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章卅一 武道大势何去从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98章 章卅一 武道大势何去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8章 章卅一 武道大势何去从

  第198章章卅一武道大势何去从

  南奕双手燃起广寒冰焰,将「长生葫芦」与沧海珠同时笼罩住,调和两物气机。

  唯有两物气机相通后,方可炼作一体。

  不过胜在沧海珠属于十分百搭的炼器材料,南奕在这一步,基本没费多少时间,便找到了感觉。

  他心念专注,持之以恒地燃起冰焰,祭炼许久,终于将「长生葫芦」的青色外壳,燃成了一片朦朦胧胧的青色光辉。

  与此同时,经过无数次灼烧淬炼,沧海珠也似变为了一捧蓝色流光,被南奕右手托住。

  南奕将托着「长生葫芦」的左手挪到右掌下方,倾斜右掌,令蓝色流光自葫芦上方流淌而下。

  一部分蓝色流光,仿佛穿过了葫芦塞,直接落入葫芦内部;剩余部分,则顺着葫芦外壁流淌,似缓实疾地渗入葫芦壳中。

  蓝色流光落入葫芦内部,似在瞬间化开,洋溢出湛蓝色辉光,如同一汪广阔海洋被封存在葫芦之中。

  而葫芦外壁上流淌的蓝光,则像丝丝细线一样纵横交错,宛若神秘纹路,且明灭不定,如同呼吸一般闪烁。

  与此同时,「长生葫芦」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强,似有一股玄妙韵味扩散开来,弥漫整间卧室,乃至于整个开明书馆。

