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偿(89)_父债子偿
四方小说网 > 父债子偿 > 父债子偿(89)
字体:      护眼 关灯

父债子偿(89)

  2022年4月30日“哇!居然是小马开大车!还是亲生母子!这也太刺激了吧?”看看屏幕又看看身边的母子俩,仔细对比了一番后,“懒羊羊”兴奋得跳了起来,绕着两人左看右看,仿佛在欣赏什么从未见过的新物种似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看这高贵端庄的打扮,瞧瞧这温柔贤淑的气质……啧啧啧,要不是亲眼见到,谁能想到你会背着丈夫偷偷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通奸!人前贵妇,人后荡妇说的就是你这种女人了。”他大笑着轻佻地抬起赵雪曼的下颌,一边欣赏着她痛苦的样子,一边肆无忌惮地用语言羞辱她。最隐私的伤痛突然被这样粗暴地揭开,赵雪曼不禁羞愤欲死,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她想为自己辩白,但胸口却堵得厉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根本说不出话来。“哎哟,还哭起来了!装出这么委屈的样子,是想让我同情你吗?还是想用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勾引我们兄弟,狠狠地cao一顿你这骚货?”被他这样羞辱,赵雪曼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傲人的丰乳也急剧起伏,把“懒羊羊”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屏幕,突然一把撕开了她的衬衫。赵雪曼本能地惊呼一声,捂住胸口向后缩了一下,但秀气的下颌却被对方紧紧捏住,疼得无法再退。“你都跟自己的儿子上床cao屄了,还装什么贞节烈女?别动,让我好好检查一下,这对y荡的大奶子究竟是不是真货!”极度的羞耻和恐惧让赵雪曼全身都变得僵硬无比,想反抗却一点劲儿都提不起来,护在胸前的手臂很快就被对方强行扯了下去。他歪着头仔细看了几眼后,突然把手探到她身后,两指一错熟练地解开了她的乳罩,那对雪白丰硕的玉兔顿时弹了出来。下意识地往后让了一下后,“懒羊羊”情不自禁地吞了下口水,猛地把手按了上去,用力地揉捏起来。“干!居然是真货!还这么滑这么软!他妈的!不是一把年纪,连儿子都已经能cao你的屄了吗?为什么弹性还这么好!你这骚货难道是什么妖精变的?”他的动作十分粗鲁,在疼痛的刺激下,赵雪曼边哭边奋力挣扎,终于从他的魔爪中摆脱出来,用散乱的衣服勉强遮挡着身体,远远地退到了角落里。“懒羊羊”也不在意,拍拍手坐回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屏幕上,少年已经摸遍了妈妈的臀腿和阴户,开始把脸埋进她双腿间,贪婪地吻舔起来。“臭小子还挺会玩!那种地方你都去舔,不觉得恶心么?”看到这一幕,“懒羊羊”转过头问了邵健一句。他低下头没有回答,但藏在身后紧握的拳头却几乎攥出了血。“要来了要来了!他真的要cao他妈的屄了!”(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器,安卓手机使用谷歌浏览器)随着屏幕上的邵健跨骑到赵雪曼的翘臀上,一直紧盯着电视连眼睛都舍不眨的“沸羊羊”兴奋地低吼起来,“懒羊羊”也饶有兴致地盯着看,就连稍微冷静了一点的赵雪曼,也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转了过去。她知道那天自己在醉酒后被儿子侵犯了,但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只是事后推测出来,邵健的反应又恰好证实了而已。在她心中,还隐隐存着一丝侥幸,觉得他或许并没有真的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恶行。

  可是现在看到邵健喘息着不断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挺动,她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木然地看着儿子的恶行,早已破碎的心随着他的每一次动作,又再次破裂开,直到完全失去心痛的感觉,甚至连心跳和呼吸都感觉不到了。在她痛苦地陷入自我封闭时,屏幕上的邵健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式,又尝试把她翻成仰卧或侧躺,但都以失败告终了。等他意外地在赵雪曼无意识的并腿动作中射出来,沮丧地结束拍摄时,“懒羊羊”已经笑得腰都弯了。“搞了半天居然没插进去!真是丢人丢到老家了……哈哈哈……胆子倒挺大,可惜东西实在太小了……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哈……”“沸羊羊”却没有跟着他笑,喘息着看向坐在角落里丢了魂一般的赵雪曼,慢慢地站了起来。不过他刚迈出半步,就被“懒羊羊”一把拉住了。“老三,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们的目的!”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的“沸羊羊”却用力甩开他的手,猛地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把脸凑过去发出了不甘心的低吼。“老子没忘!只是现在改主意了!我们明明可以拿一千万,为什么只拿二十万?”他突然暴怒让“懒羊羊”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他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正是杨秀林的声音。紧接着似乎有什么重物砸到地上,震得悬在屋梁上的灯都轻轻晃了几下。“看来那个混蛋已经开始霸王硬上弓了。他妈的!这么小的都下得去手,真不是人!等他完事以后,我们就把他干掉,拿着钱离开,也算是替天行道了。”“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杀了他独吞那笔钱?不要啊小松,杀人要判死刑的!”“别叫我名字!你是不是被他干傻了?他做这个局,不光cao了那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还一个人独得九百八十万!脏活累活全是我们干,辛苦一场却只能拿二十万,凭什么?”“可是……”“没什么可是!那混蛋本来就虚得不行,干个小姑娘都闹出这么大动静,等他折腾完恐怕连撒尿的力气都没了!我上去把他做了,随便一埋,荒郊野外的谁会知道?这一大两小又没看过我们的脸,怕啥?你要不放心,就把他们也宰了!”“不行!不能这么胡乱杀人!拿钱可以,但不能这么蛮干!你先放开我,等我想想……”“懒羊羊”被他说服了,轻拍着他的手臂示意他松开。“沸羊羊”满意地放开他,大步向赵雪曼走了过去。“那你慢慢想好了,我先去干上一炮!”就在这时,一声还带几分稚嫩的怒吼炸雷般地响了起来。“站住!敢再靠近我妈妈一步,就射死你!”两名歹徒一愣,转过头去就看到邵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桌上的钢弩拿到了手中,还上好了弦,泛着寒光的锋利箭头已经牢牢地锁定了他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