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佟国维教女_重生之康熙荣妃
四方小说网 > 重生之康熙荣妃 > 54佟国维教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54佟国维教女

  “啪”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佟氏被巨大的力道扇倒在地,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怔怔地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阿玛,从小她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阿玛更是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何况是像这样扇她耳光,心中委屈羞辱汹涌而来,佟氏的眼眶顿时通红,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却倔强地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哭声。

  大雁文学更新,弹窗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佟国维的夫人赫舍里氏一声惊呼,连忙扑过去抱住女儿,小心地捧起她的脸,等看到白皙的小脸上慢慢浮起的通红的巴掌印时,不由得怒气填膺,这女儿身娇肉贵的,那里受过这等苦头,眼看没一会这脸上已经肿得老高,顿时心疼的直抽抽,转过头来对着佟国维怒目而视。

  “老爷有什么脾气就冲我来,拿女儿出什么气女儿过段日子可是还要复选入宫的,打坏了你拿什么赔”赫舍里氏乃索尼之幼女,十五岁嫁给佟国维为嫡妻,对于佟氏这个最肖似她的长女是爱若珍宝,平日里要星星不给月亮,加上她的阿玛是首辅,侄女是皇后,所嫁的夫家佟家又是当今母族,自然气焰甚高,在家里几乎是说一不二,连佟国维平日里也不敢轻捻其虎须。

  “我要干什么我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省心的女儿还复选进宫只怕她有命进宫、没命享富贵呢”佟国维狠狠地拍着桌子,梗着脖子瞪了回去,“要不是你平日里把这丫头宠的无法无天,她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吗啊之前你们母女俩联起手来,非逼得我动用宫中的人手算计贵妃结果呢不但损失了潜伏极深的死士,连带暴露了不少姐姐苦心埋下的钉子,更是打草惊蛇,让贵妃有了防备,以后想再动手那是难如登天何况,你们真以为皇上查不出来不成皇上那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替咱们遮羞呢”

  天知道那段时间他每日见到皇上阴沉的眼神、发黑的脸色时,有多么胆战心惊,这位皇上可不是先帝爷,真要狠下心来那手段绝对让人不寒而栗的,看看皇后和赫舍里氏一族,这难道不是后族还不是被不留情面地说打压就打压,皇后如今跟活死人一样,也不见皇上顾念结发之情。要不是他确信自己已经把所有的线索都斩断了,加上对姐姐手下死士的信心,恐怕早就顶不住向皇上自行请罪了,至少凭着甥舅的情分可以让皇上放佟家一马。

  赫舍里氏听了知道这事是她理屈,当初确实太过心急了些,气焰顿时矮了下来,嗫声道:“老爷你可别吓我,那事儿皇上当真能知道是咱们家干的不是说那些人手都是孝康皇后刻意留下的,绝不会出现任何破绽吗何况事后也没见皇上有任何反应啊若是皇上真的知道了还不发作,这不正说明贵妃在皇上眼里其实也没那么重要这样咱们女儿的机会可就大了”赫舍里刚开始还有些胆战心惊,说到后来却兴奋起来,连带身边的佟氏也眼前一亮,露出几分期待来。

  佟国维冷笑几声:“你们母女俩这是白日做梦呢你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那里面连石头都能说话,何况是人呢就算那些人都是死士,但是只要没当场死了就有暴露的危险。要是皇上真的发现了什么端倪,一时不发作也只是因为佟家是他的母家,是看在早逝的姐姐的份上,否则你们以为现在还能在这里安安稳稳地坐着做梦吗”他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鬼迷心窍,竟然听信了这对母女的异想天开,贵妃真要这么容易被算计,只怕如今在长春宫的就不会是皇后和慧妃了。

  佟氏不服气地反驳道:“皇帝表哥才不会这样呢贵妃不就是仗着长了张狐媚的脸蛋,还运气好地生了两个儿子吗这次若不是她运气好逃了过去,咱们的计划早就成功了而且那女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会两手武夫的伎俩,哪有一点贤良淑德的模样”佟氏带着心虚的话语渐渐低落直至于无,她心中明白自己这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那日在御花园的震撼至今依然萦绕在她心头,那是她第一次品尝到自卑的滋味,真的很苦很涩那种永远无法企及的耀眼和强大真的让人很无力,连嫉妒都成为一件沉重的事情。

