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章故梦回(2)_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四方小说网 > 风吹一夜满关山(古言1V1) > 第六五章故梦回(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五章故梦回(2)

  这场激烈的情事后,两人都不想动弹,大致清理了一下身体,就此相拥着沉沉睡去。

  快天亮的时候沉荨悄悄从他怀里钻出来,去了楼下。

  她从自己的箱笼中翻了衣物出来,在净室里用热水洗净了身体。这净室里有一个小型的浴池,大概是那管事无法按照谢瑾的要求在后园里建一个大的,所以折衷在屋里修了个小的。

  浴池虽是干的,但因今晚主人回来了,旁边的鉴缶里倒是蓄了热水,她冲洗完换上干净的衣袍,又上了二楼。

  谢瑾犹在沉睡,睡容平静而淡漠,脸上的面具也完全沉寂下来,朦胧的晨光中唇色浅淡,唇线优美而分明,她看了片刻,朝他的脸庞俯下身来。她轻轻压了压那两瓣薄唇,正要离开时,后脑被扣住,被偷吻的人一下反攻为主,攫住她的唇不放。

  清晨寒凉的空气里,这个吻带着淡淡的温度,轻柔却又缠绵,并没有情欲的意味,但一样令人心悸。

  沉荨抬起头,看见他眼中盛满心满意足的笑意。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他微微笑道,嗓音带着刚刚睡醒的一丝模糊和沙哑。

  沉荨脱了外袍,撩起被子又钻了进去,他马上把她揽在怀里,下颌轻轻抵在她头顶。“我舍不得走,”她在他怀里闷闷地说,“反正都过了大半夜了,不如把这一晚过完。”

  谢瑾胸膛鼓动,低微的笑声从他胸腔处传来,“阿荨,已经天亮了。”

  “你用不着提醒我,”她把头枕在他心脏跳动的地方,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不然的话我还可以假装天还是黑的。”

  她的依恋令他欢欣愉悦,但又心生遗憾和惆怅。

  夜这么短,相拥的感觉这么美,要他放开她,实在是太难的一件事。他亲吻她的发丝,手掌轻抚着她的肩头,说出的问话像是叹息,“阿荨,你叁年前对我做过什么事,你还记得么?”

  “叁年前?”沉荨缩在他怀里去摸他因寒冷空气而挺立起来的乳头,“我对你做过很多事,你指的是哪一件?”

  谢瑾笑着捉住她的手,“就是你刚才对我做的那样。”

  “摸你吗?”她变本加厉地摸着他光裸的胸膛,“叁年前你会让我这样摸你?”

  “不是,”谢瑾忍耐地由着她摸,提醒她,“是你刚刚上来的时候对我做的事。”在他胸膛上作乱的手一下停了。

  他埋下头,看见沉荨的睫毛扇了扇,接着朝上一掀,她整张脸从他胸口仰了起来,清澈的明眸里有几丝狐疑,“你……没醉?”

  谢瑾大声笑了起来,“我是醉了,但还没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沉荨从他怀里挣出来,狠狠瞪他一眼,“好啊,有你的啊谢瑾,你既早知道,为什么过后一点口风都不露?”

  谢瑾马上道:“我那时不知道是你。”他把她拉回怀里,解释说:“那一晚大殿里太黑,我只知道有个穿绿裙的姑娘亲了我,但看不清楚她是谁,直到成亲后我才知道,她就是你。”

  沉荨没说话,脑袋被他按在自己肩窝里,唇贴在他颈侧,感受着他急促跳动的脉搏,盯着一边镜子里他锋利的侧脸线条,悻悻道:“你藏得可够深的。”

  “彼此彼此,你不也一直瞒着我?”谢瑾笑道,“阿荨,那页被我撕去的笔记——”

  “打住,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再想着她么?”沉荨一下生气了,推着他的胸膛坐起来,掀开被子去拿外袍,“我走了。”

  “阿荨!”谢瑾赶紧一把捞住她手臂,“别走,你听我说完——”“没什么好说的,”她去掰他的手指,“你既还想着她,那咱们就一拍两散,反正也和离了。”

