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章百拾四 还施彼身聊小说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15章 章百拾四 还施彼身聊小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5章 章百拾四 还施彼身聊小说

  第115章章百拾四还施彼身聊小说

  南奕道完诗词,目不转睛地看向吴明,直把吴明看得脸色红涨。

  南奕这诗,对吴明来说,堪称绝杀。

  就好比吴明之前,说南奕愁眉不展,问南奕是否是身体不适,其实是埋了颗不软不硬的钉子,叫南奕不好回答,稍一答错,就会给人留下清高孤傲不合群之印象。

  南奕作诗,也是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给吴明埋了颗钉子,不好回答。

  南奕这诗,明面上是对受尽苦难仍能生生不息之民众,表示祝福。

  只是在暗里,半是讥诮半是调侃,暗讽吴明心术不正,老想着割百姓韭菜。

  这却叫吴明十分难受,极为憋屈。

  先不说吴明很难撇开南奕诗词明面上的含义,便是当真就着南奕暗里的话语意思往下说,吴明也很难反唇相讥。

  毕竟,割百姓韭菜,是客观事实。

  除非吴家放弃家族产业的垄断地位,主动分享技术,否则没法驳斥南奕。

  当南奕话里话外绕着“垄断”打转时,吴明等人,最多争辩几句:大家自愿买卖交易的事,怎么能叫垄断呢?

  可这种强词夺理的话语,吴明脸皮不厚,却是死活说不出口,只能被南奕视线,憋得涨红。

  或许,得换成其父吴尺,才能与南奕争上一番口舌之利。

  而与此同时,其他人看向南奕的眼神,则是微带异色。

  虽然被南奕吐槽作尬诗,不少人心中,稍感不悦。

  但毕竟有着吴明做靶子,南奕也主要是在针对吴明,并非是以攻击性很强的诗句讽刺众人,其他人也就没往心里去。

  相反,他们觉得南奕作的这诗,很有意思。

  说实话,南奕这诗,算不得多好,只是押了韵脚,亦止一字未合平仄,在格式上几近无碍。

  而在内容上,虽不至于平平无奇,却也不算多出彩。

  但妙就妙在,南奕把正话反话,全都说进了一首诗里。

  若不知今日茶会究竟,旁人看了,只会觉得此诗无甚出彩,只是聊作祝福。

  可要是知晓此情此景,见到南奕把反话藏在正话里,绝杀吴明,就忍不住会心生几分拍案叫绝之意。

  不过,在场众人中,却属霍子良,眸中异色最浓。

  他乃六道轮回教之教徒。

  南奕第二句诗,喻指百姓生生不息。但字里行间,也隐约有几分,死者或许会轮回为新生儿之意。

  霍子良对此,十分敏感。

  他是真的品出,南奕心中有着轮回之概念。

  这是他身为六道轮回教教徒的直感。

  在此世,明面上,并无轮回之说。

  人死之后,就是魂归阴世,彻底安息。

  虽说此世的六道轮回教,与南奕前世佛教的六道轮回,并不相同。但轮回这一概念,却是大差不错。

  霍子良品出南奕心中有着轮回概念,顿时有些惊讶:难不成,是遇见教友了?

  他传音楚天行,让楚天行适可而止,不必再与南奕怄气。毕竟,南奕虽然不曾将楚天行放在眼里,可明面上,也一直未曾有意针对楚天行。

  楚天行也不愿在明面上与南奕起纷争,所以适才,也只是传音吴明,提了一嘴罢。

  吴明与楚天行私交还行,家族利益也没有太大冲突,便想着替楚天行掂量下南奕轻重,看看最近这位声名鹊起的乡民修士,究竟有几斤几两。

  反正,他就坐在楚天行邻座。

  就算他惹恼了南奕,南奕只要不傻,都猜得到他背后是楚天行指使,不会太把仇恨记在他身上。

  却不想,他接连两问,既没难住南奕让其出丑,更没惹恼南奕。

  反倒是他自己,被南奕绵里藏针地怼回来,偏偏还不好驳斥。

  收到楚天行传音,说“莫再与南奕计较”,吴明心中暗恼:现在是他与不与南奕计较之事么?分明是他被南奕呛声后,该如何下得了台阶的问题!

  若是早知南奕牙尖嘴利,且心眼贼多,吴明定不会出这个头,反惹得自己一身骚。

  他只觉晦气。

  骂不得南奕不说,偏还打不过。

  在非是生死斗的情况下,大家境界又不高,南奕仗着内力,不说为所欲为,起码也是横行霸道。

  好在楚天行亦不会当真让吴明一直被南奕架着下不了台。

  又有一人接过话题,说:“听闻《志士仁人》,正是南君于南天大祭后有感而发,方才作文写出。由此可见,南君心系百姓,忧民之忧也。是以,怪不得南君能创下内功,于凡间武道开辟新途,可令民众习之,强身健体。”

  在南奕为何能逆斩筑基的原因传开后,各大世家,早已将内功内力,暗中琢磨清楚,根本不必问询南奕。

  甚至于,他们不止搞清楚了内功底细,还能仿着南奕,分出一丝天赋神通之力凝结武种,形成有着不同特色的内功,可供凡人修习。

  只不过,没有「天子剑」这种聚众加持之效,分出自身天赋神通之力,对修士来说有弊无利,绝非明智之举,自然也就不会跟着传下其他版本的内功。

  而在这种情况下,能创下内功并且传播开的南奕,「天子剑」天赋之神效,也基本被人摸了个五分清楚,知晓其多半有着聚众加持之效,故而内力可称海量,能在「万法禁行」下以力破巧,强行打杀筑基魔修。

  在话题引到南奕身上后,其他人也不再吟诗作对,开始和南奕讨论起内功。

  南奕言说起自身创作初衷;为何会觉得武夫该有内功才对;以及自己阴差阳错下,最终当真创下内功云云。

  因为《大离双龙传》最近流行,其他修士或许不曾全部看完,但至少也都看过。

  于是聊着聊着,话题又扯到了小说创作技巧,乃至小说内容上。

  因为著书邀名,本就是养气修行的法门之一。

  在场修士,多少也有过是否要写小说的想法。交流小说技巧,正合本次茶会分享心得之主题。

  事实上,像二十四岁便已蜕凡入门的霍子良,之所以能这么早蜕凡,正是因为霍子良几年前,也写过小说,编撰改写千年前某些真假难辨的传说之故事,风靡一时。

  话题引到小说技巧上,秦南衣问南奕,该如何塑造好小说角色。

  南奕说:“塑造小说角色,要如何才能塑造极好,我不敢妄言。但若只是要求角色塑造不差,其实在于增加角色记忆点。让读者想到主角,便能通过记忆点,建立起一定印象。”

  以武侠小说为例,就是靠着神功与台词,来强化角色之塑造。毕竟,人物之形象,或许难以通过性格展现来直接立住人设,写活人物。

  但绑定上神功与台词,这些容易让人记住的侧面设定,就能较好地让读者建立起主角形象。

  只是聊着聊着,讨论内容又从小说技巧,偏到了小说内容上。

  裴家姐妹问道:郭靖,究竟爱华筝吗?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