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章百六一 衣锦还乡南山宴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62章 章百六一 衣锦还乡南山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2章 章百六一 衣锦还乡南山宴

  第162章章百六一衣锦还乡南山宴

  南奕蹙眉。他在想天使为何会点名道姓地找他。

  天使来楚,召他觐见,当是离皇已知他存在。

  所以,是永恒明火教袭扰南天城后,楚狂生上报内功武道之事,有了后续?

  南奕心里一寻摸,大约有了些猜测。

  不过,告知南奕天使已至南天城后,陶知命微微一笑,忽地消散。

  嗯?

  南奕微微错愕,意识到适才所见陶知命,竟只是化身。

  陶知命此举,倒是正常。

  他正在破境筑基,在魏无涯陪同南奕的情况下,猜得到宫劭不会久战,只派化身前来,足矣。

  南奕错愕,主要是在于,他竟没认出适才所见乃是化身。

  虽然他没仔细观察,但「洞真」被动解析之效,也不至于认不出才对。

  可他确实没有认出。这意味着,要么,是陶知命将诡器「诚神镜」,从黄阶上品升至玄阶;要么是陶知命本体实力,远胜南奕,即便只是半只脚踏入玄阶,也能令南奕难辨其化身。

  南奕心中凛然。

  他意识到,陶知命之所以当着他的面消散化身,其实是在委婉提醒,即便他眼下已然晋入蜕凡小成,也莫因此骄傲自满、自视甚高。

  在陶知命看来,南奕不等他筑基功成,便迫不及待地请动魏无涯随行陪护,早早来寻裘长生,略显鲁莽。

  纵使南奕可能是找「人言纸」问过情报,纵使南奕是不想太过依赖陶知命,陶知命都觉得,南奕此举,看似只是略显鲁莽,实则是过于骄矜,过于信任自身判断。

  在道争幻境中,南奕主动催使「洞真」,以「洞真」玄阶神效,配合「天子剑」与「无相合」,将百姓命格,强行自公冶青天手中夺回,瓦解公冶青天法天之道。

  彼时,虽然陶知命与南奕,一在城南一在城北,陶知命没能亲眼见到南奕催使「洞真」。

  但陶知命略一动念,很快意识到南奕有着可与「无相真解」相融的天赋神通。

  否则,仅凭「天子剑」与「无相合」,南奕破不了公冶青天法天之道,夺不回百姓命格才对。

  虽然陶知命心中已有猜测,但既然南奕没说,陶知命也就不好提起这茬。

  见南奕似是过于信任自身判断,陶知命便故意使化身来寻南奕,在南奕眼前,玩了个化身当场消散。

  南奕见状,品出陶知命的言外之意,顿时默然。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与裘长生、魏无涯两人,开始回返南山县。

  此时,月华已起,与日光交织,开始渐渐滋生灰雾。

  不过,南奕来时,是防备宫劭,在故意绕路。回返南山县,他不必绕路,倒是费不了多长时间。

  赶在灰雾弥天,即夜深之前,南奕三人翻过城墙,成功回了南山县。

  南奕本以为,宋忠等人,或许会在客栈暂歇。毕竟,谢北河还在南山县内留有房舍,可宋家一家,之前却是卖掉宋府宅院去的郡城。

  此番回返南山县,宋家上下,也只得在客栈暂歇。

  结果,南奕神识一扫,发现除郭来与燕青云以外,宋忠等人,竟似在酒楼之中等他归来,甚至未曾开宴。

  他再仔细一看,发现酒楼宴桌之上,还有南山知县毕胜克。

  原来,宋府一家回返南山县,进城不久,消息便传到了毕胜克耳中。

  而此时,毕胜克已然知晓南天城几近城灭之事。

  在轮回之劫后,按照武安监商定后的官面说辞,南天书行由几位修士亲自跑腿,制作最新一期《南天民报》印模,并赶至附近县城,安排驿马,紧急分送至各地书行自行刊印。

  在南山县,书行执事费进印完《南天民报》,直接将最新一期民报售价,上调十五倍,从二十文一期,改为三铜元一期。

  这一调价,普通百姓不愿花钱购买,富贵人家,却是第一时间买下。

  然后便见,《南天民报》临时停刊,复刊时间待定。以及,贼子霍子良,于南天城投毒,毒害百姓无数;郡府正在全力料理此事后续。

  字越少,事越大。

  买报之人,全都懵了。

  无数?究竟是死了多少人,才能不加掩饰地直接说“无数”?

