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章百卅六 南奕大战葫芦娃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7章 章百卅六 南奕大战葫芦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7章 章百卅六 南奕大战葫芦娃

  第137章章百卅六南奕大战葫芦娃

  得「长生」天赋相助,南奕恢复速度愈加惊人。

  不多时,他便恢复至全盛状态。南奕默运「全愈」,化去贴身燃烧之火,正式重返现世。

  此时此刻,南奕甚至感觉他当下状态,竟比误入凤凰传承灵境前,还要强上三分。

  一方面是因他久失肉身,一朝复活,便觉肉身充实。另一方面,也是「长生」天赋带来的旺盛生机,令其生出粉身碎骨浑不怕的无穷底气。

  南奕睁眼,伸手从头上取下一根暗红色毛羽。

  这是凰念儿身上的凤凰之羽,在之前蕴含一丝「浴火重生」之法理道韵。不过眼下,凰念儿留下的道韵已然消散,只能算是普通的凤凰之羽。

  她当时故意将凤凰之羽丢在南奕心脏上,既是助南奕轻松参悟「浴火重生」,也是让南奕,可将成功复活之因由,推一部分到凤凰之羽上,隐瞒「全愈」部分底细。

  不过,这都是后话。南奕有「洞真」不可言虚说谬之戒律约束,届时还得好生琢磨下说辞。

  他将凤凰之羽收好,取过一旁提前备好之衣物,穿戴于身。

  从书店深处角落走出,看向今夜等他复活,仍旧待在店中的几人,南奕忍不住笑道:“有劳诸君挂念,奕于今日,成功归来。”

  他看向陶知命:“陶师兄,数日未见,甚是想念。”

  接着冲郭来与裴清雪轻轻颔首:“这几日传武进展不错,辛苦二位。”

  最后,南奕主动走向站在一旁靠后处的宋忠,揽住其肩,说道:“宋兄放心,这几日我来助你,争取尽快化去你手上异状。”

  前日于武灵界中议定真气法脉传武之事后,燕青云与郭来,可以正常传武不必多说;裴清雪,靠着裴家助力,也开始物色品行上佳之奕武者,传授《四脉冰凰经》。

  唯有宋忠,因身上异状未消,不便外出见人,尚不曾传武《三脉冥凤经》。

  南奕准备亲自出手,早日助宋忠化去异状,至少,得化去宋忠双手异化之症状。

  来自凰族血脉之异化,南奕不可用「全愈」治之。但他身为真气武道之领袖,可将体内真气任意转化性质。

  南奕便欲转化冥凤真气,主动传功宋忠,将冥凤真气灌予宋忠。

  就武者角度而言,南奕这么做,无疑是拔苗助长,只会令宋忠根基不稳。

  但宋忠本就是书生,未曾练过武技,与其顾虑武道根基,不如尽早中和血脉异力,化去身上异状。

  不过,在此之前,南奕还有一事需要料理。

  “陶师兄,之前凤凰传承灵境隐去,宋兄他俩回归现世时,各持师弟水火二脏。火脏倒是没出岔子,可清雪意外撞上诡灵葫芦女,却叫其夺走奕之水脏。”

  裴清雪在旁,面色讪讪。

  南奕依旧看着陶知命,问道:“不知师兄可有法子,找到葫芦女?师弟想与她,了一了因果。”

  陶知命闻言,脸上浮现果然不出所料之笑意,随手自乾坤戒中取出一莲花宝灯。

  南奕微觉讶然。这莲花宝灯,正是他此前见过,由贾维丰自戮魔书院借取,用来追踪陆少煌方位之诡器。

  【志名:缘莲灯。】

  【规则:不解之缘。】

  【能力:有缘相会——向莲灯投入一物,充作火种,即可指向与之有因果缘法之存在。】

  【灾厄:无缘方解——与目标存在结下不死不休之缘,至多三日,必死一方;双方斗法时,相互之间,亦招招暴击。】

  “知你水脏被夺,不欲善罢甘休。我便提前找戮魔书院,借了此灯。不过,以何物点灯,倒是须伱自定。”

