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章之卌 脉楼赌坊餋王斗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07章 章之卌 脉楼赌坊餋王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7章 章之卌 脉楼赌坊餋王斗

  第207章章之卌脉楼赌坊餋王斗

  南奕回到杜府,叫上燕青云与郭来,准备换个地儿住。

  眼下,他算是将真气武道一事,正式挂上了议程,需与大离九部分别计较。

  这种情况下,杜衡虽是陶知命好友,能为南奕压下牧令司官员,南奕却也不好在杜府借宿太久。

  而他搬去的地方,则是洛家洛无极名下的一处宅院,昨日收拾出来,供南奕几人借宿。

  不过住宿都是小事,关键是南奕昨日,请洛苏准备的文武百官基本资料。

  南奕在离京,人生地不熟,唯有找京城老人帮忙,才能捋清局势,找到好下手的切入点。

  所以,南奕来到离京城,第一个找上的,便是无相书院夫子洛苏。

  洛苏虽然不至于亲自为南奕摇旗呐喊,但稍微拦一拦文部官员,再为南奕提供情报支持,却是不费工夫。

  南奕自洛家家仆手中接过一块玉简,和一块金色令牌。等进了客舍,他往玉简探入神识,先快速看了个大略,接着细看商部官员之资料。

  商部分为财度、道运二司,前者主管税赋、铸币、俸禄,后者主管交通、物流、勘探。

  今上午的朝会,以经济规律驳斥南奕者,正是现任商部财度司司长林夜。

  南奕仔细看了看。

  当下的财度司官员,全都是天启元年「几何罪」一案之后,由离皇从各郡火速抽调的财度一系官员。

  彼时,离皇质问:“堂堂京城,达官显贵盘踞,豪商巨贾云集,人均税款为何还没整个大离的人均税款高?”

  时任财度司司长苏光答不上来,导致离京财度司大小官员,全部去职。

  离皇从各郡抽调,并破格提拔,最终留任京城的财度司官员,相较老一批官员,更听离皇的话,让离皇得以慢慢掌握话语权。

  但听离皇的话,不等于唯离皇马首是瞻,仍旧会有着属于自己的利益考量。

  毕竟,无论是谁当官,士权都天然会与皇权起冲突。

  而且,这些财度司官员被离皇提拔已有三年。三年来,他们坐稳了位置,也就不必太顾虑离皇本身意愿。

  即便明知离皇想要辟南奕为官,传播真气武道,他们也是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甚至成为南奕眼下面对的最大阻力。

  只因为,于财度司官员而言,推广蒸汽技术能增进税赋;推广真气武道,却无半分好处。

  南奕看完诸位在任财度司官员资料后,看向在「几何罪」一案中,被离皇贬黜的上任财度司司长苏光的资料。

  苏光,年三十有八,乃是少见的拜官从政之女修。

  其性格落落大方,广结善缘,少与人结仇,因而在仕途上也颇为顺利,年纪轻轻,便已是商部侍郎,兼任财度司司长,官拜正三品。

  彼时,苏光甚至是整个大离官职最高的女修,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结果,升任商部侍郎不久,苏光便赶上上代离皇暴毙、当今圣上即位;又碰到离皇为了拿实皇权,不做无权虚君,上来就拿财度司开刀。