  佟国维眼神微冷,站起身踱步到佟氏面前,弯下腰紧盯着她有些失神的眼睛嘲讽道:“说呀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你不是很能耐嘛敢撺掇着僺周祚大人的孙女去挑衅贵妃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得意,很本事是不是还以为自己的作为神不知鬼不觉想着以后再接再励,继续想法子折腾”一句句逼问让佟氏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惶恐之色溢于言表。

  佟国维对此却视而不见:“你是不是觉得跟皇上鸿雁传书是你最大的倚仗觉得皇上喜欢你,你就可以有恃无恐,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就有资格跟贵妃唱对台戏了”说着还故作不解地左右端详了自己女儿一番,然后叹了口气,“说实话,在没见过贵妃之前,我对自家女儿还是挺有信心的,觉得凭我家闺女的品貌,迷住皇上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连皇后都差我家闺女一截呢”说着凑到佟氏面前,“想来女儿你也是这么想那么你能不能告诉阿玛,在御花园见过贵妃之后,你有什么感觉恩”

  佟国维蹲,将听不下去想要阻止的赫舍里氏推到一边,用低沉的语调继续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就是那片陪衬牡丹的绿叶是不是觉得自己就像凤凰身边的麻雀你知不知道你那天选秀的时候,阿玛为了怕你被刁难,特地求了皇上陪着在假山上观看的”若不是去了这一趟,他永远也想象不出自己女儿所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那种游刃有余的掌控力和轻描淡写的处事手段让他全身发冷,那种令人不由自主臣服的强大气势真的很可怕在那一刻甚至连他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母仪天下

  佟氏震惊地看着自己阿玛,她从不知阿玛为了她肯落下脸面求皇上,甚至不避嫌疑地跟入后宫,突然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是如此的不可饶恕,自以为无人知晓的作为更是早已无所遁形,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的自卑和不安更是被看在眼里。佟国维毫无笑意地干笑两声,“很惊讶吗阿玛为了你可是煞费苦心啊可是你不知道阿玛比你更惊讶十倍你们这些孩子大概只看到贵妃绝代无双的风华和神乎其技的骑射可是你知道阿玛看到了什么吗”佟国维眼神有些恍惚,“我看到的是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不是长春宫的那位,而是一位真正拥有包容天下气度的女人,在那份耀眼到灼目的光华照耀下,任何女人都将黯然失色,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佟国维不顾身边赫舍里氏怪异的眼神,继续刺激着已经摇摇欲坠的女儿:“阿玛的乖女儿,不得不说你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你可知道正是你给了贵妃机会,让她展示出自己掩藏于内的璀璨光华你又知不知道,今天上朝之后,僺周祚大人特地跟阿玛道谢呢他说,令爱对他孙女的深情厚谊,他们祖孙俩铭记于心,来日定当厚报”咬牙切齿的语调让佟氏猛地瑟缩了一下,颤颤巍巍地抬眼看着自己阿玛,突然觉得身上很冷很冷,连三伏天的燥热都无法让她暖和起来。

  佟国维心里也憋着一把火,他在朝中辛苦经营的人脉,终究还是敌不过僺周祚这种两朝元老,短短几日的时间他通过汉军旗身份拉拢的文人几乎个个避着他走,甚至僺周祚还暗中将女儿的作为捅了出去,让他被同僚暗地里嘲笑不懂教女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自己的怒火,这才一回到家中就给了佟氏一巴掌。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一次自作聪明的举动,差点毁了僺周祚大人唯一的孙女,更毁了佟家这么多年来忍辱负重结交汉臣的心血你以为僺周祚会轻易放过你,放过佟家吗你做事之前怎么就不想想无论成功与否,你这位闺中密友的声誉都已经没了,一辈子也毁了甚至你还送给贵妃一个收买人心的绝妙机会,你让僺周祚那老家伙对贵妃感恩戴德,让所有的秀女对贵妃崇拜有加,让那女人的声望一日之间就远远胜过了当初的皇后赫舍里”