  陶知命向南奕简单介绍了一番「缘莲灯」效果与代价。

  南奕接过「缘莲灯」,微微沉吟。

  他倒不是睚眦必报之性子。若遇他人无心之言,也不会放在心上。

  但他犯不着,让自己念头不通达。

  除非审时度势下,确信自己招惹不起,否则,南奕并不想过于忍气吞声。

  肾脏丢失一事,南奕略觉不痛快。

  他要么找裴清雪算账,要么便找葫芦女,了断因果。

  其实,目前四位源武者中,南奕与裴清雪最不亲近,只在秦家茶会上见过一面,并为其作画一幅,非是友人。

  传承灵境中,他将逃生之机让给裴清雪,也只是因吴明那边,南奕不欲以德报怨罢了。

  当裴清雪受血脉异力困扰,道途断绝时,南奕其实可以冷眼旁观。

  但源武者之位,用来拉拢寻常散修倒是轻松,想忽悠天资上佳的仙门弟子,却不甚容易。

  再加上有了传承灵境这一遭,他与裴清雪之间,姑且也算是结下几分情谊。南奕这才对裴清雪抛出橄榄枝,授其真气武道护法之职。

  等裴清雪成了源武者,发誓追随南奕,南奕也就不好就肾脏丢失一事,继续追究裴清雪之责。

  毕竟,遭遇葫芦女,又非裴清雪所愿。她彼时忙着压制凤凰传承,状态欠佳,也怪不了谁。

  所以,南奕只好找葫芦女,了断因果。

  从原身买下冰糖葫芦,侥幸没被葫芦女夺走器官,却意外觉醒「洞真」天赋,开始算账。

  如此思量着,南奕灌注法力于右手,又摘下自己一个肾,捏成粉末,投入「缘莲灯」中充作火种。

  莲灯八面花瓣,登时亮起一面。

  南奕一边催动「全愈」恢复伤势,重新长出一个肾,一边挨着说道:

  “宋兄,清雪,你俩烦请在店中继续小歇。待我找到葫芦女,随时可能向你俩借法。”

  “郭老,你随我来,为我压阵。”

  “陶师兄,我这便去了。”

  陶知命是南奕引路人,却非护道人。所以,南奕私事,只要不是太过紧要,他便不会轻易插手。

  南奕只领着郭来,根据「缘莲灯」指引,赶去找葫芦女。

  「缘莲灯」,结不死不休之缘。如果三日内拿不下葫芦女,南奕将会当即暴毙。

  但人固有一死,想着大不了死后再复活一次,南奕心下发狠,欲寻葫芦女了断因果。

  顺带,也是发泄被凤凰强行拉入传承灵境之戾气。

  他想证明自己,并非不能正面斗法之辅助。

  有着「天子剑」天赋,南奕其实一直可以强行借取麾下武者之力。

  只是「天子剑」不到黄阶上品,这种强行借取,若借燕青云「意气」天赋,会损其法种根基。

  但若是用来借取宋忠与裴清雪血脉异力,就不存在法种根基受损一说。只是南奕本身,会受些许血脉异力侵蚀。

  可些许侵蚀,南奕自是不会在意。

  他坚定迈着步子,走在浓密灰雾之中。

  夜很深,灰雾很重。

  若以肉眼凡胎来看,十步之外,被灰雾彻底遮蔽,难以看清轮廓。

  但南奕手中莲灯,却越来越亮。直至,大放光明。

  他看向前方。

  葫芦女衣衫褴褛,正无助地缩在小巷一角,瑟瑟发抖。

  当南奕走至她身前,葫芦女忽然抬头,白净小脸上绽放微笑,颤声道:“大哥哥,好冷啊,你是来买冰糖葫芦吗?”

  南奕并未立即作答,而是仔细看向葫芦女。

  这是身为穿越者的南奕,第一次亲眼看见葫芦女。

  【志名:葫芦女。】

  【志类:诡灵。】

  【阶秩:黄阶。】

  【志述:原森之森邪,自灵境侵入现世后,一直在寻找可以炼制活死人肉白骨、化诡灵为生灵之灵丹大药的上等血肉。】

  【规则:种葫芦。】

  【能力·一:摘种——隔空摘取他人血肉或器官,化为葫芦种子。】

  【能力·二:结种——撒葫芦成兵,各具神通。】

  见南奕一直不答,葫芦女脸上浮现失望之色,哀怨道:“看来,大哥哥不想再吃冰糖葫芦了。”

  光听声音,或许会觉得葫芦女颇为可怜,就像是被人嫌弃的孩子。

  可它手上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哀声尚未落下,便是猛地一掏。

  这一次,葫芦女想摘下南奕生机源泉之心脏。

  但它失手了。

  南奕故意不答,是念及「洞真」天赋,乃原身得葫芦女冰糖葫芦之助,方才觉醒。

  虽然,这一情况,非是葫芦女本意,只算是原身机缘巧合、命数如此。

  但南奕了断因果,便从这并非葫芦女本意的情分上算起。

  他故意让葫芦女先手。

  只为明确一件事:葫芦女,是诡灵,是非人。

  它,始终是它,而非她!

