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章百拾七 九阳魔功乱江湖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18章 章百拾七 九阳魔功乱江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章 章百拾七 九阳魔功乱江湖

  第118章章百拾七九阳魔功乱江湖

  陶知命回书店时,点点靠着滚动,已经滚完数章文稿,开始瘫坐在旁啃铜钱。

  陶知命打趣道:“点点,你怎生又在吃钱呐?岂不惧吃穷南奕乎?”

  点点咽完最后一口铜钱,小脑袋抬起,龇牙道:“我上次才说了,不要叫我点点,要叫我点点侠!”

  “然后,老爷说过了,每个月可以喂我五十铜元,是写小说的代笔费,根本吃不穷。”

  其实,点点现在都吃不到五十铜元,只牙口好的时候,才啃一枚铜元,平时都只啃铜钱,算下来一个月也就二十多铜元。

  陶知命笑着说:“瞧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哪能为侠呢?依我之见,既然你天天吃钱,不如叫伱点币吧。”

  “你才是点币呢!我可是点点侠!”

  被说小胳膊小腿的点点,闻言不乐意了,登时站了起来。

  身为墨精,点点可以幻化身形,比如从墨滴化作如蝇小人。

  而现在,它则是猛地拔高身子,约莫三尺,如孩一般。又站在桌上,堪可与陶知命平视。

  只不过,从一滴墨滴强撑起三尺之身,意味着厚度平平,比纸还薄。

  点点借起身之势站了起来,却因脚下无根薄如纸,根本立不住,站起来不到一息,便又软了下去,重新化作小人模样。

  它气鼓鼓地撇着小嘴,不与陶知命说话。

  南奕哑然失笑,将左手放在桌上,任由点点跃进掌心撒泼打滚。

  点点向南奕打报告:“老爷,你师兄他好坏,天天欺负我!”

  南奕便道:“没事,你就当师兄每次叫你点币,是他要清点钱币,点出来送给你吃。”

  躺在南奕掌心哇哇哇蹬腿挥臂的点点,闻言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立马挺身而起,跳到南奕指尖,冲陶知命大喝道:“我,点币侠,打钱!”

  陶知命忍俊不禁,随手摸出一枚铜元,弹指弹到南奕掌心里。

  点点今日虽然本来有些撑了,适才方才只吃铜钱。

  但见了白嫖自陶知命的铜元,点点即便是撑着胃口,也要顺着南奕手指滚到掌心,啃上一口再说。

  不提点点如何抱着铜元啃,陶知命看向南奕,问道:“师弟今日是拒绝了世家之拉拢?”

  南奕点头,简略交代了一二。

  陶知命听着,似笑非笑。

  南奕看在眼里,心念微动。

  陶知命笑意,略显轻蔑倒是正常,可南奕却品出一丝异样。仿佛,陶知命不是在笑秦家、裴家做了无用功,而是在笑这些人上赶着自寻死路一般。

  陶知命既未明言,南奕也不好细问,只是暗里有些猜测:

  想从凡间世家成为修行世家,似乎并非那么简单;按照此世凶险暗藏之尿性,欲成修行世家,恐生重重灾劫。

  陶知命似是无心述说隐秘,只在轻笑过后,另行开口:“适才在外逛了一圈,发现城中今日多出了一部内功流传,已引起武夫骚乱。你那位护道卒,似乎还在调查源头,未及向你报禀。”

  南奕白天,基本上不是在无相书院,就是在诚友书店。须到晚上,才会回楚狂生赏赐给他的宅院,听郭来汇报当日传武事宜。

  他因悟道茶会推演成真气修炼法门,心中甚喜,在裴家姐妹走后、陶知命回来之前,一直盘算着真气法该如何传给一众奕武者为好。

  结果,看出南奕心中既觉欢喜,又感清闲,陶知命立马报了个坏消息给南奕添堵。

  南奕啧了一声,问:“还请师兄说一说,这新出现的内功,叫甚名字?有何异处?”

  出现《奕经》之外的内功并不稀奇。

  在南奕逆斩筑基魔修后,楚郡各大世家,都先后折腾出不同版本的内功。

  只是没有「天子剑」这般聚众加持之效,于修士而言,开创内功实乃损己利人之法,有弊无利,所以并未传开。

  却不想,今日忽有新内功流传开来,还似未加限制,引起江湖武夫骚乱。

  陶知命说:“此功,名为《九阳神功》。”

  “嗯?”南奕嘴唇未动,却下意识地鼻腔出气,面色古怪。

  “许是看你小说里,最强武功名为《九阴真经》,便自取了个《九阳神功》的名头。”陶知命并不觉得九阳之名有何异常。

  毕竟,在南奕所作《大离双龙传》目前更新之剧情中,九阳神功尚未出场。

  南奕只得道:“原拟在《大离双龙传》结局篇章中,出现一本《九阳神功》,作为下本小说主要武功。却不想,竟被人提前用了此名头。”

  有阴就有阳,被人提前用了九阳之名不算什么。但南奕好奇,他这内功,难道也能聚众加持不成?

