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章拾二 传承大殿诸事演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79章 章拾二 传承大殿诸事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9章 章拾二 传承大殿诸事演

  第179章章拾二传承大殿诸事演

  同为南奕分身,程龙与裘长生,区别不小。

  最大的区别,在于裘长生最早作为南奕复制体,继承有南奕天赋神通。

  而程龙,虽因九品青莲为底,天然有着蜕凡小成修为,却无法种在身。

  同时,因无玉像传法,程龙虽是南奕分身,却也修不得无相仙门之功法。

  既无功法,又无法种,用游戏里的说法来形容,程龙眼下就是个空有等级的白板号。

  南奕在七颗传承龙珠中挑选,实际就是在为程龙考虑后续化龙修行的发展重心。

  七颗龙珠,七脉传承,分别对应囚牛、嘲风、蒲牢、霸下、螭吻、负屃、乘黄。

  与此同时,身为祖龙九子之传承,每脉传承本身就内蕴有九道法理,对应龙子九大法种。

  后世生灵接受龙珠试炼以获取传承,实则是在每脉传承中挑选一道法理,化为血脉神通之法种。

  这就使得南海海妖,虽然基本都是在接受祖龙传承,蜕变化龙,但在具体法种搭配上,一共有着九的九次方可能性。

  不同法种搭配衍化出不同道途,也就使得龙族内部,道争情况相对来说不算太过激烈。

  当然,连祖龙都已躲进太虚深处,祖龙传承再是玄妙,龙族也难以称霸四海。

  于当今之世,龙族只能说是海妖诸族中的大族,却非王族。

  比如在南海,真正意义上的妖族领袖,实乃南海天姥。

  而南海三太子敖玄,则属于天姥落下一闲子,希望敖玄后续能争气,做到统领龙族。

  不过敖玄目前才玄阶中品,未入地阶,连竞争龙王的资格都还没。

  说回祖龙传承,囚牛、嘲风、蒲牢、霸下、螭吻、负屃、乘黄,再加上睚眦与狴犴,不同传承,实有着不同侧重。

  大略来说,就是囚牛好音律、嘲风修威势、蒲牢擅闪避、霸下长于守、螭吻喜吞噬、负屃掌言灵、乘黄精遁术、睚眦重攻伐、狴犴专压制。

  睚眦与狴犴,没有龙珠,没得挑。

  剩下七脉传承,南奕挑选之初衷,是希望分身定位尽量不与本体重合。

  南奕本体,眼下九大法种为:洞真、全愈、天子剑、长生、无相为相、无相妙法、无相遁空、无相伏、无相引。

  总的来说,南奕法种搭配,以辅助为主,更偏向于见招拆招。

  南奕希望程龙初始传承,既不与本体定位重合,也能稍显强势,讲究一个先发制人。

  如此一筛,其实就是在嘲风、螭吻、负屃三者中挑选。

  考虑到自己不时还会舞文弄墨,南奕略一思索,最终选了对应负屃传承之龙珠。

  负屃,龙蛇之血脉,雅好斯文,又有文龙之别称。

  其道曰言灵,可称龙语咒法,或为嘴炮之术。

  既能一言而决,又能胡言颠倒,妙用不少。

  就是不知道,相应试炼具体会是怎样。

  对于自身传承,祖龙突出一个有教无类。不管是谁,都能进行一次龙珠试炼。只有在首轮试炼后,想进行新的传承试炼,才会要求试炼者掌控龙之力,熟练运使上轮试炼所得血脉神通。

  不过在具体试炼内容上,祖龙却设有禁止,既不叫试炼者外泄,也不容外人窥探。

  南奕想知道试炼内容,只能亲身走上一遭。

  于是,南奕将所选传承告知杜衡。

  七颗传承龙珠,之前收容于南天城无相书院。为免受龙气法禁磨损,传承龙珠在楚郡,其实处于封印状态。

  不过出了楚郡,重回南海,也就不再需要封印传承龙珠。

  杜衡翻出负屃传承之龙珠,领着南奕去了瀛州岛上对应负屃的传承大殿殿外。

  大离修士,主要在意的是银矿,而非没有传承龙珠的空殿。

  所以时隔数月,传承大殿外的防护法阵仍在发挥效力。

  不过,大离修士之前只是费不着花心思破解,却非是不能破解。

  此刻,杜衡手捧传承龙珠,朗声道:“传承大殿之所以名传承者,盖因殿内奉有传承龙珠也。倘殿内无龙珠,何以名传承?”