  这股韵味,既有着森林的苍茫,又有着大海的浩渺。但最为鲜明的,无疑是其中茁壮的生机。

  只是在此之前,这股常被南奕称为长生气息的茁壮生机,更像是源于单体的旺盛命力。

  而现在,融入沧海珠中后,它变得庞杂,也变得丰富,就像是整体环境都在洋溢生机。

  南奕见状,心中一喜,知道自己以沧海珠为引,总算是成功在「长生葫芦」内部开辟一域。

  而且,还并非是乾坤戒这种只能存放死物的储物法器,可以适当容纳生命形式不是太复杂的活物,比如植物。

  若按南奕前世看的都市小说相应说法,可以管「长生葫芦」内部空间,叫作种植空间。

  不过既是在「长生葫芦」内部开辟而成,南奕也就直接叫作葫芦空间。

  随着葫芦空间彻底稳固,「长生葫芦」散发出的玄妙韵味,也逐渐平息。

  南奕缓缓收功,先是将卧室角落突然变得神采奕奕的三株灵草收入葫芦空间,接着仔细端详「长生葫芦」,陷入沉思。

  南奕这次炼器,因他不顾修为地自行祭炼玄阶沧海珠,耗时足有十二日。

  但耗时虽久,只要圆满完成其预期目标,便可称善。

  于南奕而言,葫芦空间除去储物之效外,关键还是在种植药草上。

  他现下,主要是两项产业。

  一者是文抄小说,或通过《明报》每日刊售,或等后续合订出书,但终归属于薄利多销,赚的是铜元乃至铜币。

  另一者是售卖九花玉露丸,通过多地购买药材,再炼制售丹,将铜元换成银元。

  这两项产业,南奕并不打算改动。

  包括九花玉露丸的药材购买,即便有了葫芦空间,南奕也会照旧。

  毕竟,不买药材的话,南奕也没其他太好的法子处理一堆铜元。

  但南奕略一思索,准备在葫芦空间里种植一批药草,用于炼制新的丹药,算是开辟第三项产业。

  在许洛遗留的《炼药小册》中,有一丹方,名「三合灵宝丸」,有祛毒疗伤之效,主材正是南奕适才收取的三株灵草。

  南奕只需将相应辅材药草种在葫芦空间中,即可源源不断地炼制「三合灵宝丸」。

  ——此丹炼制所需的三样主材,只需摘取灵草部分草叶,不必全数用掉灵草,所以灵草种在葫芦空间里,即可长久炼丹。

  而且,不同于九花玉露丸只是炼制后存放于「长生葫芦」中,只沾染了些许长生气息。

  种在葫芦空间中的药草,不论灵草还是普通药草,受长生气息影响更重,不仅长得又快又好,在药性上也更强三分。

  南奕照着丹方炼丹,所炼丹药药效更强,或可名为九转灵宝丸。

  在《炼药小册》中,作为九花玉露丸原型的「花露妙体丸」,只是法药,并无代价;而需以三样灵草为主材的「三合灵宝丸」,却是诡丸,在药效神异之余,有一定代价。

  当然,不同于诡器功效受诡灵影响颇受,丹药既是人为炼制,一般也不会研究鼓捣代价太过严重的禁丹丹方。

  所谓诡丸,其实只是有一定副作用。

  比如「三合灵宝丸」,祛毒疗伤之余,副作用主要是会令人精神亢奋。

  而用葫芦空间加持过的药草炼制九转灵宝丸,南奕预估,副作用大概会更强,直接叫人亢奋不已——而且,不仅是精神亢奋,更是身体亢奋,阳根难落。

  虽略觉古怪,但毕竟很快便要赶去离京,南奕也就不管了。

  反正,他只以疗伤丹药的名义售卖九转灵宝丸,至于副作用如何消受,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心中有了计较,南奕终于推门而出,来到最近悄然百花盛开的开明书馆后院院中。

  燕青云等人,适才感知到南奕炼器波动停止,皆已来到院中静候。

  南奕随手布置了一道隔音法阵,在院中坐下,听几人汇报情况。

  按真气法脉次序,首先是燕青云开口:“承蒙盟主赐下长生道果,燕某最近调理身体,总算是将体内暗伤一并清除,通体舒泰。”

  “至于秘魔真气,除了偶尔挑些适合的好苗子传武外,燕某暂等着杜司长上报军功,好去兑换《秘魔种剑真法》,倒是没有太大进展。”

  随着南奕修为精进,以及真气武道愈发形成规模,折腾出名堂,燕青云对南奕的称呼,不知不觉从郎君变为了盟主,武灵盟主。

  对此,南奕也不好多说,只得默认这一称呼。

  而在正式开始炼器前,南奕曾灵犀传话,将燕青云唤进屋,给了他一颗长生道果。

  燕青云服食之后,主要是将南奕曾经强行借法「秘魔舍身剑」所造成的法种根基损伤,恢复弥补。

  不过燕青云以前毕竟是开镖局混江湖的,说话好听,开口只道体内暗伤,并不直言法种根基损伤。

  至于《秘魔种剑真法》,作为小功功勋即可换取之物,只要军功登记在册,不管在离京还是在南淮城,燕青云其实都可以进行兑换。

  但相应军功,眼下还未传来成功登记在册的消息,燕青云也只能耐心等待。

  南奕说:“明日即动身出发,赶往离京。若届时都未成功登记,大不了等到离京,再去换取《秘魔种剑真法》,用来琢磨秘魔真炁。”

  所谓真炁,既是要参与进修行功法的修行流程、法力循环,其实就是得调整蜕凡功法,设法做到以真炁破境蜕凡。

  得南天城人道气运之分润,又有传武信力之积累,燕青云不知不觉中,已是养气大成。

  论及修为精进,燕青云实已胜过只在书院中修行的仙门弟子。若得了《秘魔种剑真法》,他按部就班修持,有南奕护法,破境蜕凡并无难度。

  不过做了南奕麾下的源武者,自该助力南奕,为真炁武道之开辟做贡献。

  在燕青云之后,轮到郭来开口。

  郭来服食长生道果,补了不少曾经亏空之寿元,虽仍是老者样貌,却老得不是很明显,精神矍铄,体态健朗。

  他主要是汇报了一番五月售卖九花玉露丸的盈利,然后说:“盟主所赐「秘魔残血剑」,业已参悟化用。至于原血真炁,也有了些眉目,或可以血气之剑,化为原血之灵。”

