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章卅四 八宝道人赵致然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01章 章卅四 八宝道人赵致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1章 章卅四 八宝道人赵致然

  第201章章卅四八宝道人赵致然

  在南奕「洞真」视界中,超凡之物本身,会有强弱不同、色泽不一的灵光显现,颇类前世的红外热成像仪。

  靠着这一特性,南奕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捡漏可能性。

  而他走了一截路后,竟还当真看到了一点灵光闪烁。

  那灵光并不起眼,微弱得几乎难以察觉,南奕第一眼看去,甚至险些忽略了过去。

  所幸超凡之物在南奕眼中,确实堪称秋毫毕现,他定睛一看,只以「洞真」视界视物,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于是南奕脚步一转,向灵光所在靠拢。

  行百步,到了一处山壁下方的背阴之地。一眼望去,只看到被人捷足先登、早已摘走此处灵草的痕迹,即灵草被连根挖走后的小土坑。

  不过灵光依旧,似在土坑下方,南奕便又往下挖了挖。

  连挖三下后,南奕挖到了一只蚯蚓。

  其名玉心蚯,体型纤细,通体如玉一般剔透,宛如一条流动的玉带。

  玉心蚯虽居于泥土之中,却不显污秽,反而散发一股淡淡的清香。

  杜衡在旁一看,说:“这是玉心蚯,按说应该是青玉宫饲养的一种精怪,不知怎的,竟流落在福地以外。师弟你有种植空间,正好将它放于其中,应当能松土增肥、滋养药草。”

  南奕点头,立即将玉心蚯放进了葫芦空间里。

  虽然没在森林里找到什么灵草灵植移栽,但得了玉心蚯,作为意外收获可称不菲。

  身为青玉宫培育饲养之精怪,玉心蚯吞食土壤杂质时,能调理气机,并通过排泄,将部分青玉源炁转化为灵性精华,不仅有助于药草生长,更有微小概率,使普通药草因吸纳灵性精华而化为灵草。

  可以说,玉心蚯看似不起眼,长期价值却绝非一两株普通灵草可比。

  然后,玉心蚯与墨精,虽同为精怪,却有些不同。

  似玉心蚯与灵犀蝶这等精怪,更偏向于“怪”,属于有着神异特性的生物族群,且生命形式简单,基本没有灵智可言。

  而像墨精,更偏向于“精”,乃是死物诞灵,继而开智成精。

  不过,不论“精”还是“怪”,精怪都是黄阶下品,只有天生神通或神异之处,照理来说,不能修行。

  倘若精怪打破桎梏,入了修行之门,就会从精怪变为诡妖,即俗称的妖魔。

  如之前的水灵,便是沧海珠开灵,以灵物之身成精,继而入了修行之门,化为诡妖。

  南奕收好玉心蚯,又简单逛了逛,将附近药草移栽进葫芦空间后,开始折回村落。

  为免发生意外,他是提前盏茶时间回的青玉福地等待传送。

  在这一盏茶时间内,南奕试着和青玉福地迎来送往亭的值守道童套近乎。

  “道友,听闻贵宫精擅炼丹,不知贵宫可有普通丹方或炼丹技巧对外售卖?”

  道童微微有些错愕,似是没想到南奕竟能问出如此问题。

  不过他还是礼貌笑道:“道友见谅,虽非功法传承,但丹方之类,本门亦不曾对外售卖。”

  南奕不以为意,随口换了个问题:“那贵宫饲养的玉心蚯,不知可有售卖?”

  “玉心蚯倒是有售,不过只接受以物易物。”道童不假思索道,“一株玄阶灵草,可换十只玉心蚯。”

  “哦?只收玄阶灵草,不收黄阶灵草?”南奕有些好奇,也有些诧异。

  他着实没想到,玉心蚯作为黄阶下品的精怪,售价竟是直接以玄阶灵草为单位。

  就算有砍价空间,也无非是一株玄阶灵草多换几只玉心蚯罢了。

  道童解释道:“玉心蚯阶秩虽低,却利在深远,价值自非黄阶灵草可比。不过道友若是能以黄阶诡器交换,最少也能换上几只玉心蚯。”

