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章之二 医者仁心为哪般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章 章之二 医者仁心为哪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章之二 医者仁心为哪般

  第2章章之二医者仁心为哪般

  南奕饮下药汤,细细体会,只觉药汤入肚后化作暖流散入四肢百骸,确实让自身状态开始从极度虚弱转为普通虚弱,堪称有立竿见影之效。

  只能说,药钱虽贵,却是一分钱一分货,只此一碗,便大抵补足了元气。

  他看向宋忠,愧道:“时辰已经不早了,宋兄还是赶紧回学舍上课吧。我待会恢复过来,自行回学舍即可。”

  宋忠也没有过多客套,取过空碗后便自告辞。

  岁考在即,考前这段时间的学习讨论会,对普通学子来说确实十分紧要。

  看着宋忠远去的背影,南奕虽谈不上心情复杂,但也略感头疼。

  君子论迹不论心,不论宋忠是否是有意让原身欠下人情,看在他暂时搁置学习,将原身送至医馆照料,并垫付药钱的份上,南奕都必须承这个情。

  只不过,来自蓝星的南奕,清楚知道,唯有先提高自身的身价,才能更容易地赚钱、更轻易地还债。

  而眼下,于他而言,唯有拿下岁考第一,得到南山学舍的推荐信,才是最为靠谱的晋身之法。

  「好在,宋忠既然没有挟恩图报,没有暗示我岁考放水,便说明他只是想与我打好关系而已。只要日后有机会,还清欠的人情,多走动多亲近即可。」

  南奕垂眸,收回看向宋忠远去背影的视线。

  其实南奕本身,对南山学舍的岁考并不太在意。比起老老实实读书考试,他对这个世界的神诡异事更感兴趣。

  但无奈,原身实在是太穷了。

  出自穷苦山村,家境贫寒,全靠父母兄弟省吃俭用辛苦操劳,才勉强凑出供他在县城读书的基础开销。

  南奕继承南一的身份,面对的首要难题便是没钱。如果不抓住岁考机会小小地跃一下龙门,南奕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像原身那样,受得住每日吃糠咽菜的生活。

  所以,即便是为了以后不吃土,南奕也得想办法拿下岁考第一,以及想法子赚钱。

  这两件事,缺一不可。

  趁着眼下身子虚弱,还难以下床走动,南奕专心盘算后续规划。

  这个世界,类似聊斋,与蓝星天夏古代相仿,且看起来正隐约处于资本主义萌芽的前夕,朝气蓬勃。

  但对普通人来说,想晋升阶级,最靠谱的门路还是读书。

  事实上,原身作为南山学舍的佼佼者,只要愿意做南山县任意一家豪强地主的门客幕僚,乃至于入赘做赘婿,贫贱出身的南一,便已经突破了固有的阶级。

  只不过,得陇便望蜀,原身在有希望争取到郡城学院深造机会的情况下,自然不甘心只在南山县里做一个小小的门客幕僚或赘婿。

  而穿越过来的南奕,自然是更加看不上县城的这些地主豪商。

  就算出于谨慎考虑,在解决吃饭问题前不急着去接触此世的神诡异事,也应该努力地往上读书卷编制。

  此世岁考,虽非三年一度的科举,但也是由郡府组织、各县学舍统考。

  一共四门考核科目,分别为政考、策论、文赋、经义。

  其中,政考类似于南奕前世的行测,考核治政场景应对的综合能力;

  策论类似于申论,侧重于模拟政策法度的思辨与推演;

  文赋类似于命题作文,既看文采,亦重眼界格局;

  经义则类似于学习强国里的文学知识答题,只不过全是填空题那种。

  总之,由于岁考题目繁杂,每年岁考前夕,学舍学子都会在讲师带领下进行最后的冲刺学习,并尝试押题猜题等。

  而南奕因为原身觉醒天赋神通所导致的意外,不得不被迫静养数日,在考前冲刺这块,无疑会落下一截。

  但好巧不巧的是,南奕前世,在查出身患癌症而病退静养前,正好是小镇做题家出身的编制一员。

  他回忆了一下楚郡辖内的历年岁考考卷,感觉好像有戏。

  托原身读书用功的福,对于书本上的知识学说,原身基础牢实,掌握得还是十分到位。

  平常限制其考试成绩的点,主要还是在于眼界。对于一些大离王朝新近流行的思潮与热点,没钱买官报的原身,很容易两眼摸瞎。

  所以对南奕原身,乃至南山学舍大部分普通学子来说,岁考前夕由学舍出资购买官报,并就此组织学子间展开的讨论会,十分重要。

  但南奕有着来自前世的见识,虽然大部分不能直接套用,可眼界方面,肯定不是此世普通人所能比的。

  是以,南山学舍今年的岁考第一,南奕仍旧有信心去争上一争。

  在南奕回忆思索历年考卷内容时,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忽而又有人靠近病房。

  南奕偏头看去,却是医馆的医官,姓许名洛,一袭蓝衣。

  处理完前堂问诊的病患,刚刚得空的许洛,来到后院病房,温声问道:“小郎君,你可还有哪感觉不适的?”

