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章廿一 骆驼祥子在大离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1章 章廿一 骆驼祥子在大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章廿一 骆驼祥子在大离

  第21章章廿一骆驼祥子在大离

  身为穿越者,工业革命带来生产力提高,继而所会呈现的社会风貌,南奕至今,仍旧历历在目。

  其他人最多照着北方坎朝变化来答,南奕却能照着前世蓝星之发展,对比分析。

  可以说,南奕「文赋」答卷,优势极大。

  但阅完题目,南奕双眸,却是微微一眯。

  他品出了不对。

  离皇下旨,令各郡尽快引入蒸汽技术。

  正常来说,不是歌功颂德,也该是各种好话,强调必要性。

  可偏偏,郡守出题,不仅没有明言蒸汽技术引入,还直接要求推演的是百年之后。

  南奕隐有所悟。或许,离皇希望引入蒸汽技术,尽快解决人口增长后民间就业压力;但楚郡郡守,未必乐意。

  一方面,可以说楚郡郡守目光长远,对蒸汽技术引入百年以后的时局变化,还是心存犹疑,并不会盲目乐观。

  另一方面,许是楚郡郡守忧心郡内世家,会借助蒸汽技术引入,进一步膨胀势力,垄断民生。

  南奕若有所思。

  答题首重觉悟,但现在,离皇与郡守,心意相左,该当如何?

  当然是坚决拥护郡守心意。

  此世国体,介乎于分封制与君主立宪制之间。各郡郡守,更像是封国之王。

  至少,在楚郡,郡守旨意,比离皇旨意更管用。

  南奕稍作琢磨,便心生决意,决定另辟蹊径,从底层人物入手,侧面展现未来社会风貌。

  反正再差也落不出岁考前十,南奕打算小赌一手。

  就算赌输,无法免去学费拜入无相书院,南奕也不怕。原身没钱,才想着必须岁考夺魁。

  他不愁学费,大可放手直抒胸臆。

  所以,就决定是你了,骆驼祥子!

  …………

  悠悠百载,国富民强,物资丰腴。

  怎奈何,百业物价随之而涨,富者愈富,穷者恒穷。

  却说,郡府治下,有一驼背乡民,名罗祥。家虽贫,却好学,赶上学院扩招,倒也入了学院,于学成后留在郡城就业,做蒸汽租车车夫,每日载客送客。

  他辛勤工作,省吃俭用,一身衣衫穿了几年也不换新。为了省钱,他在城郊与人合租,每日起早贪黑赶去开车,甚至为了省钱,都不敢倾慕女子。

  辛苦十年,他终于攒够了房子首付,又去钱庄借了贷,找建房商人买了购房凭据。

  正当罗祥觉得生活有盼头时,建房商人卷钱失踪。

  罗祥不仅没了房子住,还得继续还钱庄的三十年贷款。他问钱庄能不能停贷,钱庄表示不还贷就把他打入失信人名单,让他从此找不到正式工作。

  罗祥大受打击,背也更驼了。但日子还是得过。

  这时,在罗祥就职的租车行,爱慕罗祥的车行行长之女,名胡柳者,暗把罗祥算计。她趁众人聚餐日,罗祥借酒消愁时,竟灌醉了罗祥。

  待到次日,罗祥一觉醒来,竟与胡柳同睡一床。

  罗祥性情淳朴,夺了胡柳初夜,不愿背弃。

  他还在心里暗道:胡柳貌虽粗鄙、性虽骄纵,但总归家里有钱;若是与之成婚,当能免了三十年努力,有望买到房子。

  罗祥思索良久,终是应了胡柳,愿和胡柳成婚。

  怎料胡父大怒,嫌弃罗祥是乡民出身,不肯同意婚事。胡柳气恼,便与罗祥私奔。

  私奔后,胡柳被胡父断了经济来源,只剩些私房钱,勉强给罗祥买了辆车,让其做个独立车夫,挂靠在滴滴车行下,继续每日载人拉客。

  自家有车,只是挂靠滴滴车行拿载客牌照,辛苦载人的费用,被车行分去占比,便会少上一截。

  因此,虽然胡柳贪恋房事索取无度,险些掏空了罗祥身子,但夫妻俩的日子,到底是步入了正轨,有了盼头。

  奈何好景不长,胡柳怀孕期间好吃懒做,不爱运动,竟使得胎儿过大,分娩难产,急需抢救。

  罗祥送胡柳去医馆急救,医官却要罗祥先交了诊金才肯施救,说这是医政新策,必须先交诊金。

  罗祥出门仓促,没有带钱,只得匆忙回家取钱。但因为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胡柳最终还是难产而死。

