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章百卌七 背因负果诡灵怨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48章 章百卌七 背因负果诡灵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8章 章百卌七 背因负果诡灵怨

  第148章章百卌七背因负果诡灵怨

  果农咳血倒地,气郁而亡。

  南奕目睹此幕,不禁眉头一挑。

  他倒是看明白了,灵境诡灵,正是这位被道人活活气死的果农。

  但消灭这位诡灵怨念,又该从何说起?

  南奕心中思量,却见眼前场景一变,竟又回到了最初。

  果农推着一车梨在集市叫卖。然后,道人又一次来找他讨梨。

  南奕立即恍然,此间灵境,当是时间循环类型。不管修士是否出手改变剧情,一旦过了半个时辰,就会重置场景。

  且重置之时,还会消耗南奕命力。

  就是不知每次重置,命力消耗是递增还是固定。如果是固定消耗,南奕有着「长生」天赋自发恢复命力,倒是可以陪这灵境耗到地老天荒。

  南奕捋了捋现状,自己以「灵境游」遁入灵境,术法及「洞真」天赋被封印,剩着「全愈」、「长生」、「天子剑」可用。

  至于此间灵境,攻略要求说是消灭诡灵怨念,然后便开始“播放”诡灵生前剧情,且到了半个时辰即会重置场景。

  虽说给了修士充分的自由行动权,却也透着一股怪异。

  诡灵怨念,如何灭之?

  没了「洞真」天赋,南奕略作沉吟,试着先对上道人。

  眼见道人又在以梨核施法,南奕挤出人群,喝骂道:

  “你这妖道,空口白话讨人梨,名为乞讨,实为强索,端的是没脸没皮。这也就罢了,竟还恬不知耻,仗着自身妖术,妄想施法窃梨,慷他人之慨,行强盗之事。”

  道人动作一顿,看向南奕,无甚感情波动地说道:“你这后生,好是糊涂。我这可是在劝人行善,寓教于乐,行圣德之教化也。”

  此言一出,集市中围观路人,也纷纷开始指责南奕怀有自私自利之心,竟污蔑道长圣德教化之本意。

  南奕冷笑。

  「洞真」被封印,使他没了言辞顾虑;又是身处灵境,不必顾忌太多。

  南奕当即痛快骂道:“放你娘的狗屁,买东西不给钱,就知道死皮赖脸白乞讨要。连自身私德都顾不好,还好意思学人玩道德绑架?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个没脸没皮的模样到底有多丑陋!”

  “私德有亏,仗势欺人,大不了就做个真小人。”南奕呸了一声,“结果你丫的倒还喘上了,竟敢说自己是在行圣德教化?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从来只闻严于律己宽于律人,却没听说过仗着妖术把梨偷了,慷他人之慨,完事后竟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劝人行善的无耻小人!”

  “我看啊,就凭你这颠倒黑白的嘴脸,你也别想着当乞儿夺梨了,直接去夺笋吧。山上的笋都要被你给夺完了!”

  南奕一气呵成,骂了个酣畅淋漓。

  而在他对面,身为幻象、面无表情的道人,脸上面皮,竟咔嚓一声裂开了。

  南奕细看,却是道人脸皮裂成数块,正从裂缝中冒出黑气。

  不过道人仍旧坚持着开口道:“我乃孔谦。我孔家,行的便是圣德教化。”

  等到这话说完,冒出无数黑气的道人孔谦,方才举起随身铁铲,猛地削向南奕。

  一边削,他还一边念念有词说:“尔服是不服?”

  南奕哼了一声,知是自个一番嘴炮下,将道人逼入了战斗状态。

  他侧步一闪,避开铁铲,自集市上抽了根扁担,与道人斗起来。

  灵境之中,一应杂物,其实与居民一样,皆是幻物,无法缴获拿到外界去。但若只是在灵境中使用,倒也与真物无差。

  南奕有诸多武者武斗经验在身,即便只是使扁担,也很快将道人压制住。

  毕竟,此间灵境之诡灵,前身只是位凡人果农,即便化诡,也厉害不到哪去。

  南奕三两下,便将道人打得手忙脚乱。

  但道人被南奕引开同时,其他人与事,仍在按“剧本”走着。

  比如梨树还是长了起来,结满香梨;然后其他围观百姓,自发摘下了梨来吃。

  当众人吃完梨,被南奕暴打的道人,突然自体内喷发出浓稠黑气,逼退南奕——

  准确说,其实是南奕没了「洞真」,拿不准黑气底细下,手上一缓,主动退步观望片刻。

  然后,一道冰冷声音,自几乎化作人形黑气的道人口中传出:“圣德教化,让梨于尔,偿命于吾,合。”

