是说,她本身也对八万北境军有染指之意?

  谢瑾思忖着,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与她有关的往事。

  他小她一岁,七岁那年两人在宫中第一次见面,大人们半真半假地让两个孩子比划比划。

  比武台上,沉荨拎着长刀,趾高气昂地打量了谢瑾两眼,转过头对着她爹大声道:“他是威远侯世子?明明就是个姑娘嘛!”

  大人们哈哈大笑,谢瑾涨红了脸,气得浑身发抖。他相貌随母,小时候眉清目秀,颜若桃花,最忌讳别人说他长得像女孩儿。

  这还不算,没几招后,她便把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叫她姐姐,他自是不服,手中银枪挑过去,直接捅进了她肋下。

  幸而人小力薄,没造成什么致命伤。

  从那以后,两人每次见面,总会斗个天翻地覆,你死我活方才罢休,成年后,真刀真枪的武斗是少了,但争斗也从比武场上转移到了狩猎场、沙盘边、以及其他一切可以分出高下的各个场合和领域。

  谢瑾年少老成,心思缜密,行事冷静,唯独面对沉荨的挑衅常常破功,像只炮仗一样被她一点就着。七年前沉荨居然会向他这个死对头求助,他吃惊之余也颇佩服她的心胸和胆量,换了他,打死也不会向这个宿敌低头。

  隐隐的,他心中还有一丝微妙的感觉,果然敌人才是这个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否则她怎么就能笃定自己一定会出兵,可以成功地帮她守住西境?

  之后两人之间的合作逐渐多了起来,并且建立起了一种诡异的信任和默契。

  他与她,既是对手又是伙伴,既看不惯对方,又不得不承认对方之于自己,乃是不容忽视、不可或缺的一种存在。

  他们对彼此了若指掌,深知对方的优势和弱点,大到对方的野心和抱负,做事的原则和底线,小到某些生活上的小细节和小偏好,都了然于胸。这种羁绊,大概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他有时做梦都会梦到她,甚至有一回,梦境里的情形很是不可言说。

  醒来后面红耳赤的谢将军满头雾水地思考了半日,终于恍然大悟。

  这之前两人曾各自带了小队人马在关外碰头,一起偷偷潜进西凉国的军营,将西域那边过来的一种新良种马偷了几匹回来,归来的途中不慎露了行藏,沉荨被追兵的箭矢射伤,谢瑾在替她疗伤的时候,一不小心瞄了一眼她凌乱的襟口。

  她虽不像个姑娘,但确确实实是个如假包换的姑娘,而他气血方刚,看见姑娘家的胸口,做场春梦也很正常,这应该跟对象是谁没有关系,只是身体中的某种东西在作崇罢了。

  不过从那以后,他暗自注意时时与她保持距离,客气疏远了很多,谢天谢地,那种情形没再出现在梦中,他也就松了口气。否则,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酒过叁巡,君臣经过最初的寒暄,也渐渐把话题绕到了这上头。

  宣昭帝先是从今儿席上西域进贡过来这种汁多瓤甜的哈密瓜说起,赞了一番沉将军的丰功伟绩,尔后又长叹一声。

  “沉将军劳苦功高,为我大宣立下汗马功劳,多年来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可惜直到如今,却还是孑然一身,身边连个知疼知热的人都没有,朕与太后因为此事日夜悬心,只是放眼望去,实在没有可堪匹配之人……”

  众人目光齐刷刷朝谢瑾望去,只沉荨仍低着头,还有一个不明就里的傅阁老煞有介事地不断点着头,抚着颌下长须,很感兴趣地望着宣昭帝,等着皇帝下文。宣昭帝清了清嗓子,殷切地瞧着谢瑾,笑道:“幸而前日兵部赵尚书一言,倒让朕醍醐灌顶,原来沉将军早有良配,可叹大家以前一叶障目,竟从来没有往这上头想过……”

  众人配合地发出一阵了然的低笑声,谢瑾额角一抽,同沉荨一样,捏紧了手中酒盏。

  傅阁老疑惑问道:“皇上说的是哪位?”

  宣昭帝笑容可掬,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傅阁老请看——”

  傅阁老自觉老眼昏花,看了半晌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最后见大家眼光都定在脸若寒冰,一动不动的谢瑾身上,斟酌再叁,才犹疑道:“皇上说的,难道是威远侯世子、小谢将军?”宣昭帝哈哈大笑,“不错,正是小谢将军!”

  “这……”傅阁老面容怪异,“他二人……”

  皇帝朝傅阁老微微俯身,故作神秘地笑道:“阁老有所不知,外间传言不甚属实,这二人看似宿敌冤家,实则惺惺相惜,肝胆相照,这次西境大捷,其中少不了谢将军的出谋划策不说,北境这两年的平稳,也跟沉将军的鼎力相助有莫大的关系。”

  傅阁老吃了一惊,“当真?如此说来,倒是我等肤浅了。”

  “可不是,”宣昭帝接口道:“傅阁老再瞧瞧这人物、这相貌、这气派、这身份,沉将军和谢将军,可不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傅阁老忙不迭点头,“皇上这么一说,果然如此!”

  沉荨耳中听得皇帝将傅阁老绕了进去,两人一唱一和说到了紧要处,心中翻了个白眼,抬起头来,正撞上谢瑾略含讥诮的目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