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章卌三 调教幻境试深浅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10章 章卌三 调教幻境试深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0章 章卌三 调教幻境试深浅

  第210章章卌三调教幻境试深浅

  贾家家仆狼狈退下后,南奕看向之前被打的卖炊饼的货郎。

  幻境中,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奕原身的弟弟南二。

  在现世,南奕回南石村后,还没等见到南二的面,医官许洛便已然施术,激活赐灵法阵,夺走南石村所有村民性命,

  而在幻境中,虽然他收到消息很快赶来,南二却已经被贾家家仆打得内脏破损,奄奄一息。

  南奕在南二身旁半蹲下来,握住了南二的手。

  南二躺在地上,痛苦呻吟间,努力睁开眼睛看向南奕。

  他勉强扬起嘴角,艰难说道:“哥,没事,这都是命……你不必介怀……还有,莲儿她,你也别怪她,都是我没有本事……”

  南二说着,咳出了血,嘶声道:“贾家势大,哥你别和他们斗,趁现在收拾好行李,赶紧逃。伱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别为了我和贾家斗,不值当,不值当……”

  渐渐,南二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意识也似有些模糊起来。

  南奕知道,如果他不出手,南二将很快死去。

  但只要他心念一动,机械降神,立马就能让南二恢复如初。

  可南奕却一直都没出手,只是默默握着南二的手,看着南二合上了眼,停止呼吸。

  一来,这只是幻境衍化,想借机攻破南奕心防,叫南奕忍不住开挂,救下南二。

  二来,南奕终究不是原身南一,即便看着原身弟弟即将死在自己面前,心中也无丝毫波动。

  他只是稍微配合着,在幻境中南二命若悬丝的这段时间内,不做别的事。

  当南二彻底咽气后,南奕站起身来,询问之前跑来通知他的那位商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幻境中,南二是位卖炊饼的货郎,取了个如花似玉的娇妻,名叫金莲儿。

  而后,幻境中有个贾家,地位显赫,却有个混世魔王般的少爷贾宝元,诨号贾包圆,最喜圆润饱满的民女人妻。

  今日之事,缘起贾宝元看上了金莲儿,直接强行闯进南二家中,欲行云雨之事。其不加遮掩,闹得动静颇大,自然会有人来给南二通风报信。

  贾宝元不以为意,只顾左右运球、上下包圆。贾家家仆却追了上来,照着南二往死里打。

  有邻摊商贩看不过眼,遂跑来找南奕,将南奕正式引入幻境衍化剧情中。

  南奕对此,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这红尘幻境,似是要勾动修士道心破绽,污人道心。

  只是红尘浊气采自凡人,多为凡人欲念,对付初入修行的养气修士,或许堪称一大杀器;但对道心圆融,没有明显破绽的修士来说,再是量大,也难堪大用。

  东凌天知道这一不足,特意请南奕入此红尘幻境走上一遭,并让红尘法度根据南奕身上散逸灵犀动态衍化幻境剧情,其实相当于请南奕进入开发者模式,给红尘法度挑刺找茬,好印证修行。

  南奕得了东凌天许诺助力,就好比收钱办事,虽然内心毫无波动,却也会顺着幻境剧情走,好看看红尘法度究竟能玩出些什么花活。

  南奕叫商贩等人帮忙料理南二尸体,自己则在问清楚南二家方位后,直接赶去。

  南二家房门大开,南奕根本不需要敲门便能直接进屋。

  贾宝元已经刮完风下完雨,拍拍屁股便走人,只剩金莲儿仍在床上哭哭啼啼个没完,连衣服都没穿,仅是扯被子大略裹住了身。

  在南奕进屋后,金莲儿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连忙挪动身子到床边缘,不顾被子滑落春光外露,探出双臂,紧紧抓着南奕手腕问道:“哥哥,二郎他没事吧?”

  此刻的金莲儿,披散着一头如瀑般的凌乱黑发,脸上泪痕斑斑点点,眼神中满是深深的绝望和无助。

  她曲线玲珑,既婀娜,又丰腴,肤如凝脂,像陶瓷娃娃般脆弱而精致,在云雨之后,更是散发着一种令人心动的妩媚气息。

  而当梨花带雨、山峰半掩、波光粼粼时,金莲儿愈发显得柔媚无骨、娇弱可欺。此般景色若叫常人看了,定会气血上涌。

  南奕看了,却是轻轻蹙眉。

  他又不是聊斋中没近过女色的寻常书生,哪怕明知是鬼,或者明知是妖,也管不住自己下半身。

  南奕前世开过眼界,曾纵横步兵战场,提枪开炮,大战圣光三百回合。此时身在幻境,纵是美色在怀,也依旧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二郎已经死了。”南奕说着,便欲将手腕从金莲儿手中抽出。

  怎料,脑海中突然传出凰念儿的声音,叫南奕手上一缓,慢了一拍,没能及时抽出来。

  却是金莲儿见他手腕抽动,紧张不已,立马从原本双手抓住南奕手腕,变成将南奕右手死死抱在怀里夹住不松开,大有整个人都要吊在南奕手臂上的架势。

  “哥哥,二郎走了,难道你也不要莲儿了吗?”金莲儿哭泣起来,“你若不管莲儿了,莲儿定会被那贾宝元那厮带回贾府,肆意欺凌。”

  南奕脑海中,凰念儿则是以看戏心态乐呵道:“别呀,你抽出来干嘛?反正你只要忍住,不放开心念强行干涉幻境运转,就不会有事。不如陪这金莲儿好好玩玩。难不成,你还怕与她玩的时候,道心出现缝隙?”

