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偿(87)_父债子偿
四方小说网 > 父债子偿 > 父债子偿(87)
字体:      护眼 关灯

父债子偿(87)

  2022年4月28日“放开她!她还是个孩子!”看到他抓住杨秀林的手腕就要带她走,赵雪曼终于克服了恐惧,站起来阻止了他。“喜羊羊”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把刚收起来的匕首又拔了出来。“竟敢这样跟老大说话!你他妈活腻了?”没等他发作,“懒羊羊”就跳出来一巴掌向赵雪曼脸上抽了过去。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赵雪曼竟敏捷地抬起左臂,轻松地挡住了他的手掌,眼睛却仍旧牢牢地盯着“喜羊羊”。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声音却异常坚定。“你不是想要女人么?我陪你好了。”感觉大丢面子的“懒羊羊”正要发作,却被“喜羊羊”抬手制止了。他一言不发地打量着赵雪曼,手中的匕首熟练地转出一个个刀花,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见他似乎要对妈妈不利,一直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的邵健猛地抬起头,右手悄悄向鞋柜旁的花架伸了过去。他知道自己是个没骨气的孬种,连那个比女人还漂亮的家伙都不如。为了能在这帮歹徒手中保住小命,被人嘲笑辱骂,甚至像对流浪狗一样踢打他都可以忍。但如果不能保护妈妈,留下这条命又有什么意义?“儿子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觉得老子会看得上你这样的中年大妈?”就在邵健已经握住了一盆多肉,准备向“喜羊羊”头上砸过去时,他终于冷笑着回应了赵雪曼。听到他居然这样贬低自己,赵雪曼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以为自己听错了。杨秀林和邵健更是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确认过没错后,同时用看日本裁判的眼神看向了“喜羊羊”。就你这样瞎了一大半的眼神,居然也能当老大?硬把她这样的极品美妇说成中年大妈,良心真的不会痛吗?“麻利点滚一边去,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不耐烦地把她推开,“喜羊羊”拉起杨秀林就往楼上走。杨秀林并没有反抗,只是头也不回地向赵雪曼做了个奇怪的手势。看到这个手势,原本已经准备不顾一切扑上去的赵雪曼顿时愣住了。见妈妈暂时脱离了险境,而且似乎已经认清了眼前的不利局势,邵健也松了口气,趁着还没人发现,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花盆。“你要是发骚受不了,可以去问问老二老三,看他们有没有胃口帮你止痒!”由于身体的遮挡,“喜羊羊”并没有看到杨秀林那不起眼的小动作,扔下一句羞辱赵雪曼的话后,就急不可待地拖着他上了楼。听他这么说,赵雪曼下意识地抬手护在胸前,邵健也再次抓住了花盆。可是“沸羊羊”却连看都没看她,小心地把钢弩上的箭支取了下来,认真地保养起了武器。刚被她扫了面子的“懒羊羊”也只是瞪了她一眼,就一pi股坐在沙发上,打开背包开始清点刚才抢到的东西。仿佛面前千娇百媚的诱人美妇真的只是一个满脸风霜、身材走样,且脾气暴躁的中年大妈一样。他们的反应让赵雪曼一瞬间陷入了自我怀疑,难道自己真的已经这么老,这么丑了吗?不光丈夫嫌弃她人老珠黄,背着她出轨,去酒吧寻找艳遇对方也看不上,现在甚至连好色的歹徒都不屑于对她下手了!(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器,安卓手机使用谷歌浏览器)邵健见妈妈有些失神,赶紧挪过去轻轻扯了下她的衣袖,把刚找到的小凳子递了过去,示意她不要再激怒剩下的两名歹徒,最好安静地坐下休息,等待邵宇泊送钱来。毕竟是多年母子,他只是一个动作,赵雪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轻叹一声慢慢坐下,担忧地看向楼上。跟着“喜羊羊”上了楼后,杨秀林惊讶地发现二楼居然整层都打通了,是一间从没见过的奇怪卧室。

  中间粉红色的薄纱笼罩下的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居然是心形的,床上还有一个奇怪的架子,高出床面差不多一米五,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床的旁边是一个心形的大浴缸,尺寸大得离谱,就算两个人同时进去泡澡都空得厉害。紧挨着浴缸的是一个小隔间,里面放着马桶,好像是卫生间,可玻璃居然是全透明的,如果有人在里面方便,就算是关着门外面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屋子左侧摆着个大铁笼,里面挂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看形状似乎是鞭子之类的,但和正常的区别很大。除了这些以外,还有款式奇怪的躺椅、似乎是练瑜珈用的大球、带着套环像秋千的架子、放着靠垫仿佛大号鸟笼的吊篮等他完全看不懂的东西。见他好奇地东张西望,“喜羊羊”也不催促,把匕首放进抽屉里收好后,从衣柜中翻出一堆没拆封的衣服扔到了床上。“先去洗个脚,然后换上这些。”杨秀林并没有被他表面的和气迷惑,借着刚才张望的机会,已经确定了窗户没有上锁,只要找机会冲过去,拉开就能跳出去。不过从二楼跳下,又是在下着大雨的深夜中,受伤的可能性很大。他低着头,装出温顺的样子默默地拿起衣物,趁着洗脚的机会悄悄按下了手表侧面那个不起眼的按钮。这块手表是不久前穆淑珍给他的,表面看只是一块非常廉价的电子表,外观土气,做工粗糙,一看就不值钱,所以“懒羊羊”搜刮时都没抢走它。不过在它老旧的外表下,却藏匿着防水防摔、一键报警、发送定位、自动录音等强大功能,只要在手机通讯区内就能使用,按下呼救键后报警的同时还可以向指定手机发送紧急求救。“不用费劲了,这是山上,信号本来就弱,今晚又是雷雨天气,而且叔叔还在屋里安装了信号干扰器,想报警的话,是打不出去的哦!”突然身后传来了“喜羊羊”得意的声音,他猛然转过头,就看到对方正抱着手歪着头,颇有兴趣地观察着自己。“你以为叔叔没有注意到你那块老旧的电子表么?现在这个人人用智能手机的年代,你却戴着块这么老土的电子表,没蹊跷才怪呢!”见杨秀林的小脸变得一片惨白,双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喜羊羊”得意地走过去顺手锁上窗户,伸出食指对他摇了摇。“也别想着跳窗户逃跑。窗外是个斜坡,不远处就是小溪,天这么黑,还下着这么大的雨,跳出去只会摔断腿,然后滑进水里被冲走,被淹死了可别说叔叔没提醒你哦!”杨秀林全身都僵住了,没想到不光自己的行动被对方看破,连心中的备用计划也没能藏住。“其实你真的不用害怕。叔叔虽然杀过人,但也是被逼的啊!梁山好汉的故事你听过吧?我也跟他们差不多。叔叔叫你上来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而已。”“你……你要我……干什么?”“我的背不好,一变天就酸疼,睡眠质量很差,想请你帮忙踩一踩。”“只是踩背?那为什么还要我换衣服?”面对杨秀林的疑惑,他长叹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落寞。“因为以前都是女儿给我踩,但是……我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她了。你们年纪体形都差不多,我就想看看你穿上校服后的样子……很可笑是不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