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章廿六 水灵舍身海玉莲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93章 章廿六 水灵舍身海玉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3章 章廿六 水灵舍身海玉莲

  第193章章廿六水灵舍身海玉莲

  水灵暗道一声晦气。

  他本见船队之中已无了玄阶修士,方才出手。

  却不想,杜衡身上竟还有着玄阶诡器,大略可抵半个玄阶战力。

  只能说,人族狡诈,鼓捣出诡器,总是容易让妖魔误判其实力。

  好在,诡器之流,终究属于外力。人族修士手段繁多,虽能借助诡器之力与他僵持,却终是不入玄阶,不至于叫他反过来落于下风。

  所以,并未彻底失去从容的水灵,打着商量说:“你强行催使玄阶诡器,时间长了,极易受其代价反制,耽误修行。所以,你也不想一直困住我。既如此,你速速收回诡器,我自退去即可。”

  很显然,抢夺龙珠不成的水灵,想着各退一步,不愿就此交出充作买命财的宝物。

  杜衡却是不依:“最多再过一日,两位师叔便该赶来。坚持这点时间,事后不过耽误我一月修行,却是耽搁得起。”

  言下之意,只要水灵不配合,杜衡情愿耗下去。

  于杜衡而言,最佳选择自然是逆斩水灵,直接由自个收走水灵。

  但诡器功效,大都偏向于辅助。单纯催使玄阶诡器,做到面对玄阶来敌一时不落下风倒是容易,想反过来占据上风,却是不大可能。

  杜衡眼下,也是靠着众多修士相助,方才在动用「均仙索」后,压制住水灵。

  而他既然没法逆斩水灵,便不如退而求其次,从水灵身上找补些好处,叫水灵交出买命财。

  毕竟,倘若真等到筑基修士回返,即便筑基修士收掉水灵,亦不会分润半分好处给杜衡。

  身为玄阶修士,地位尊崇,他俩不指使杜衡等人便属和善,却是不能指望他们会从碗里分出一杯羹犒赏黄阶小辈。

  如此,对杜衡来说,自然是与其拖住水灵等筑基修士回返,不如直接叫水灵交出买命财。

  可水灵要是真心不交,横竖都是无甚好处,杜衡留下水灵性命,至少还能从筑基修士身上讨得几句口头指点。

  水灵暗恼。

  如果「均仙索」的灾厄猛烈、代价严重,杜衡可能还会有些顾虑。

  但若只是耽误一月修行,说短不短,说长却也不长,倒是耗得起。

  不得已,水灵只得道:“我等妖魔,身无长物。又不像伱们人族,还配有诡器。你便是叫我给,我也给不出啥宝物。”

  “实在不行,我留下半截身子,姑且也算是异水,能让你们人族拿去炼丹。”

  杜衡闻言蹙眉。

  相较人族,妖魔基本仰仗自身血脉神通,连个诡器都没有,确实普遍较穷。

  寻常修士降妖除魔,除了收获妖魔身上部件做材料外,也难有其他收获。

  就在杜衡琢磨着,是否要水灵留下半截身子做买命财时,待在其他船上的南奕,隔空传音杜衡:“杜师兄,他在说谎。依我观之,此妖体内至少三件非凡之物,许是其抄了哪家妖魔的洞府。”

  “其中一物,似是灵植。杜师兄可以叫他将三样非凡之物全数取出,做个挑选。如无特别钟意者,不若选那灵植。”

  因着杜衡与陶知命乃是至交好友,南奕也没有太过低调,适时开口。

  他虽未刻意催使「洞真」,但凭借「洞真」的特殊视界,南奕仍旧看出水灵体内隐约有着光泽并不相同的三点灵光。

  按照往常经验判断,其中一点偏绿的灵光,应该是一种灵植。

  如果三样非凡之物皆无大用,选取灵植,至少还可以拿去炼丹。

  而收到南奕传音,微微讶异南奕目力过人之余,杜衡不动声色地说:“前辈倘是当真身无长物,倒也罢了。但藏着三样宝物还说这般话,莫不是想三样宝物全数交给我们,来个名副其实的身无长物?”