  郭来毕竟曾是蜕凡圆满修为,自爆原血之灵后,虽跌至养气圆满,与燕青云一时相仿,但修行经验却在燕青云之上,已然有了一定头绪。

  南奕勉励了两句,干脆将得自水灵的鱼骨剑赐给郭来。

  魏无涯之前击杀水灵,自然也得了水灵体内剩余两样宝物,即一种异水以及鱼骨剑。

  魏无涯只将异水收为己有。至于鱼骨剑,充斥庞大怨气,他拿之无用,干脆也丢给了南奕。

  作为法器,哪怕黄阶上品法器,也一样有着时效性问题,需每隔一段时日便加以维护祭炼,方能保持神效。

  如南奕已经赐给郭来的「秘魔法戒」,需以血气滋养,每月至少一次。

  而鱼骨剑,则是需要添以怨气滋养祭炼,每月至少一次。

  南奕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便干脆赐给郭来。

  郭来本身有一件诡器,黄阶中品,名为「血影幡」,可以将血气、怨气、煞气等异气,转化为血影傀。

  虽然血影傀实力不算太强,但配合郭来本身术法「血影舞」,与人斗法时也能起到迷惑之效。

  加之代价不重,只是每月大出血一次,郭来便留到现在。若非不好找寻相性合适的炼器材料,郭来早就将「血影幡」升至黄阶上品。

  南奕将鱼骨剑赐给郭来,也算是充分利用,将鱼骨剑内的庞大怨气,转化为血影傀。

  南奕接着看向宋忠。

  宋忠却没什么好交代的。

  他相当于是半步妖修,以血脉异力化生真气,与仙门修行功法所化真气,并不相同。

  燕青云与郭来,只要能将真气成功融入蜕凡法门中,即可修成真炁。

  宋忠却是没什么头绪,仍在不断熟悉血脉异力本身神通之中。

  所以这会儿,是南奕直接与宋忠说道:“宋兄,过上几日汇合杜师兄之后,我便与郭老他们赶赴离京。至于你和清雪,就请留在汉郡继续传武。”

  宋忠与裴清雪,毕竟染了凰族血脉,在气息上并非纯正人族。

  在原楚郡现汉郡,两人靠着真气法脉中和血脉异力,保持人身,加之其他修士多少了解情况,倒是过得还行。

  可要去了离京,离皇脚下,他俩气息有异,却是极易被人针对。

  所以南奕干脆便让两人,以汉郡作为基本盘传武布道,慢慢经营势力,不必同去离京。

  宋忠闻言点头,并无异议,自觉就像是在给南奕看顾后方。

  最后则是裘长生。

  裘长生乃是南奕分身。但其他人基本不知此事,所以裘长生也如常说起长生真气的现状。

  上次在河边,叫诸多奕武者入水修炼之后,南奕广传《五脉长生经》,即长生真气。

  作为基础真气功法,《五脉长生经》完全不挑人,只要观想裘长生,即可修炼长生真气。

  而且之后如想转修其他真气,整个转修过程,也基本算是轻松无碍。

  所以汉郡眼下,《五脉长生经》的传播,可谓如火如荼。修炼长生真气的真武者数量,甚至超过了燕青云麾下真武者。

  在南奕等人从瀛州岛返回前,五月期间,因《游神法》不适合长久居于某处不动,裘长生在汉郡各县都走了走。

  在四月中旬,原楚郡奕武者总数,不过两万余。

  但两个月过去后,汉郡目前修炼长生真气的真武者,已将近九万,计有八万九千六百三十二人。

  其中半数以上,甚至并非练武之人出身,乃是寻常百姓。

  这种人,就完全是冲着修炼长生真气后的养生健体、延年益寿之效,才在日常劳作之余,入静观想,坚持修炼长生真气。

  若非分发武种之限制,南奕仍未放开,只怕汉郡眼下,早已开始全民修炼。

  毕竟修炼长生真气,又不费什么劲,除去入静观想外,只需要多吃点肉,饱食足食,即可每天花点功夫,按部就班地修炼壮大长生真气。

  这种情况下,南奕只需振臂一呼,即可建立教派,于声势上,不逊于郡中世家。

  汉郡郡府,对南奕已经有些忌惮。

  即便得知南奕已从瀛州岛回返汉郡,也一直沉默着,不曾邀请南奕前往南淮城。

  许是得知离皇欲召南奕赶赴离京觐见,加之南奕只是传武,既不曾当真建立教派,也不曾叫真武者、奕武者奉献家财,仿佛只是单纯在为了“人人有功练”推广真气武道,汉郡郡府方才一直保持沉默,始终未表态。

  整个汉郡,包括临近汉郡的几个郡,郡府及世家,都在等着南奕进京,看离京后续会传来什么样的消息。

  而在众人观望等待中,时间也终于到了六月二十七号,即杜衡之前约定,与南奕汇合出发的日子。

  ————

  感谢书友「易水还逍」打赏135,感谢「火独燃」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