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章百卅四 浴火重生天地合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5章 章百卅四 浴火重生天地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5章 章百卅四 浴火重生天地合

  第135章章百卅四浴火重生天地合

  “财富之差愈大,位阶固化便愈重。但在我看来,所谓固化究其本质,当在于民众无力反抗。”

  南奕沉声低语。

  “悠悠万载,凡世百姓,其实不乏才情过人者,能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家业。但可惜的是,若无官身,又非修士,寻常百姓根本守不住自家家业,迟早会被世家豪族摘取果实。”

  “盖因世家豪族,有修士坐镇,攫取人间富贵可谓易如反掌。”

  “寻常百姓,若遇产业被夺,一来无力反抗,二来无处伸冤。如此,百姓只能绝了创业之心,老实化作人中之矿,为世家工厂添砖加瓦。”

  “而替人打工,财富分配操于世家之手,自然只有世代为工之命。”

  “此番局面,我等既非圣人,又非帝王将相,实难撼动。但是,在力所能及下,我等却可设法,让民众得以发声,乃至于发出怒吼。”

  “那便是广传武道,天下布武。只要将内功、真气修炼之法传开,且感召起一批志士仁人化为侠客,践行侠道。或许郡城之中,仍旧会是修士说的算;但至少,在一些小县城,普通百姓有望找到伸冤之人,不再任人轻易鱼肉。”

  言至此处,南奕声音幽幽:“侠以武犯禁。可是,不以武犯禁者,何以为侠?”

  没有力量,就没有话语权。

  而没有话语权,就只能老老实实受他人规矩束缚,当一只被牧之羊,

  倘若有一日,有侠客出于公义公道,拔剑斩破牧羊规矩,即为以武犯禁。

  宋忠思绪,跟着南奕话语走。

  当南奕言及“侠以武犯禁”者,他微微蹙眉,竟恍惚看到了一抹血色。

  “若是这般……”宋忠迟疑道,“感觉会有很多人流血牺牲。”

  “若无流血牺牲,难不成世家豪族,还会主动割肉,让利于民乎?”南奕语气,先是带着几分嘲弄,继而很快转为一声轻叹,“不过,正是因为会有流血牺牲,血色近赤,非治世圣人不能行此大道,我才不欲为之。”

  赤色之血,藏有大禁忌,南奕实不敢触犯。

  他能做的,只有为此世凡人,备下一份火种,一份反抗之希望。

  “我设下门槛,不让寻常奕武者轻易传武,就是为了避免内功心法太早泛滥,防止过早引爆百姓世家之矛盾。”

  “不过,只要真气武道存在,侠道精神不灭,而我又修行有成,不叫武道被打压。待得他日,若果真有治世圣人出,我便算是提前备下了一份火种。”

  “所以,宋兄你不必想太多。只要你广为传武,且将你之法脉,不断完善补全,已然足矣。”南奕叮嘱道,“但也须谨记,武道只是手段,侠道才是根本,两者合一,方为正理,不可为求一时进度而滥传武道。”

  南奕所创真气武道,并无修行代价。

  但愈是如此,武者心性,才愈发重要。

  在南奕设想中,侠道思想,正是对真气武道修行的一种约束。

  如果不做约束,任由奕武者滥传武种,反倒会使民众之间,更易厮打相殴。

  …………

  二月二十九日,南奕终于为宋忠量身调整好功法,传予宋忠。

  而后,他将目前四位源武者,全部拉进了武灵界,共聚一堂,都各自坐在一方莲台上。

  “不知不觉,真气武道,已有四位源武者。汝等四人,相互间其实也多半认识。不过,考虑到日后当会有新人加入,武灵界中,大家可互称法脉名号。至于我,可唤作斋主。”

  四人看着南奕身后壁墙上【聊斋】二字,虽不解南奕为何对此名号情有独钟,亦是点头应下。

  当下四位源武者,及其法脉特性,分别为:

  燕青云,掌《初脉秘魔经》,修剑气,重攻伐;

  郭来,掌《次脉原血经》,炼体魄,擅久战;

  宋忠,掌《三脉冥凤经》,真气阴毒,损人根基;

  裴清雪,掌《四脉冰凰经》,真气冷寒,却多变化。

  “真气法脉,具体能完善至何等程度,取决于伱们自己。但有一事,我再强调一次。品行不佳,不合侠道思想者,不可授其真气修法。”

  南奕说完,稍作停顿,逐一看向四人。

  燕青云略作沉吟后,问道:“敢问斋主,若有人初时品行不错,却在得授真气后行事渐显猖狂,该当如何?”

