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章百卅二 挟怨索赔求法脉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3章 章百卅二 挟怨索赔求法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 章百卅二 挟怨索赔求法脉

  第133章章百卅二挟怨索赔求法脉

  “那又怎样?”

  陶知命一声轻笑,丝毫没有退让之意。

  固然,他不愿楚郡百姓因己之故而受牵累,但吴尺放此狠话,他最多也就是回话搭理一二。

  想要他真的退让,单纯放狠话不行,得吴尺当真做出伤敌三百自损一千之事再说。

  只要吴尺当真停工半个月后,再来放狠话,陶知命就信他能做出停工三月之事。

  吴尺眯着眼说:“我只需看一眼宋忠,聊上两句便走。陶道友连这个面子都不给?”

  陶知命笑意盈盈。

  他其实很不理解,为何世家之人,总觉得自己有所谓薄面?

  虽说世家产业确实不小,堪称垄断,但这些产业多来自世家创始之人及历代积累。若是各家老祖当面,陶知命倒是会给份面子。

  可凡世之中,世家之人不过是承先祖恩泽罢了,本身修为不过尔尔,也配有薄面?

  不过,正当陶知命即将笑言“何来面子”时,宋忠却是站了出来。

  “陶师兄,不若就让吴师兄直接这般看我几眼?”

  片刻之前,当陶知命与吴尺话不投机半句多,渐显剑拔弩张之氛时,身为当事人的宋忠,在心中默诵南奕之名,主动联系南奕。

  一直待在武灵界中的南奕,收到宋忠呼唤,立即分出心神,与宋忠搭上话。

  宋忠三言两语,将书店现况快速告知南奕。

  “南兄,可是任由陶师兄料理此事?但我担心吴家这位,是真做得出停工三月这种事来。”宋忠在心里说着,略显犹豫。

  吴尺的狠话,唬不住陶知命。但宋忠听了,却是颇为在意。

  他觉得,让吴尺进书店找他问几句话,应该不打紧。但又不确定是否真的不打紧。

  南奕冷静道:“陶师兄不让此人闯进书店,或是护持你我之故,但此事却是不容我等置喙。”

  宋忠闻言反应过来。不管具体出于何因,只要陶知命没改口让吴尺进书店,那他跟南奕,就不该说出“让吴尺进来也无妨”之类的拆台话语。

  但南奕性子,终究不如陶知命浑不吝。他与宋忠一样,有些顾虑吴尺会当真做出停工三月,直接绑架楚郡民生之事。

  一方面,是共情心下,不忍无辜百姓受此牵累;另一方面,如果真的闹到此般地步,事后的麻烦事绝不会少。

  虽说吴家伤敌三百自损一千,麻烦会更大。但南奕觉得,就算吴家麻烦会更大,他也犯不着摊上这事、损上三百。

  所以,南奕思虑片刻,说:

  “宋兄,可以这样,不让此人进书店,不拂了陶师兄面子;但可以让他直接在店外看你,与你聊上几句。”

  “就是看宋兄伱,是否愿在此人面前露底。”

  宋忠自嘲一笑:“我现在这般模样,即便当真被人看了去,又能怎样。我只是担心,被他看上一眼,后续或许会对南兄真气武道之推广产生影响。”

  南奕早就思量过真气武道后续影响。此时听得宋忠疑虑,南奕便道:“无妨。不论内力还是真气,皆无门槛。旁的修士想要自修真气,按图索骥即可习之。”