  罗祥本来想着胡柳还存有私房钱,欲将其取出,给胡柳办个葬礼。结果胡柳的私房钱,竟存在鬼谷的何南钱庄。

  钱庄说胡柳没有存钱,而是买的理财产品,理财失败,分文不存,根本取不出钱。罗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卖车给胡柳办了葬礼。

  经此一遭,罗祥生无可恋,已然是十分绝望。

  但他和胡柳私奔期间,合租认识的室友肖福,愿意与他同甘共苦,又让罗祥看到了点活下去的意义。

  肖福同样也是乡民出身,因家里人重男轻女,被卖到了郡城龙家给一傻子为妾,后来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逃了出来。因为没有路引,肖福去不了外地,只得留在郡城当黑户,于一家小酒楼中做个端茶倒水的店小二。

  罗祥与肖福约定,等生活条件改善一点后,便和肖福结婚。

  但赚钱心急的罗祥,却又中了骗局。好不容易才攒的一点钱,又被一姓庞的骗子给骗了去。

  万念俱灰时,罗祥突然又得了消息,肖福在酒楼雅间送酒水时,竟发现雅间里是之前将她买去的龙家家主,也就是傻子他爹。

  龙父好色,先是强了肖福,接着还想将肖福抓回龙家,继续给傻儿子做妾。

  肖福性烈,不堪受辱,竟择机跳楼自杀。

  武安卒过来查问情况时,由于龙家背景深厚,肖福的死,最后竟被当做是意外坠楼,不了了之。

  罗祥想为肖福求个公道,准备去找郡守上访。

  但龙家得知消息,派人盯着罗祥。罗祥不仅见不到郡守的面,还被龙家下人给打瘸了腿。

  经此打击,罗祥的心沉到谷底,再也没了生活的希望,彻底堕落。

  他赖了钱庄的房贷不还,也不再租房,直接搬去三合广场,做个睡广场的流浪汉。偶尔在三合广场做些工钱日结的工作,再加上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就这般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由于不再攒钱,罗祥手上不留余钱,还三番五次去找暗娼。

  却不想,遇到一个得了性病绝症还故意出来卖的娼妇,让罗祥也染上了病,晚年不详。

  罗祥放弃治疗,继续放纵,终于在某一天,悄无声息地死了。

  …………

  写完最后一个字,南奕停笔,轻轻叹了口气。

  虽说是基于《骆驼祥子》文抄魔改,不全然原创,但南奕到底也是要投入感情,将感情灌注到文字之上。

  心中共情,便难免会感到有些沉重、压抑。

  南奕之所以选择化用《骆驼祥子》,私心里主要是想着出奇制胜,但与此同时,也多少有些作文警示之念。

  毕竟,技术革新,生产力固然提高。但落到百姓手里的好处,未必有多少。

  若此文传到郡守眼前,或许能让郡守在颁布民生政策时,多考虑一二,注意到一些底层民众真正切身的痛点问题。

  倘若果真如此,那南奕自觉,多多少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自感宽慰。

  念及此处,南奕心底走出了骆驼祥子所带来沉闷思绪,抿唇间嘴角微勾,泛起了笑意。

  他也不再回看前文,放下墨笔,闭目养神起来,静等收卷。

  而见南奕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一位在教室中不时走动巡视的监考官,心生好奇,有意走到南奕身旁。

  南奕耳朵微动,知道有人来了身旁站定。

  但他依旧没有睁眼,不为所动。

  反正考卷交上去后,是送到郡府教化监糊名批阅。不论身旁这位监考官是否记住他答题文章,都不会影响他成绩。

  南奕也就懒得装出拘束模样。

  监考官见状,暗赞了一声心性不错,但也没有多在意,而是自顾自地垂眸看向南奕考卷。

  第一眼看完,他微感讶异:竟是篇小说。

  第二眼……

  监考官的视线凝住了。

  ————

  注:本章化用故事,参考自某乎骆驼祥子新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