  瞬间,其他吃了梨的百姓,纷纷化作黑气,似慢实快地流向道人孔谦。

  融入诸多黑气的道人,气息暴涨,力量与速度也暴增,终于有了些许诡灵该有的样子。

  它抄起铁铲,削向南奕时,称得上是攻势凌厉。外加力道凶猛,让南奕不敢与之硬碰硬。

  但,还是无用。

  南奕已是养气大成修为,又有诸多武斗经验在身,技巧精妙,虽说比最开始棘手一些,但还是以巧破力,成功赶在半个时辰内,挑飞道人手中铁铲,接着持扁担打死道人。

  可道人虽死,灵境却丝毫没有结束的迹象。

  南奕想再找果农聊上几句,却见果农已按照“剧本”,气郁而亡。

  南奕挠了挠头。

  他感觉此间灵境,透着诸多古怪。一时间,却又说不上为何会如此古怪。

  不过,这些古怪之处,总算是让南奕感觉此间灵境,有了些斗智的味道。

  当灵境场景再次重置,南奕先是感应了一番命力消耗。

  如果说上次场景重置消耗命力为一,这一次就是二。只是不知,等到下一次,究竟是三还是四?

  南奕压下心中疑虑,干脆不给剧情推进的时间,也不再嘴炮,直接先手偷袭,一招打死道人。

  这一次,因南奕动作迅速,果农还没来得及按照“剧本”气死。

  南奕来到果农身前,直接问道:“你到底有何怨念?”

  果农看向南奕,初时尚是神色木讷,与其他围观百姓一样,充满着NPC的味道。

  但很快,果农眸里泛出血丝,竟神情癫狂起来,愤然说:“我要杀了孔谦!我整整一年的收成,都被他糟蹋了,没钱可赚,他却写书刊报,说他是在劝人行善。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看见果农癫狂模样,南奕微微一怔。