  说到最后佟国维甚至忍不住咆哮了,这个女儿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着女儿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模样,他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教育方式,也许贵妃的说法才是对的,既然是满人就该有姑奶奶的样子,这样的女儿如何会有为家族挣出一片天地的气魄和能耐,恐怕到时候不拖累家族他就谢天谢地了但愿今日的当头棒喝能让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儿清醒清醒,若不下点重手,彻底拨开她自欺欺人的外壳,只怕这女儿就真的毁了。

  佟国维不顾赫舍里氏的拉扯,漠然地述说着冰冷的现实:“你刚刚说贵妃除了长得好和能生外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在皇家,这两样就是最了不起的本事何况你以为贵妃是什么人她出身满洲正黄旗,马佳氏是根深叶茂的著姓大族,所出的名臣武将数不胜数,如今随着贵妃声名鹊起,那些分家支脉只怕都会心甘情愿任其差遣,这份势力之强大连钮钴禄氏和赫舍里氏联手都不敢轻动

  而咱们佟家有什么要不是你姑姑争气生下了皇上,咱们还只是正蓝旗默默无闻的小家族罢了便是后来抬了旗,也不过是汉军镶黄旗,那些世家大族根本不愿意让佟家归入满洲旗下,虽然当初皇上登基想要抬举母族,最后还不是迫于压力只能让佟家留在汉军旗,若不是你身上流着佟家的血,你以为自己凭什么能得皇上的另眼相看你又凭什么以为那些满洲大族能容许汉军旗出身的你跟贵妃平起平坐”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呜呜”佟氏捂着耳朵拼命摇头,想要借此摆脱那刺得她心中千疮百孔的话语,一字字一句句都那么不留情面,生生把她所骄傲的、自信的东西统统碾得粉碎,她以为自己出身后族,有一个当皇帝的表哥,伯父是镶黄旗汉军都统,父亲是领侍卫内大臣,她就比所有的人都出身高贵,她可以昂着头俯视所有的同辈。

  她一直如此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不同的,可是父亲的话逼着她面对了现实,大清终究是讲血统和门第的,佟家虽然出了一个太后,但是这个太后已经不在了,现在宫里的两位太后都姓博尔济吉特,佟家算不得什么可是她依然奢望着一份与众不同的对待,在她心中表哥是皇帝,只要表哥愿意,门第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

  佟国维一直注意着女儿的每一个表情,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他站起身走出门外让下人送一个火盆进书房,然后走回桌案前,拿起一个早已摆放很久的精致雕花匣子,取出里面的东西慢慢翻看,佟氏泪眼模糊地看到自家阿玛的举动,动了动唇想要阻止却又不敢,她完全被刚刚佟国维的模样吓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玛翻阅她与皇帝表哥私下里往来的信件,心中说不出的羞愧和难堪,毕竟这种鸿雁传信的事并不光彩。

  赫舍里氏连忙趁机将女儿扶起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拿出帕子细细地为她擦去眼泪,赫舍里氏虽然心疼女儿但她不傻,相反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听了佟国维的话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女儿竟然擅作主张撺掇自己的闺中密友对上了贵妃,僺周祚作为两朝大学士,在朝堂上地位超然,在文人中更是声望卓著,对唯一的孙女可谓爱逾性命女儿这回的的作为简直是把他孙女置于死地,佟家这回怕是将僺周祚得罪透了。

  但是凭着和佟国维夫妻二十多年的默契,赫舍里氏相信这种事情并不是佟国维发火的关键,素来疼爱女儿的他必定是有自己的考虑,所以赫舍里氏只是静静地在一旁观望

  一家三口静默地各自想着心事,书房里只余下佟国维沙沙的翻阅声,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直到下人将火盆送进来为止,佟国维勉强压下自己难看的脸色,挥退了下人,直到看了这些信,他才发现之前的考虑还是太过简单了,女儿闯下的祸事根本不止一件,而且完全看不清形势,若不是选秀已经进行了一半,他宁可拼着这张老脸不要,也要将女儿的选秀拖到下一次,好空出时间来好生教育下这个不着调的女儿。

