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章百五七 蜕凡真身白嫖客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8章 章百五七 蜕凡真身白嫖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8章 章百五七 蜕凡真身白嫖客

  第158章章百五七蜕凡真身白嫖客

  仍旧只是蜕凡修士的南奕,还未摸到筑基的边,连仙门内门都进不去。

  不论斗府月宰是否是穿越者,暂时来说,此事都与他无关。

  南奕盘点完收获,准备接引源气,将体内储存的人道气运,尽快转化为实力。

  诚友书店交由无法正常修行的宋忠看着,南奕与郭来,赶去城南集市,进入之前为南奕所破的果农灵境。

  郡城之内人气旺盛,按理来说,并不会展开灵境门户。

  南奕此前,也是靠着「灵境游」直接传送,未曾走门户进出。

  但眼下,南天城龙气法禁已破,又死去了七成百姓,却使得城中展开不少灵境门户。

  一般说来,城池区域对应灵境,多为凡人怨念所化诡灵,实力较差,属于诡灵当中的软柿子,不难对付。

  在南天城局势稳定下来后,不少修士,干脆跑去攻略灵境。

  南奕无心挑软柿子捏,只想尽快炼化体内储存之气运,便去了集市区域果农灵境。

  果农灵境面积不大,属于微型灵境。在被人彻底攻略,化作元灵境之后,其维系时间不足一旬。

  不过,用来修炼却也足矣。

  毕竟,灵境之中,修行一日,可抵现世数日之功;更别提南奕「全愈」天赋在身,不必反复筛选,于源气接引之时颇为豪放。

  约莫过了两日余,南奕将体内临时储存之人道气运,炼化完毕。

  至此,他便有了七十年道行,正式蜕凡小成。

  而蜕凡小成,可以初步凝结蜕凡真身。

  蜕凡真身,本质上来说,可以视作修士道基,是修士心证之真身,体现着修士对自身道途之认知。

  而道途,由两部分构成。

  一曰道途所向,即修行方向;二曰道途架构,即自身技能体系构筑。

  然后,因为蜕凡真身可以最大限度发挥术法神通之威能,亦可视作战斗状态。

  但蜕凡真身关乎道基,不到万不得已时,寻常斗法,轻易不会展开。

  南奕晋入蜕凡小成,顺势凝结蜕凡真身。

  作为心证之真身,凝结环节可谓水到渠成,并未出现波澜。

  可凝结之后,南奕沉默了。

  由于暂未想清楚道途所向,南奕当下凝结之真身,主要源于他对自身术法神通之认知。

  而在南奕心中,对于无相仙门功法特性,他一直习惯性称为复制粘贴。

  是以,当他凝结蜕凡真身,心证之相,亦受前世认知影响。

  首先,头颅化作立方之形,就像是前世台式机早期模样;双眸亦变作摄像头,浑圆而深邃,十分「洞真」。

  其次,头顶长出一根天线,如剑之形,对应「天子剑」。

  然后,双臂覆甲,因颜色深浅不一,竟将甲壳分作若干田字格方块;方块之上生出纹路,虽非前世键盘所印字母,却也一一对应大离文字常见偏旁或笔划。

  两臂遥相呼应,一曰复制,二曰粘贴,正是无相仙门基础术法,「无相为相」,以及「无相妙法」。

  最后,双足化作爪形,直插入地,就像是前世电脑插头。

  一者曰「长生」,保持静止,即可自发涌现生机于体内。

  二者曰「全愈」,须主动激活,令自身保持全愈状态。

  再加上肤色变化,展开蜕凡真身后,南奕不像寻常修士多为兽化之形,而更像是机械之人。

  若只看南奕真身模样,他说不定会被人误会为造化仙门之修士,拜冬令造化赛博月宰。