  黄阶灵草市价,普遍在十至三十银;玄阶灵草市价,则基本是三百银起步。

  当然,这只是市价,只针对功效常见之灵草。若有功效特殊、极其稀有之灵草灵植,比如南海三太子敖玄之前给出的九品造化青莲,却难计价。

  至于黄阶诡器,则是须看具体功效与代价,售价波动很大,一般黄阶下品两百银起步,但到了黄阶上品诡器,卖上数千数万银,也是常有之事。

  毕竟诡器可以长期使用,所谓灵草却只是炼丹耗材。

  此外,青玉宫坐拥青玉福地,又有众多玉心蚯滋养药草,黄阶灵草相对来说并不紧缺,有些叫不起价。

  所以对外出售玉心蚯时,青玉宫干脆不收黄阶灵草,只以玄阶灵草或黄阶诡器进行交换。

  南奕叹道:“道友所言极是,不过我并无玄阶灵草,又不舍诡器,却是换不成这玉心蚯。”

  道童不以为意,只当南奕是随口问价,并非真心购买,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毕竟,马上就要传送走人了,这个点问价,明显是只问不买的架势。

  而南奕,也确实只是单纯问个价,想了解意外收获的玉心蚯价值几许,并非真心想买。

  倒也不是说青玉宫开价虚高,玉心蚯不值这个价。而是南奕并非专门以种植灵草为产业经营的世家修士,犯不着购买太多玉心蚯。

  他的随身种植空间,只约莫一分地大小,有个一只玉心蚯,差不多也够它慢慢松土。

  道童不疑有他,叨上几句玉心蚯的好处,见南奕确无购买之意,也就不再多言。

  不一会,道童示意南奕几人站在传送阵法稍候。

  等到了与君山福地约定之时刻,道童激活阵法,瞬间便将南奕等人送走。

  这种传送阵法,需两边连通,形成稳定的传送通道,才能将阵法范围内特定人数之人传送走。

  不论是多一人还是少一人,都会传送失败,无法塞进传送通道中。

  所以传送阵法的安全性,其实非常高,也不存在突然遭遇空间乱流之类的可能性。

  理论上,如果是在现世布设传送阵法,即便是凡人,也能成功进行传送。

  只不过,在现世布设传送阵法,不论是传送难度还是成本,都远高于灵境。

  所以修行界的传送网络,才会依托洞天福地进行架设。

  南奕如此分析着修行界传送网络现况,于白光一闪间,从青玉福地瞬间传送至君山福地。

  君山福地,乃八宝道人赵致然的道场。

  而赵致然,正是《大离双龙传》化用之背景,千多年前坎离震三国交战期间的大离国师。

  南奕之前化用史书背景写小说时,倒是知道一些八宝道人事迹。

  彼时,八宝道人革新军备,靠着研制诸多军械,使大离东拒震朝、北击坎朝,成功收复北地燕郡,确实当得起一代国师。

  其道号八宝,则是源于一件趣事。

  因赵致然精于炼器,又研制诸多军械革新军备,当时便有人欲称赵致然为多宝道人。

  赵致然一听,连连摆手,说自己宝贝不多,不过八宝,实当不起多宝道人之谓。

  问其具体哪八宝,赵致然说:忠、义、理、智、诚、信、勇、敢,此八宝也。

  此事传出,遂称其道号为八宝。

  而时光荏苒,千年之后,八宝道人的修为,据闻已至地阶中品。

  所以,虽然八宝道人本身并未建立门派,只是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抱团扎堆,稍微收了些弟子传人,却也没人敢和八宝道人争夺福地。