  在南奕触犯其行事规矩后,葫芦女毫不犹豫,看似缩在墙角随手一掏,却是隔空直摘南奕心脏。

  然而,南奕早有准备。

  只要提前让法力密布周身,就不会被葫芦女侵入体内隔空摘取。

  他虽未料到这回竟叫葫芦女看上心脏,却也同样无碍。法力加持,不叫隔空之力侵入体内,反将葫芦女小手震开,只如轻拂其心口。

  在让得葫芦女先手一击后,南奕脸色一沉,于刹那间借取裴清雪冰凰之力,挥出一掌,直拍葫芦女脑门。

  仍旧缩在墙角的葫芦女,于摘种失手瞬间,小脸一肃,从懵懂无害似只在凡世闲逛模样,化作森邪诡灵,邪气凛然。

  它就地一滚,将小手探向身旁货篮,抓起七个糖葫芦掷向南奕。

  糖葫芦尚在半空,便猛地化作七个葫芦娃。

  当先一娃,乃黄娃。身在半空,却是吒地一声,往前挥拳,直轰南奕。

  南奕适才一掌击空,改为上挥竖臂,正迎向黄娃直拳。

  黄娃个头不大,力道一般,却有摧骨之力。

  南奕右掌接拳,本是轻松写意。正欲反手扣住黄娃手腕,将其甩向其它葫芦娃,却觉右手臂骨,猛地裂成数节。

  而其它葫芦娃,散在四方围住南奕,也于此时各施神通。

  有橙娃者,催动一双幻眸,制造幻象,还是能发出声响,几若实体之幻象。

  本是七个葫芦娃围攻南奕,却叫它生出幻象,似有半百之数。

  眼花缭乱中,又有红娃能大能小,趁乱化作蚁人大小,欲从南奕耳窍钻入,坏掉南奕听觉。

  之所以想坏南奕听觉,则是因蓝娃使咒术,已然封掉南奕视觉。

  又有绿娃挥出惨绿鬼火、青娃喷出青幽毒水,从南奕左右两侧夹击而来。

  更别提紫娃,被葫芦女扔到南奕身后位置,堵住南奕退路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直在干扰南奕施展术法。

  可以说,七个葫芦娃各施神通,就算单个神通威能弱些,联手之下亦不容小觑。

  寻常修士,顶着术法干扰、视觉封印、数十幻象重重手段,很难有效应对。

  南奕却是不惧。

  因为,四大天赋、两门术法加身,又能借取冰凰、冥凤之力,南奕手段同样不少,已然远胜寻常养气修士。

  他此时,借取裴清雪冰凰之力,不施术法,根本不惧紫娃干扰。

  而天赋神通随心而动,同样不受阻碍。

  南奕催动黄阶上品之「全愈」,臂骨刚刚断裂,便自恢复,依旧死死抓着黄娃手腕不放。

  又有玄阶下品之「洞真」,已然融入《夺目法》识破幻象之「真瞳」。

  南奕主动激发「洞真」,不仅冲破咒术之封眼、幻术之迷神,更在阶秩压制下,叫蓝娃、橙娃,因神通被破而遭遇反噬。

  至于钻进耳窍的红娃,南奕仗着「全愈」,压根不作理会。

  没办法,谁叫红娃在南奕耳窍搞破坏,还没南奕伤口复原速度来得快。

  它在南奕耳窍钻了个洞,前脚刚钻进去,后脚就因伤口复原,被封在了南奕耳窍肉中,动弹不得不说,还因此处伤口一直在竭力复原,惨遭挤压,连想来个猛然变大,撑破南奕耳窍,都是奢望。

  倒是鬼火与毒水,南奕略作正视。

  他右手抓着黄娃往旁一丢,以黄娃身躯,接住绿娃鬼火。

  左手则是随意一挥,以冰凰之力生出广寒冰焰,将青娃毒水,冻成冰晶柱子。

  冰晶去势未消,仍旧朝着南奕飞来。

  南奕却伸直左臂抵住冰晶,运使广寒冰焰临时点化性灵之效,将水柱一般的冰晶,化作冰晶毒剑。

  南奕左手握剑,根本不管在他左侧的青娃,而是迅速折回前臂,把剑一松,由右手接剑,接着翻动手腕,直刺黄娃。

  在场七个葫芦娃中,唯有黄娃摧骨之力,最为干扰南奕行动。

  就算他有「全愈」天赋,骨裂之后,亦得花上数息时间复原,不能当真无视。

  南奕毒剑在手,立即追向黄娃。

  黄娃适才被南奕斜着往下甩,于挡住绿娃鬼火后,摔落在地。它勉强支起上半身,摇头晃脑正待站起,却已被南奕一剑穿喉。

  毒剑,实乃毒水之剑。

  于是,鬼火毒水一相汇,猛地炸开,当即将黄娃脑袋炸掉,高高飞起。

  ————

  感谢「无聊无袅」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