  大夏天里在房里放一个火盆无疑更加燥热不堪,只是一家三口都没心思顾虑这些,等了小半个时辰佟国维才把康熙给佟氏的信件一一看完,眼神复杂地看着坐立不安的女儿,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是阿玛做错了,当初就不该听信你求教学问的借口,让你跟皇上有任何的书信往来,如今却是骑虎难下,已是迟了太迟了”说着抖了抖手上的信件,伸手一抛丢进了火盆里,轻薄的信纸顿时燃烧了起来,火舌四处蔓延,不一会就烧的面目全非了。

  佟氏惊呼一声扑了过去,却被赫舍里氏牢牢地拉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信件被熊熊的火焰吞噬,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用哭得沙哑的声音嘶叫道:“为什么阿玛这倒是为什么难道连这点念想都不能给女儿留着吗女儿已经知道错了阿玛为什么还要这么做”说着伏在地上声嘶力竭地痛哭起来。

  如今她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争不过马佳氏了,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不自量力了,可是这些信件是她对皇帝表哥仅存的寄托和期望,虽然一开始她是抱着功利的目接近皇帝表哥,但是随着接触得越多她的一颗芳心早就系在了他身上,他的才华、他的博学、他的风度、他的谈吐无一不让她倾倒,一个被养在深闺的少女自然有着对未来夫婿的憧憬,而康熙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仪表才华都无疑是个完美的人选,足以吸引全天下的女子趋之若鹜。

  佟国维看着哭的凄惨的女儿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仍然对着赫舍里氏摇了摇头,硬起心肠冷声道:“如果你真的打算进宫的话,这些东西只会害死你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皇帝的感情,你以为凭着这一点子情谊就可以让皇上为你不顾一切当今的皇上可不是先帝想当董鄂氏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份能耐难道你没发现这些信里面所表露的意思吗皇上哪里是把你当一个女人来喜爱,他根本就是在溺爱一个妹妹,纵容自己的亲人而已”

  大雁文学更新,弹窗

  这才是佟国维最为失望的地方,本以为若能让女儿跟皇上培养好感情再进宫,到时候自然前途无量,再加上佟家的面子,如果计划得好,皇后之位不是梦想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不济事,这么长的时间都无法让皇上动心,让他原先的计划只能推翻重来,何况这里面还透露了足以让佟家万劫不复的信息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信中向皇上刺探宫闱秘事,还直剌剌地插手钟粹宫的人事调动,你这简直是不打自招啊不说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佟家做的,就算不是被你这么一搅和恐怕也脱不了干系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从那以后皇上就再也没有音信了难道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稻草吗就只会用来争风吃醋吗”说到后面已经是声色俱厉,本以为皇上只是怀疑而已,结果这个蠢女儿竟然不打自招,明晃晃的证据放到皇上面前,简直是自找死路,他开始考虑该不该让这个女儿进宫了。

  佟氏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阿玛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和额娘惊讶的目光,这才细细回想本来每月一封的书信已经整整半年没有收到了,本以为是皇帝表哥国事繁忙,加上她忙于学习选秀那些繁琐到极点的规矩,一时没心思关注这些,如今细细想来才悚然而惊,难道皇帝表哥已经怀疑她了这怎么可以如今皇帝表哥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连这点都失去的话,她进宫还有什么意义她岂不是一辈子都比不过马佳氏那个女人

  佟国维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的错的离谱,他沉吟了半响对佟氏道;“阿玛如今给你两条路,一是复选之后阿玛去求皇上,将你指一个好人家做嫡妻,以阿玛这张老脸想来为你求一个红带子还是可以的”

  “不要阿玛不要啊”佟国维话音未落,佟氏就惨呼一声扑到他脚边,拉着他的衣摆哀求道,“阿玛不要把女儿嫁给其他人,女儿只要皇帝表哥一个,除了表哥女儿谁都不嫁呜呜,如果不能嫁给表哥女儿宁愿去死”佟氏已经是豁出去了,一听到阿玛竟然要为她求指婚,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竟然生出了死志,吓了佟国维和赫舍里氏一跳,他们从没想过女儿对皇上的感情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佟国维气得发抖,高高地抬起手却硬是打不下去,女儿那高高肿起的脸颊让他根本下不去手,只能深深叹了口气,颓然地倒进太师椅中,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那就走第二条路,你可以进宫,但是阿玛也不会特地为你去求位份,你怕是要委屈几年了”他很了解康熙的性子,这当口去求位份只能火上浇油,反而对女儿不利,若是缓上几年再让女儿扮扮委屈没准还能挽回一些情分。