  然后,洞天福地作为灵境,是对应之地于时间长河中的片段回响,在一开始,其实会与对应时间点的外界场景一致。

  但随着时间推移,因修士活动,灵境中的环境会有变化,如青玉福地,就硬是从森林变成了湖泊与草地。

  不过大的地形地势,一般也不会有变。

  比如君山,乃是一座山巅插入云霄的峻峭高山;君山福地,自然也是位于山上,截取了一段场景。

  南奕传送至君山福地,瞬间便感觉阵阵微风迎面吹来,又有一股清新灵动之气息,沁人心脾。

  他睁眼一看,君山福地传送阵法,竟是设在一处瀑布旁。

  瀑布之水,似从虚无中无端流下,水流如银,仿佛一副长长的画卷,于落底之时溅起诸多水珠。

  而在瀑布流淌所化河流的对岸,有一殿宇,依山壁而立。

  此殿由白石构成,于天光照耀下,仿佛笼罩着一层洁白的光辉。单是看着,就隐约感受到一股“纯”之道韵。

  殿宇之中,传来清脆悠扬的钟声。钟声长鸣,回荡在君山福地之中,竟似仙人吟唱,闻之便觉通体舒泰、心旷神怡,飘飘乎如把酒临风。

  南奕深吸一口气,心醉神迷之余,油然升起一股震撼与敬畏之情。

  他知道,这是八宝道人气息散入福地、笼罩福地,才会让他身处此间,只是一看一听,便觉道韵弥漫。

  因为,八宝道人只需待在此地,此地便是其道场,与其同呼吸共脉搏,恍若一体。

  南奕甚至不曾亲眼见到八宝道人,只是与八宝道人同处一地,相距不远,便会隐约受其影响。

  虽然,这是好的影响,能助人更易顿悟。只是所悟之理,多半有着八宝道人所修之道的影子。

  而这,便是地阶中品,炼神反虚境的归元期。

  两相对比,南奕登时确定,青玉福地中的青玉祖师,应当只在地阶下品,即分神期。

  南奕默运「全愈」,从心醉神迷中醒过神,恢复冷静。

  他感到震撼与敬畏,是因他阶秩尚低,离地阶甚至还隔了个玄阶,哪怕八宝道人并未针对他,乃至于不曾注意到他,只是单纯相距不远,都让南奕心中油然生出高山仰止之感——

  吾辈修士,当如是也!

  不过,南奕毕竟有着自己的道,不需要循依八宝道人之道。

  即便八宝道人道韵不加遮掩,弥漫君山福地,方便诸修参以印证,南奕也很快清醒。

  他向君山福地传送阵法处的值守道童礼貌道谢,旋即便扯了扯燕青云与郭来衣袖,当先自灵境门户离开,返回现世。

  不过,南奕一直以为八宝道人不曾注意到自己。

  自己只是借道,走传送阵法来到君山福地。而这种借道修士绝不在少数,八宝道人于福地深处潜修,不至于时刻关注来往借道之人。

  但在南奕离去时,福地深处的八宝道人赵致然,微微抬头。

  其视线,仿佛穿透虚空,落在南奕身上。

  不过八宝道人并未在南奕身上做什么手脚,只是单纯看了一眼,旋即又瞥向南奕别在腰间的「长生葫芦」。

  「长生葫芦」乃黄阶上品诡器,此前可以放进黄阶上品的乾坤戒中。

  但在南奕将沧海珠融入其中后,自成一域,内带葫芦空间,就没法再放进乾坤戒中了。

  包括「纯火焚金罩」,这种有着自成一域特性的诡器,都没法放进一般的纳物之域中。

  好在此类诡器,自成一域的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缩小放大,不至于难以携带。

  如果是诡器之上的灵宝,更是可以收入体内九宫之中,比诡器更易携带。

  只是,「长生葫芦」不能存放于乾坤戒中,也就意味着在高阶修士眼中无所遁形。

  南奕身上的「莫测戒」与「人言纸」,两件玄阶诡器都被八宝道人无视。

  唯有南奕自行炼制的黄阶上品诡器「长生葫芦」,入得八宝道人法眼,叫其轻轻蹙眉。

  好好一件诡器,潜力十足;融入的沧海珠,在玄阶下品层次,也称得上极品材料。

  结果,就炼成这么个玩意,只在黄阶上品?

  八宝道人有些嫌弃,真是丢穿越者的脸。

  他传音吩咐下去,如果南奕下次来君山福地借道,可以取些炼器技艺相关的小册子,择机安排给南奕。

  姑且算是看在同为穿越者的份上,与南奕结个善缘。

  不过南奕眼下修为毕竟还浅,八宝道人只是随口吩咐,等南奕下次路过君山福地再说,不至于立马上赶着去结善缘。

  南奕不知此事,在出了君山福地后,只觉身上一轻,没了意识到八宝道人乃是地阶中品修为后的莫名拘束感。

  不过南奕看了燕青云与郭来一眼,发现两人虽觉君山福地好似仙境,不愧福地之名,却并不像自己这般有心醉神迷之感。

  或许,是「洞真」天赋被动解析之效,使自己灵觉更显敏锐。

  南奕如此想着。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