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章百卌九 公冶青天轮回劫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0章 章百卌九 公冶青天轮回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0章 章百卌九 公冶青天轮回劫

  第150章章百卌九公冶青天轮回劫

  霍子良,明面上的身份,最早只是一位散修。

  但他靠着手段玄妙,于南天城中创建了一个情报组织,名六道阁,能轻易探得诸多情报。

  后来,因为霍子良有着魂魄不稳的毛病,须依靠楚家秘传的凝魂丸稳固魂魄根基,他便顺理成章地以六道阁阁主身份,入楚家,成为楚家幕僚。

  当然,说是幕僚,其实就是负责给楚狂生提供情报,让楚狂生对南天城中各世家动静,掌握得更加到位而已。

  楚狂生本身,并不会与霍子良探讨商议。

  在楚狂生眼中,霍子良单纯就是个提供信息情报的工具人,并无实权,亦无需提防。

  可因为年岁相近,楚狂生之子,楚天行,有心事时,倒是喜欢找霍子良倾述,顺带着征询其建议。

  毕竟,楚狂生不需要幕僚发表意见,不等于楚天行也是如此。

  四月一日凌晨,南奕强杀杜元甫,并借助诡器之力,遁入灵境跑路。

  得知此事,旁人且不去说,但楚天行,委实是有些心态崩了。

  楚天行,并不是善妒之人。

  打从一开始,不管是明文监的官员搞小动作,故意让南奕岁考文章于《南天学报》上压他一头;还是新生开课分班时,其他世家子弟暗中拱火,想故意激他与南奕起争执,楚天行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他虽然不喜南奕目无尊卑的平静模样,却也不至于忌恨上南奕。

  即便在南奕靠着「万法禁行」逆斩筑基魔修顾永择后,楚天行已然知晓南奕即是坊市戴猴子面具者,心中亦是较为平静。

  毕竟,修士修行,以修心为重。

  但问题在于,他虽无忌恨之心,却难免生出落差之感。

  尤其是在楚狂生开口,劝他莫与南奕争一时高下时,楚天行心中,竟觉无语凝噎。

  最早,他人拿郡守之子身份说事,说楚天行不如南奕时,楚天行心中平静,不起半点波澜。

  他身为郡守之子,自不会与人一般见识。

  但等大家不再拿楚天行与南奕作比较时,楚天行心中,反而起了疙瘩。

  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在众人眼中,他已经没资格与南奕争高下,甚至,不配做南奕的垫脚石。

  对此,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楚天行,反倒是有些心中失衡。

  不过,又过了数日,南奕身陷凤凰传承灵境,死于其中的消息传出,楚天行顿觉舒泰。

  原来,楚狂生说得对,确实不必跟人争一时快慢与高下。

  可没过几日,竟又传来南奕复活,凭一己之力强杀诡灵葫芦女的消息。

  楚天行麻了。

  他觉得南奕这人简直有毒,忽生忽死的,完全是在搞他心态。

  三月二日,楚天行干脆请假不去上课,在家调节自身道心,不想见到南奕。

  而就在这一天,又传来消息,说有筑基魔修布局算计南奕,以化身入城,欲自爆化身强杀南奕,却未果。

  楚天行开始怀疑人生。

  他忍不住想,这不知姓名的筑基魔修,竟是废物不成?虽然是以化身入城,可你自爆化身,居然还炸不死一个养气修士?

  这也太假了吧!

  想到自己才堪堪养气入门,南奕却已养气大成,甚至还能在筑基魔修化身自爆下继续活蹦乱跳,楚天行着实不知该说啥为好。

  得,继续老老实实调节道心吧。

  怀疑人生的楚天行,干脆又请了几天假。

  但等四月一号,在有人出手拦截的情况下,不过养气大成的南奕,竟能强杀蜕凡入门的杜元甫。

  楚天行得知此事,心态终于崩了。

  大家都是天之骄子,凭啥你就跟开了挂一样,越级战斗如喝水般自然?

  要说南奕道行精进快,有着内功传武下的信力加持,楚天行倒也能理解。

  可你斗法手段竟能越级战斗,强杀蜕凡修士,是不是有点太过不当人子了?