  当然,随着认知变化、道途调整,蜕凡真身亦会不断变化模样。直到破境筑基,才会彻底定下蜕凡真身。

  不过,筑基之后,蜕凡真身,也就成了道身,不再冠以蜕凡之名。

  言归正传,南奕蜕凡真身,模样虽然古怪了些,但确实更能发挥术法神通之威能。

  他本是顺势凝结蜕凡真身,想看看自己心证之真身,会是何许模样。

  但发现自己变作机械人时,南奕头顶天线,竟微微一动。

  却是突然发现,「天子剑」的聚众加持之力,竟有着两个去向。

  按理来说,作为传武源头,源自所有奕武者的聚众加持之力,当如百川东流海,只流向南奕才对。

  但眼下,聚众加持之力,明明有着两个去向不说,却无分流截流之感。

  若是有人开了条口子,想尝试偷偷截取南奕加持之力,其实很难逃过南奕感知。

  毕竟,「洞真」在身,若自身状态不佳,南奕很快即能察觉。

  唯有如此时这般,非是分流截取,而是镜像对应,方能逃过「洞真」自省自查,直到南奕凝结蜕凡真身才有所察觉。

  他心中动念,很快想起了黑娃,即诡灵葫芦女曾经召唤的道兵,黑暗葫芦娃。

  彼时,察觉到黑娃相当于加强版自身复制体,南奕十分果决,直接用去一次性诡器「乾坤游子」,将黑娃随机传送走。

  正常来说,作为道兵召唤物,失了葫芦女供应法力,黑娃将很快消散。

  但作为南奕的加强版复制体,靠着「天子剑」内力真气之加持,黑娃竟强撑着滞留现世。

  虽然,因为真气神异不如法力之百一,黑娃须得陷入沉睡,结合「长生」天赋,才能在现世勉强维系存在。

  但它,确实成功苟住了。

  甚至于,因为沉睡之中不断运转真气,并本能探寻着更高效、更显神异的真气运行之法,即与「长生」天赋相结合,求生本能刺激下,黑娃竟成功开创了一门真气武道之功法。

  这门功法,有些像金老爷子小说中,天山童姥所修《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为道家长生秘籍,可孕育无数生机,返老还童不在话下。

  ——金老爷子连载时,此功名为《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后续修订,改称《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

  此外,黑娃运转此功,随着真气流转,其身上原本邪恶凶戾之气息,渐渐消散,生出几分中正平和不说,还变得越来越像生灵。

  只要给黑娃一年时间,它就能从道兵召唤物,变得无限接近生灵。

  届时,黑娃不必沉睡,靠着一身真气,即可支撑自己逗留现世。

  可惜的是,南奕进步迅速,不过月余时间,即从养气小成,晋至蜕凡小成,初步凝结蜕凡真身。

  然后,察觉有异,进而得知黑娃仍旧未曾消散。

  南奕感应了一番,黑娃距他百里开外具体多远,还不好说。但所在方向,却能确定。

  而好巧不巧,黑娃所在方向,竟与南山县偏差不大。

  南奕顿时考虑,是否要去找找黑娃,并顺势回趟南山县。

  准确说,南奕其实是在顾虑。

  顾虑永恒明火教魔修,如宫劭之流,仍旧逗留于附近。

  理论上来说,在南天城轮回之劫时,如有永恒明火教魔修逗留楚郡,都应该会来南天城打一转。

  既然陶知命之前只逼出宫劭一人,便说明宫劭之外,应该是没了其他筑基魔修。

  在南天城,陶知命隐于暗中,宫劭多半不会再出手。

  可南奕要是离得太远,难保宫劭不会再次出手。

  南奕想了想,收回蜕凡真身,干脆取出「人言纸」,问道:“你说,要是我去趟南山县,宫劭会不会出手袭击我?”

