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偿(106)_父债子偿
四方小说网 > 父债子偿 > 父债子偿(106)
字体:      护眼 关灯

父债子偿(106)

  2022年6月3日等穆淑珍做完手上的工作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告别了同样疲惫不堪的赵雪曼,她马上赶回了家中。推开大门后,被惊醒的胖蛋马上冲了过来,绕着她欢快地摇着尾巴。她俯身摸了摸它的头,阻止了它的叫唤,却惊讶地发现儿子的房间还亮着灯,门也没关。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发现他已经换上了月白色的睡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文具和课本练习册都已经收进了书包中,台灯却没有关,桌上还放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杯。显然他做完了功课后就开始等她回家,即使已经很困了都没有先睡。明明床就在旁边,这孩子却倔强地一直坐在书桌边等待着她。穆淑珍痴痴地看着儿子的脸,心中慢慢涌起一阵暖意。像这样工作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的经历,她都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每次进屋都会觉到非常寂寞。就连白色的灯光照在身上,都有种被雪花慢慢覆盖的清冷。但是今天她的感觉却截然不同。因为她一直牵挂着的人,也同样在等待着她的归来。“妈妈……”熟睡中的杨秀林微微翘起嘴角,浅笑着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似乎是梦到了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眉毛却慢慢地皱了起来,表情也变得有些惊惶。穆淑珍心疼地抱起儿子,小心地把他放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轻轻在床边坐下,小心地揉着他的眉心。在睡梦中的少年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安抚,很快恢复了平静。她长出了一口气,站起来关上台灯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想了想,又折回来拿起了桌上的保温杯。入手沉甸甸的,显然里面并不是空的。穆淑珍好奇地打开,惊讶地发现里面居然是热气腾腾的红糖鸡蛋!她难以置信地走进厨房一看,果然用过洗净的厨具上还留有残余的水渍,显然是儿子考虑到她回来太晚可能会饿,特意下厨为她做的宵夜。舀起鸡蛋慢慢地咬了一口,味道嫩滑清甜,她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多年的独居生活和繁忙的工作逼得她把自己打造成了外人眼中的高冷女强人,甚至有人在背后说她是台无情的赚钱机器。时间久了之后,连她都认为自己可能真是块冰冷坚硬的钢铁。因为只有像钢铁一样坚韧强大,才能扛得住生活和工作中那些无形烈焰的焚烧。可是今天儿子的体贴却将百炼精钢化为了绕指柔。第二天早上杨秀林醒来时,穆淑珍已经洗漱完毕并准备好了早餐。虽然仍旧是牛奶加面包,但这次的牛奶却是加热过的,面包上也均匀地涂了果酱。见儿子惊奇地看着桌上的食物,穆淑珍不禁脸上一红。“天气开始转凉了,总喝冷牛奶对身体不好……洗了脸就快点过来吃,不然又凉了。”她扭捏地解释着,第一次觉得不会做饭实在是太丢人了。幸好儿子并没有计较,乖乖去洗漱后坐到餐桌前,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苹果手机使用safari自带浏览器,安卓手机使用谷歌浏览器)以他的聪明,很容易就看出妈妈现在有点小尴尬。

  最好的化解方法,就是假装没发现。不过她现在有些心虚,又带点羞愧的模样,看起来简直可爱极了。杨秀林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跳得好快,脸上也有些发热。他很想再欣赏一下这份独特的美丽,但又担心激怒了妈妈,只好边吃边趁她不注意时偷瞄。儿子的小动作很快就被穆淑珍发现了,可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隐隐有点开心,故意装成没察觉的样子,像平时一样把加热好的肉饼放进了胖蛋的盘子里。“不用摇尾巴提醒妈妈,没忘记你那份。”她故意不看儿子,但侧脸还是感觉到了他灼热的视线,心中甜甜地,脸上不禁浮起了微笑,声音也变得软软糯糯的十分诱人。听到她用这么娇媚的声音和胖蛋说话,杨秀林忍不住想起了昨天的事,好心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昨天写完作业后已经很晚了,但穆淑珍还是没回来,他犹豫了好一阵,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为她做了一份红糖鸡蛋当宵夜。本来他是不敢这么做的,因为妈妈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对他似乎也不怎么亲热,这种示好的举动很可能起反效果。但前天被妈妈打了一顿pi股又搂着睡了一夜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不那么怕她了。以前一直被压抑着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也有了尝试的勇气。煮好鸡蛋后,他收拾好厨具,换了衣服正准备去洗澡,忽然想起扔到床底下的智能手表还没来得及收拾,赶紧趴到地上找了起来。里面那些奇怪的录音他只听了一小段,却总觉得怪怪地,更隐隐觉得如果被妈妈发现的话,一定会非常生气。还是尽快把它删掉比较好。床底下并没有什么杂物,他很快就看到了手表。不过它掉落的位置比较靠里,床又非常大,他的手根本够不到,只好爬进去拿。他把半个身子都爬进床底,终于抓住了手表。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胖蛋的呼吸声。由于地上铺了厚实的地毯,它脚底的肉垫也有消音作用,杨秀林又一心只想着找手表,竟然没发现它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狗的呼吸声突然变大,显然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杨秀林心里一阵发毛,赶紧倒退着向后爬。可他刚退了半步,大腿后侧就碰到了一个微凉略湿的东西。胖蛋居然不声不响地把鼻子探到了他的裙子底下!这反常的举动让他更加害怕,迅速向左闪开,可它居然紧跟了过来,还用力嗅了两下。杨秀林只觉得腿间一凉,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它想干什么,但他深知狗的鼻子是它身上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部位,要是不小心把它弄痛了,被它咬上一口就惨了。杨秀林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冷汗飞快地涌了出来。胖蛋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低吼一声伸出长舌在他大腿内侧舔了一口,好像在品尝他的汗液,又像是在确认什么东西。类似的情景让杨秀林想起了被妈妈轻舔时的感觉,一直被他强行压在心底,根本不敢去靠近的可怕猜测猛地涌上了心头。它突然跑过来来对他又嗅又舔,是不是因为他身上还残留着妈妈的气息,导致它认错人了?如果真是这样,接下来它会做什么?他又害怕又紧张,同时又觉得心里酸酸地,一股不明原因的怒火也在等待中越燃越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