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章百卌五 任尔用尽千般计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46章 章百卌五 任尔用尽千般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6章 章百卌五 任尔用尽千般计

  第146章章百卌五任尔用尽千般计

  “此贼贩我情报,我欲杀之。”

  武灵界中,南奕幻化出一道光幕,显现杜元甫之模样。

  在遇袭之后,整个三月,南奕都待在诚友书店中,未曾外出。

  但静修期间,南奕却有在武灵界中,与人商讨,安排事宜。

  而武灵界中,除去之前四位源武者外,还有一新人。

  此新人,非是他人,正是南奕引路之人,陶知命。

  他乃跌境修士,曾已筑基自定道途,故而其法力,也非是无相法力。

  按陶知命所言,可称真吾法力。

  然后真气法脉之次序,陶知命自言喜六,遂定为六脉,是曰《六脉真吾经》。

  其真气性质,偏向于加持自身、压制他人,灵活多用。

  当南奕在武灵界中召集源武者时,陶知命亦以神识参会。

  见南奕欲杀杜元甫,陶知命不置可否,只是问道:“此人蜕凡入门修为,你待如何杀之?”

  郭来略迟一息,亦问道:“郎君,可需老朽出手?”

  “不必。”南奕冲郭来摇了摇头,“我出手,是因他贩我情报。即便事后惹出事端,也不怕与人说道。但你散修之身,却是不必卷进来。”

  说完,南奕又看向陶知命:“我以「天子剑」借法燕青云,暗中袭杀,趁其不备,当可斩杀此老贼。”

  一应神通,首重阶秩,再论神效。

  「天子剑」神效再是非凡,也得受阶秩之限。

  虽能借法,却借不得高阶之力。

  当下,「天子剑」尚为黄品中阶,不仅借不得陶知命玄阶神通,亦借不得郭来黄阶上品神通。

  按说,如此限制下,南奕即便借法,也难伤蜕凡修士。

  可「秘魔舍身剑诀」这等舍命爆发之术,一生至多出三剑,只略逊于自爆之威,却是不可按常理视之。

  就算有替命手段,不至于三剑出后直接毙命,也不可小觑。毕竟,替命手段甚为难得。即便当年秘魔剑宗鼎盛时,也少有人成功凝练替命剑胎。

  “燕兄,我强行借法,会伤你法种根基。不过,再过一月,等下枚长生道果孕育出,我便用它来为伱重塑根基。”南奕又看向燕青云,歉然开口。

  燕青云豪爽笑道:“郎君客气。燕某神通,郎君若是有需,大可直取。”

  在旁的郭来,心中却是闪过一丝艳羡。

  直接要他出手袭杀杜元甫,郭来或许还会迟疑数息。

  但若只是提供借法助力,郭来却是求之不得。

  若得长生道果,不仅可以重塑法种根基,还能增补寿元。对陷入寿元困乏窘境的郭来来说,他是当真想要。

  可惜,受限于各自神通阶秩有差,郭来想借,却是借不出。

  “总之,我欲杀此贼。以有心算无心下,当能功成。不过,老贼若死,定会惊动武安监与度厄仙门。届时,还请陶师兄与裴姑娘,为我张目。”

  裴清雪当即应道:“请南郎放心,彼时我定第一时间与家母分说。”

  陶知命则是轻笑:“你只管出手。”