  【???】

  「人言纸」上浮现出三个问号。

  【与你自身有关联之事,莫来问我。】

  「人言纸」十分忧郁。

  它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给器主透露未来消息,然后在关键情报上掺假,坑死器主。

  比如公冶青天,它其实早就知道,公冶青天会在篡位夺权成功后,被陶知命强行拖入道争幻境。

  然后,陶知命会在天启四年四月十四日筑基成功,彻底消化公冶青天法天之道,绝其复活之机。

  对此,「人言纸」只略微加了一个字,将公冶青天身陨时间,说成天启十四年。

  对于天启十四年之说,公冶青天听得出「人言纸」是在掺假。

  但他以为「人言纸」整个后半句话都是假话,却不想,「人言纸」这次,只多加了一个“十”字,改天启四年为天启十四年。

  对于陶知命,公冶青天并非没有提防。

  他在楚府特意布置有护山阵法,就是为了防备陶知命,给自己争取炼化人道气运的时间。

  只是公冶青天没有想到,陶知命手段特殊,不仅掐着他刚刚篡位夺权成功的时间,还能将他强行隔空拖入道争幻境。

  其实,公冶青天也有向「人言纸」提问,问询陶知命具体手段。

  但「人言纸」非说陶知命等同玄阶修士,须得提供玄阶修士的人皮纸才肯回答。

  公冶青天给不出,只好作罢,改为按照常理,布置护山阵法来防备陶知命。

  在其乾坤戒中,剩三件诡器及二十三金元,看似不少。但就公冶青天身份来说,其实并不算多。

  之所以不多,也是因为公冶青天为了布置护山阵法,耗去不少家当换取材料。

  这护山阵法,虽是微型规模,却也不是黄阶修士所能打破——陶知命剑破护山阵法时,是在公冶青天死后,且自个半只脚踏进玄阶,施展道法,方能一剑斩破无人主持之阵法。

  总之,用护山阵法来防备陶知命,正常来说,应是绰绰有余。

  奈何,公冶青天不知自己早已落入陶知命算计,终是就此身陨道消。

  只不过,故意掺假情报坑死公冶青天的「人言纸」,没想到它会落入南奕之手。

  它看不清南奕身上的未来命数,就很难在事关南奕生死的情报上掺假。

  看不到坑死南奕之希望,又在前两天被南奕威胁,「人言纸」十分忧郁,闷闷不乐。

  见状,南奕沉吟一番,重新问道:“若我想去南山县,除等待陶师兄筑基功成外,南天城眼下,可有法子,或可保我不受宫劭威胁?”

  「人言纸」懒洋洋地写道:

  【一张纸,黄阶上品,谢绝赊欠。】

  第一天,就当是跟了新主人,开业酬宾,让南奕见识其功效,允许南奕白嫖。

  但在证明自身效用后,「人言纸」宁可被毁去,也绝不让南奕白嫖。

  毕竟,于它而言,一直被白嫖,等同于慢性自毁。

  “不能赊欠?”南奕挑眉。

  【在你出手大方之前,信誉不足,谢绝赊欠。】

  南奕暗思:既敢明码标价,便说明城中此时,确有相应之法。

  他深吸一口气,法力一振,主动将自身皮肤剥下。

  然后,他一边催动「全愈」,一边拎着自己的人皮,凑到「人言纸」跟前。

  “给,新鲜出炉的人皮纸,黄阶上品,货真价实。”

  「人言纸」懵了。

  它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吸收人皮纸,而是显现字迹:【至于么?伱就不能找个修士下手?就算你不想滥伤无辜,也可以找品行不端的散修。最近几日,趁乱搜刮钱财,乃至暗中作恶的散修,绝不在少数。】

  「人言纸」字里行间,有着一股隐约的蛊惑之意。

  南奕却只是冷笑:「你在教我做事?」

  诡器可用,却不可为诡器所用。

  反正他有「全愈」天赋,只要压制住痛觉神经,不管剥皮、取肾还是挖心,都只是看着揪心,实则根本不痛。

  与其费心去找他人麻烦,不如直接从自个身上取材,又省心又方便。

  「人言纸」无话可说。

  不知为何,默默吸收掉南奕之皮的「人言纸」,感觉自己像是仍旧在被南奕白嫖。

  【去找无相仙门魏无涯,即藏经阁扫地那位。他身怀玄阶诡器,若只是去南山县附近,或者说不超过南天城一百五十里,皆能护你一时周全。】

  只要能护一时周全,就能等到陶知命救援。

  而能撑到陶知命及时救援的活动范围,约莫在南天城一百五十里以内。

  当然,考虑到「人言纸」可能掺假,对它所说极限距离,不可当真相信。

  不过,只要不是极限距离,若能请动魏无涯,稍作估算,还是能保证百里左右的人身安全。

  所以接下来,就看黑娃藏身之所,离南天城究竟有多少里,以及能否成功请动魏无涯。

  念及此,南奕将「人言纸」重新封印、贴身收好。

  他让郭来趁着灵境尚存,抓紧时间继续修行,然后独自赶去无相书院。

  ————

  马上开第二卷了,配角名不够用啊,大家可以在书友圈角色楼留马甲人设卡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