  南奕答曰:“行事猖狂,乃至于背离侠道者,人人得而诛之。若此人实力不错,其他真武者难以拿下,便由汝等自行清理门户。”

  另几人也就传武之事问了问心中疑惑。

  南奕没将昨日跟宋忠私下所说之话,转述所有人。他只强调道:“武道为用,侠道为根。不求他们一定践行侠道,但却绝不能背离。一旦背离,此人也就不配行我武道。”

  “是以,你们传武时也须交代清楚。不论奕武者还是真武者,皆不可滥传武种。倘若习我武道却背离侠道,罪孽深重者,其武种上线,亦当连坐。”

  南奕顿了顿,继续道:“你们若是玩忽职守,肆意滥传,亦受连坐。”

  听出南奕语气中的森然,四人心中皆是一凛,纷纷应下,表示自己传武之前定会辨明心性品行,绝不轻传滥传。

  等真气法脉事宜交代完,南奕方才表示自己开始准备复活事宜,叫四人接下来几日,不必在心中呼唤他;又让宋忠转告一声陶知命,于二月三十号深夜十一时,开始以火焰焚烧南奕之心。

  四人应下,旋即便被南奕请出了武灵界。

  待四人消失,适才被南奕藏在武灵界中的凰念儿,现出身形,疑惑道:“你这人真是奇怪,明明早就能复活,却非要等到明晚,二三月之交。”

  凰念儿是真心有些奇怪。

  别看南奕死后,先是凭借「全愈」天赋灵肉之联系,强撑着不让魂魄坠向阴世,接着又令魂魄合于灵犀,躲在武灵界中活蹦乱跳,看似可以在武灵界中待上许久。

  但其实,南奕拖着不「全愈」,每拖一天,便会损上十年寿元。

  南奕等到明晚深夜才开始复活,将会丢掉足足七十年寿元。

  如果说之前,是南奕为了躲麻烦,不想被楚狂生拉去陪同巡视,凰念儿还能勉强理解。

  现在,霍子良已经来过,楚狂生也已经开始郡内巡视,不会再来拉走南奕时,南奕还要继续拖上一两天时间,凰念儿就着实有些不解了。

  南奕闻言,笑了笑。

  生活要有仪式感,更别说是复活这种大事。

  南奕心想,难得死了一次,要复活,便趁着头七复活。

  大离没有头七之说法。但来自蓝星天夏的南奕,想顺着前世习俗复活,作为对前世的纪念。

  此外,七十年寿元看似不少,但南奕已然有所感悟,等到他将「天子剑」天赋推至黄阶上品,便能于聚众加持之效,做到借法加持而不伤其本,即借用麾下武者天赋而不伤其根基。

  届时,他只需借用宋忠「送葬」天赋杀敌,就能使自身寿元增加。

  而且,此世虽然没有头七一说,却有月度之交。

  两者刚好撞上,虽是巧合,却令南奕想起一事。

  “每逢月度交接,天地法则,其实也会有些微变化。「二月司魂」,利于魂魄手段;「三月司春」,更宜长生修行。我觉得,既然要令魂魄归于肉身,浴火重生,不若候一候天时。”

  南奕说着「二月司魂」与「三月司春」,心中却是想到霍子良,忽地一动。

  “对了,你可知道六道轮回教?”

  六道轮回教,南奕不好解释自己是如何得知,不便找陶知命打听。但凰念儿此前已然知晓「洞真」天赋,又只能待在武灵界中,他正好可以问上一问。

  凰念儿用颇为奇怪的眼神看向南奕,好一会才道:“六道轮回教,我当然知道。上古末年,「七月司武」证道之路上,第一个被其打爆的教派,正是此教;而轮回帝君,也是第一位陨落仙神。”

  “还有,月度之交时,天地法则,确有微妙变化。但你不过黄阶修为,其实没必要考虑天时。”

  “此外,你仗着「洞真」天赋,窥探到不少隐秘,其实不一定是好事。你眼下阶秩尚低,有些隐秘被你知晓,很可能反而会害了你。”

