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章百廿四 南奕赴死从容逝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25章 章百廿四 南奕赴死从容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5章 章百廿四 南奕赴死从容逝

  第125章章百廿四南奕赴死从容逝

  南奕把玩着大日吞火珠。

  此珠,可以吞纳异火,克制火法。

  但在南奕眼中,此珠,堪称不定时炸弹。

  诚然,不论是何异火,大日吞火珠都可以吞吸干净,将一应火法克制得死死的。

  但它终究只是黄阶诡器,有着极限。

  大日吞火珠,看似在功效上没有极限,什么异火都能吸;实则容量有限,一旦吞吸火法之威能达到界限,就会直接爆炸,将历来吞吸的术法威能,一口气释放出来。

  而此珠传承多年,其实已经濒临极限。

  其他人眼力差些,只知此珠尚未至极限。但南奕「洞真」之下,却知此珠离极限,只余一线之隔。

  所以,南奕自己,是根本不敢拿此珠用来斗法,生怕斗着斗着,突然来个大爆炸。

  他准备主动刺激大日吞火珠,让大日吞火珠直接爆炸,好一口气直接炸死陆少煌。

  反正此珠也是他白捡的。

  与其出去之后交还郡府,等待此珠不知哪天爆炸,不如趁着陆少煌重伤,想办法让大日吞火珠发挥出价值。

  南奕直接赶至赤色阵营基地外。

  他向里一眺,正见赤色基地内,燃烧着一团熊熊火焰。

  陆少煌沐浴火中,正在缓缓恢复伤势,却是其天赋「浴火重生」。

  感应到有人靠近,陆少煌睁眸,看了南奕一眼。

  “没想到,汝竟然也被凤凰选中,参与传承之争。”

  南奕稍有些意外。

  这陆少煌看见他,说话语气竟十分坦然,仿佛在跟老朋友聊天一般。

  南奕便直接问道:“可否告诉我,明尊是许下了什么好处,能让你们不远千里万里,跑来楚郡找我?”

  “献祭汝,吾等即可直入地阶。”陆少煌微有些苦笑,“只是不成想,孤小觑了郡府,被郡府逼至此番地步,不得不化妖。”

  陆少煌激活体内血脉后,已然开始肉身异化。

  他虽浴火重生恢复伤势,却也是往异化的方向恢复。

  此时,陆少煌双腿尚在,双手却已化为翅膀;背部佝偻弯曲,脑袋也有些在变形,正朝着半人半鸟的方向转变。

  如果陆少煌能最终夺得凤凰传承,那他将正式化作朱雀。

  不过,对于陆少煌自言小觑郡府,南奕评价道:“仙门正道能维持大离王朝万年不绝,即便只是世俗外门,亦不容小觑。不过在我看来,你沦落此番地步,非是因小觑郡府。实乃轻视百姓,视凡人之命如草芥,方有此劫。”

  陆少煌默然,并不反驳。

  他确实没想到,只不过是死些寻常武夫,竟惹得楚郡武安卒大动干戈。若在齐郡,这种事情只需要罚酒三杯,再缴些罚金而已。

  创下《九阳魔功》时,发现内功竟能用上转劫化劫之术,将自身命途多舛之灾厄转走部分,陆少煌只觉欣喜。

  却不想,反而因此陷入死劫,全靠激活血脉强行呼唤凤凰传承灵境,才勉强脱逃。

  但陆少煌心知,自己眼下未必逃过了死劫。传承灵境,须五人竞争,五方博弈。

  若另外四人,只是寻常修士,陆少煌自觉,只等花上一日恢复伤势后,再来周旋,亦能成功拿下凤凰传承,化为朱雀。

  可其中一人,竟是南奕。

  陆少煌虽不至于就此绝望,却也不复信心,感觉自己未必能稳赢南奕。

  毕竟,不提南奕被明尊看上一事,光是南奕逆斩筑基,就曾是陆少煌亲眼所见。

  他自不会轻视南奕。

  南奕思虑片刻,说:“你可愿自行了断,再效法顾永择,传火于我?若是如此,伱可留个全尸,我出去之后,也能为你立个衣冠墓。”