  “那便唤其为《九阳魔功》。毕竟,此内功,以九阳为名,号曰神功,实乃魔功。”陶知命笑了笑,接着道,“其武种,可称阳种。武夫若得阳种,是为一阳,可称阳武者。”

  “阳武者自相残杀,胜者可掠夺死者功力,并增一阳种,使自身内力凝练更快更强。”

  “阳武者至多可夺八阳种,成就九阳之身,不负九阳之名。”

  “不过,若阳武者被武夫击杀,武夫虽能继承一阳种,变身阳武者,却不能继承死者功力。死者功力,当是归了九阳魔功幕后修士。”

  陶知命身怀「无相真解」,虽不如「洞真」神异,可只需一眼,便能看破《九阳魔功》底细。

  而听完陶知命介绍,南奕不假思索道:“此功幕后之修士,定是陆少煌。他得了顾永择「火独燃」天赋,定是以此天赋生成阳种,创下《九阳魔功》四散传播。”

  “只是不知,陆少煌创此魔功,意欲何为?难不成,他还看得上些许内力?亦或是,以此魔功乱我武道?”

  南奕蹙眉,稍有些不解。

  陶知命修行经验丰富,却是了然道:“他应当是被顾永择道行馈赠撑着了,借此法散出多余法力,再重新缓缓消化。”

  近日,郡城武安卒,一直在城内搜查,不时与滞留城内的蜕凡魔修或诡灵斗法。

  陆少煌想躲避搜查倒是不难,但要想彻底消化顾永择道行,却是极难。

  只因陆少煌一旦全力消化道行,就会生成不小动静,根本遮掩不住自身方位。

  他又不想遁离南天城,怕自己一旦去荒野陷入深层次入定,不知会闭关多久,丢失南奕踪迹——陆少煌暂未告知其他魔修,南奕方是明尊所求火种一事。

  他上次闭关,只花费数日功夫草草稳住阵脚,勉强以自身「火灵」天赋控制住顾永择传火道行,便又出关。

  见南奕似是担心火种消息外泄,不敢出城,仍旧留在南天城中,陆少煌心中稍定。

  然后他暗中调查,方知南奕之所以能逆斩顾永择,实乃「万法禁行」外加内功内力之效。

  陆少煌亦开始琢磨起内功内力。

  他很快发现,借新得天赋「火独燃」缔结武种,可以将自身一时难以消化的顾永择道行,散出去。

  这些道行,全堆在一起,陆少煌自是消化不了。但散出去后,再以「火独燃」天赋回收,每次只消化一部分,就十分轻松了。

  于是,陆少煌效法南奕,创下《九阳魔功》,不仅将多余道行暂时散出,更是以转劫化劫之术,将自身灾厄,也给转出去了一部分。

  陆少煌心中惊叹:南奕此子,不愧为明尊所求之新火种;其新辟之道,法理截然迥异,许是于仙神之流亦有裨益。

  一般修士开辟新道,只能说是辟出小分支。可南奕之道,蕴含新秩,俨然相当于辟出新的支干。

  虽说普通修士限于天赋,暂且跟不上趟。但得了顾永择传火的陆少煌,继承「火独燃」天赋,却恰巧可以跟风南奕,走南奕之道,创下内功。

  陆少煌一时间,甚至有些犹豫起来,究竟该继续想着把南奕尽早献祭给明尊,换取直入地阶之机;还是缓一缓,继续看南奕后续,能否在内功之外,继续开辟新道。

  陆少煌仍未下定决心。

  但将《九阳魔功》传播开,借此消化顾永择道行馈赠一事,却是拖不得太久。

  所以,二月二十三日,南奕去秦家饮下悟道茶,继而悟出真气之法时,陆少煌也在南天城中传下《九阳魔功》,四散阳种。

  …………

  诚友书店,陶知命悠然说道:“陆少煌此人身份,或不简单,绝非寻常散修。他尚处蜕凡,便能以转劫化劫之术转移灾劫。而此术,即便是仙门修士,亦是不入元神、不得传法。”

  “还请师兄指点,何为转劫化劫之术?”南奕好奇问道。陶知命既然与他明言,便说明此术,他可以问上一嘴。

  “术法神通,皆有灾厄。若以诸多术法凝聚道法,灾厄相汇,便称灾劫。修为愈高,便愈是如履薄冰。”