  凰念儿此前在传承灵境中,靠着读心神通,知道南奕有着“洞真解法,窥虚知机”的「洞真」天赋,但毕竟只知大概。

  所以,凰念儿并不知道,不用她提醒,南奕早就尝过隐秘知识反而为害的苦头——南奕原身,觉醒「洞真」天赋当日,便是因此亡故。

  南奕吸取原身教训,早已对「洞真」天赋加以限制调节。

  其实,月度之交时,南奕一直都有感觉到天地法则变化,在往外不断散出种种法理。

  只是「洞真」天赋被南奕限制后,这种于他而言完全无法解析之法理,直接便被舍弃。

  不过,考虑到两位月宰一曰「司魂」、一曰「司春」,南奕即便不加解析,也能大概猜到两位月宰对应权柄。

  虽说凰念儿表示,南奕黄阶修为不必考虑天时。

  但南奕觉得,契合天时,冥冥之中,亦当有些好处才对。

  所以他坚持拖到了二月底。

  二月三十号,深夜十一时。

  陶知命取出南奕心脏,以火焚之。

  南奕魂魄,则从武灵界脱离,重归肉身心脏。

  而后,激活「全愈」。

  南奕在武灵界中,已将「浴火重生」参透,并融入「全愈」之中。

  再加上此前,他以阳种引动陆少煌部分道行,并以「全愈」天赋强行转化继承后,「全愈」天赋已然升至黄阶上品:

  【志名:全愈。】

  【志类:天赋。】

  【阶秩:黄阶上品。】

  【志述·一: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发动后,将自身状态恢复如常,快速祛除黄阶异常。】

  【志述·二:浴火者,夺造化以全自身——发动时,浴火疗伤,其效加倍。】

  【灾厄·禁:志在圆满,不可废也——能力发动后,持续消耗法力、真气等,直至全身状态恢复如常方可停止;如有犯之,能力废彻。】

  【灾厄·异:全力以赴,九死无悔——法力、真气不足时,消耗寿元;若寿元殆尽,则化为活尸,沦丧心智,嗜人肉,渴人血。】

  【灾厄·忌:静待功成,无漏之体——能力发动后,不宜移动;移动期间,如有受伤,十倍伤之。】

  融入「浴火重生」后,「全愈」恢复之效,更加强盛。但相应代价,却也多了一个。

  好在「浴火重生」代价不算太狠,南奕之前盯上此天赋时,已经泰然接受。

  他激活「全愈」,开始浴火重生。

  南奕首先,将肉身复原,让自己从心脏重归人身。

  不过此时人身,尚且只是虚有其表,对应凡人之身。

  他还得继续「全愈」,依循规则之力,将自己恢复为修士之身。

  其实,如果不是南奕还有「天子剑」天赋,可于冥冥之中享有奕武者内力加持,以内力冲抵「全愈」消耗的话,他想复活并不容易。

  因为,他只剩一颗心脏,至多藏有一丝生机在其中,并无法力。而没有法力,正常来说,南奕只得消耗寿元,才能催动「全愈」。

  这种情况下,南奕即便侥幸复活成功,也会寿元大损。

  毕竟,死后复活这等手段,终究不是养气修士该有的手段。

  南奕也是全靠「天子剑」,才敢生出底气,为甩掉凤凰传承,置之死地而后生。

  时间缓缓流逝。

  在南奕浴火重生过程中,二月,终于交棒给了三月。

  天地之间,随着法则变化,生出阵阵法理波动。

  虽然南奕「洞真」天赋,直接忽略了这些法理波动,不敢加以解析。

  但法理本身,乃是客观存在。

  于是,浴火重生之南奕,恰与此时天地法则变化,暗生契合。

  天人交感下,原本一直在随机出现、无序波动之法理,竟似受到牵引,要一头扎入南奕体内。

  可南奕面色忽地有些古怪。

  因为他升起一股明悟。月度之交时,若有修士悟道,或其行径暗合天地法则之变,则可能会有一道随机法理,落入其身。

  南奕没有猜错,他在二三月之交复活重生,确实能与天地法则生出些许契合,继而天降机缘。

  但此时此刻,或是因南奕实乃穿越者,灵肉不一之故,竟有两道法理,同时扎入南奕体内,撞在了一起。

  不过,虽有两道,南奕却只能选择一道。

  他只相当于从随机抽奖,变成了随机抽两次奖,然后选择其一。

  南奕心神一探,略作感应。

  两道法理,在其感应之中,分别呈现为“一尊宝鼎”与“一株古树”。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