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偿(56)_父债子偿
四方小说网 > 父债子偿 > 父债子偿(56)
字体:      护眼 关灯

父债子偿(56)

  2021年3月6日她的问题像一盆迎头倒下的冰水,让杨秀林在一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他飞快地瞟了妈妈一眼,见她仍看着自己的腿,似乎只是随口一问,但眉目间却隐隐透出一丝紧张,似乎很担心听到不满意的答案。想起干妈出门前的叮嘱,他顿时明白了应该怎么回答。“没干什么呀,只是陪她闲聊。”他自以为语气已经很自然了,却忘了妈妈的手正放在他腿上,因紧张绷紧的肌肉根本瞒不了她。感觉到儿子的紧张,穆淑珍不禁想起了刚才赵雪曼的隐瞒,一面继续抚摸他,一面漫不经心地追问道:“你们聊了些什么,能告诉妈妈么?”“当然可以。我听到有人进来,以为是你回来了……”她觉得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很好,但杨秀林昨天才看过她吃醋后即将暴怒的样子,马上就认了出来。想起昨天妈妈把自己踩在脚下的情景,立即猜到她是在吃干妈的醋,赶紧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除了吸赵雪曼乳房的事没说,连摸她胸部的事都吞吞吐吐地说了。穆淑珍没有嫌他太啰唆,耐心听完后终于放下心来,也明白了赵雪曼能在短时间内得到他的信任的原因。虽然她还是有点吃醋,但见儿子怯生生地看着自己,像待宰的小羊羔似的惹人怜爱,也不忍心再怎么修理他了。不就是仗着胸大能哄孩子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她酸溜溜地把儿子从椅子上抱下来,让他坐到自己腿上,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慰道:“不用这么紧张,妈妈只是随便问问,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伏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感觉到她确实没有生气,杨秀林僵硬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你知不知道,她说的那幅能吓死人的画,就是她自己画的。当时还很得意地准备送去拍卖,结果根本没人看得上,最后只好拿来送给我。我不想要,她还可怜巴巴地求我收下,说当是抚慰她受伤的心灵。”说起这件往事,穆淑珍忍不住露出了微笑。杨秀林想象了一下干妈苦苦哀求她收下画的情景,也笑了起来。“画是收下了,但那种带宗教意味又阴森的画风我确实不喜欢,只好把它随便挂到一个房间里。后来她送了胖蛋给我……”听到自己的乳名,杨秀林下意识地抬起头,又黑又亮的眼睛像天真的小狗似的看向穆淑珍。她看得一阵心动,强压下亲吻他的冲动,改口道:“后来她又送了条小狗给我,我就把它们放在一起了。”“没想到狗的品种其实是巨型犬,长大后像头小牛犊似的,不光每个月都要吃掉不少钱,隔三差五还要送它去洗澡修爪子。我问她是不是早就知道有这么多麻烦事,她却振振有辞地说是让我体验照顾孩子的感觉。”看到妈妈提起胖蛋时自然流露出的喜悦,杨秀林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噩梦,笑容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他很想问妈妈是不是和狗有不可描述的关系,所以才对它那么亲热。可他知道这样问只会被当场打死,只好把疑惑深深地藏入心底。穆淑珍并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失落,仍旧兴致勃勃地跟他说着养狗的趣事。杨秀林越听越郁闷,明明是坐在妈妈柔软的大腿上,却一点也不舒服,只想站起来远远地走开。幸好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妈妈,你这样不方便见外人,还是去换件衣服吧!我去开门。

  ”他的体贴让穆淑珍很受用,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笑眯眯地上楼换衣服去了。二楼的卧室门关上之后,杨秀林强忍着穿女装的不适和羞涩打开了大门。站在门口的人是来送床的。见到完全是美少女模样的杨秀林后,为首的中年男人还盯着他看了半天,大赞他长得清秀可爱,让他尴尬得连耳朵都红了。还好这时赵雪曼也回来了,把他拉到身后护住,指挥着他们放好床,又让他们测量了房间,让他们尽快做出装修方案。这时穆淑珍也换好衣服下了楼。虽然她换了一套米色的家居服,但那凌厉的气质仍旧掩饰不住。几个大男人瞬间变得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拘谨,匆匆做完工作就离开了。“小玲喜欢这种风格吗?来,躺上去试试。”赵雪曼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床,连附送的枕头和被子也摸了一遍,确认没有污渍也没有异物后,才慈爱地把杨秀林拉过来让他自己体验。“喜欢,谢谢妈妈。”这声妈妈叫得赵雪曼心花怒放,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穆淑珍却猛然瞪大了眼睛,很想叫他改口,又不想被赵雪曼说自己小气,只好闭着嘴生闷气。她的反应被赵雪曼尽收眼底,笑着纠正道:“小玲,以后淑珍在的时候叫干妈就行,不然分不清你在叫谁了。”说完她向穆淑珍眨了眨眼,轻轻吐了下舌头。穆淑珍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开,冷哼道:“不用这么生分,你想怎么叫都可以。”嘴上说的是“想怎么叫都可以”,但她脸上的红晕却出卖了内心的想法。聪明的杨秀林马上明白过来,乖巧地点头应道:“知道了,干妈。”听到他改了称呼,穆淑珍走过去摸摸雕刻着精美图案的实木床柱,轻笑道:“这张床睡三个人都够了,还搞这么奢华,应该花了你干妈不少钱,可要好好记得她对你的好哦!”“我会记住的,妈妈。”杨秀林应了一声,眼睛却看着赵雪曼,满脸孺慕之情。赵雪曼开心地拉起他的手,轻轻捏了一下,转向穆淑珍嗔道:“小玲喜欢才是最重要的,提什么钱啊!我们的感情能用钱来计算么?”“知道你们一见如故,才认识两个小时不到感情就已经很深了,我的大画家。你什么时候去做饭?”两人亲密的样子让穆淑珍忍不住小小地讥剌了一下。赵雪曼见杨秀林笑着转开头,马上猜到她说了那幅画的来历,羞得跳起来就去挠她。穆淑珍没想到她会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下被她扑倒在床上,惊呼一声想推开她,却被她紧紧搂住不放,还不断轻挠肋下,顿时痒得笑了起来。两人在床上翻来滚去,嬉闹间春光四溢。杨秀林虽然不久前才在厨房见过类似的情景,没那么吃惊了,但也不好意思再待在屋里,赶紧低下头红着脸往外走。赵雪曼的体力远比不上穆淑珍,很快就被压到下面轻挠,痒得她又推又踢,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腰间的酥麻,只好边笑边向杨秀林求助。“小玲你别跑……快来帮帮干妈……啊……死丫头……你居然捏我……”“捏你怎么了?谁让你先偷袭我的……呀……还敢还手……看我把你捏回以前的小馒头……”穆淑珍骑在她腰间,不断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回头向儿子笑道:“秀林,你干妈叫你呢,还不快过来帮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