  “而我辈修士,既求长生,亦求自在,岂可为灾劫所缚?是以,有术,名曰转劫化劫,可将自身灾劫,转嫁他人;再以清爽之身,晋入地阶,修得大自在,掌握大神通。”

  陶知命看向南奕,意味深长地介绍着转劫化劫之术。

  而南奕,陡然感到一阵恶寒。

  他此前,居然一直没能想到这一茬。

  此世道法神通,用南奕前世话来说,就是技能组合、规则补全。

  可规则补全的同时,灾厄代价,亦会随之积累。

  单独一个术法之代价,或许平时还能注意规避。

  但多个术法汇聚成道法,威能恐怖的同时,多种代价叠加,一样恐怖。

  不过,正如活人不能叫尿憋死,自有聪慧修士,创下转劫化劫之术,将自身灾劫,转嫁他人。

  得知此术的南奕,思绪发散,登时想到了很多。

  转劫化劫之术,能将自身灾劫转嫁,玄妙非凡。但这种转嫁,肯定不是随便找个人都能转走。

  南奕立马想到,正常来说,此术最适合的转劫化劫对象,正是自身之血亲。

  换言之,元神期修士,若想晋入地阶,除开底蕴积累之外,多半还要将自身灾劫转给血亲。

  可元神修士之灾劫,岂是普通修士乃至凡人所能承受的?

  或许,修士晋入地阶之时,正是其合家族灭之日。

  无怪乎此世修行世家如此稀少。

  盖因凡间世家,好不容易盼到先祖成为元神修士,期待先祖为子嗣护法。却不想,先祖欲晋升,多半会反过来将自身灾劫转给后代子嗣。

  等元神修士破境分神,若转劫期间子嗣没死绝,方可有望重新开枝散叶,成为修行世家。

  毕竟,晋入地阶后,炼神反虚,化身信息生命,已经不可能再留下血脉传承。

  南奕自此明悟,适才问起世家拉拢之事时,陶知命似笑非笑间,为何会流露轻蔑讥诮之意。

  盖因,凡间世家之后人,多是身陷死路而不自知。

  而除去今日之事外,南奕还猛地忆起了医官许洛。

  彼时在南石村,南奕侥幸反向献祭了许洛。

  却不想,没过多久,便有疑似许洛亲戚的许贤,出现在南石村。

  南奕当时还道自己是命中注定难逃一死,才杀许洛,又遇许贤。

  却不想,许贤根本无心替许洛报仇,只在意许洛究竟死没死。

  得知许洛尚有替命猫存世后,竟以元神修士之身,亲自送南奕回南山县,并顶着龙气法禁之道行消磨,在南山县保安医馆寻得替命猫。

  眼下看来,当是许贤一直垂涎着许洛,欲将自身灾劫,转给许洛。

  无怪乎许洛一死,暴露些许踪迹,便有许贤寻上南石村。

  须知,山野乡村,可是无法之地,连凡人官府都不曾在意。即便全村皆灭,只要没出现灵境波动,都引不来修士一探究竟才对。

  可并非楚郡修士的许贤,只半日功夫,便不远万里,赶到了南石村。

  这是南奕一直深埋在心底的疑惑。

  自打入道之后,得知度厄法域此等道法领域,实乃玄阶上品之元神修士所有;又见南天城度厄书院迎新先生杜元甫,竟不知度厄令实乃许贤所赠,南奕便一直疑惑不已。

  当日在南石村,如果不是许贤突然杀出,南奕不会提前得知书院即仙门,进而猜测到此世修士颇重名望。

  他当时也就不会急着让谢北河接手开明书馆,推行免费阅读,只为尽快造势,积累名望。

  自然,以正常途径拜入无相书院,南奕不特意炒作《明报》与《大离双龙传》,或许并不会早早觉醒天赋「天子剑」。

  他的修行之路,也将完全不同。

  可以说,一饮一啄,皆有缘法。

  南奕此刻,心底深处的疑惑消去,反生唏嘘。

  或许,医官许洛,之所以沦为魔修,正是因躲避许贤,根本不可能拜入仙门正道。

  而且,仙门正道,也未必会管这种事。

  毕竟,凡间世家,拜入仙门者,绝非一个两个。

  可最终,许是只有最早晋入元神期的修士,才能存活至最后。

  ————

  感谢「游北歌暮苍冥」打赏500,还有昨日的「策白马啸西风」,两位昵称很适合出角色哎,不考虑在角色楼报个名么?

  然后看了下,前二十万字的剧情,这章之后,只剩四个坑没填了。

  可惜许家兄弟这个坑,埋下了转劫化劫之术的引子,却在当时章节叫我好一顿被喷,呜呜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