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章之二 南海妖魔聚瀛州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69章 章之二 南海妖魔聚瀛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9章 章之二 南海妖魔聚瀛州

  第169章章之二南海妖魔聚瀛州

  十数位水军围着南奕,是为催更新书。但架不住南奕表示,得《明报》连载更完,才会继续连载新书。

  不过,新书虽然催不动,却也能问上一些剧情问题。

  南奕一一答疑:

  “书中不会出现修士,属于半架空背景,只有修炼内功的武者,以及燕郡各地地名,并不会出现真实的历史人物。”

  “计划写两本,《大离双龙传》是坎离震三国战起,北地燕郡失守之前的故事;新书则是燕郡失守沦陷后,艰难夺回的故事。”

  “新书已经在存稿,但确实不会近期发,得等目前这本连载完。毕竟,日更万字已经不给同行活路,没必要同时开两本书左右互搏。”

  “写书于我,确实有着赚钱之考量。但身为修士,写书作文亦是传道。我有传道之心,自当付诸文字,演绎故事。”

  此世著书邀名,主要是为了从读者身上获取散逸灵性。像《志士仁人》这类文章,阐述思想学说,即便闯下不小名头,也未必能让多少人信服。

  反倒是话本小说,只要故事不错,能让读者津津乐道,便会令其散逸灵性,流向作者。

  所以,时至今日,大离话本小说之发展,甚是繁荣,颇类南奕前世之大明。

  这时,杜衡也出了舱室,来到南奕身旁。

  一众水军修士默契退下,只留杜衡、南奕两人待在甲板一角。

  杜衡说:“师弟小说还挺受欢迎。”

  南奕客气道:“天使谬赞,不过是诸位道友被困瀛州岛,无聊之下,刚好听人转述有在下小说罢了。”

  “师弟不必拘谨。”杜衡微微笑道,“我与真愚道友熟识,乃是友人,你直接唤我师兄亦可。”

  真愚,是陶知命道号。

  当陶知命玄阶登顶,却激流勇退,选择主动跌境重走蜕凡路时,得此名号,表明他大智若愚。

  一般说来,是否有道号,与修为无关,也不由自身而定,而是取决于其事迹,是否在修行界传开。若事迹突出,能让人形成共识,便会得享道号。

  而得知杜衡与陶知命熟识后,联想到陶知命一直等到十四号才正式筑基,南奕隐隐有所悟。

  他重新打了个稽首道:“南奕见过杜师兄。”

  杜衡抬眸,举目远眺,意有所指道:“我知师弟心思灵巧,常有妙见,等到了瀛州岛,还望师弟为我多出良策。”

  南奕同样放远视线,看向车船前方若隐若现之岛屿。

  他知道杜衡是在说真气武道中和诡妖血脉异力之事,希望他能在瀛州岛上有所表现,令杜衡坐享功劳。

  但南奕若要登上离京舞台,没有陶知命为其撑腰,确实需要立下功劳,方可在离京站稳脚跟。

  所以,南奕沉声道:“奕,自当尽力。”

  仙路争锋,一步争先,步步争先。

  南奕本人更想在楚郡潜修一年,稳住阵脚再议后续。

  但欠缺助力、孤家寡人一般的离皇,惦记上南奕,欲召南奕入京,南奕也只得为入京之行做足准备。

  否则他不给离皇面子,离皇定然会将真气武道斥为魔道,下旨打压。

  只能说,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既已出头争先一步,于世间扬名,便得寸步不让,步步争先,根本没有苟在一旁安心发育的空间。

