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章百五九 隔空交手恩与仇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60章 章百五九 隔空交手恩与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0章 章百五九 隔空交手恩与仇

  第160章章百五九隔空交手恩与仇

  “奕不才,愿为魏师兄代守‘闭口’戒律,以此为约,请得魏师兄随我同行,护我周全;等事后归来,奕再接着为师兄代守‘扫地’戒律。”

  听闻南奕此言,李太华微微动容,生出几分讶意。

  “闭口”倒也罢了,若是潜心闭关,其实无甚影响。主要是“扫地”戒律,守戒之时,会妨碍修行。

  不过,李太华转念,很快想到南奕麾下奕武者众多,可以替南奕分担病灾。

  至于魏无涯,虽在“闭口”戒律下神情淡漠,但就凭他视线一直盯着南奕不肯动,便知其已然动心。

  毕竟,若有人愿意接手病灾,代为守戒,魏无涯当然是求之不得。

  病灾转劫,要么是由其他修士主动发起请求,代为背负戒律;要么便是顺着气机、因果之关联,往外转劫,且不叫对方生出抵触。

  南奕从容说道:“病字灾厄,师兄独自修行,或是不好找人分担。但师弟我这,当是有法化解。”

  “是以,我愿代守戒律,换得师兄助力。”南奕抬起右手,“若师兄答应,与我击掌而誓即可。”

  魏无涯左手拿着扫把继续扫地,右手则毫不停顿地抬起,与南奕击掌。

  “接过师兄‘闭口’之病后,还请师兄候我一日。待我化去此病灾,再行出发。”

  魏无涯点头,以右手捏住南奕手腕,探出法力。

  待两人法力相连、气机相通,魏无涯心中一动,登时便将“闭口”之病传予南奕。

  待病灾转劫完毕,魏无涯长叹一声,满是感慨。

  整整十八年不发一言,魏无涯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说。

  但最终,他只长叹一声,将十八年来的心绪变化,一声叹尽。

  在修行界,有一句类似于“玩火者必自焚”的俗语,叫作:依仗诡器,必将受制于诡器。

  如魏无涯,便是被「明镜台」代价,逼至此般地步,荒废修行,乃至于影响道心,显现白发老者之面相。

  但是,诡器神异,又很难搁置不用。

  甚至于,魏无涯当年若不是仰仗「明镜台」,展开明镜法域以保命,怕是早就身陨道消,连想荒废修行都没这机会。

  只能说,很多时候,成也诡器,败也诡器。

  在魏无涯一声长叹时,南奕无心细品其意。他只默不作声地内视己身,看“闭口”戒律尚需守戒多久——约莫九年半,即三千四百天左右。

  对寻常修士而言,守戒九年半,需要老老实实地磨时间。

  但对南奕来说,身为奕武源头,自可将病字灾厄,转给一众奕武者。

  病灾转劫,不可叫对方生出抵触之意。

  然而,南奕「天子剑」天赋,对麾下奕武者,于一定程度上有着生杀予夺之权。

  南奕若是转劫病灾,却是不容麾下奕武者拒绝——除非,他们自废武种、自废内功。

  当然,南奕不是暴君,并不会专断独行,当真不管不顾地强行转劫病灾,逼迫麾下奕武者二选一——

  或以奕武者之身,代守戒律;或自废武种,退回病灾。

  南奕灵活转劫,直接展开精细化操作,将“闭口”之病,一点一点地转给正在睡觉的若干奕武者。

  此病,实是除动作以外,无法向他人表露心意,即将言语及情绪表露彻底遏制。

  但对入睡之人来说,本就不需要“开口”出声。

  南奕如此转劫,说不定还能叫某些爱打呼噜的汉子,于今夜止住呼噜。

  再者,睡梦之中的奕武者,察觉不到代为守戒之事,自也不会为此生气。

  最后,守戒九年半,不过三千四百日。

  若找三千四百人,每人只需守戒一日。

  若找六千八百人,每人只需守戒半日。

  而时至今日,在燕青云等人传武下,两月过去,楚郡奕武者总数已愈两万。

  这还是南奕卡着传武门槛,需奕武者按内力修炼进度,依次解锁三枚武种之分发权。

  他若不设门槛,每位奕武者皆能快速传武,当下奕武者总数,起码再翻两番。

  总之,南奕就在藏经阁三楼打坐一夜,灵活转劫,便于不知不觉中,将“闭口”之病全数化解完。

  南奕找到仍在藏经阁一楼扫地的魏无涯,笑道:“魏师兄,请?”