  因情报外泄,便要强杀情报贩子。南奕此举,其实颇为犯忌讳。

  因为,这情报贩子,非是散修,而是度厄仙门之弟子,交友不少。

  但陶知命却颇为满意。

  戒律禁忌之外,莫须有的假规矩,本就该一剑斩之。

  当时间来到四月,临南奕出门前,陶知命又给了南奕一叠符箓,与一件诡器。

  符箓,乃是陶知命亲自绘制,功效强盛,因此只得半日时效的匿息符等,方便南奕悄然接近杜元甫。

  诡器,则是「无相纸」。

  这种无相弟子死后所化诡器,不知为何,陶知命似是攒了许多。

  不过这一次,陶知命已为「无相纸」亲自摹拓一术法神效。

  却是无相仙门九宫术法之一,「无相伏」,有破法反制之效。

  正是:纸上无字迹,万相灵韵合;破法如梦幻,伏魔似天神。

  南奕郑重接过陶知命所赠,于夜深之时,出了诚友书店,直往杜元甫宅院走去。

  他用了匿息、匿形等符箓,不露丝毫踪迹,悄无声息来到杜宅门外。

  然后,一眼「洞真」。

  在杜宅,杜元甫以银元为阵基,布有「闲人免进」、「非礼勿视」之法阵,每隔三日,续上法力以维系。

  法阵效力虽然一般,但一旦有人强行探知或闯入,都会惊动杜元甫,令其察觉有异。

  这一点,南奕也不例外。

  可南奕「洞真」,却非是要探知院中详情,而是以「洞真」特殊视界,搜寻灵光,确定杜元甫方位即可。

  他找准方位,一声不吭,暴起一剑,斩出「秘魔舍身剑」,携摧枯拉朽之势,直指杜元甫。

  当此之时,杜元甫心中一激,猛地睁眼。

  但被人袭杀,失了先手,杜元甫躲闪不及,只得祭起额间金箍。

  这金箍,既是诡器,也是道器。

  度厄仙门,入门功法曰《度厄宝诀》,入门术法,则曰「度厄为宝」。

  其效为:度诡气异力为宝气,化为己用。

  若得诡器,可将收集储存之宝气,侵染诡器,将诡器炼作自身本命道器。

  本命道器,只有正面效果,没有负面效果。

  最重要的是,本命道器,可以替命。

  故而,生死关头,面对威能抵至黄阶极限的「秘魔舍身剑」,杜元甫只得祭起额间金箍。

  金箍大放金光,虽非防御之宝,却毅然迎上秘魔舍身剑,生生吃下舍身剑所有威能,然后轰然炸裂。

  杜元甫登时口喷鲜血。

  道器既曰本命,自是与杜元甫心神相连。

  他以金箍替命,虽免一死,却也同样受伤不浅。

  但杜元甫顾不得受伤,却是运转法力,准备开始反击。

  「度厄为宝」,可度诡气异力为宝气。

  不过,所谓诡异,本质也是规则之力显化。

  某种意义上,规则之力,就是权力。

  而权力,不会消失,只会转移。

  将诡器炼作本命道器,看似不再受诡器代价困扰,实则每时每刻,都在滋长诡异之力。

  当道器破损,被迫蛰伏良久的诡异之力,亦将重见天日,猛地爆发,生出一方诡域。

  诡域环境之恶,非同凡响。

  寻常修士身处诡域,能稳住阵脚,不被诡域勾动着生出异变,已属难得。想要在诡域中继续施术斗法,当真是得冒着身心异化之风险。

  但度厄仙门第二术,是为「清净」。

  「清净」术法,其效有二:一曰异常抗性,二曰自愈恢复。

  是以,度厄弟子置身诡域,虽不至于说是“如鱼得水”,却也称得上是“如履平地”。

  这也是他们,明知本命道器藏有隐患,却不以为意的原因。

  然后,度厄仙门第三术,名唤「度劫为剑」,可借外界诡气异力,施展攻伐神通。

  可以说,这一套下来,属于度厄仙门最为基础,也是最小闭环的术法体系。

  度厄弟子,也最为擅长将周遭环境弄得极为恶劣,然后靠着「清净」之体不惧诡异,来与他人斗法。

  但可惜,南奕「全愈」天赋,与「清净」术法,有着八分相近。

  这诡域,能让寻常修士束手束脚,却被南奕视而不见。

  当杜元甫运转法力,欲使「度劫为剑」时,却见来袭之人,竟顶着诡域侵蚀,欲再次斩出「秘魔舍身剑」。

  杜元甫又惊又恐。

  他当然认得出「秘魔舍身剑」。

  作为民间散修广为流传的术法之一,「秘魔舍身剑」因其威能恐怖,少有人不知。

  但在秘魔剑宗传承断绝后,没了《秘魔种剑真法》,一生至多出三剑的「秘魔舍身剑」,根本就是疯子才会修炼才对!

  杜元甫想不明白,自己怎会招惹此等疯子!

  可生死关头,他也无暇细想,只能拼尽全力,求得一线生机。

  赶在南奕「秘魔舍身剑」将出未出之际,杜元甫再次祭起一诡器。

  之所以杜元甫能抢得这一息时间祭起诡器,则是因南奕两剑之间,实有一顿。

  南奕的第一剑,是其第二次斩出「秘魔舍身剑」,将自身法力抽取一空。

  一剑既出,南奕全身乏力,于再次出剑时,动作难免有所停顿。

  口喷鲜血的杜元甫,抓住这一息间隙,再次祭起一诡器。

  却是他手上玉镯。

  此镯,名唤「镶金运镯」。

  可献祭金银,积累福运,储存于玉镯之中。如果保持每日献祭,或者说每日签到,连签之下,福运积累加成系数会不断提高。

  而其代价,看起来其实不大。无非是断签一日,会损去十日福运积累,且使积累加成系数重置而已。

  可事实上,此诡器不用还好,一旦用了,舍不得沉没成本,就只会越套越深。

  杜元甫之所以会做掮客,暗中贩人情报,正是因为他每日献祭金银,其实十分缺钱。

  但多年财运化作福运积累,一朝使用,却也称得上神效非凡,能使人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比如此刻。