  和南奕比起来,楚天行感觉自己突然就从天之骄子变成了废物。

  他心态崩了,受不了这委屈。

  于是,楚天行带着酒去找霍子良,想来个借酒消愁。

  与此同时,身为修士,楚天行知道自己这样不行,长此以往,道心失衡,必生心魔。

  他想找霍子良寻求建议,看有啥法子,能让他稳住道心,不再被南奕消息牵动心绪。

  听楚天行说完来意,霍子良神态从容道:“依我看来,公子道心失衡,症结其实只在于一点。”

  “哦?”楚天行饮酒一杯,说道,“子良请但说无妨。”

  霍子良审视着楚天行,声音幽幽:“症结在于,公子以为自己与南奕一样,都是天之骄子。所以,眼见南奕勇猛精进,各种显圣,便觉自己差之甚远,妄为天之骄子。”

  霍子良眼神古怪,楚天行被他直勾勾看着,竟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楚天行忍着不适,示意霍子良继续往下说。

  于是,霍子良轻笑道:“可公子,伱当真是天之骄子乎?”

  楚天行猛地怔住。

  他耳边,继续传来霍子良看似在笑,实则全是冷意的无情话语。

  “公子被称作天之骄子,是因为公子年纪虽小,却于入道修行前,已然觉醒天赋神通。虽然公子眼下不过养气入门,可再过数年,楚郡世家年轻一辈,未有能胜过公子者。”

  “但问题在于,为了让公子早早觉醒天赋神通,可是血祭了公子原本的弟弟妹妹,即楚家余下的所有年轻子嗣。”

  饮了酒,又听到霍子良如此话语,楚天行喃喃低语:“弟弟?妹妹?”

  为了保证楚家后裔能在未来镇压郡中各大世家,楚狂生以血祭之术,将所有子嗣的灵根资质,叠加于楚天行一人身上,使其早早觉醒天赋神通——「掐指一算」。

  或者说,「指算」。

  「指算」天赋,看起来简单,只是推演卜算之术。可就无相弟子而言,身怀「指算」天赋,愈到后期,与人斗法之时,便能愈发快速拿下主动权,轻易压着他人打,侵略性十足。

  但血祭之术,对于楚天行来说,终究不是件轻描淡写的小事。

  于是,楚狂生让人,以「水月洗心」之术,暂时封掉了楚天行相关记忆。

  可现在,霍子良却以冷漠口吻,撕扯着这份记忆封印。

  “公子莫不是以为,整个楚郡,诸多世家中,就楚家最为特殊,是独苗单传,连一个凡人子嗣也无吧?”

  楚天行手中酒杯脱落,猛地抱头,痛苦哀嚎:“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霍子良不仅没有住口,反而在话语中,带着一股奇异的韵味波动:“其实,三个弟弟,两个妹妹,都在公子体内好生待着呢。”

  “啊!住口,都给我住口!”楚天行眼眸泛红,头疼欲裂,似乎有好几个人在他脑海中喋喋不休起来。

  霍子良嘴角上扬:“顺带说声,这门血祭之术,也是我献给郡守的。比起郡守当年用的血祭法门,我这门术法以命格入手,血祭血亲以汇总命格、叠加资质之效,更胜三筹不止。”

  “就是有一点不好,碰到六道轮回教教徒,很容易拆解命格,反制其主。对吧,楚公子?”

  不知不觉中,楚天行已停下哀嚎,挂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笑意。

  听见霍子良之问,楚天行笑道:“公冶道友,所言极是。”