  赫舍里氏这时候忍不住插嘴道:“老爷,这进了宫要是位份太低,咱们女儿岂不是要受委屈了何况女儿好歹是皇上的亲表妹,若是位份不高皇上脸上也不好看啊”赫舍里氏的亲侄女就是皇后,自然对宫里捧高踩低的情况十分了解,那些位份低的女人说到底就只比奴才高贵一点,而且一旦失宠的怕是连奴才都不如她怎么能让女儿去受那份罪

  佟国维一瞪眼,没好气地道:“你自己都说了女儿是皇上的亲表妹,虽然位份上不高,但是待遇绝不会低的,就算看在皇上的脸面上也没人敢苛待咱们女儿的,若是皇上真的一入宫就封了女儿高位,那我才真的要担心呢因为那说明皇上已经彻底不顾念情分,准备把咱们女儿当枪使,出头的椽子先烂你总该听说过”

  赫舍里氏不以为然地道:“看这话说的,位份高还不好啊这贵妃不也是一入宫就得封妃位,怎么没见她这根出头的椽子先烂,反倒越活越滋润,如今都是贵妃了,还越过我那可怜的侄女掌了凤印、统领六宫”她一直都不知道佟国维和女儿早在对付贵妃的时候就把皇后算计在内了,还一直对贵妃架空了皇后的权力十分不满。赫舍里氏搂着女儿理所当然地道:“我可不管那么多,女儿就算不能封贵妃,好歹也要是四妃之一才像话”

  佟国维瞪了他一眼,斥道:“妇人之见,贵妃那是什么出身她阿玛掌着京城九门的军权,她伯公图海是正黄旗都统,她外公是正白旗都统,八旗军队中有大半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在马佳氏和瓜尔佳氏手中,皇上敢怠慢这两家的女儿吗当初没封贵妃只怕还是为了安另外两家的心如今贵妃膝下又有两个阿哥,宫里宫外谁敢动她如今既然后宫有贵妃掌权,那么新晋的高位妃子不是靶子又是什么你还是祈祷自家侄女好好活着,不然一旦皇后崩了,依皇上对贵妃的爱重,恐怕不等百日就会直接封后了,到时候更没有咱们女儿落脚的余地”一句话让赫舍里氏气的干瞪眼,有这么咒她侄女的吗

  佟国维不敢说出口的是,马佳氏能够让如日中天的皇后死了儿子、丢了凤印,和慧妃一起被幽居佛堂,这绝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运气好可以概括的恐怕这马佳氏的心思深得可怕啊可恨当局者迷啊,他当初偏偏没能看清楚这一点,被两代后族的美好前景冲昏了头脑只是事已做下,如今已然彻底得罪了马佳氏,加上女儿这次选秀时不知死活的挑衅,佟国维突然觉得头痛万分,这贵妃权倾后宫,女儿进宫之后一个弄不好说不定连小命都保不住啊

  想到这里佟国维心中一凛,将佟氏从地上拉起来,握着女儿的双肩语重心长地交待着:“女儿,阿玛今天说的话你要牢牢地记在心里,刻在骨子里记住进了宫千万要好好地收敛自己的性子,更不许让人知道你对贵妃有任何不好的心思,否则阿玛怕你性命堪忧啊”佟国维话音一落,见赫舍里氏和佟氏都吓得脸色发白,只是如今他也顾不得是不是危言耸听了,反正小心没大错。

  “总之,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许你再有挑衅贵妃的举动。马佳氏不是个简单的女人,无论智谋手段,还是气概见识,都不是你可以比拟的轻举妄动只会自蹈死路,你所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忍百忍成钢当年你姑姑就是靠着这个字才笑到最后,而当初风光无限的董鄂氏最后除了一个孝献皇后的名头,什么都没有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你要好好体会”