  好在,只要他经得起考验,一切磨砺阻碍,都会化作垫脚石,成为晋身之资。

  南奕心中分析局势。

  再有半日,他们便将抵达瀛州岛。

  彼时,多半会与南海妖魔负责此事的话事人照会,进行第一次会谈。

  大离方面,肯定会要南海妖魔开放海路,乃至主动向大离供应银矿。

  而南海妖魔,也肯定要索回传承龙珠。

  但传承龙珠不止一颗,而是七颗。七颗龙珠如何归还,存在明显的拉扯空间。

  两方会谈,绝难一次谈妥,定会来回拉扯不休。

  杜衡想将此事办得漂亮,需要南海妖魔额外让步更多。

  在双方几近明牌谈判的当下,杜衡唯一暗牌,便是出乎妖魔预料的南奕,及其真气武道。

  若围绕真气武道可中和血脉异力做文章,南奕实质上是在分裂南海妖魔,拉拢本身并不想化妖的部分妖修。

  然而,此事若成,定会深刻影响修行界格局。为了维护南海稳定局势,一旦南奕摊子铺开,连玄阶乃至地阶妖魔,也多半会下场。

  是以,此事须从长计议,先探查清楚南海妖魔内部情况,绝不能蛮干。

  …………

  南海,瀛州岛不远。

  因瀛州岛被大离修士占据,南海妖魔简单施法,在海面上捏了块浮岛。这种浮岛,没有地脉之力支撑,需要时刻供应法力,只能暂做歇脚。

  但南海妖魔本就不是全为海妖。当瀛州岛被占,南海妖魔想困住大离修士,只能就近施法,联手捏出浮岛。

  而负责与大离商谈七龙珠归还一事的南海妖魔话事人,乃南海天姥第三子,即南海三太子。

  南海三太子,作为南海天姥血脉子嗣,本是白马。

  不过比起天姥传承,南海三太子更向往祖龙传承,便受了龙珠传承,化作白龙马。

  作为天姥子嗣中唯一一位接受祖龙传承者,七龙珠被盗,瀛州岛生乱,南海三太子责无旁贷。

  随着大离天使,即杜衡所乘之船即将驶入瀛州岛附近海域,南海三太子召集诸妖魔领袖,即对应蜕凡圆满之妖修,于浮岛之上参会。

  便是海妖,也幻化出人形化身,至浮岛中央随手捏出的空旷大殿中站定,等待南海三太子降临并发话。

  不过,南海三太子尚未至,却有一道着道袍身影步入殿中时,一众妖魔先是一怔,旋即轰然大笑道:“孙九执,你怎又换了身新道袍?”

  被唤为孙九执者,面色不变,亦不答,只默然在殿中寻了个角落站定。

  众妖高声嚷道:“孙九执,你莫不是去找大离修士要的新道袍?”

  原来,入殿者,乃是一猴妖。

  其本为人族修士,道号九执,是曰九执道人。

  即便化为诡妖,不得不遁至海外,他也依旧以九执道人自居,坚持身着道袍。

  众妖不知其名,为他冠上孙姓,称作孙九执。

  若孙九执入乡随俗,倒也没什么稀奇。可他坚持身着道袍,在一群被迫化妖的妖修面前,委实有些揭妖伤疤。

  每当看见孙九执,忆起自己被迫化妖经历,部分妖修心中顿觉不快,隔三差五便会找孙九执斗法,借斗法之名,故意打烂其道袍。

  然而,过不了几天,孙九执又会换上崭新道袍。

  有妖修冷笑:“既已化妖,何必沐猴而冠。”

  孙九执不答。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基本上不会与群妖争口舌之快,只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特立独行。

  不知道的,以为孙九执是哑巴。

  知道他不是哑巴的,则觉孙九执自视甚高,瞧不起众妖,更觉不满。

  不过南海三太子将至,除了言语上讥诮数句,众妖倒也不至于在殿中与孙九执斗起来。

  “南海三太子,敖玄到。”

  忽有龟妖唱名,中气十足,声传大殿。

  本在交头接耳吵吵嚷嚷的众妖,顿时噤声,肃穆静立。

  南海三太子敖玄腾云驾雾,落在殿外,缓步入内,坐在浮岛唯一一张并非随手捏成的龙椅上。

  其龙首人身,体覆龙鳞,股生马尾,手呈龙爪,眸为金瞳。

  此乃敖玄本体,若其展开真身,即妖身,则为白龙马。

  作为南海三太子,敖玄修为已至玄阶中品。他虽是瀛州岛会谈一事的话事人,却不想亲自与大离修士谈条件。

  毕竟,与黄阶修士拉扯谈条件,在敖玄看来,未免太过跌份。

  “大离使者将至,诸位可有愿主动出面,与大离商谈龙珠归还一事者?”敖玄发问,目光环视众妖。

  众皆默然不应。

  此番会谈,于大离修士,是白捡功劳;于南海妖魔,却是丢脸跌份。

  除非能让大离修士归还龙珠且不提条件,否则南海妖魔,没一个愿意自讨没趣地接过此差事。

  见众妖呆立不动,敖玄心中烦躁。

  等看到孙九执身着道袍不伦不类之模样,敖玄更觉腻歪,便道:“既无自荐者,孤便钦点孙九执为使,与大离商谈传承龙珠归还事宜。诸位可有异议。”

