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章百拾二 与世为敌不足忧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13章 章百拾二 与世为敌不足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3章 章百拾二 与世为敌不足忧

  第113章章百拾二与世为敌不足忧

  “若是由着心意修行,依我看来,你既已开辟新道、创下内功,不若继续往后推演完善,彻底走出自己的道路。只须注意知行合一,分清自我真心,莫要将他人信力全数囫囵吞下即可。”

  “再者,你之「天子剑」,实乃聚众之力。若不推演完善、赋予神效,只是微末之内力,难堪大用。”

  “除非,你只打算以内功为饵,钓取他人天赋道果。”

  陶知命施施然说着,语气十分随意。

  南奕苦笑:“那样就真成魔教行径了。”

  逆用天赋,以「天子剑」凝结武种,创下内功心法,完全是南奕特意花心思推演的法门,并非「天子剑」正道。

  事实上,南奕既以“天子剑”为名,自然是因为这一天赋极为霸道,暗藏着“生杀予夺”之意。

  他能将武种分出去,自然也能将武种收回来,顺带夺走他人天赋神通。

  只不过,如此行径,一旦曝光,就与魔教无异。

  除非研究出借力之法,只是暂借他人天赋神通,而不伤人根基,否则南奕并不打算行回收武种、夺人道果之举

  “我现在,即便不打算钓取他人道果,只想继续推演完善内功,都怕后续会引来麻烦,被世家乃至官府惦记。”

  南奕甚是顾虑。

  陶知命却是笑道:“就算有麻烦,那也是后续的麻烦,于眼下无干。”

  “修行修行,既修且行。我辈修士,欲求长生,唯有修道,开辟属于自己的道路。可再是自我之新道,亦迟早会和他人之道撞上。此乃道争,亦是道之相逢。”

  “狭路相逢,就算伱不往前争,别人也迟早会叫你让。届时,你是退还是不退?所以,大道争锋,不必顾虑太多。”

  南奕还是一脸苦笑。

  他的性子,毕竟不像陶知命这般无法无天。

  若只是招惹一个魔教,南奕无所谓。即便眼下很可能被永恒明火教好些玄阶魔修盯上,他也依旧心态良好。

  可要是招惹官府,乃至于撅整个修仙界的墙根,他怕自己兜不住。

  陶知命看出南奕的心思,说:“所以,你只是不敢,不是不想,对吧?”

  南奕觉得,不做与世为敌之事,乃明智之举,不能叫怂,也不能叫不敢。

  但听陶知命这般问,他想了想,还是轻轻点头,不做争辩。

  陶知命笑道:“你呀,还是胆子太小,不够勇猛精进。事实上,即便当真把事情闹大了,与世为敌,又能怎样?”

  南奕微微一怔:与世为敌,难道还不严重?

  “只要你够强,再是与世为敌,也能天下无敌。”陶知命悠悠道,“当然,你修为尚低,想天下无敌,还早得很。但是,天下无敌纵不好办,可凡间无敌,又有何难?”

  南奕眉头一挑,有些猜到了陶知命之意。

  “身处凡间,只要你不出城,龙气法禁下,基本也就黄阶修士敢成群结队地动手。只要你能做到战阵无双,不惧群战,便不用担心会被人围杀。”

  “然后,玄阶修士,可能有个别人敢在城中斗法,却也不敢久战。只要你能提前修有玄阶战力,或者将「全愈」天赋升至玄阶,一样无惧。”

  “届时,你只要躲在城中,再是与世为敌,也不必在意。”

  “大可积累底蕴,等到厚积薄发,筑基之时便能成就元神,于玄阶无敌,再行晋升。”

  南奕面色微微有些古怪。

  他感觉,论起胆大妄为,这位陶师兄,比他还要来得更像是穿越者。

  而且,有一说一,陶知命如今,以跌境之身居于南天城,貌似正合他适才所说架势:

  于凡间无敌,仗着放置于无相书院的诡器「诚神镜」,以化身斗法无惧代价,甚至连筑基魔修都能轻松吓退。

  南奕眼下严重怀疑,陶知命跌境,除了意图重走修行路,二次蜕凡、二次筑基外,说不定也是犯下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毕竟,陶知命这口吻,俨然是个惯犯呀。

  南奕虚心请教:“敢问师兄,若是惹怒了官府,官府撤掉龙气法禁,又该当如何?”