  面对京城人均税款为何比大离人均税款少这一灵魂拷问,苏光目瞪口呆,愣是一个字都没敢开腔。

  她当然知道京城权贵最擅偷税漏税,她也当然知道离皇希望她站出来举报所有京城权贵,好叫离皇有借口整顿官场。

  因为苏光毕竟是新上任不久,只要她开口举报,言说此乃陈年旧账,非其在任之失职,愿为离皇查清此中详情,不仅不会被贬,还能有望更上一层楼,攫升商部尚书。

  正如现任财度司司长林夜,正是在重新盘点天启元年财度账册时勇于举报,才破格提拔,坐稳了司长之位——虽然林夜当时也只敢举报小猫小狗三两只,不敢当真激起众怒。

  但苏光毕竟不是林夜。林夜乃是抽调之官,全无根基,为了争取破格提拔,才壮着胆子挑出一些软柿子举报。

  而突然迎来离皇质问的苏光,心中盘算后,觉得比起当离皇的刀子,还是不得罪京城权贵为好。

  所以她沉默不言,在离皇失望目光下,被离皇罢职贬黜。

  不过苏光虽被离皇去职,因其没有选择举报京城权贵,倒是不损人缘,依旧是京城各大世家的座上宾。

  只是对修士来说,人脉人缘,只能算锦上添花之物,而非修行根本。

  苏光失了官身,没了官身辅助修行,只靠日常功课打磨道行,想蜕凡圆满,着实是耗时良久。

  她有试过写文。

  但曾是财度司司长的苏光,擅长搞钱,却不擅长写文。

  其新书筹备二十三个月,迄今字数仍未满万字。

  或许是自知不是写书的料,苏光经常中途搁笔,跑去寻觅灵境,借助攻略灵境所得馈赠来快速增长道行。

  只是攻略灵境,颇为看运气。运气不好,碰到难以解决的灵境,不仅拿之不下,更是连逃都逃不了。

  而近日,苏光便似从某一灵境铩羽而归,染上了泼天霉运,需散财消灾,正在城中一家名为脉楼的赌坊,连赌连输已三日,仿佛衰神附体。

  看见这条消息,南奕陷入沉吟。

  最终,他决定赶去脉楼接触一下苏光。

  南奕独自出了门,并在特意途径某处小巷时,分出了分身裘长生。

  之前要借道青玉福地的传送阵法,秉着传送费能省一点是一点的朴素心思,南奕与裘长生悄然合体。

  因暂时没有需要裘长生操办之事,南奕也就一直没有解除合体。

  不过现在,是时候了。

  南奕将身上钱财分作两份,一份放进乾坤戒中交予裘长生,一份则暂时放在葫芦空间中。

  两人一前一后,分作两批,赶往苏光当下所在脉楼。

  脉楼高七层,修建得富丽堂皇,颇有奢华之气。

  其楼门广阔,上刻金色花纹,于外界光线照射下,好似有流光闪烁。

  入得脉楼,隐隐约约仿佛云烟缭绕,却是楼中燃着的特殊香料之烟气,闻之清爽提神,同时让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和紧张。

  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琉璃灯饰悬挂,将整个脉楼照得如同白昼,仿佛外界是何时辰,都与此楼无关。

  灯光洒在地面上,投下斑驳影子,给人一种梦幻之感。

  南奕见状,却是微微蹙眉,感觉自己像是突然从修仙界,跑到了赛博片场。

  不过作为赌坊,脉楼之中,本就不像修仙界,全无半点缥缈气。

  在脉楼一二楼,是供凡人进行赌戏的场所。

  人声喧哗,充满了赌徒们慷慨激昂的激动叫喊声。赌桌上铺着鲜红的绸缎,分别摆放各种赌具,让人眼花缭乱。

  每一个赌桌,都有不少赌客投注,博取刹那财富。

  在这里,南奕仿佛能感觉到犹如实质的人心愿力、红尘气息。

  只不过,这种人心愿力,早已染上了名为欲望的颜色,并不适合仙门修士采集。

  依旧心中冷静,不受半点脉楼气氛影响的南奕,怀疑脉楼之主,应是一位旁门修士。

  南奕深吸一口气,不再扫视楼中之景,迈步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见他一身青衫,气质卓然,守在楼梯处的两位小生,没有拦南奕。

  南奕又从二楼走向三楼。

  两位养气小成修为的小生,感知之下,只觉南奕气势内敛,摸不清底细,也没有拦。

  他继续从三楼走向四楼。

  两位养气圆满的执事,修为更强,只觉南奕气势如渊,难以测度,反而更加谦恭,不敢拦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南奕。

  直到南奕上了五楼,一位蜕凡入门的脉楼管事,恭谨问道:“道友看起来面生,可是对脉楼「餋王斗」感兴趣?”