  难不成,死伤无数,直接郡城都没了?

  而且,相较于寻常富贵人家,南山知县毕胜克,知晓修行界存在。

  他经验丰富,一看报纸,便知道郡城此案,定是与修士有关。

  再次感慨了一番修行之路太过凶险,毕胜克觉得,自己当年没有选择接引源炁赌命,未必不是明智之举。

  显然,毕胜克此时,已然忘了他曾经得知南奕觉醒有天赋神通时的艳羡之意。

  然后,在买报之后,毕胜克一直在等待郡城方面的最新消息。

  结果,郡城新消息暂未等到,却等到了宋府一家回返南山县。

  毕胜克不知南天城幸存百姓,多是今年才去的郡城。他只知,南天城死伤无数,却有宋府一家,连家仆都完好无损地重回南山县。

  对此,毕胜克先是想到宋家公子宋忠,入了书院,或已入道。接着,他很快想到与宋家关系不错的南奕。

  在拜入书院以前,南奕便已觉醒天赋神通,等同于半只脚踏入道途,轻松即可入道。

  毕胜克念及此处,立马动身,邀宋忠父子、谢北河与郭来,去酒楼小宴。

  即便宋玉书表示,南奕有事还在外面处理,会夜深才归,毕胜克也坚持设宴,说不论再晚,都会等南奕归来再开宴。

  当然,开宴是指上大菜。宋忠等人去了酒楼,毕胜克亦会安排诸多点心水饮。倘若有人真要饿了,其实吃点心也能吃饱。

  郭来没有凑这热闹,直接去寻了收到南奕灵犀传话后,同样于今日赶回南山县的燕青云。

  两人都是源武者,且属于南奕护道卒,自有不少共同话题,可在真气武道上交流心得。

  宋忠其实也不大想酒楼赴宴。

  但他的真气武道,源于血脉异力,与郭来、燕青云确实不同。又见父亲宋玉书观念上还没转过弯,被毕胜克唬住,竟应了酒宴,只好陪着宋玉书参宴。

  在宴桌上,毕胜克一开始是想和宋忠搭话。

  他察言观色,看出面对他时,宋忠神态最为从容,便知宋忠多半已经入道。

  但宋忠几乎不接话,毕胜克亦只得扯开话头,开始与谢北河、宋玉书,聊起《大离双龙传》剧情,以及南山县开明书馆现状云云。

  ——在谢北河被请去南天城后,开明书馆,便交给了学舍讲师朱献代为看管。

  反正开明书馆基本都成了免费阅读之所,让朱献简单看着,不时安排学生做零工,整理书架、打扫卫生即可。

  朱献既然挂了南奕画道半师之名头,在与周青一起不时组织直描法画技交流茶话会的同时,也就顺带看着开明书馆。

  言归正传,南奕回了南山县,见宋忠几人已在酒楼,倒也不好拂了兴致。

  他传音宋忠,让宋忠通知毕胜克可以开始备菜。

  然后,南奕看向魏无涯:“魏师兄,你可要一起赴宴?”

  因又一次动用「明镜台」,魏无涯又得守一年的“闭口”戒律。

  南奕暂时还未帮他代守戒律,魏无涯眼下就只默默摇头,表示不会去赴宴。毕竟,默然扫地十八载后,魏无涯早已不太习惯与人聚会。

  南奕早有所料,直接取出一袋零钱丢给裘长生,让裘长生陪着魏无涯去客栈,然后给他自己开间房。

  接着,南奕赶赴酒楼。

  酒楼中,得宋忠通知,毕胜克已开始叫人上菜。

  南奕不知毕胜克究竟为何设宴。但他知道毕胜克此宴,定是与他修士身份有关。

  所以,南奕也没有藏拙去走酒楼正门登楼,而是如毕胜克所愿,不走寻常路,直接以常人难以反应的速度,纵身一跃,自窗外进入酒楼雅间。

  在毕胜克眼中,就是眼前一花,突然便多出一人。

  毕胜克迅速按下惊意,以及诧异南奕面容怎有了三分变化的疑惑之意,笑道:“三月不见,南郎风采真是更胜往昔。”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南奕心中虽有些不以为然,却也与毕胜克寒暄数句。