  刚刚还安静不已、落针可闻的大殿中,顿时声音鼎沸,齐赞道:“三殿下英明。”

  与大离修士会谈,摆明了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就算初步拟定章程,若敖玄不愿答应,也只得瞬间作废。

  可偏偏真正能拍板的敖玄,不愿亲自出面。

  如此一来,两方拉扯,夹在中间负责会谈差事,便如两头受气。

  这种差事,自然是安排给孙九执最好。

  众妖心中,并不觉得孙九执能叫大离修士让步。他们只是想看孙九执出丑,叫孙九执知道,就算他沐猴而冠,大离修士也不会把他当人看。

  被迫化妖,远遁海外。

  这句话说来轻巧,可真正做到的,却为数不多。

  大部分妖修,若是在大陆深处彻底异化,被迫化妖,根本逃不到海外,便会被修士打杀,剥皮抽筋拔骨采血。

  而对他们出手的修士,甚至不乏曾经认识的朋友或同门。

  所以,并非妖修天然仇视人族。而是他们艰难逃至海外后,对人族,只能由爱生恨。

  对于坚持穿人族道袍的孙九执,众妖自然也是越看越不爽。

  但孙九执处之泰然,却是不将群妖不满放在眼里。

  面对敖玄点他为使,孙九执也只是微微抬头看向敖玄,说:“请殿下示下,索回传承龙珠,可应下大离何等条件?”

  自然是一个条件皆不应。

  敖玄心里冷哼。

  但知道不可能当真如此,敖玄略一思索,便道:“七颗龙珠,务必于三年内全数归还,可分批归还。其他条件,若只是需要小妖们出卖劳力,伱先看着商议,再来找孤定夺。”

  敖玄不给孙九执拍板权力,只让其做传声筒。

  对此,孙九执亦是十分平静道:“九执,知矣。”

  敖玄微微颔首,旋即道:“尔等且退下,有事再来拜见于孤。”

  众妖散会出殿,只留敖玄独自在殿中修行。

  因孙九执得了会谈差事,倒是没有妖修寻衅滋事,故意打坏孙九执道袍。

  不过,离大殿远了,亦有妖修讥笑道:“孙九执,你当真以为穿了道袍便是人乎?”

  “依我看,孙九执觉得我等入乡随俗,舍了人族礼仪,是为顺从妖性。不像他,心性清高,不与我等同流合污。”

  “可惜,沐猴而冠,就算他穿着道袍说着人话,搁大离修士面前,也讨不了好。”

  说到这,众妖全都哄笑起来,气氛一时间好不快活。

  可惜,即便为众妖哄笑,孙九执也安之若素。其脸上不见灰色,也不显颓唐不安模样,就仿佛,他全然无视了众妖。

  …………

  随着车船驶入瀛州岛附近海域,南奕让宋忠待在舱室中不露面,自己则立于甲板,四下张望。

  如果说内海还算平静,不多见妖,那么外海就很是热闹,不时便有海兽或海妖出没。

  不像陆上有人道王朝约束,修士出手多少会有着顾忌。在外海,海妖之间斗法,百无禁忌,基本上出手便是兴风作浪,惹出老大动静。

  修士行舟,尚可平定风波,从容航行。

  但要换成普通船只,即便不被海妖特意针对,也极易被风浪打翻。

  这一局面,直到即将抵达瀛州岛,许是因有人约束,才大为好转。

  南奕看在眼中,知道海妖就这天性,不服教化。

  在南海妖魔中,被迫化妖之修士,可称妖修,基本不会是海妖。

  所谓海妖,大抵是血脉繁衍而生,属于天生妖魔。

  如果说妖修受有人族教化,即便化妖以后放纵天性,也蠢笨不到哪里去。

  那么海妖,从小便顺应弱肉强食之天性,未受教化,根本没脑子可用。

  在大离修士困守瀛州岛期间,也基本都是海妖等天生妖魔在当真进攻。

  可以说,所有妖修都在拿海妖当枪使,唯独海妖意识不到这一点,卖力围困大离修士,甚至纳闷于为何不能打杀大离修士后攻入大离沿海地带,以武力逼迫大离归还传承龙珠。

  当然,传承龙珠,本身便是对海妖来说最为紧要。

  ————

  感觉新卷开头比新书开头还难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