  旋即,脑中灵光一闪,让南奕意识到自己疏忽之处。

  毫无疑问,果农是此间灵境诡灵之前身。

  但灵境之中,无论道人孔谦,还是其他围观百姓,皆是诡灵幻化之分身,如同曾经南若村灵境中的村民一般。

  基于灵境规则,诡灵分身可以沟通对话,充当提供信息的NPC角色。

  可对话之时,分身始终有着一种木讷感,不像真人。

  但此时,看见果农虽然癫狂、却显生动的表情,南奕猛地反应过来。

  正德九年,是上代离皇在位年号,距今约有十年。

  换言之,真正的道人孔谦,仍旧活在现世。

  而此间灵境中的道人孔谦,实是诡灵分身。

  虽然诡灵怨念在于孔谦,但南奕身在灵境,不管如何暴打灵境孔谦,都只能说是南奕武力打赢诡灵,而非是替诡灵消灭怨念。

  南奕有些无语。

  此间灵境,虽不凶险,却十分阴险。

  本质上,它确实是个斗智而非斗法的灵境。

  因为灵境之中的孔谦,与外来者动手时,并未施展术法以攻敌,全程都是在以铁铲做武器,属于武斗,而非斗法。

  如果外来者被误导,靠着斗法手段,根本解不了此间灵境,只会在不断重置场景中,被命力消耗生生耗死。

  攻略此间灵境,真正难点,只在于如何化解,或消灭诡灵怨念。

  南奕想通此节,顿觉棘手。

  诡灵,因怨而生。

  消灭诡灵怨念,实质上就是抹杀诡灵。

  可此间灵境,看似在形式上有些误导人,其实根本没留斗法的口子,不能强行斩杀诡灵。

  当然,虽说知道大概率不行,但看着眼前神情癫狂,像是诡灵真身意识降临的果农,南奕眯了眯眼,还是选择出手一试,猛地打死果农。

  然后,灵境还是没有结束,在南奕皱眉中走向了第三次场景重置。

  南奕面无表情地略做感知。

  命力消耗为三,是等差数列而非等比数列,姑且是个不算太差的消息。

  南奕换算了一下,每过半个时辰重置场景,这期间,自己「长生」天赋自发恢复命力大约为二。

  虽比寻常修士更能撑,却也不能一直空耗下去。

  必须要尽快找到消灭诡灵怨念的法子,否则,还不如动用「诡马牌」跑路。

  但是,攻略灵境,需要消灭诡灵怨念。

  消灭诡灵怨念,等于抹杀诡灵。

  受限灵境规则,又没法强杀诡灵。

  在这种情况下,南奕最先想到的破局之法,竟是度厄仙门度化洗脑之手段,或许能用来化解诡灵怨念。

  当然,不提南奕瞧不瞧得起此类手段,他本身没有相应手段,也就只是随意一想罢了。

  南奕继续琢磨此间灵境破局的常规解。

  基于「五月司幻」月宰所设限制,灵境任务,必须存在常规解,即理论上任意修士都可以做到的方法才对。

  当然,常规解以外,对某些修士而言,或许存在特定解。比如度化手段之于此间灵境。

  南奕想了许久,绞尽脑汁,甚至等到了第四次场景重置,才在反复分析中,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可能性。

  他又一次找上果农,一字一顿道:“我答应你,替你找到孔谦,并杀掉他为你报仇,在现世。”

  随着南奕最后三个字吐出,果农又一次从木讷转为癫狂,死死看向南奕,声音嘶哑:“答应我,杀掉孔谦。”

  “我答应你。”南奕沉声。

  果农闻言,终于笑了。其笑容,既像是充满绝望的惨笑,又像是心思得逞的阴笑。

  它眸中渗着血泪,笑问道:“你需要什么?”

  南奕知道,诡灵是在问他需要什么性质的诡器。它愿意尽可能地朝特定方向转化诡器。

  但南奕摇了摇头,说:“我只要灵性。”

  他眼下,养气大成修为,有着四十年道行。若能再得十年道行,即可晋入养气圆满。

  担心破境风险,旁人道行圆满后,未必敢立马破境。

  南奕却不一样。

  在强行继承陆少煌「浴火重生」及部分道行后,「全愈」天赋已经升至黄阶上品,对应蜕凡境界。

  有着「全愈」天赋作为底气,只等养气圆满,南奕便可直接破境蜕凡。

  而且,靠着「全愈」,南奕将灵性转化为法力道行的速度,也远胜寻常修士。

  所以,南奕只要灵性。

  果农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笑着笑着,忽然猛地炸裂,化作滚滚黑气涌向南奕。

  这一次,南奕没有躲闪。

  黑气落在他身上,便直接融入了其体内。

  此间灵境,常规解一旦说破,其实十分简单,就是替果农背负怨念,承接因果,誓杀孔谦。

  诡灵,因怨而生。

  绝大部分诡灵,都是怨恨着整个现世生灵。

  但果农,独恨孔谦一人。

  这份恨意与怨愤,即便是在果农死后化诡,也不曾有变。

  可它知道,它只是最为弱小之诡灵,又因为死在郡城之中,很难在对应现世等到展开灵境门户的机会。

  靠它自己,根本无力去寻孔谦报仇。

  所以,只要南奕答应替它背负怨念、承接因果,果农便愿意主动成全南奕。

  当然,灵境规则限制下,就算果农愿意白给,相关任务提示,也只会显示为消灭诡灵之怨念。

  南奕想了很久,始终想不明白如何才能在灵境之中,直接替果农完成心愿,化其怨念。

  直到第四次场景重置,他开始考虑是否动用「诡马牌」,感叹第一次激活「灵境游」就恐怕会以白给收场时,才猛地想到:

  或许,此间灵境,诡灵也想白给。

  当果农自戕,化作黑气融入南奕体内,并在其左手手背上留下梨形印记时,南奕心生感慨:

  此世之灵境,当真是稀奇古怪,没个规律可言。

  下一刻,天旋地转,南奕又一次回到现世。

  他在灵境经历四次场景重置,对应现世过了两个时辰多,已是四月二号的凌晨。

  出现在无人小巷深处的南奕,第一时间激活匿息符、匿形符,快速离开,避免被察觉到灵境波动的武安卒堵上。

  他也没着急赶回诚友书店,而是在离开小巷后,七转八绕,随便又找了处偏僻角落,重新内视感应。

  不出他所料,果农白给所赠灵性,对应道行十年有余,足够让他晋入养气圆满。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