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我们到此为止吧(h)_他吻
四方小说网 > 他吻 > 43.我们到此为止吧(h)
字体:      护眼 关灯

43.我们到此为止吧(h)

  裤子只被褪到腿弯,缠着邢窈的双腿,分不开,肉体疼痛感知自觉排斥外物进入,秦谨之却借着润滑强硬地破开层层漫上来的穴肉。

  他甚至没有给邢窈一分喘息适应的时间。

  胯骨撞在她赤裸臀部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似乎还有回声环绕在耳边。

  酒精和欲望催化之下,秦谨之阴茎浅淡的颜色变深,发了狠地在邢窈白皙腿间进出操弄,情色浓烈。

  他每一次侵占,目的都是要将她完全占为己有。

  邢窈膝盖很快就被磨得发红,裤子勒紧的那一处磨破了皮,男人力道重得她险些跪不住。

  “……你弄疼我了,”勉强出口的话音破碎模糊。

  她叫疼,却并没有挣扎。

  秦谨之抽出性器,湿淋淋的贴在她腿根刮蹭,龟头碾过被揉得充血的阴蒂,她抓着头皮喘息轻颤,压抑的呜咽声如小猫深夜舔食牛奶般挠得人心尖痒。

  邢窈往前爬,想逃离他刻意的折磨。

  只挪出半寸,就捞起腰往后带,臀缝主动夹住灼热的阴茎套弄,阴唇火辣辣的痛,她一只手伸到后面,指甲却不小心刮过龟头下面的棱沟,秦谨之呼吸立刻就重了。

  他俯身压住邢窈不安扭动的身子,舌尖舔过那一汪深陷的腰窝,顺着骨线往上吻,直到内衣边缘,深色内衣被口水浸湿一处,他咬在齿间,另一只手摸过来解开了搭扣,将宽松毛衣推高,握住她一侧饱满嫩乳。

  “暂停,还是继续?”

  他嗓音沙哑得厉害,热气全喷在邢窈后颈。

  “你……”

  邢窈出声的同时,秦谨之勃发的阴茎就精准地捅进阴穴,她未出口的话音全都变了调。

  秦谨之是气极了。

  她怎么能看谁都是那样眷恋柔情的眼神?

  周济被她盯得尴尬窘迫,几次拿错身边人的酒杯,咳嗽掩饰,撑到最后耳朵通红。

  他忍不住提醒警告,她才回过神。

  秦谨之想起她原本滴酒不沾,在被他把注意力从周济身上拉回来之后再没说过一句话,只低着头喝闷酒,微敛的睫毛沾着潮湿水气,就愈发难以克制。

  他越来越用力,将身体重量压在她身上,摆弄腰臀快速将阴茎送入抽出,频繁刺激着她脆弱的敏感点。

  他看着她指甲在真皮沙发上抓出一道道痕迹,看着她紧绷的骨节泛着白色,看着她手背多出深深的牙印,看着她乌黑长发凌乱散落,看着漂亮的腰臀高高弓起又无力地塌陷下去,看着腰间细白的皮肤被掐出红紫指印。

  就连忽重忽低的呻吟声都能让他心软。

  “这样呢,”秦谨之闭上眼,绵密的吻落在邢窈耳后。

  他放慢了节奏,细致揉搓着肉缝间每一处褶皱,“够不够轻?”

  没开窗,酒精和饭菜味道封闭在客厅,蛋糕表层细腻的奶油香味也飘散在空气里,邢窈却还能从混杂的辨别出独属于他的气息,丝丝缕缕将她仅剩的那点清晰感官占据。

  根部稀疏毛发擦过阴蒂,痒痒的,有些麻,竟从疼痛里生出丝丝快意,如干涸龟裂的黄土沟壑间长出根根翠绿的藤蔓,缠绕她四肢,贯穿血肉,将她困在这方寸之间。

  腿间随着他缓慢的动作牵连出银丝,水声腻人。

  比起这样磨人的温柔,还是粗暴点更好。

  “重一点,”她摇臀将埋在穴里的阴茎吞得更深,低吟软媚,活色生香,“快……谨之哥哥,让我高潮吧。”