  手指被她掰开,但马上又一根根合了回去,沉荨抬起头,恨恨瞪他一眼,却见他眸光灼亮,唇角微弯,掩藏不住的笑意在他脸上流淌,连那冷硬的面具也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日光中柔和了几分。

  “那姑娘就是你呀!”他不由分说地拉她回来,两条手臂牢牢箍着她的腰肢不许她离开,低头在她额角吻了吻,笑着说:“一直都是你,没有别人……你若看见被我撕掉的那页,就明白了……”

  沉荨惊愕的脸在镜子里映照出来,眼睛里的愤怒化为疑惑,好半天没说话。

  谢瑾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镜中的她,揽紧她徐徐念道:“上京秋暮,吾于月夜邂逅一女子,伊柔婉似水,情深缱绻,吾后思之,恍若南柯一梦……”他将她微微推开一点,让她枕在他臂弯里,注视着她的眼睛笑道:“想听后面的部分么?”

  气呼呼的沉将军脸上这会儿已全然没有了怒意,她眼珠子转了一转,明显有点心痒,但脸上又有些挂不住,犹犹豫豫地咬着下唇,欲言又止。

  谢瑾只觉她脸上的表情极之灵动可爱,忍不住轻轻刮着她的鼻尖,低声笑道:“你作弄得我好苦,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沉荨翻了个身,趴在他胸膛上,下巴搁在他胸口,瞥他一眼,“见了我从没什么好脸色,还总跟炮仗似的,说不了几句就要发火跳脚,要不就是冷嘲热讽,我给自己讨没趣儿么?”

  谢瑾抚摸着她的后脑勺,感叹道:“我若早知你喜欢我,我便不会那样急躁,也不会因你说上几句便莫名其妙地生气……”因为在乎,所以总怀疑她轻视自己,讨厌自己,只要觉得她一言一行中有忽视和轻慢自己的地方,便苦恼,便生气,便愤怒,总想和她争个高下,也无非是想在她面前证明自己,让她另眼看待自己罢了。

  他正视自己的感情后回想以往,有时都会觉得自己可气又可笑。

  “我原不知道自己为何单单对你如此,后来便明白了,虽然明白得有些晚,”谢瑾道,“咱们成亲以后,我对你发过脾气么?”

  沉荨顺着他的话一想,还真是如此,不由一笑,“好吧,还算你表现好。”

  她拿手指戳着他的胸肌,“那你后来又怎么知道是我?”谢瑾只笑而不答,沉荨伸手去挠他肋下,“快说!”

  他捉住她的手,笑道:“要问你呀。”

  “不说就不说,老打哑谜,我走了。”她威胁他,作势要起身,一只手臂按住她,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颌,手的主人埋下头来,轻啄着她的唇,缓慢把芳润的唇瓣亲了个遍,最后合齿在她唇角咬了一下。

  “叁年前你就是这么咬我的,”谢瑾退开,手指指腹压着被他咬的那处,轻轻摩挲着,“那个雨夜我第一次吻你,你也这么咬了我一下,我就猜多半是你。”

  沉荨回想了一下,颊边渐渐浮起淡淡的霞色,被他吻过咬过的双唇色泽红润如春日下的夭夭桃瓣。她转开了脸,非常难得的,向来落落大方,有时还有些不太正经的沉将军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羞赧和心虚。

  他很快便捕捉到了,心情愉悦地把她的脸扳过来面对自己。

  “那晚你留下了一只上头是夹子的耳坠,”谢瑾道,“既是夹子,想来耳朵上是没有耳洞的,男女有别,我也不好总盯着你的耳朵瞧,成亲后我见你戴了耳环,却不是夹子,所以开头那几日,我也不知道……那天在长廊下我吻了你,你又咬了我,我猜到是你,才问你耳环的事,记得么?”

  他一只手移到她耳根处,指腹轻轻捏着她耳垂摩挲着,目光也落在那一处。

  玲珑小巧的耳垂在日光中柔润细致,被他揉得泛起了淡淡的红,他忍不住凑过去含着舔了舔,沉荨推他,“难怪你总喜欢咬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