  佟国维嘴里说的轻松,但是只要一想到马佳氏仅凭主持这次选秀所拉拢的隐形人脉和人心,心中止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再回想一下她那番充满着远见卓识的言论,那股子毫无私心的恢弘大气就绝不是一般女人能拥有的经此一事,整个宗室和八旗世家恐怕没几个不对马佳氏心生好感的,尤其是那些亲身经历的秀女只怕一辈子都对她死心塌地了一想到自己之前竟然毫不考虑地后果地谋算这样的狠角色,不由冒出一身冷汗,女儿那点子心机手段比起来简直是小孩子玩家家,根本不够人家玩的。

  “女儿,一定要记住阿玛的话,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千万不能贸然行事,这次的事情若是再来一次,那么你在皇上那里就真的再也没有希望了,若是你真想挽回你表哥的心,就一定要答应阿玛”。佟国维最后不得已甚至把康熙都搬出来了,他知道女儿只有事关皇上的时候才会把他的话放进心里。

  “女儿记住了”果然佟氏一听到康熙的名头立刻提起精神,细心地将佟国维的话记住了,她一定要挽回皇帝表哥的心,只是有些犹豫地道,“只是女儿要忍多久啊难道这一辈子都要这么没名没分地过下去女儿不甘心”佟氏心中仍然有着不甘,毕竟她一开始就冲着皇后之位去的,如今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有姑姑的珠玉在前,她决不愿意一辈子屈居人下,伏低做小。

  佟国维眼神难测地看着自己野心勃勃的女儿,心中倒是掠过一丝赞赏,没有野心的女人永远也无法爬到最高处,于是压低声音面授机宜:“说得好我佟家的女儿岂能一辈子屈居人下只是想要翻身就需要有底气,在后宫之中最大的倚仗和底牌就是孩子,只要你肚子争气能够早日生下阿哥,那么我们佟家就有一搏的筹码,到那时就算是贵妃也不敢随意动你。

  何况你拥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你比贵妃年轻,你有时间可以等女人的年华易逝,再好的颜色也禁不住岁月的流逝,何况贵妃虽然膝下有二子,但是以后却不见得会再有孩子,这大清后宫孩子夭折的多了,一旦两位阿哥有了什么意外,那贵妃自然就不足为惧了”他当然不会只是让女儿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后宫妃嫔,只是他很有耐心,机会总会等到的

  佟氏恍然大悟,佩服地看着自己的阿玛,眼中流动着与佟国维相似的神采,那是野心与的光芒。正在书房密谈的三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屋檐下潜伏着的黑影,直到书房中传出低低地笑声后,这道黑影才悄无声息地从房梁上掠了下来,往后院的方向而去,借着花木的阴影中潜行到一处江南园林格局的小院落,院门上正挂着一盏不起眼的小灯笼,黑影仔细辨认了一下灯笼上几处不显眼的标记之后,才果断地闪了进去。

  赖嬷嬷听完手下人的报告,心中冷笑不已,这一家子倒是想得美,佟氏经过她这么些年的调、教,骨子里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充满灵气的贵女了,经过她处心积虑地捧高奉承着,加上长时间权谋心机的浇灌,她早已蜕变成后宫里最常见的势利女人,何况高傲惯了的佟氏早已无法适应屈居人下的生活。在顺治帝后宫呆了一辈子的赖嬷嬷非常清楚,这样的女人绝对无法打动一个皇帝的心,虽然当今和顺治帝个性不一,但皇帝多疑的通病让他们绝不会爱上心机深沉的女人,不然又岂会有孝献皇后的存在

  虽然佟国维的想法极为老谋深算,但是也要看她答不答应,孝康已经死了,她没办法对正主报仇了,但是佟家还在当初孝康为了佟家准备了无数后手,就为了让家族能够辉煌数代,可惜她死也不会想到,自己这个被她选中培养下一任佟家皇后的人,竟然机缘巧合之下被主子看中,还因此得知了当年的真相,否则她只怕还要为仇人一辈子做牛做马、感恩戴德如今她自然要好好报答旧日主子的“大恩大德”,若不让孝康在地下都无法安心阖眼她岂能干休

  大雁文学更新,弹窗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周末大章,大家不要再叫双更了啊将近九千字就是双更了,总不能非要拆成两章才算双更

  重生之康熙荣妃章节列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