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我是他初恋_他吻
四方小说网 > 他吻 > 56.我是他初恋
字体:      护眼 关灯

56.我是他初恋

  邢窈从宿舍搬出来,秦谨之往返学校和家接送她,她崴伤的脚一个周就好了,原本就不是太严重,但秦谨之每天还是准时在她下课前十分钟到学校门口。

  “你们科室最近这么闲吗?”邢窈总觉得怪怪的。

  这里回去很方便,学校门口出租车、公交和地铁都能直达,这几天他每次把她送到家,连家门都不进就直接回医院上班。

  “还是,真有哪个没断干净的女朋友回来了,你觉得我应付不了?”

  “我就你这一个没断干净的前女友,”秦谨之没进屋,他站在门外,“哦,忘了,我们不是谈恋爱,散伙顶多也就只是新鲜感到期,算不上前女友。”

  邢窈撇了撇嘴,“你最好一直这么坚定,床上床下都宁死不屈。”

  “难说,保证不了。”

  “怎么?”

  秦谨之用行动给了邢窈答案。

  目光对视几秒后,他往里迈了一步,稍稍低下头吻她。

  还没开灯,客厅窗外夜色朦胧,暖气源源不断往门外涌,缱绻缠绵的交颈亲吻令邢窈的心也变得柔软。

  男人覆在她脖子的手掌贴着的那片皮肤有些出汗,夜色中这一点点隐蔽的燥热就足以燃起欲望的火光。

  “我得走了,”秦谨之理智尚存,“我这次出去的学习时间长,不一定随时都方便接你的电话。”

  “我会想你的。”

  他打开灯,关门之前又回来捧着邢窈的脸亲了亲,有些贪心地汲取她身上好闻的气息,“把门反锁,一般不会有人来找我,如果有人敲门,多半都是敲错了,不用理,我回来之前会给你打电话。还有,冰箱里存了够你吃一周的菜,不许点外卖。”

  邢窈今天考完最后一科,基本就是放假了,这几天她正好可以补完作业,天气太冷她也不愿意出门,但吃饭是个大问题。

  “可是我自己做的太难吃了。”

  “我都还活着,说明吃不死。”

  “……”

  “一个家有一个人会做饭就可以了,”他第叁次从电梯口折回来抱邢窈,“桌上的菜都凉了,微波炉热两分钟再吃,时间太紧我赶不及等接你回来再做,只能做好先放着。”

  难怪刚才一进屋就闻到了饭菜香。

  “你吃了吗?”

  “没吃,”秦谨之低头看她,至少这一秒她的反应不是假的,“是不是有点感动。”

  邢窈诚实地点头。

  “那今天有没有多喜欢我一点?”

  她这才被逗笑,“有的。”

  “快走吧,别误机了。”

  秦谨之按电梯按钮,等电梯从一楼上来。

  邢窈又忍不住叫他,“秦谨之。”

  “想要什么礼物吗?那边的糕点特别出名,我买几样给你带回来。”

  “……也行。我是想说,我真的会想你的。”

  ————

  陈沉接到邢窈的电话,听完后嘴上虽然自然地答应了,但心里其实慌得要命。

  秦谨之出差不在家,这个时候邢窈却约他。

  无论是去还是不去都会送命。

  她没说找他什么事,只让他顺路打包一份晚饭带过去,陈沉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太妙。

  周济到现在都不敢见秦谨之,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兄弟突然有隔阂了,无非就是那点事。喜欢上好兄弟的女朋友,心里有愧。一天没断了那点念想,就做不到坦然无愧。

  邢窈这个女人……

  他绝不能成为下一个周济,陈沉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上楼前掐灭烟给秦谨之打了通电话。

  “我对天发誓!老秦,我真的是无辜的,我连她电话号码都没存,绝对没有背着你见过面,我她叫嫂子,不,叫奶奶!”

  “我没多想,是你想多了,她就是单纯觉得你好使唤而已,趁热给她送上去吧,她胃不好。”

  “妈的,操!”陈沉无情咒骂。

  五分钟后。

  陈沉看着邢窈满足地吃着他打包来的猪肚鸡汤,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你想吃这个叫外卖不就行了,也至于让我跑一趟。”

  “秦谨之不让我叫外卖。”

  “我打包送来跟外卖有什么区别?”

  “有啊,你不是外卖小哥,这就不是外卖。”

  “……”

  “坐吧,喝茶。”

  茶都泡好了……

  陈沉两眼一闭,“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紧张,我就随便问问,”邢窈吃好了才开口,“秦谨之以前谈过几次恋爱?”

  “但凡他正经谈过一次恋爱能被你折磨成那副鬼样子?”陈沉嘲讽,“他如果有点经验,你俩谁高谁低还不一定呢。”

  邢窈愣住几秒,低眸喃喃低语,“那我是他初恋啊……”

  “高兴了吧!得意了吧!”陈沉皮笑肉不笑地。

  “你好暴躁。”

  邢窈想了一会儿,“那他就是得罪人了。”

  陈沉无语,“什么鬼话?”

  “我最近好几次都觉得后面有人跟着,而且秦谨之天天接送我,像是在防备着什么人,很奇怪。”

  “哦,这事儿啊,你自己问老秦吧,我不多嘴。”

  邢窈就是因为知道秦谨之肯定不会说,所以才从陈沉这里下刀。

  近几年患者杀害医生的新闻几乎没断过,秦谨之在临床,每天都和病人接触,邢窈不免有些担心。

  硬问是问不出来了。

  原本要留在南城完成作业的邢窈在秦谨之到家前一天回了A市,秦谨之知道的时候,她已经下飞机了。

  当天晚上,秦谨之忙完后在酒店房间给她打视频电话,第一次看到她在赵家的房间。

  一整面墙都摆满了各种小玩具,是出乎意料的少女感。

  秦谨之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这些都是她和赵祁白的回忆,谁都插不进去。

  “都是小时候的,我现在不喜欢了,”她脸上露出少见的羞赧。

  秦谨之问,“那你现在喜欢什么?”

  她好像对什么东西都没有太大热情,这么久了,秦谨之也都说不上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喜欢成年人喜欢的,”她突然凑近手机摄像头,用很低的声音叫他,“秦谨之。”

  “嗯。”

  “你猜我穿没穿衣服。”

  “……”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吹,就那样湿湿的散在肩头,视频画面里只能看到她锁骨往上的部位。

  暖气太热,秦谨之有些口干舌燥,他不动声色,“穿了。”

  邢窈摇头,“不对,再猜。”

  秦谨之累了一天,靠在沙发上连领带都没解,疲惫的身体却因为她这四个字开始兴奋,手机摄像头照顾不到的部位,将原本贴身剪裁的西装裤撑得有些紧绷。

  他声音低了一些,“猜不到,给点提示。”

  邢窈勉强答应,“那就让你看一眼吧。”

  她调整手机位置导致视频画面晃来晃去十分模糊,胸口深深的沟壑转瞬即逝,露出乳尖一点樱红,秦谨之身体往后靠着沙发靠背。

  他扯松领带后解开了两颗扣子,滚动的喉结令躁动的荷尔蒙发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