  一边说着,许洛一边伸手探向南奕左手腕,为其诊断。

  而南奕,却在看见许洛时,下意识地微微眯眼,接着垂眸看向手腕处说道:“有劳许医官费心,我这会好多了,感觉再缓上一会便能起身下地。”

  “脉象确实已经平稳。不过你这身子底子太差,回去静养,每日两餐还是要尽量多吃些才行。”许洛声音清朗温和,忽而说道,“早先宋郎君来为你开药,说过伱的家境,问询是否有更便宜的药方。但你的身子着实太差,元气匮乏,确实需要好生补补,方可治本。”

  “你若是为药钱发愁的话,可以等学舍岁考完后,来我这医馆帮忙,为我盘盘账本。”

  许洛好似看出了南奕的窘迫处境,善意而诚恳地为南奕备了一份零活。

  一股暖意自南奕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

  他努力控制着表情不露异样,自然而然地抬头,从看向自己被拿捏的左手腕,变为迎向许洛视线。

  “多谢许医官好心。”南奕诚惶诚恐地开口,迟疑了一下,才接着道,“等岁考完后,我到时候再看看情况,考虑考虑。”

  “也罢,看你自己了。”许洛眼底依旧带着浅浅的温和笑意,“但身体为诸事之本,小郎君你务必要多上心才行,切莫因小失大。”

  “嗯,我省得,多谢许医官提点,我后面会多加注意。”南奕连连点头。

  许洛收回右手,说:“约莫再过一柱香,你身子便算是初步恢复过来,到时你再下床离去,回你们学舍静养上三五日即可。切记,后续数日务必要静养,不可劳神忧思,以免伤了身体根本。”

  南奕抿唇,不语,但是点了点头。

  许洛没有再说什么,从床边小凳上起身,复又赶回医馆前堂去坐诊。

  但即便是许洛早已远去,南奕也依旧绷着心里的弦,不敢做出不符合自己此时应有状态的行为。

  他靠在床头,似乎是在为囊中羞涩而自怨自艾,无声长叹。

  可借着叹气的动作,南奕却暗中长舒了一口气,缓缓放松心弦,不让自己肌肉太过僵硬。

  就在片刻之前,南奕看向朝病房走来的许洛时,「洞真」发动。

  【志名:许洛。】

  【志类:灵修。】

  【阶秩:黄阶▇▇】

  【志述:大离王朝-楚郡-南山县人;保安医馆妙手医官。】

  【生龄:三十三岁又八月。】

  【寿元:▇▇】

  【能力:▇▇】

  「洞真」天赋本身的阶秩是黄阶下品。

  在南奕对「洞真」进行限制调整后,它只会保留不超过黄阶、且南奕能理解认知的信息。

  换言之,保安医馆的医官许洛,不仅不是普通人,还是位至少黄阶中品、能力未知的修士。

  发现这一点的南奕,几乎是一瞬间便在心中提高了警惕。

  而后,许洛看似好心的话语,根本感动不了南奕。

  但即便如此,南奕适才也不由自主地心生暖意,险些为许洛的善意言行所感动。

  「是蛊惑类能力!」

  心中微惊的南奕,努力表现出迂腐书生羞涩腼腆之模样,推说容后考虑,没有明确拒绝或答应。

  不过说实话,对于自己的表现是否会让许洛心中起疑,他心中根本没底。

  他唯一清楚的只一件事:非亲非故下,许洛适才忽然表露出的善意,绝非出于单纯的医者仁心。

  「或许,许洛也拿不准自己是否是个普通人,所以想给个由头让我主动待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好多观察一段时间?」

  南奕有些猜测,但不敢确定,也只得暂且将此事抛诸脑后。

  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隐藏住自己觉醒天赋神通的事,只保持普通人身份,准不会有错。

  在暂且不清楚此世修行界风气、习俗之下,南奕权且当自己是在玩狼人杀,隐藏身份,先苟为敬。

  他宁可先在此世卷考试卷编制,也不愿现在便仓促探究或与修行界相关的神诡异事。

  而且,南奕刚刚又翻了下原身记忆。

  在原身印象中,保安医馆的医官许洛,对外说辞中,今年不过是二十五六岁。

  可在「洞真」之下,许洛分明是位三十三岁的中年人。

  或许有许洛外貌年轻,为了避免惹人疑惑而谎报年龄的可能。但南奕下意识倾向于恶意揣测,觉得许洛谎报年龄之目的并不单纯。

  毕竟,防人之心,绝不可无。

  幽幽感叹着,南奕闭目假寐,又捱过了一炷香时间,等四肢气力恢复,便自病榻上起身。

  他理好被褥,自后院来到医馆前堂。

  许洛此时正在翻看着账本。

  南奕见状,轻声招呼道:“许医官,我这边就先走了。”

  “好的慢走,回去以后记得注意静养。”许洛含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南奕便径直出了保安医馆。

  在南奕离去后,许洛依旧在翻着账本。

  但翻了几页,原本每页都记得满满的账本中,突然出现了一页大半内容都还是空白的纸张。

  许洛提笔,在空白之处写上:

  【南山学舍,学子南一,疑道果。】

  在这行字上方,还有好几个以前写的人名,皆以道果备注。

  只不过,这些人名,早已被许洛划上横线——

  一笔勾销。

  ————

  感谢「烤冷面要加两个蛋」打赏5000,感谢「花红正合嗅」打赏500,感谢「源氏咸」打赏100。

  从明天开始双更,暂定第一更为凌晨0点3分,第二更为晚7点1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