  南奕斩出第二剑,亦是「秘魔舍身剑」第三剑。

  此时,因全身法力已然耗尽,南奕这一剑,只能抽取自身魂魄。

  但抽取魂魄,且是「秘魔舍身剑」一命之中的最后一剑,威能其实更在前一剑之上。

  只要南奕赶在魂魄被彻底抽取,即将毙命前夕,以特意留着没用的真气激活长生道果,借以替命,就能返还魂魄与法力,并白嫖威能恐怖的「秘魔舍身剑」。

  可当杜元甫祭起「镶金运镯」,绽放蒙蒙幽光时,南奕心中一个激灵,却是猛地升起一股恐惧之意。

  会死,真的会死!

  一旦魂魄被抽取一空,就是彻底毙命,无法复活那种!

  南奕心中惊惧,竟下意识地提前激活长生道果以替命。

  虽然法力、魂魄瞬间得归,相当于自身状态重置至全盛时期,但「秘魔舍身剑」,却因施展不全,平白丢了三成威能。

  与此同时,亦有住于附近的修士,察觉有异,悍然出手。

  “大胆贼子,竟敢袭杀仙门弟子!”

  出手修士,乃是蜕凡小成修为。他以攻伐神通直击南奕,却是想着攻敌之必救,逼迫南奕变招回防。

  但南奕心下发狠,却是不管不顾,继续剑斩杜元甫。

  面对来袭术法,他只祭起「无相纸」,激活陶知命摹拓的破法反制之效。

  一道无形波动扩散开,攻势凌厉的术法,登时如烟般消散不见。

  “无相伏?你是无相弟子?不对,你是南奕!”

  庞大福运加身下,杜元甫见状,福至心灵,瞬间叫破南奕身份。

  他就纳闷,哪来的疯子散修,竟以「秘魔舍身剑」找他换命。

  杜元甫行事谨慎,虽做掮客,却也只会向六道阁,即南天城中的情报组织,售卖普通修士之情报。

  这个普通修士,一般指的是藏精期修士。只要修士养气入了门,杜元甫谨慎起见,都不会外泄其情报。

  唯有南奕。

  在南奕拒绝加入度厄书院,选择拜入无相之后,杜元甫没将南奕放在眼里,随手就把南奕「全愈」天赋底细售卖给了六道阁。

  但令杜元甫没想到的是,南奕修行进境之快,竟远超他的预料。

  入道修行方一月,便已逆斩筑基,直入养气小成。

  虽说是借了「无相纸」之力,摹拓「万法禁行」之效,方才成功逆斩筑基。

  可斩了便是斩了,杜元甫得知此事,后悔不已。

  奈何情报早就卖给了六道阁,他悔之晚矣。

  此时此刻,叫破南奕身份的杜元甫,在南奕「秘魔舍身剑」下,只能拼命争得一线生机。

  好在积累十数年的福运,确实神效非凡。

  先是让南奕不慎提前激活长生道果,损上三成威能,接着连使数道术法,妄图挣扎抵挡。

  虽然还是挡不住「秘魔舍身剑」全数威能,却到底使得杜元甫保住性命,只被南奕一剑斩成重伤,奄奄一息。

  但到了此时,除去之前朝南奕出手的修士外,还有不少修士已然赶至。

  不同于之前宫劭化身袭杀南奕,先是筑基之威暗生震撼,又离其他修士颇远,连陶知命都难施援手。

  杜元甫身为度厄书院教书先生,所居宅院,其实与不少书院修士相距不远。

  南奕斩出两剑的功夫,已然惊动众人。

  且南奕已被杜元甫叫破身份,当着众人之面,南奕如果继续出手,只会引起度厄、无相仙门对峙。

  不知南奕有着「长生葫芦」,以为南奕不敢斩出「秘魔舍身剑」第三剑的杜元甫,念及此处,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黑布遮面的南奕,却是根本没将围观众人放在眼里。

  他脸上挂着冷笑,抽取周身法力,灌以必杀之意,再次施展剑诀。

  任尔用尽千般计,我自一剑斩汝命。

  「秘魔舍身剑」,斩!

  ————

  其实有点想请假来着。但想着最好还是不要养成请假习惯,就发了个占位章节,想着占位补回,只要及时,应当也是比请假好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