  凭借「洞真」窥破陆少煌底细后,南奕眼下,已是底气十足。

  陆少煌虽不知南奕底气何在,却也摇头笑道:“吾等道争,只以生死论成败。孤即便当真争不赢汝,也当全力一搏,决不会做自行了断之举。”

  “那便各凭手段罢。”南奕有些遗憾,却也并不意外。

  他不再打扰陆少煌疗伤,而是直接离开。

  陆少煌则在心中暗思,盘算南奕会有怎样的手段。

  传承之争,乃五方博弈,至多活两方。按理说,即便是合纵连横,也远比三方博弈困难许多才对。

  陆少煌拿不准南奕手段,但也没多想。

  不管怎么说,先把伤势稳住,才是正理。

  即便不花一日功夫彻底恢复,也要等稳住伤势,才能离开基地探查究竟。

  某种意义上,陆少煌的想法,和吴明差不多,都是拖几天时间,再于后期寻找机会。

  可惜,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多。

  是以南奕,并不打算拖时间。

  南奕先是赶至裴清雪处。

  上古灵境中,没有诸位月宰的先后证道,源炁性质比之后世更加狂暴,灾厄代价也更显猛烈些。

  裴清雪因「玄牝之门」阴气太盛,此时已经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舒服。

  不过见南奕到来,她也并未开口言说自己情况,一如寻常地微微笑着。

  南奕假作不知,只将自身谋划道出,请裴清雪配合,并请裴清雪暂时允许南奕在她体内种下武种。

  裴清雪听完南奕谋划,十分诧异。

  但见南奕坚持,她亦只得应下。

  南奕便将武种传予裴清雪,并借机以「全愈」天赋,暂时消去裴清雪体内阴气太重之困扰。

  然后,南奕割下自己一个肾,请裴清雪代为保管。

  接着,南奕又朝宋忠处赶。

  即将抵达宋忠处时,见陆少煌并未不顾伤势提前出来晃荡,南奕也就放下心来,直接挖出自身心脏,只凭借法力强行维系体内生机。

  他将心脏单独裹好,又将大日吞火珠之外的身上物件,全数打包交给宋忠保管,并嘱咐宋忠不要拆开包裹看。

  之所以不告诉宋忠包裹里有着他的心脏,却是南奕防着凰念儿,生怕凰念儿会使坏,故而将肾脏放于裴清雪处,作为明面上的靶子。

  总之,见准备工作皆妥,南奕便将之前离开武安监时,顺手求取的《九阳魔功》之阳种,种入体内,让自己成为阳武者。

  南奕的谋划,前半部分说来很简单。

  据点之争中,占据据点越多,次日新增兵员便越多。

  但在一开始,哪怕是有着「玄牝之门」天赋的裴清雪,大家兵力都一样,只有一万小兵。

  而据点总数,也是一万。

  所以南奕快刀斩乱麻,直接宰摄事务。

  他将自家黄色小兵,全数调往吴明方向,换掉吴明一万紫色小兵。

  吴明呆若木鸡。

  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何会有人不按常理出招,强行和他一换一,来个一起淘汰。

  然后宋忠与裴清雪,各出五千小兵,换掉陆少煌一万小兵。顺带着,宋忠送掉五千小兵后,还能以自身天赋的送葬之力,隔空诅咒陆少煌,来个落井下石。

  总而言之,共一万据点,由各自还剩五千小兵的宋忠、裴清雪,即青白阵营两平分。

  陆少煌也被南奕这招搞懵了。

  他有想过南奕会搞合纵连横。但在他想来,不管是四家平分,还是三家平分,就算一万赤色小兵一开始就没了,剩下几人也难在短时间分出胜负。

  只要有喘息时间,他恢复伤势后,大不了亲自带着自家小兵打游击战,当钉子户——他虽不能伤害其他阵营小兵,却能将小兵抓起来丢出老远,死死赖住个别据点。

  却不想,南奕牺牲自己,根本不打算把时间拖到次日。

  陆少煌忍不住问:“汝不想活了?”