  陶知命嘿嘿一笑:“官府若是撤掉龙气法禁,阴世气息侵袭,趁虚而入,瞬间便会展开不少灵境。”

  “姑且不说官府敢不敢吧,便是当真撤了,也能借道灵境,有多远跑多远。”

  南奕点头。

  灵境并非必死之局。

  像他之前得自筑基魔修顾永择的遗物,便有一块马牌,可以召唤诡灵宝马,乘坐其上,穿越不同灵境。

  这类诡器虽然少见,但终究不算罕见。

  “总之,只要你不是招惹了仙神,逼得仙神之流以真身下界,便不用担心。”

  陶知命做出总结。

  仙神之流不可轻动,不到逼不得已时,甚至连化身下界也不愿。

  盖因仙神合道,占着相应法则全部权限。若敢妄动,恐怕前脚刚下界,后脚便会被人夺走位置。

  除非,这条道上,一个竞争者也无。

  南奕理解完陶知命所言,长揖一礼道:“多谢陶师兄指点迷津。”

  听完陶知命随心教的法子,南奕不再顾虑。

  他此前,主要是害怕闹大以后控制不住局面,被迫招惹上本可以不招惹的势力。

  但仙道争锋,道争这块,是迟早要面临的事。只要心中有底,确保不会一下便扎进死路,就不必顾虑太多。

  只要赶在动静闹大之前,自身成势,就可以稍微放开一点手脚。

  南奕当下,除去每两日书院上课,以及每日为《大离双龙传》画几张插图外,手上主要还有着三件事:

  其一,参悟《夺目法》,借以完善「洞真」天赋——此事却是不急,只是单纯补全天赋,但因为源炁性质迥异,一直拖到现在,参悟近一月,仍旧未能彻底悟透。

  其二,参悟「永恒明火诀」,借以完善「全愈」天赋——得手「永恒明火诀」不到数日,南奕尚连头绪都没摸到。

  但此术,实乃洗点之术,格外实用。南奕不求无损洗点,只求洗点之时不伤根基。只要能做到不伤根基,确保「全愈」,就能快速修持异源术法,凭借亲身体悟转化术法。

  其三,继续推演完善内功,尝试将天赋「全愈」融进内力,使内力具有治愈之效,从白板内功,升级到道家养生内功。

  此外,养气既已入门乃至小成,南奕暂时也就不必以修为精进优先,可以考虑分配灵性至蕴养术法或天赋上,将其阶秩从黄阶下品往上升。

  虽然暗里还有着永恒明火教的玄阶魔修惦记,但正如陶知命所说,只要躲在城中,就不必太在意。

  而其上三件事,说难其实也不难,只是费时间,得慢慢捋头绪。

  毕竟,所谓修行,很多时候本就是水磨工夫,懈怠不得。

  不过,水磨工夫并非没有捷径。

  比如秦家茶会上的悟道茶。

  秦南衣说,悟道茶可助人蕴养术法、推演神通。

  南奕觉得,蕴养术法之效,无关紧要,只要投入灵性便能加点,不缺这一口悟道茶。

  但推演神通之效,应该也能助他推演完善内功才对。

  南奕,正是在听到悟道茶功效后,才下定决心,不怕麻烦,应邀茶会。

  转眼到了二十三日,南奕手持秦南衣后面送至的请柬,赶赴南天城城西之秦府。

  时值正午,大日如烘炉。

  凡人大都午休,以避开午时炎日。

  秦府却设下茶会,备足点心,邀楚郡年轻之俊杰。

  做完当日文抄功课的南奕,行至秦府,被秦府家仆引进府内。

  茶会地点,非是在秦府厅舍之中,而是在府中湖畔。

  有法阵暗设,疏通水汽,营造清凉之氛围。

  南奕一到湖边,便觉通体舒泰,好似前世盛夏吹空调,清清爽爽,连带着心平气也和。

  秦南衣迎了上来:“南师弟,还请先至亭中就座,食些点心。”

  南奕看见秦南衣今日打扮,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色。

  此世没有程朱理学,无女德之说,女子行事自凭心意即可,不须守太多规矩。

  秦南衣往日,穿衣打扮大大咧咧,书生衣袍披在身,几乎不像是个千金小姐。

  其步伐迈开,不说龙行虎步,却也称得上是风风火火。

  但今天,秦南衣换上白练裙,覆有轻薄纱;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俨然妙佳人。

  南奕一时,竟微觉惊艳。

  穿越此世两月余,他还是头次见到仙气十足、满怀古典韵味的女子裙装打扮。

  当然,也有秦南衣陡然从假小子画风,切换至绝色佳人,对比太过强烈之缘故。

  南奕含笑点头:“多谢师姐款待。”