  “今吾携龙珠归也,尔殿还不速速洞开,奉迎龙珠?”

  杜衡声音之中,有着一股奇异的韵味,正是术法「坐忘言」之波动。

  当他话音落下,传承大殿殿外,原本无形无相的防护法阵,却是在突地闪烁一阵流光后,猛然熄灭。

  正如杜衡所说那般,传承大殿暂时撤下了防护法阵,开始奉迎传承龙珠。

  显然,杜衡是以「坐忘言」之术,将传承大殿及其防护法阵,忽悠瘸了。

  作为坐忘道九大术法传承之一,「坐忘言」施术对象,不分生灵还是死物。

  实际上,坐忘仙门的功法特性,与负屃传承十分接近,都属于言灵之道。

  只不过在细节方向上,坐忘道相对来说,更追求言出法随。

  在使用「坐忘言」时,如果坐忘弟子能把握住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施术场景,术法效力更是能得到极大增强。

  比如眼下,杜衡直接以「坐忘言」破去传承大殿外的防护法阵。

  南奕跟着杜衡,抬脚步入传承大殿。

  殿内,其实十分空旷,主要就是围着中央一方石台,布设有一道传承法阵。

  只要将传承龙珠放入石台凹槽,该法阵就会将自发萦绕在龙珠周围的小妖愿力转化,用来维系传承法阵的长期存在。

  每当有生灵按照殿门口石碑上教程,打出一道法力激活传承法阵,则会被送入相应传承的试炼灵境中。

  整个流程,突出一个自动化。

  当然,自动化的结果就是疏于防范,被路过的大离修士,直接打包全给盗走。

  杜衡将传承龙珠递给南奕。

  南奕接过龙珠,轻轻一抛,在无形法力托底下,恰好令龙珠落入中央石台凹槽内。

  瞬间有晶莹白光,以龙珠为起点,流入周遭传承法阵,并四散着蔓延,勾勒出负屃之形。

  却是南海妖魔,在不影响传承法阵传送功效的同时,额外添加了与阵纹无关的、单纯以白光描绘勾勒负屃形象的纹路。

  南奕心中哂笑,感觉形式主义,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存在。

  随后,南奕手掌往下一压,将适才用来托住龙珠的法力,顺势打入传承法阵之中。

  于是,传承大殿中,南奕转瞬即没了身影,只余杜衡一人。

  杜衡看向传承龙珠,凝视了数息。

  身为坐忘弟子,杜衡对同属言灵之道的负屃传承,其实也有几分感兴趣。

  但他并不想被龙族血脉侵染。好奇归好奇,却是不打算亲身体验负屃传承之试炼。

  …………

  与此同时,当传承法阵被激活,将人送往试炼灵境,亦会有灵境波动扩散开。

  瀛州岛附近,不少妖魔都是一怔。

  在《瀛州和约》签订后,敖玄腾云驾雾,直接便从瀛州岛海域离开,重新回返自身洞府。

  可诸多小妖,却得听敖玄的话,为大离开采银矿。

  而一众妖魔头目,连和约具体内容都是签订后才知,根本没什么话语权。

  他们固然是心中不情不愿,却也只能老实听敖玄的话,设法安抚小妖,让小妖们出卖劳力。

  好在即便只是小妖,也远胜凡人,不必像凡人一般中规中矩地开采银矿。

  瀛州岛银矿,既有露天矿藏,也在地下有着不小含量。

  南海妖魔开采银矿,完全可以双管齐下,上下齐攻。

  在南奕闭关期间,已有不少小妖被妖魔头目驱赶着,在瀛州岛岛上或岛下,忙着开采转运银矿。

  当灵境波动扩散开,一众妖魔皆是动作一滞,下意识地看向传承大殿方向。

  部分感知敏锐者,更是察知激活试炼之传承,乃是负屃。

  一些原本打算在近日进行负屃传承试炼的小妖,顿时有些蠢蠢欲动。

  他们老老实实出卖劳力,是为了让传承龙珠如约归位。今负屃龙珠既已归位,不少妖魔顿时便有些不想老实。

  众妖魔头目,赶紧连声呵斥:不想要剩下六颗传承龙珠归位乎?

