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章百卅八 人前显圣人后苦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9章 章百卅八 人前显圣人后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9章 章百卅八 人前显圣人后苦

  第139章章百卅八人前显圣人后苦

  如何一招送走加强版自身复制体?

  当然是字面意思,送走,而非击杀。

  毕竟,黑娃同样有着「全愈」天赋,在黄阶范畴内,南奕也想不出什么招数能一招秒掉黑娃。

  他一拳击出,未尽其功,当即抽身小步退后。

  黑娃则是狞笑不已,身上邪恶凶戾之气息,愈发旺盛。

  它左手燃起惨绿鬼火,右手则是掌心开裂,长出一冰晶毒剑。

  黑娃迈步,正欲教本体如何做人。

  南奕却已从怀里取出一物。

  诡器「乾坤游子」。

  作为一次性诡器,「乾坤游子」使用后,可无视封锁,于当前世界随机传送至百里以外。

  但传送对象,并不局限于自己。

  自知不是加强版复制体对手,南奕根本不和黑娃纠缠。

  他也不去分心盘算值当与否,在将「乾坤游子」脱手掷向黑娃瞬间,选择耗去全身内力,激活诡器。

  黑娃本就与南奕间隔不远,刚刚迈步,未及反应,便已被「乾坤游子」所化流光,裹挟着突然消失。

  南奕并不惦记黑娃随机传送去了哪。

  一来,黑娃是以其肾脏为祭品,召唤生成,并不等同于南奕肾脏。

  二来,黑娃存在,须葫芦女持续供应法力;当其随机传送至百里以外,没了葫芦女法力供应,它存在不了多久时间便该消散,应当闹不出多少动静。

  南奕眼下,只惦记葫芦女。

  他再次猛冲向葫芦女。

  葫芦女此时,正目瞪口呆。

  在南奕被黑娃拦下时,葫芦女一脸嬉笑,甚至准备唱起童谣。

  但它嘴角刚刚勾起,便登时凝固。

  娃呢?

  我那么大一个娃呢?!!

  葫芦女终于惊惶。

  可南奕离它,已不过五步之遥。

  这点距离,根本不足以让葫芦女召唤第二位修士投影。

  南奕三步并作两步,右手张开,直接抓住葫芦女小脸,并在前冲之势下,抓着葫芦女脑袋扣往地面。

  当然,这种物理打击,对诡灵来说意义不大。

  南奕主要还是将法力探入葫芦女体内,制住葫芦女,不叫其运使神通。这也是修士抓住诡灵后的必用手法。

  此时,因南奕右手主要是抓着葫芦女脸蛋上半截,它依旧能开口道:

  “大哥哥,杀了我吧。我等十八年后,再来找你。”

  诡灵,一旦自灵境侵入现世,就等若规则之力化身。除非破掉诡灵凭依之规则,否则无法真正斩杀。

  只要规则之力尚在,强行斩杀,也只是让诡灵于若干年后再行复活。

  此前,南天城武安卒抓住诡灵,都是将诡灵封印镇压于南天塔下。

  但现在,南天塔尚未重建完毕,秉着就算诡灵复活也未必是在楚郡重归的朴素念头,南天城武安卒,都是直接击杀诡灵。

  至于之前为何选择将诡灵封印镇压而不嫌麻烦,则是因封印镇压,目的并不单纯。

  封印镇压,可视作消磨诡灵状态。等诡灵状态极差时,精擅炼器的修士,就可以出手尝试将诡灵炼制为诡器。

  被南奕抓住的葫芦女,于眼下开口求死。

  南奕却并不准备遂其心意。

  他站起身来,改为以左手箍住葫芦女后颈,提着它往外走。

  一直在为南奕压阵的郭来,从不远处出现,与南奕汇合。

  之所以郭来适才并未出手,乃是因所谓压阵,并非单纯看着南奕,防止南奕不敌。

  郭来压阵,其实是在战场不远处,拦住感知到动静而赶来的武安卒。

  如果是修士斗法,武安卒并不会如此轻易被拦住。

  但南奕在与诡灵斗法,有郭来压阵,赶来探查情况的武安卒,也就比较好说话。

  他们跟在郭来身后,与南奕打了照面。

  其中一位,还是南奕认识之人,即武达。

  武达看向南奕,语气略显复杂地感慨赞叹:“南小哥果然天赋异禀,不仅能从凤凰传承灵境大难脱逃,成功复活归来;还能以养气修为,独自擒下诡灵葫芦女。”

  其他武安卒,未必知晓南奕底细。但武达却是清楚,南奕于一月中旬入道,至今不过月余。

  修为已入养气小成倒是好说,可手段强横,远胜寻常养气修士,就只能说是天赋异禀了。

  要知道,当葫芦女召唤出黑娃时,郭来已经忍不住要出手拦下黑娃。

  作为加强版南奕复制体,黑娃便是与蜕凡修士斗法,也不会落在下风。

  却不想,南奕出手果决,竟使诡器直接送走黑娃。而没了黑娃护驾,葫芦女又离南奕不过五步,登时便被南奕擒下。

  等南奕击杀葫芦女,灵性反馈下,南奕道行境界,也就能晋入养气大成。

  同样靠着击杀诡灵,才于近日升至养气大成的武达,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他怀疑,或许下次再见南奕,南奕直接养气圆满,也不是不可能。

  南奕看出了武达复杂心思。

  但他也不好多言,只得连声说着谬赞与侥幸。

  好在武达乃水月仙门修士,运转功法,很快斩去自身复杂心思,恢复冷静,想起正事。

  他沉声开口:“南小哥,你在城中斗法,虽是为了对付诡灵情有可原,但动静不小,该交的罚金,还是得交。”

  罚金,也可以说是洗地费用。

  等南奕离开,武安卒还得负责料理附近百姓之记忆,并连夜修好受斗法波及破坏的地面等。

  南奕一脸讪讪:“不知罚金几何?”

  武达环视一圈,略微估量洗地强度后,说:“就当是恭贺南小哥成功复活,抹去零头,只收十银即可。”

  十银,不算是小数字。

  南奕在武安监兼职行走,须出勤十天,才能有一银元薪资。

  但没办法,为他洗地收拾烂摊子,需要请动不少修士。这类斗法罚金,自然便宜不到哪去。

  只能说,身处凡世,贸然于人前显圣,就得做好事后交罚金的准备。

  南奕略作回忆。

  他之前以「无相纸」摹拓「万法禁行」之效时,曾以八十银元为祭,只给自己留了几枚银元,不足十银。

  但《明报》最近销量不错,只要他找谢北河分个账,交十银罚金倒是没问题。

  南奕请郭来垫交罚金,然后便与武达告辞,提着葫芦女往诚友书店赶。

  搭上了诡器「乾坤游子」与十银罚金,南奕只得设法从葫芦女身上找补。

  这是他与葫芦女之间,需要最后了断之因果。

  ————

  感谢「y豪圣凋枯」打赏3000!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