  水灵闻言,瞥了南奕一眼。

  他虽不知道南奕具体传音内容,但神识之下,南奕传音杜衡一事,却也难逃其感知。

  见杜衡突然道出三样宝物之事,水灵登时明白,是南奕漏了他的底。

  他不禁又暗骂了一声晦气。

  水灵原想着,留下半截,或者准确说三成身子,便算是把杜衡搪塞过去。

  他乃水灵,身子全是水,只要不伤核心,舍弃部分身子换换水,数十日功夫便可恢复如初,谈不上损失。

  只是眼瞅着杜衡意动,却又有一个小修士暗中道破其底细,叫其心思落空。

  水灵瞥了南奕一眼,见南奕身着无相书院的衣衫,只得暗叹:无相出身的修士,眼睛果然毒。

  水灵来自东海。

  他隐匿水中几乎不会被察觉,大摇大摆地溜至南海。

  而就在前几日,水灵无意间碰上了一处玄阶妖魔之洞府。

  洞府之主,似是受敖玄之邀,赶去拦截东海入境妖魔。

  其洞府做了遮掩,原本不易被察觉。可水灵悠哉悠哉地游着,却刚好路过这洞府遮掩区域,察觉有异。

  于是水灵费了些功夫,顺手便把洞府给偷了,带走原主留在洞府中的两样非凡之物,吞进体内。

  水灵核心,是一颗珠子。珠子内部另有乾坤,可以收纳储物。

  除去顺走的两样外,还有一物,却是水灵原本携带之物。

  被南奕道破底细后,水灵只得张口吐出三物:

  其一,是海玉莲,一种生长在海底的莲类灵植,花瓣如玉,散发淡淡的芬芳香气,闻之可清心凝神;又可吞吐散逸气机孕育莲子,服之可增灵性。

  其二,是一鱼骨剑。鱼骨剑本身无甚稀奇,只是胡乱炼制的法器,也没法拿来斗法。

  但鱼骨剑中,充斥有庞大怨气。

  洞府原主作为玄阶妖魔,管辖一方海域。麾下小妖打生打死间,他废物利用,干脆将怨气收集起来,储存于鱼骨剑中。

  这剑,于仙门修士自是无用。

  但对部分魔修来说,积攒了不知多少年怨气,甚至仅凭怨气都能将鱼骨剑异化为黄阶上品法器,称得上是个好宝贝。

  至于第三样,却是一异水,乃水灵原本携带之物。

  水灵欲增强自身底蕴,可以通过消化吸收,融万千异水于一身。

  他所携异水,于他而言,就相当于是修行资粮。

  水灵吐出三物,一一亮相后,又将三物重新吞进体内。

  他没好气地说:“你想选哪一样?”

  杜衡几乎没怎么犹豫,便道:“请前辈让出海玉莲。”

  顿了顿,杜衡又接着说:“再请前辈让出一成身子,姑且算是做个添头。”

  杜衡其实也没啥好选的。

  鱼骨剑,他又不是魔修,取之无用。

  至于异水?