  他们虽也不明就里,可知道大离绝不会提前交还龙珠,便能猜测到或许是有大离修士在闯负屃传承试炼。

  好说歹说,将小妖们稳住以后,有几位妖魔头目找到孙九执,询问具体情况。

  孙九执做远眺状,眺望负屃传承大殿方向。

  他淡淡道:“许是有人族修士想转修负屃传承。至于具体事宜,难道你们觉得,人族修士意欲何为,还会专程告知我不成?”

  一声反问下,众妖当即哑然。

  正常情况下,人妖殊途。孙九执既已化妖,便与大离形同陌路。

  就算孙九执作为妖魔使者,与大离商定《瀛州和约》,大离方面也不会将和约以外之事告知孙九执。

  有妖嘟嚷道:“我等又不知你与大离如何会谈,方有此问。”

  啥也不知晓,只在和约签订后才知道具体和约内容,不得不被动接受安排的妖魔头目,语带不满。

  孙九执却是故意讥诮道:“尔等若有不满,何不去找三殿下?”

  众妖不吭声。

  他们听敖玄的吩咐指示,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屈服于敖玄的玄阶之威。

  固然,敖玄乃是玄阶之身,阶秩高于众妖。

  但海域广阔,真要不想给敖玄面子,随便一跑,也不怕被敖玄惦记。

  敖玄号令群妖,主要还是因其身份,乃南海三太子,即南海天姥之子也。

  尤其不少海妖,还是南海天姥每年从其他海域带至瀛州岛海域的小妖出身,才得以杀出一条化龙血路。

  南海天姥以梦魇入道,整个南海,都在其道法作用范围内。

  在她治下,群妖可以不感恩,却必须记恩。

  所以,对南海天姥第三子的吩咐安排,一众妖魔,是不得不听。

  但话虽如此,心中不满却是半分不会少。

  原为人族修士出身、后转修龙族血脉的妖魔还好些,心性修持总归不算太差,还能控制住自己脾气。

  可海妖出身的天生妖魔,脾气暴躁,又无心性修持可言。即便是当着南海三太子的面,都有可能突然上头,发起脾气。

  更别说是在孙九执的故意撩拨下。

  当即便有妖魔,退一步越想越气,遂勃然色变,怒喝道:“孙九执,做了次南海使者,与大离修士签订条约,出卖南海妖魔之劳力,尔欲以此为傲乎?”

  孙九执火上浇油说:“你若有胆,也可以不叫麾下小妖出卖劳力,将三殿下之言置若未闻。”

  该妖顿时语滞。

  只要还没真的上头,他敢和孙九执叫板,却不会傻到主动顶撞敖玄。

  不过,嘴皮子说不过孙九执的情况下,该妖自当按照南海妖魔的风俗习惯,直接动手斗法,

  前阵子,不少妖魔只因顾虑孙九执得了使者身份,方才按耐心思,勉强忍受孙九执穿着人族道袍。

  现在,和约已定,孙九执已不再是妖魔使者。

  受他撩拨,很快便有一妖就此上头,要在手底下见真章。

  孙九执心中暗道了一声好,直接还以手段,斗将起来。

  对此,其他妖魔也没觉得有何不对。

  南海本就是弱肉强食之地,在他们眼里,一言不合就动手斗法,再正常不过。

  …………

  在南海妖魔接手银矿开采事宜后,大离修士并未袖手旁观啥也不干。

  他们开始起炉炼矿,将银矿初步提炼为银精,方便后续运载。

  然后,在南奕建议下,大离修士挂了个妖魔向他们交付银矿数量的积分榜。

  此榜,美其名曰福利榜。

  为展现双边友好关系、合作往来,大离修士愿意主动赠些福利。

  只要小妖们交付银矿,即可累积积分。然后以积分换取大离修士无偿提供的种种服务,包括但不限于炼器、炼丹、制符等。

  在南海群妖履行《瀛州条约》,本就该为大离开采银矿的情况下,南奕提议设此积分榜,完全可以拍着胸脯说,是真心在为群妖提供福利。

  就算有妖魔觉得有异,大离方面也不在意。

  反正登记与否取决于妖魔自身,若是觉得有异,交付银矿后不计积分,或者让予其他妖魔代为交付,都可以。

  大离只保证积分所换相应服务,绝对无偿。

  ————

  临周末突然给活,真心难顶。

  连着周末几天都在村里到处跑,搞什么实地录入数据,在深山老林及农田里钻,全身冒汗蚊虫叮咬不说,还稍不注意便被划伤,太难了,趴。

  不过有一说一,拿着平板钻深山老林,很有种拿着罗盘寻龙分金的错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