  南奕之于真气武道,主要是强在「天子剑」天赋,能让凡人修炼真气,并立下十二位源武者,于广为传武下快速积攒真气。

  但真气武道本身,即不受南奕武种,由修士自行修炼真气,并无不妥。

  于是,得到南奕确切答复的宋忠,赶在陶知命与吴尺即将聊崩之前,站出来插了一句话。

  陶知命瞥了眼宋忠,轻叹了一声“君子可欺以其方”后,不复多言,继续看向《极乐宝鉴》——却是默许了宋忠之提议。

  宋忠走出数步,从书店角落到了正中,可被吴尺于店外直视。

  得了半个台阶下的吴尺,也不继续坚持进书店,只站在门口眯眼打量宋忠:体覆黑羽,双手化爪。

  他将宋忠此刻模样,牢牢记住。

  然后,吴尺问询传承灵境中具体争斗经历。

  已与南奕沟通过的宋忠,直截了当地说:吴明与南奕两方小兵一换一,然后他与裴清雪,联手分掉陆少煌小兵。

  这种玩法,简单说就是靠着一人主动牺牲,直接破掉五方博弈困境。

  吴尺对此,亦无话可说。

  要怪,只能怪吴明和南奕不熟。而南奕,又刚好敢赌命,宁可赌他能成功“死”后复活,也不愿摊上凤凰传承。

  但吴尺来找宋忠,并非当真是为探寻凤凰传承之争的博弈详情。

  吴明人都死了,吴尺再来追问吴明具体死因,不是不行,却不值得吴尺为此开罪陶知命——准确说,这种事,吴尺只会找同为世家的裴家了解情况。

  结果,吴尺在裴府,不仅见不到裴清雪的面,更是连具体情况都问不到。

  吴尺登时明白,灵境之争,绝对有异。

  这个异,并非是指南奕没死透还能复活,也不是指吴明之死或与南奕有关——前者,是南奕自己本事;后者,只能说吴明命数如此。

  身为修士,些许亲情并不会干扰吴尺心智。

  吴尺收集了一番南奕有关情报后,心中生疑,其实是落在了裴清雪身上。

  他怀疑,裴清雪或许也能走真气武道,在道途上并未彻底断绝。

  因为,如果裴清雪道途已然断绝,即便不自杀离世,也将沦落为裴家庶出,几与凡人无异。

  吴尺要见上沦为庶出的裴清雪一面,裴母按理说,不该拒绝才对。

  可裴母却拒绝吴尺,并表露出疏远态度。

  这说明:受了凤凰传承的裴清雪,不仅未有完全失去价值,且其价值体现之源头,还与吴家存有一定嫌隙。

  因为在此之前,郭来已经授予部分武者《次脉原血经》,使真气武道已非隐秘。

  所以吴尺稍作分析,很快便怀疑裴清雪,是靠着真气武道重续道途。

  而裴清雪都能重续道途,与南奕关系更好的宋忠,没道理不行。

  吴尺便来诚友书店,欲见上宋忠一面,确定心中猜测。

  只是吴尺没想到,陶知命居然如此霸道,一点面子都不给,连门都不让他进。甚至在他说了,只是与宋忠聊两句,不做其他后,仍旧被陶知命拒之门外。

  好在宋忠比较老实,没等陶吴两人彻底聊崩,主动站了出来。

  吴尺看向宋忠。

  虽然对应宋忠的真气法门还在调整之中,宋忠体内暂无真气,但其精气神,已然不一样。

  一个受了凤凰传承的人,不论凡人还是修士,在当今之世,都不可能有着乐观开朗之心态。

  而吴尺,竟从宋忠精神面貌中,看出一丝希冀与生气。

  这说明,南奕真气武道,是真能为受了凤凰传承的裴清雪与宋忠,续上道途。更甚者,吴尺怀疑,南奕真气武道,还能化解血脉异力。

  吴尺沉声问道:“敢问宋侄,眼下可能与南奕贤侄取得联系?”

  这人竟是想找南兄?

  宋忠略微疑惑,却是摇头,不答此问。

  南奕之前已经吩咐过,如果有人来,问他死没死,就说死了。

  问他能不能复活,也可以如实回答。

  但要问他具体何时复活,或者能不能联系上他,却是一概不答。

  南奕打定主意,鸽到三月,绝不提前与外人有联系。

  吴尺连问数句,说他只是有事想和南奕商量。

  宋忠只是摇头:“南兄具体何时能复活,却是不好说。吴家主若是有事,可以直接告诉我,等南兄复活,我定第一时间转告他。”

  这回,面对油盐不进的宋忠,吴尺却是没辙。

  这又不像陶知命不让他进门,是完全不给他面子。宋忠咬死南奕已死,不管有何事都等南奕复活后再说,吴尺也只得受着。

  他找南奕,毕竟是真的有事相商,不可能再说什么狠话来威胁。

  于是,虽然吴尺只想和南奕直接相商,但眼下也只得道:“既如此,后续还望宋侄,尽早替我带话给南奕贤侄。”

  吴尺在“尽早”两字上咬了重音。

  然后吴尺继续道:“我儿吴明,身陨于凤凰传承灵境中,只能说是其命数如此,怪不得两位贤侄。但我儿之死,于传承之争上,终究也算是成全了几位。”