  水灵之身,本就是异水,还是融汇诸多异水于一身的异水,论起功效神异更在单一异水之上。

  杜衡只略微转念,便想除去海玉莲外,再要上一点水灵身子作为添头。

  水灵也懒得再讨价还价。

  于他而言,舍去三成以下身子,都属于无伤大雅。

  而海玉莲,虽略觉可惜,但终究只是黄阶上品灵植,还是前几天才白捡的收获。就算舍了,水灵也不至于太过心疼。

  他再次吐出海玉莲,并割下一成身子,由法力约束着悬浮在一旁,静待人族修士缓下攻势。

  杜衡也不愿太过逼迫。

  有着众修士相助,他确实是能拖住水灵。

  但这是建立在水灵不愿损伤道基的基础上。

  不管怎么说,水灵终究是玄阶妖魔,伟力归于自身,不可能被玄阶下品诡器给吃得死死的。

  如果水灵愿意拼着道基受损,自爆五成以上身子,还是能挣脱「均仙索」影响,就此远遁。

  只是这样一来,水灵核心道基受损,最少都会耗去十年苦功。

  所以局势还不紧张的情况下,水灵也不想直接走出断尾求生这一步。

  不如与杜衡谈妥条件,各退一步:他舍去自身一成身子,再让出海玉莲,换得人族修士放其离开。

  不过,为了确保水灵是真心离开,而不会突然杀个回马枪,杜衡也得做些准备。

  “为求互信,请前辈应下一术,承诺离去之后,不得突然杀回。”杜衡说着,凭借「均仙索」拔高后的修为,全力运使术法「坐忘言」。

  顿时便有一股奇异的波动,顺着其言语,卷向水灵。

  水灵微微蹙眉,却并未碰去此道术法,而是生生受之。

  「坐忘言」,通常是用作言灵干扰。在最终表现效果上,有点类似无相仙门破法反制之「无相伏」,即叫他人难以成功施展术法。

  但术法神效存乎一心,只要略作改动,「坐忘言」也可作为不太正式的临时契约之术——由水灵先身受此术,却又限定此术爆发威能的前提条件。

  只要水灵不触犯条件,此术威能便不会爆发,且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散去法力。

  同时,也能叫杜衡短时间内借以感知水灵方位,知其是远是近。

  水灵本就没有杀回马枪的想法,坦然受之。

  而在水灵受了「坐忘言」之术后,杜衡示意其他修士缓下攻势。

  没了连绵不断的术法压制,水灵当即施展水遁,融入水中,转瞬即没了身影。

  若非「均仙索」一端还圈着水灵,众修士甚至都拿不准水灵遁去何方。

  不过随着水灵遁去三里,脱离「均仙索」作用范围后,「均仙索」也自回缩,将杜衡长发重新扎起。

  南奕瞥了一眼。

  【志名:均仙索。】

  【志类:诡器。】

  【阶秩:玄阶下品。】

  【规则:均仙凡。】

  【能力:与仙同甘——面对不超玄阶下品之辈,可与之均衡修为。】

  【灾厄·禁:与凡共苦——“与仙同甘”后,需与周围最弱、且阶秩低于自身者,均衡修为。】

  【备注:“与凡共苦”时长,为“与仙同甘”时长三十倍;“与仙同甘”后,倘未及时“与凡共苦”时长,亦计入“与仙同甘”时长。】

  总的来说,「均仙索」要比魏无涯的「明镜台」差上一筹。

  同为玄阶下品诡器,「明镜台」可以禁绝所有玄阶修士的攻伐之术,即便遭遇玄阶上品之敌,大不了叠加使用几次「明镜台」,亦能禁之。

  但「均仙索」,只能针对玄阶下品之敌不说,还只适合黄阶修士使用。

  等杜衡筑基成功,除非让「均仙索」进阶升品,否则此物瞬间便会变得鸡肋。

  南奕思绪转动间,杜衡收下海玉莲跟水灵舍下的一节身子,高声道:“此番妖魔来袭,诸位御敌有功,皆记功一转。”

  杜衡适才虽以「均仙索」削弱水灵,但若无诸修援手,水灵来去自由,亦能从容退之。

  杜衡讹了水灵宝物,亦需分润好处给诸位修士。毕竟,他又不是筑基修士,还没到完全不需要在乎黄阶修士感受的地步。

  好在,杜衡身为吏部侍郎,虽非考功司司长,而是牧令司司长,但在功勋考评上,亦能说上话,能将可记可不记之事,记为小功。

  对此,众修士自是齐声称善。

  而后,船队继续航行。

  杜衡缓了一阵,来到南奕所在船只,说:“今日得了两样宝物,全靠师弟适时提醒。倘师弟对这两物有钟意的,大可取去。”

  南奕之前提醒,主要是因杜衡与陶知命乃至交好友,加之自己以后若在离京修行,或有仰仗吏部侍郎杜衡处,不若结个善缘。

  他原本并没有觊觎宝物之意。

  但杜衡既然讹了水灵两样好处,想着分一样给南奕,南奕也不必客气。

  “劳烦师兄取出两物,容我一观。”

  之前为了压制住水灵,诸修术法如潮,于南奕「洞真」天赋,就像是在疯狂刷屏,反而不太好被动解析。

  加之水灵只将海玉莲取出片刻,容杜衡看上一眼便收回,南奕也没看清海玉莲底细。

  不过等杜衡取出,南奕看了一眼,只觉可惜。

  若模拟海底环境,将海玉莲移栽存活,其所散发芬芳香气,闻之可清心凝神,在一定程度上免受心魔邪念之扰。

  这玩意,对不重心性的妖魔来说,是个好宝贝;对仙门修士而言,亦不算差。

  只不过水灵交出海玉莲时,顺手便将海玉莲生机彻底掐灭,无法再移栽。如此,便只剩其九颗莲子,服之可增长灵性。

  当然,这是直接服食。如果叫真正精擅丹道的丹师炼制丹药,应该能将莲子之外的整个海玉莲,全数利用上。

  不过再怎么炼制,无非是增长灵性、助益修为之丹药。

  南奕开辟真气武道,得有诸多武者信力加持。这种增长灵性之丹药,于他而言,便不算太过紧缺。

  所以南奕看向第二样宝物,即水灵一节身子所化异水。

  ————

  感谢书友「常葳」打赏700,承蒙不弃,拜谢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