  南奕跟着秦南衣,到了为他设下的座位坐下。

  秦南衣又往他处去,南奕便坐在座上,稍作环视。

  此时,悟道茶尚未端上,各人桌上只是备了各种小食点心。

  然后,约有半数,已经稍早南奕一些便到得秦府坐下。

  不少人好奇看向南奕,南奕也不气怯,逐一回望,虽不认识,却也含笑点头致意。

  当然,也不全然是不认识之人。

  比如南奕左手座位上,坐着的正是谢迦南。

  “倒是挺巧,迦南师兄正好与我邻座。”

  南奕打了声招呼。

  谢迦南半是感慨地笑道:“真要说来,我也是沾了师弟的光,才能受邀今年茶会。是以,我之座位,自与师弟相邻。”

  南奕微感惊讶。

  原来,秦家茶会,设有十八客座,通常是邀九个家族,每家两个名额。

  但今年邀了南奕,剩单个名额不好给出,便干脆给了谢迦南。

  却是得知为南奕操办《明报》事宜者,正是谢北河,乃谢迦南二叔。而谢迦南虽是王家家主外孙,稍差一层,却也算是圈里人,又与南奕关系尚可,正好相邀。

  听了谢迦南解释,南奕第一反应非是觉得自个有面子,而是暗中传音,微微讶道:“这般邀法,莫不是让我顶去了某家资格?”

  倘若当真如此,平白恶了某家,南奕虽然不惧,却也要知道到底是哪家资格被顶,好心中有数。

  谢迦南传音回道:“师弟莫要担心。郡中世家不止九家,而悟道茶分量不足,自不会固定邀请,结九家善缘,却平白恶了其他世家。”

  秦家每年都视各家年轻一辈成就之不同,择情邀约。

  今年虽然邀了南奕与谢迦南,砍去一家,但每年没有固定邀约,自然谈不上恶了具体哪家。

  南奕闻言点头,同时在心里暗道:每年挑着邀请,不仅不会得罪人,反而隐隐把持着评定各家新生代优劣的话语权;这秦家,不愧为上代郡守世家,有着悟道茶这等奇物灵植不说,还似有些不甘寂寞。

  五十年前,楚家楚霸王,自秦家秦不二手中夺得郡守之位,改秦郡为楚郡。

  秦家后人,或许一直想着,找机会将郡名改回秦郡。

  只不过,南奕并不想掺和郡城世家间的明争暗斗。

  让他来饮茶可以,想结个善缘,乃至请他帮些小忙,也没问题。

  唯独世家之争,南奕不愿掺和。

  一来是不想多事,不想当刀子;二来,也是心里瞧不上。

  世家争权,争夺郡守之职,本质上还是在争夺以官身养气的底蕴,好让族中子弟修行,能有个好前途。

  可这种修行法子,南奕虽然知道是此世常态,却于心底深处,始终不太看得上。毕竟,他本人是不打算在凡间熬个几十年官身,等到七老八十才去晋升筑基的。

  与谢迦南闲聊数句后,剩余几人,也陆续来了秦府。

  南奕先是看到裴清采,即二月七号被陆少煌随手打伤,与郭来同时身染永恒明火的阴阳仙门之女修。

  裴清采今日,领着其妹妹,携手并赴茶会。

  南奕「洞真」看了一眼,裴清采妹妹名为裴清雪,亦是阴阳仙门弟子。不过,裴清雪不是双修派,而是清修派,修《阴阳合一法》。

  然后,裴清雪修为要差些,养气未入门,也是靠天赋神通跳过了藏精期修行。

  两姐妹也是特意做了打扮,虽不如秦南衣白裙胜雪的古典美,但一红一蓝,靠着姐妹相似之容颜,亦是颇为夺目。

  不过,南奕心中却是忍不住在想:

  阴阳仙门修一体双魂,姐妹两人,加起来算不算是四个人?

  最后到的,则是楚家来人。

  楚天行仍旧着白衣,器宇轩昂。

  但南奕只扫了楚天行一眼,便忍不住看向其身后之人。

  楚天行身后之人,同样穿着白衣,存在感却不强,像是楚天行之跟班,易被人忽略。

  而且其人神态有些病恹恹,气质柔弱,也不似楚天行气质卓异近傲。

  但南奕看向病恹恹的白衣男,瞳孔却是微不可察地微微一缩。

  其人,名曰霍子良。

  而其身份,却是六道轮回教之教徒。

  ————

  给秦南衣稍稍配了张角色图做参考,不过配的是假小子风格,不是白裙版本啦。白裙风格请诸君自行脑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