  魏无涯神色略显复杂。

  同样是不得不守戒,他不眠不休扫了十八年的地,仍旧还得再扫九年半,才算是化解“扫地”之病。

  可“闭口”之病转给南奕,南奕只花一夜时间,便将此病全数化解完。

  只能说,目睹此幕后,魏无涯竟感到无话可说。

  当然,南奕开创内功武道,继而折腾出奕武者,实与教派雏形相仿。

  虽然眼下没出什么变故,但越往后走,南奕奕武之教,便越发容易引来争执。

  届时,若等奕武者开始被人针对,有的是麻烦需要南奕处理。

  所以,魏无涯虽有几分艳羡,却也不会太过失态。

  “师弟若是准备妥当,前面带路即可。”

  魏无涯每日在藏经阁扫地,亦有守护藏经阁之职。

  不过十八年不眠不休下,魏无涯若只请个几天假,自无不可。

  毕竟,在陶知命隐于暗中时,只须请上几位同门帮忙看守,一样能护住藏经阁周全。

  魏无涯遂跟着南奕,走出无相书院。

  此时的南天城,基本上可称空城。

  对此空城之成因,修缮记忆后的官方说法,最终商定为霍子良,即公冶青天夺舍之人,于城中投毒,害人无数,丧尽天良。

  不少凡人百姓,即便是在水月弟子修缮记忆后,亦是马不停蹄地直往周边县城赶去。

  到最后,当下仍旧逗留南天城中的人,基本都是修士。

  其中,郡府修士,是要等待离皇天使赶至。

  楚郡发生如此大乱,连郡城都成了空城,一口气死伤七成百姓,肯定会惊动离京。

  不过路途遥远,就算离皇第一时间派遣天使,也得候上几天,才能赶至楚郡一看究竟。

  书院修士,则是聚在各自书院,看守书院收容之诡器。

  若是书院鼎盛时,即书院夫子与若干先生皆在书院,大可直接搬离藏经阁。

  但当下人手紧张,为免出现意外,书院修士只得暂时守在院中,等郡府修士接待完天使后,再一起撤离,搬至郡城新址。

  至于散修,在陶知命稳住南天城局势后,基本都不见了踪影。

  南奕没有官身,不是郡府修士,不必留在南天城中等候天使,便领着众人赶向南山县。

  ——只裴清雪,作为裴家修士,继续留在南天城中,陪着其母等待离皇天使。

  剩下宋忠一家,以及郭来、谢北河,还有魏无涯,则一道南下。

  因为有凡人,魏无涯也就没有继续扫地——其“扫地”戒律,只要求时刻保持清洁之举,并非当真是要一直扫地。

  魏无涯拿了张帕子,改扫地为擦拭,全程边走边不断擦拭铁球。

  然后宋忠之父宋玉书,则是有些茫然。

  年初才从南山县迁至南天城。

  结果,不过三月时间,南天城竟没了。

  在出城后,近日方知修行界存在的宋玉书,回望了一眼南天城城门,神色复杂,长叹道:

  青石古灰尘垢伏,南天城阙蜃楼悬。

  昔时繁闹如梦醒,今岁寥萧似坠渊。

  低语凄骸离恨别,孤声只影渐辞边。

  浮生偷得半身命,吹去狼烟几度迁。

  …………

  黑娃所在,离南天城约莫百十里,且与南山县,方向相近。

  南奕先是赶至南山县,令宋玉书等人于县中歇脚,接着与魏无涯一道,赶去寻黑娃。

  一路上,南奕不时展开蜕凡真身,借以感应黑娃所在方位,继而偏移些许角度赶路,并不直往黑娃所在。

  他这么做,是故意绕路,防备魔修顺着他前行方向,提前找到黑娃。

  而暗中,也确实有魔修宫劭,窥探南奕。

  在顾永择与陆少煌先后折戟,且有缉罪司修士路过南天城,暗中围杀之后,永恒明火教的修士,基本都散了。

  纵使远隔数万里的教主,于事后再次传下法谕,说明尊所求火种,正是南奕,也无济于事。

  因为永恒明火教修士,并非当真盲信明尊。

  身为修士,他们基本都是冲着「永恒明火诀」洗点之效,方才聚在一起,冠以教派之名。

  可以说,永恒明火教从上到下,包括明尊,都属于合作关系,以势交,以利合。

  明尊想要下面的修士献祭南奕,也得许诺献祭之后,可擢升献祭者就祭师位,直入地阶。

  这种条件,自然打动不了地阶修士,甚至未必能让玄阶上品修士动心。

  只有玄阶中下品修士,或会冲着省去千年苦功,心生贪念。

  但在知道明尊所求火种,非是异火之种,而是南奕后,这些魔修,基本都果断放弃。

  因为,异火之种,尚可布局夺之。

  修士做火种,却难拿下。

  不提南奕可以躲在龙气法禁中闭门不出,便是当真掳走了南奕,若南奕性子刚烈,亦可直接自爆,叫魔修算盘落空。

  所以,在永恒明火教教主追发法谕,明确南奕即是火种后,一众魔修,反而淡了心思,不再赶来楚郡。

  只余宫劭一人,仍在暗中关注南奕。

  因为宫劭并未在凡世留有产业经营,不需要回返来处,便干脆留在了楚郡。

  但在认出魏无涯后,宫劭藏身暗中,并未出手。

  前些时日,有五位蜕凡散修联手闯进无相书院,欲趁乱夺宝。

  却不想,魏无涯动用诡器「明镜台」,直接斩杀三人,只剩两人仓惶逃走。

  宫劭目睹此幕,知道魏无涯身怀玄阶诡器,自不会轻易出手。

  他又看出南奕,似是在寻觅某物。

  于是,宫劭仗着脚力,直接赶在南奕之前,神识来回探查。

  却一无所获。

  宫劭本道是南奕所寻之物,距离尚远。

  结果,他神识远看,发现南奕竟是在故意绕路。

  宫劭啧了一声,知道南奕定是在暗中防备他,也就不再折腾,只暗中盯着南奕。

  然后,兜兜转转,绕圈许久,南奕终于找到了黑娃。

  黑娃靠在树旁,蜷缩沉睡,被落叶与杂草遮蔽身形。

  即便南奕出现在黑娃身旁,黑娃也依旧在沉睡。

  宫劭暗中关注,以神识遥遥感应,竟有些没认出黑娃跟脚。感觉黑娃既像道兵,又像生灵。

  不过,看到黑娃与南奕相仿之面貌,便知黑娃定是与南奕有关。

  宫劭不再犹豫,立即隔空出手,施法袭向南奕。

  宫劭知道,他其实伤不了南奕。

  南奕谋而后动,特意请了魏无涯防备于他,就注定他难建寸功。

  但没关系,伤不了南奕,也要恶心一下南奕。

  宫劭隔空出手,不仅逼得魏无涯动用「明镜台」,展开明镜法域,更是惊醒了黑娃。

  宫劭见状,登时心中舒畅,一解适才竟被南奕故意行入歧途给晃点住的郁闷之意。

  魏无涯不过黄阶修士,虽能驭使玄阶诡器,却易反受其制。

  宫劭出手,迫使魏无涯不得不动用诡器,只为恶心南奕,让南奕亏欠魏无涯几分。

  可惜,宫劭不知「明镜台」代价乃是病字灾厄。

  南奕只需事后替魏无涯代为守戒,让魏无涯自“闭口”、“扫地”戒律中解脱,不仅不会亏欠魏无涯,反倒会叫魏无涯倒欠他人情。

  不过,宫劭出手,将陶知命引来救场,倒是确实会让南奕,欠上几分陶知命恩情。

  好在,这种救场,对陶知命来说只算是举手之劳,不会让南奕欠下天大人情,也就不至于叫两人陷入恩大反成仇的境地。

  南奕与陶知命,也十分默契。

  南奕给出一道真气法脉,交予陶知命,不再过问,就相当于分出部分真气武道之股权,投桃报李。

  待得日后,南奕将真气武道推演至玄阶乃至地阶层次,亦能叫陶知命分润好处。

  当然,这是后话。于陶知命而言,暂时只算是信手落子,看好南奕未来之成就。

  说回眼下,宫劭故意出手袭杀。

  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奈何不了明镜法域,便算着时间,赶在陶知命抵达前,果断溜走。

  这一次,宫劭亦是彻底离去,不再逗留于楚郡。

  之前,南奕只是养气修士,宫劭还想着,或可设法掳走南奕,献祭给明尊。

  但见了南奕临机应变之果决,宫劭暗叹此子心性超绝、恐怖如斯,便想着舍弃化身,趁早打杀南奕。

  结果,化身自爆,竟也没成。

  此番见得南奕修为晋入蜕凡小成,知南奕进境迅速,又性格稳重,恐再难找到机会击杀南奕,宫劭干脆就此远去。

  反正天大地大,他又一直没以本来面目露面,自忖南奕猜不出他跟脚,不会在未来再遇,干脆收手。

  毕竟,代有天之骄子出,犯不着他来扼杀天骄。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