  秦谨之被这瞬间的快感从牢笼里释放出来,他射完换个套子,再重新插进去。

  甚至连换个姿势的耐心都没有。

  真皮沙发渐渐变得湿滑泥泞,缠在腿弯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扯掉,没了这点摩擦力,邢窈被撞地不断往前滑,汗湿的碎发模糊了视线,一波一波的浪潮冲击着,令她恍惚沉溺。

  再睁开眼时,她睡在卧室的床上。

  动一下浑身都痛。

  尤其是膝盖,两条腿都很难受,僵硬酸麻,腰也不舒服,她没穿衣服,光溜溜的躺在秦谨之身边,他过分精致的棱角眉眼在熟睡时也褪去攻击性多了几分温和。

  被褥下肌肤相贴,他的体温传过来,暖融融的。

  邢窈闭眼翻了个身。

  秦谨之每一点细枝末节的好,包括出现在她面前,都是在提醒她,她忘不掉赵祁白。

  “醒了?”

  男人温热的胸膛贴着她后背,一只手轻轻揉着她的腰,睡了一夜下巴冒出来短硬的青茬碾扎在她肩上,亲昵得过分。

  “嗯,”她喉咙沙哑,含糊地应了一声。

  男人手上的动作渐渐变了味,往上握住一边柔软嫩乳揉捏,陷在臀缝里的性器有要抬头的趋势,邢窈掀开被子,捡起床边的浴巾裹着进了浴室。

  她洗了很久。

  放在秦谨之家里的衣服都是秋款,膝盖和腿根都磨破了皮,穿不了裤子,她换了条裙子,又拿了件大衣。

  秦谨之在收拾客厅和餐厅,锅里煮着粥,邢窈能闻到米香味,桌上放了杯温水,她喝了几口,嗓子舒服多了。

  茶几上的蛋糕还放在昨天的位置,边缘的奶油化了一些,邢窈蹲下去闻了闻。

  “空调温度开太高,奶油变质了,”她低声叹气,“好可惜,昨晚应该在饭前就先切一块让你尝尝。”

  “秦谨之,我们到此为止吧。”

  两句话之间的间隔都不够秦谨之说句软话。

  空气仿佛凝滞。

  秦谨之是何等敏锐的人,又怎会察觉不到邢窈的异常,那样激烈的身体纠缠她都没看过他一眼,她昨晚没开口不过只是维持着体面。

  邢窈用纸巾把流到茶几缝隙里的奶油擦干净,再把蛋糕重新包好,脚都蹲麻了,身后才传来秦谨之的声音:“理由。”

  “因为我对男人的新鲜感只能维持这么久,你秦谨之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你过界了……”

  “过什么界?”他淡声打断她。

  “别搞错了,我们没有在谈恋爱,哪次见面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上床?”邢窈无语嗤笑,她站起身,回头含笑对上男人冷漠的目光,慵懒散漫,似是觉得十分烦恼,“你是不是玩不起啊?”

  她化了淡妆,眉眼清冷又薄情,“早知道处男这么难甩就不招惹你了,没让你把昨天那个穿军装的军医帅哥介绍给我已经是对你的尊重。”

  阴天,客厅光线灰沉沉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厨房器具响起报警声,秦谨之才念出她的名字,“邢窈。”

  他神色淡漠,似乎没什么情绪起伏。

  “你今天走出这个门,就永远别再回来。”

  “放心,我不吃回头草,”邢窈走得干脆,她穿上大衣,提着坏掉的蛋糕,开门时还提醒他:

  “把我的指纹删掉吧,反正以后也用不上了。”

  ————

  先说好哦,这本有一点骨科,还是真骨科,邢窈和赵祁白是真表兄妹,雷这类梗的到时候可以跳过(不会写太多,但会写点回忆这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