  一二楼是凡人赌戏,各种赌具,凡人参与感极强。

  三楼对应养气入门或小成修士,四楼则是养气大成或圆满修士。

  至于五楼,只对蜕凡入门或小成修士开放。

  同时,从四楼开始,脉楼就没了赌戏,只剩博戏,即不让赌客近距离上手投注,而是让赌客进入雅间先行投注,再进行博戏,尽可能的避免赌客干扰博戏。

  五楼的博戏,名为「餋王斗」。

  有一种名为血餋(juàn)的灵鱼,经人工培育分成红蓝两色。

  血餋长相狰狞,身躯修长而有力,拥有锋利的牙齿和强健的鱼鳍,可以在水中灵活迅猛穿梭。

  其性凶悍残暴,饥饿之时,甚至常常会同类相斗相食。

  脉楼取128组红蓝血餋分组对抗,供赌客押注红蓝胜负,是为第一轮。

  第一轮后,每只获胜血餋有了编号,则继续分组——优先分出红蓝对抗组,然后让多出来的同色血餋对抗。

  如此,128进64,64进32,32进16,16进8,8进4,4进2,2进1,一路决出最后的胜者,即为餋王。

  餋,乃祭祀之意。

  整个「餋王斗」,某种意义上就是一场血餋之间的祭祀科仪。

  最终得胜的餋王,会从黄阶中品,一跃为黄阶上品,成为名副其实的灵鱼,食之可得一月道行。

  脉楼会将餋王,免费送给所有最终押注餋王的赌客中,猜胜场次最多那位。

  如果碰上多人猜胜场次一样多,就送给最终筹码增长倍数最高者。

  如果还一样,就优先送给新来脉楼的生客,或累计夺得餋王次数更少者。

  这却是防止某些修士,可能会仗着特殊本领故意争夺飬王。

  毕竟,一条飬王食之可得一月道行,看似不算特别多,却架不住脉楼一天不止一场「餋王斗」。

  如果能不断拿下餋王,大快朵颐,修为增长也不会太慢。

  这也是脉楼屹立不倒,将赌坊生意做进修士群体的底气所在。

  但要想长久维系脉楼生意,必须尽可能公平,不搞黑幕的同时,也限制赌客作弊。

  虽然赌客所在雅间,其实颇有讲究,设有相应法阵,能将修士神识隔绝在雅间之内,避免修士对外传音,或以神识暗中干扰血餋对抗结果。

  修士投注「餋王斗」,主要拼的是眼光,但也会有一定的运气因素。

  或许原本落于下风的血餋,会突然神来一击,猛地重伤另一条血餋也说不定。

  只是修士手段叵测,总有些手段是防不胜防,明明身处雅间,却依旧能轻易锁定胜局。

  所以如果出现多人疑似作弊,完全分不出上下时,就优先生客。

  言归正传,面对脉楼管事问询,南奕说:“我来寻苏光。”

  脉楼管事有些迟疑。因为南奕看着面生,并不像是苏光的熟人。而苏光在脉楼连赌三日,也不大可能事前约过人于此相会。

  所以脉楼管事迟疑着问:“道友可是之前便与苏道友有过约定?”

  南奕笑道:“不曾有约。不过你只管通报,就说奕武领袖南奕,前来拜会,欲助苏道友修行,还望苏道友不吝一见。”

  脉楼管事遂去相应雅间请示苏光。

  苏光终究还是同意了南奕拜会,于是折返回来的脉楼管事,又引着南奕进了苏光所在雅间天华阁。

  入得雅间,南奕看向苏光,顿时暗吃一惊。

  只见苏光坐在一张红木桌前,面色苍白,眼神黯淡,连气息都似显得颓然沮丧。

  原本该是位风华正茂的俏丽女官,此时却眉头紧锁,甚至连额头上都已挤成皱纹。

  只是蹙着眉的苏光,并未将心思透过单向透明的落地窗看向场中池缸。

  每到新一场血餋对抗,苏光都只是单纯而机械地投注,丢筹码,仿佛并不在乎血餋对抗输赢。

  然后,不管苏光怎么押,哪怕看起来万无一失的必胜对抗。

  只要苏光敢押注强势一方,强势一方都能立马输给苏光看。

  某种意义上,苏光眼下之赌运,俨然是堪称因果律,倒霉到了极限。

  南奕试着与苏光搭话,苏光却只下意识地摇头,仿佛完全没有接话的心思。

  他顿时怀疑,适才脉楼管事之请示,恐怕苏光也只是单纯地点头,根本没有当真回过话。

  见苏光一副等她赌完再说的架势,南奕低声问到雅间中负责陪同的侍女。

  “我也能在这间雅间投注么?还是必须要我单开一间雅间,才能投注?”

  侍女低声应道:“公子可以在这间雅间里直接投注。只是所押之注,不能与苏小姐所投相悖。”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