  南奕笑了笑:“我只是不想要凤凰传承,不想化妖。”

  在南奕看来,所谓凤凰传承,说白了就是自身道途,彻底被凤凰污染,被凤凰强行注入其血脉。

  接受传承后,就算不修,也会被迫开始异化,如陆少煌眼下这般,朝着半人半妖转变。

  须得费不小工夫,才能祛除这种异化。

  关键在于,凤凰传承阶秩过高,南奕「全愈」天赋也是无用,无法祛除异常。

  所以,南奕干脆将直接脱离传承灵境的机会,让给宋忠与裴清雪。

  而他自己,则是靠着「全愈」天赋这一满血挂,在两人出去以后,来个强行复活。

  当然,「全愈」天赋目前才黄阶中品,想要实现死后复活,还差了些火候。

  南奕却是看上了陆少煌「浴火重生」天赋。

  这一天赋,正与南奕「全愈」天赋相合,且并无隐患,不似「永恒明火诀」。

  「火灵」、「火独燃」、「浴火重生」、「虹火遁法」、「怒火焚心咒」、「火莲覆护」、「流火之龙」、「火凤燎原」、「永恒明火诀」。

  靠着「永恒明火诀」洗点,陆少煌一身火法,绝对不差。

  其九大天赋或术法,分别有着道基、传火、治愈、飞遁、干扰、防御、单攻、群攻、洗点之效。

  在南奕看来,这种精心搭配的技能体系,比霸道凤凰的工具人传承,还要来得强。

  可惜,陆少煌不愿自行了断成全南奕。

  南奕凭借手段,可以勉强争夺其中之一。为了死后复活,南奕只能相中「浴火重生」。

  而南奕的争夺手段,其实也非他本人所有,却是源自陆少煌「火独燃」天赋。

  当陆少煌以「火独燃」天赋创下《九阳魔功》时,所谓阳种,亦可视作「火独燃」天赋之火苗。

  不同于南奕「天子剑」天赋对外传武种有着生杀予夺之权,陆少煌对外传阳种,并无绝对控制力。

  南奕给自己种下阳种,成为阳武者,也就让自己,于理论上凭借「火独燃」天赋的冥冥联系,有了一丝陆少煌道行功力的继承权。

  等到陆少煌身死,南奕即可继承其道行功力。奈何受限于阳种,终究不完全等同天赋「火独燃」,南奕只能勉强保住其中之一。

  陆少煌见南奕成了阳武者,顿时意识到南奕想强行接他盘。

  但陆少煌尚有些许不解:“孤若是不出此地,汝该如何杀我?”

  按照传承灵境的规则,只要躲在自家阵营基地中,就不会为其他修士所伤。

  “我是不能伤你。但要杀你,亦不必我亲自动手。”

  “只要让诡器失控,非是由我掌控便好了。”

  “所以,请君赴死,我亦随后便至。”

  南奕感慨着,取出大日吞火珠,略作手脚后,掷向浴火重生期间不能移动的陆少煌。

  看见十分眼熟的大日吞火珠,陆少煌瞳孔一缩,回想起自身火法被其克制的场面。

  但他仍旧有些疑惑,这颗珠子,会怎样失控?

  不等陆少煌想明白,大日吞火珠落在他身上,瞬间爆炸。

  不仅将陆少煌炸成飞灰,也令距离不远不近,且心脏丢失,只靠法力勉强维系生机的南奕,直接炸至重伤濒死,奄奄一息。

  感受着自身生机的快速流逝,南奕强忍着发动「全愈」天赋的本能,只忙着在死前催动体内阳种,放开感应,竭力呼唤:

  “薪尚未尽!传火不息!”

  终于,一道红光自冲天烟尘中飞出,径直落入南奕体内,似要再次绽放薪火之光。

  但南奕生机,也于此刻彻底流逝干净。他带着满意笑容,猝然断气。

  ————

  有上一章凰念儿铺垫,主角这操作应该不算突兀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