  公冶青天,乃霍子良当下魂魄之本名。

  上古末年,公冶青天不敌斗府月宰,险些被斗府月宰打爆。

  但彼时,斗府月宰毕竟入道不久,一时不察,竟叫公冶青天一缕残魂脱逃。

  公冶青天残魂,藏于一戒指之中,辗转流传于后世。

  但大多数时候,其藏身戒指都是被人当做古董收藏,未曾佩戴。

  公冶青天残魂虽不时醒来,却始终未能找到合适的夺舍之机。

  直到数万载后,公冶青天才找到机会,夺舍霍子良,并重新踏上修行之路,成为散修。

  时隔数万载,历经数位月宰证道之时更易天地法则,当今之世的修行法门,已与上古大相径庭。

  至少,凡人不再是修行耗材,居于王朝体系下,平时最多给人提供散逸灵性。

  公冶青天作为散修,不入仙门,居然没法快速精进道行。

  但他道心甚坚,在熟悉后世修行界情况后,立即定下谋划,欲夺走南天城郡守之权。

  于公冶青天眼中,相较上古年间,当今之世,仙门以王朝名义放牧百姓,只是在吃相上斯文许多。

  可究其本质,仍旧是在“畜牧”。

  而论起“畜牧”,六道轮回教以命格畜牧凡人,立意高远,手段精妙,绝胜后世。

  为了自身修行,化作散修的公冶青天,于南天城中,展开布局与谋划。

  原本,他是准备于十年后,即楚狂生将郡守之职传给楚天行时,篡位夺权。

  但托南奕的福,秦家悟道茶会上,公冶青天竟提前修成了「法天道」。

  重掌「法天道」,公冶青天顿时觉得,不必再等十年,强行篡位夺权,亦未尝不可。

  三月一日,被轮回法理波动撩拨后,公冶青天干脆取出了玄阶诡器「人言纸」,顺带问了嘴自己篡位夺权结果。

  「人言纸」答曰:天启四年四月,篡位夺权成功,而后于天启十四年四月十四日,被陶知命剑斩。

  虽说「人言纸」所言,真假混杂。

  可其中,到底是有着最少五成真话。

  对自身极度自信的公冶青天,听了「人言纸」之言,当即决定于四月悍然夺权。

  而赶上楚天行主动送上门,公冶青天更是觉得,天意如此。

  他毫不犹豫,借助当年献给楚狂生的术法后门,将楚天行炼作自身傀儡。

  后续数日,公冶青天暗中行动,先是凭借之前布置的手段,将南天城中近七成凡人,命格摄走,同样炼作自身傀儡。

  ——主要是南天城常住居民,早已被公冶青天暗中做了手脚;而像今年才来南天城的新人,就没有中招。

  然后,他又以六道轮回之「罪人道」法门,炼制「天人五毒」。

  此毒分五种,曰乐声不起、身光忽灭、眼目失瞬、道境不舍、凡水着身,乃以千万凡人罪孽之剧毒,污染修士道心,轻则境界跌落、道果离体,重则道心破碎、真身反噬。

  四月七日,公冶青天趁楚狂生不备,直接给楚狂生来了一发「凡水着身」,使其真身堕入凡尘,法力污浊。

  又有「道境不舍」之毒,扰乱楚狂生道心,蛊惑其抛弃肉身,与道合一。

  楚狂生虽是蜕凡圆满修为,可遭了公冶青天偷袭,身中剧毒,既逢蜕凡真身反噬,又遇道心动摇失守,十成修为使不出三成,竟奈何不得只是蜕凡入门的公冶青天。

  情急之下,略显狼狈的楚狂生,只得唤出郡守法印,欲以郡守权柄催动法印,直接镇压公冶青天。

  他震怒道:“霍子良,尔安敢!”

  但其实,公冶青天等的就是这一刻。

  如果楚狂生不动用郡守法印,就像是电脑不对外联网,公冶青天即便修成了「法天道」,也无力隔空侵入其中。

  可一旦郡守法印被催动,凭借郡守权柄调动南天城的人道气运之时,公冶青天立即以自身心神,侵入人道气运。

  人道气运,顾名思义,乃是因人而成,为人心向背之体现。

  而此时此刻,南天城近七成凡人,都已被公冶青天炼作傀儡。论及人心向背,他只会在楚狂生之上!

  刹那间,催动郡守法印,正欲发狠的楚狂生,察觉到异常,脸上表情,竟从震怒转为惊恐:“霍子良?这怎会,怎会如此?”

  “楚大人,你不过是凭借官身权柄催动郡守法印罢了。你既不解其理,自然也不会理解,我是如何做到的。”

  公冶青天侵入人道气运,一边夺取郡守权柄,一边从容发声。

  他虽在楚狂生适才反击下嘴角溢血,双眸却好似在发光,炯炯有神。

  此时此刻,他已然看到了自己得道之机。

  后世修士讲究吃相,放牧百姓,也只采人散逸灵性。

  可公冶青天却不同。

  面对犹如庞然大物的仙门正道,他虽无法在后世,仿上古四明城,再造轮回池。

  但直接炼化南天城,吞噬一城百姓,并窃取楚郡一郡之气运,却足以令公冶青天,直入玄阶上品,即元神期。

  毕竟,其他人或许存在破境困扰,而他,只需要有足够底蕴,便可快速恢复修为。

  至于「人言纸」所说,天启十四年,他炼化南天城后,陶知命会直接筑基,将他剑斩。

  这话,公冶青天却是不信。

  姑且不说他炼化南天城要不了十年,就算陶知命筑基,他元神修为,还能怕了筑基修士不成?

  不过,就在公冶青天夺取郡守权柄之时,一道剑光自诚友书店处暴起,骤然冲天。

  “霍子良,我等你很久了。”

  ————

  公冶青天背景剧情,取自朋友作品《诡妖禁忌仙》,姑且算是搞了个联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