  待酒过三杯,毕胜克终于说道来意:“《明报》每期,我都有买来看。见得郎君曾对外销售九花玉露丸,我只恨身不在郡城,没法预购,有心无力。”

  “难得郎君今日回了南山县,不知郎君可还有九花玉露丸待售?若是有售,还望郎君赏脸,售我一份。”

  南奕炼制九花玉露丸,根本没什么技法可言。药效虽然无差,可离开长生葫芦后,根本维持不了多久药性。

  所以,他只搞预售,让预购者于特定时间登门,取药直服。再加上优先供应大单,如此条件下,几次出售九花玉露丸,都是叫郡城世家子得了去。

  听见毕胜克所求,竟是九花玉露丸,南奕心中有些微妙。

  “毕大人欲购九花玉露丸,就是在下客户,大可直说,不必设此酒宴。”南奕顿了顿,“至于九花玉露丸,此药于我,倒是有些存货。不过此药若是取出,必须尽快服食。毕大人今日,还能食否?”

  在他看来,毕胜克若是求药,直说便可,根本不必摆宴设席。南奕虽能出于礼貌寒暄客套,可私心里,却是觉得有些浪费时间。

  毕竟,仙凡有别。虽然知道毕胜克摆宴设席,且等他归来才开宴,是在示好于他。

  但南奕,并不在乎。

  毕胜克抿了抿唇,接着笑道:“郎君放心,我只喝了几杯酒,未曾多食,定能服下九花玉露丸。不知郎君此药,可否买上五十颗一并服用?”

  南奕摇头:“不必如此,于凡人而言,连服三十颗,药效已达极致。”

  毕胜克恍然说:“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郎君此药是放在何处?今日,或是何日去取比较方便?”

  “毕大人若是有心,我现在便可取药。”南奕平静开口。

  于是,毕胜克当即道:“便请郎君取药。”

  南奕取过一空碟,唤出「长生葫芦」,轻轻一摇,甩出三十枚九花玉露丸落于碟中。

  毕胜克面不改色,筷子连夹,似慢实快地将三十枚九花玉露丸,像夹花生一般夹入口中。

  待毕胜克服食完丹药,南奕起身告辞。

  感知到体内涌动的热流,毕胜克也不再挽留。

  等南奕等人离去,毕胜克也压了压衣服下摆,火急火燎地赶回府,准备找新娶的娇妻金氏,战个痛快。

  …………

  南奕回到宋家之前定好客房的客栈,找到魏无涯,准备接过魏无涯今日新增的“闭口”戒律。

  不过,在此之前,他特意从周青家过,放出点点,让点点去寻周青。

  南奕并不觉得自己与周青能有什么话说。

  但想着点点或许想看看周青现况,他便给点点放了一晚上的假。

  今年以来,周青坐镇开明书馆,借茶话会之名开班授课,已成县中诸多大府豪门座上宾。

  不仅有人想许配家中小女给周青,周青本身,也借此挣得不少钱财。

  但一应婚事,周青皆未应下不说。便是赚得钱财后,也依旧过着朴素生活,专心于学业。

  朱献为此赞道:若周青保持此番心性与求学劲头,或许不必等到后年,便有望于今年,斩获岁考前十。

  不少人都不解,周青年纪轻轻,为何能如此沉住气,不为钱财、权势、美色所动。

  唯有周青自个明白,每当面对钱财权势与美色,他便会想起南奕。

  他当下所得,全赖南奕之画技,借以成势。简单说,就是蹭了南奕带起的直描画技之风潮。

  可南奕当年,明明有着远胜常人的文才与画功,却能专心学业,直到岁考自信夺魁,不日便将离开南山县时,才开始写小说画插图,正式扬名。

  换言之,他当下所见,皆是南奕当年思虑后,弃之不为之事。

  周青不知南奕实乃穿越者,是在穿越之后才开始写文刊报。

  他以南奕为榜样,时刻激励自己,觉得南奕能做到的事,自己也该做到。

  所以,钱财权势及美色,在周青眼中,皆可弃也。

  他赚钱,只为贴补家用。

  他扬名,只为以此为引,借取各家秘传典籍,开阔眼界,增进学识。

  他专心学业,只为鱼跃龙门,争取今年便能岁考夺魁,尽早追赶上南奕。

  ————

  24-27章,墨精剧情,已经修改润色,诸位读者老爷,可以重新看看,反馈下阅后意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