  “南贤侄天赋神异,或有复活之机,实乃幸事。但一场传承之争,除却魔修以外,竟就我儿是当真死了。”

  “我虽为人父,倒是不会为此迁怒。毕竟此前秦家茶会上,我儿与南侄有隙,又赶上传承灵境规则恶劣,南侄自个都只能假死谋生机,自是顾不得我儿。”

  “但人死为大,我只望南侄,能看在我儿以命成全几位的份上,应下一事。”

  吴尺絮絮叨叨,说得有些绕。

  宋忠初时听得迷糊,于仔细品了品后,方才醒过味来:

  不同于旁人挟恩图报,吴尺竟是想挟怨索赔,就吴明之死借题发挥,让南奕应下一事以作赔偿。

  宋忠顿时蹙眉。

  他觉得吴尺是在胡搅蛮缠。哪怕吴尺是想着让他与裴清雪,这两个活着的人做赔偿,宋忠也能理解。

  可吴尺却是来找南奕。

  明明南奕也是在赌命,冒着一定风险来置之死地而后生,凭借天赋神通才能侥幸复活。且就算最后真个复活了,寿元方面也会大减。

  这种情况下,吴尺还想找南奕索赔,宋忠只觉是在讹诈。

  但吴尺毕竟只是让宋忠带话,宋忠一时间也不好多言。

  他只得蹙眉问道:“何事?”

  吴尺故作悲切道:“我儿虽死,亦是和诸位共赴灵境者。我见南侄名下真气武道,似有真气法脉观想之源,落在了宋侄与裴侄女上。便欲请南侄,看在我儿共赴灵境、以命成全的份上,给他也留个位置。”

  宋忠闻言一呆,疑惑道:“吴师兄人既已没,怎能给他留位?”

  吴尺叹道:“我儿的位置,自是由我来接。能替我儿承此真气法脉,我想,他在天之灵也能就此安息。”

  嗯?此人言否?

  宋忠瞠目结舌,一时间竟大感震撼,没想到吴尺居然能说出这般说辞来。

  吴尺兜了一大圈,分明是想借着吴明之死的由头,从南奕这索取一真气法脉源武者之位。

  宋忠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寡情少义之人。

  不过,吴尺知道自己这番说辞,若是对付宋忠这等老实人,倒是可以欺之以方。但用在南奕身上,未必能凑效。

  所以,吴尺继续许下诸多好处。

  他表示,在吴家自然涌现出新的后代修士前,吴家产业,皆可为南奕所用。

  可以看出,吴尺俨然是不打算为培养后代修士而再次荒废二十年修行。

  他准备以吴家产业为砝码,换取一道真气法脉。

  真气武道新生不久,即便是南天城中,大部分修士都还未注意到真气存在,自然也不会知晓真气法脉之妙处。

  但因为吴明之死,吴尺一番调查,却是早早发现真气法脉之妙用。

  化解血脉异力这一妙用,吴尺倒是用不上。但掌真气法脉者,广为传武,即可得充足真气,令自身法力更加柔和温顺。

  于修士而言,这就意味着真正炼化法力更加方便,可以轻易摆脱源炁桎梏,转化为自身之道。

  简单说,就是更容易筑基成功。

  宋忠此前并未入道,对修行知识基本不知,亦是不清楚真气法脉具体妙用。

  他只单纯觉得吴尺所作所为,让他大开眼界。

  “吴家主之事,我已知矣。等南兄复活,我定及时转告。”

  宋忠深吸了一口气,不想继续再开眼界。

  吴尺又说了一句请宋侄帮忙尽早带话,便告辞离去——陶知命之前,已经撤去了困缚之效。

  宋忠摇了摇头,准备回书店深处角落,将吴尺心思转告南奕。

  但也就在这时,陶知命亦随口道:“宋师弟,你待会跟南师弟说一声,他那真气法脉,给我留个位置。”

  宋忠一呆,没想到陶知命也要来凑真气法脉热闹。

  他连忙应下,然后又一次主动呼唤南奕。

  而南奕,听完宋忠转述,亦是有些怔然,没想到吴尺来此,最终目的竟是为求真气法脉。

  不过他倒是觉得吴尺这般无情无义的性子,挺适合修仙,至少比那种打了小的来老的报仇者,更像是修士。

  ————

  感谢「皆是我辈中人」打赏200,感谢「月华流照233」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