  红尘幻境作为灵犀界的一种,会捕捉南奕自发散逸的灵犀进行交互。而有了灵犀交互,南奕武灵界中的凰念儿,便顺着过来看戏。

  她打趣说:“正所谓堵不如疏,南奕你太过端着,假正经,委实无趣。不如学你那位陶师兄,酒色穿肠过,心中淡然视,反令道心愈发无暇。”

  对于凰念儿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歪理邪说,南奕心中驳道:“堵不如疏,前提是有水患未息。今无水患,何必强行疏通河道?”

  同时,幻境中,南奕淡淡开口:“我现在要去贾府,难道你就这样,让我拖着你去不成?”

  “哦哦。”金莲儿这才恍然,止住了泪,开始慌不迭地穿衣服。

  “等你六十个数。”

  南奕说着,去了外间等待。

  凰念儿见状,啧了两声,念叨道:“你真的是太端着了,假正经。我看其他修士,平时也有说有笑的,没像你这般端着。”

  南奕不接这话。

  除去天生嘴欠外,凰念儿因为长期无聊,还有些话痨。越是搭理她,她就越会胡说八道,聊个没完。

  反正,除了涉及修行探讨外,南奕基本不会接凰念儿的话,只偶尔放开束缚,让凰念儿可以神识旁观。

  他问道:“这幻境法度,你怎么看?”

  “这种修法,偏重魂修,应是西境幻盟的路数,讲究以神幻之。不过这人许是有缺不全,自行补全下,又走了心修的路子,以心迷之。”凰念儿没怎么犹豫,略作感知,很快给出结论。

  气体魂心四相中,南洲仙门以心修为主,注重道心;西境幻盟以魂修为主,重视神魂。

  东凌天作为南洲修士,在得了红楼传承后,掺杂自身理解,倒是有些两头不沾。

  南奕若有所思。

  这时,金莲儿给自己套好了衣服,走出卧室。只是她没来得及整理头发,依旧双眼红肿,一副梨花带雨惹人怜的模样,紧咬着嘴唇。

  南奕懒得给她整理妆容的时间,见她穿好了衣服,便即迈步,朝外走去。

  接下来,该是贾府相关剧情。

  对于穿越者南奕来说,亲人惨死,勾不起怒火;美色在怀,挑不动情欲。那么接下来,又会是什么呢?

  权势?

  南奕盘算着红尘法度会如何衍化剧情,却并未直接赶去贾府,而是先去了趟集市附近,找到一家铁匠铺,买了三把长剑。

  他是来给红尘法度找茬的,愿意配合着红尘法度进行剧情。不过,在得了凰念儿提示后,南奕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红尘法度的别扭之处。

  目前而言,幻境所衍剧情,都只是基于凡人层次,扰人心绪。

  虽然有南奕相当于是进开发者模式,幻境不曾全力衍化剧情迷惑其心神的缘故,但强度不足,始终是其硬伤。

  所以,南奕决定直接给幻境上点强度,起码不能只是停留在凡人层次。

  比如,权就是拳,拳就是权。

  当然,汇聚诸多武者武斗经验的南奕,拳脚功夫固然也有,却终究不是太擅长。

  而且,就幻境之中的常人身体素质而言,赤手空拳下,多半会是双拳难敌四手。

  于是,南奕买了三把长剑。

  他将其中两把连着剑鞘丢给金莲儿,让金莲儿做个捧剑跟班,接着,剑指贾府。

  而南奕动向,一直有人暗中通报贾府。得知南奕买下刀剑,似有行凶之念,贾府顿时纠集了诸多家丁。

  他们认为,家仆多是端茶送水的打杂小厮,不通武艺,方被南奕轻松打败。

  但家丁肩负着护卫宅院安全的职责,会请专门的教头教授武艺,却是能叫南奕好看。

  一众贾府家丁,气势汹汹地杀向南奕。

  两方长街相逢,家丁们纷纷挥舞手中兵器,犹如训练有素的猎犬,于呼啸呐喊声中,散而不乱地猛扑向南奕。

  他们纵横交错间,攻势连绵不绝,如潮水一般汹涌,竟似战阵之法。

  然而,南奕面色从容,却是悠然抬剑,轻轻一挥。

  没有凛冽锋锐的剑气剑风,没有犀利狠厉的剑招剑技,甚至连决绝的气势也没有。

  南奕只是站在原地轻轻挥剑,仿佛用帕子轻轻擦拭窗户灰尘一般,衣袖飘飘间,尽显悠然。

  可离他尚有一段距离的诸多家丁,却像是突然失了魂,脚下一僵,便在惯性前冲下猛地扑倒在地上,如同秋风吹折的杂草,伏尸十里。

  众家丁的这一扑街,顿时叫适才还在呐喊不休的长街为之一静,亦为之一寂。

  而后,忽有咔嚓声响,却是南奕手中长剑,先是如蛛网般裂开,接着片片破碎,散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啦的清脆声。

  随着碎铁片落地轻砸轻撞的哗啦声,原本仿佛突然陷入停滞的幻境,又像是继续流动起了时间。

  南奕丢掉只剩剑柄的长剑,回手往后一抓,从金莲儿怀里取过第二把长剑。

  他适才一剑,没有开挂,没有强行干涉幻境运转。

  他只是,斩出了剑意。

  斩出传统武道,养意志、壮气势之后,凡人武夫也能有望斩出的剑意。

  南奕曾借鉴燕青云之剑意,辅以「天子剑」本身特性——纳万道,容万灵,集众人之力,成一人之尊——悟出一式容之剑意。

  众家丁似结战阵之法,攻势如潮,汹涌澎湃。

  可当南奕斩出容之剑意,众家丁之势,便如不起眼的石子,落入渊海之中,连个浪花都翻不起,便了无声息也。

  南奕继续迈步走向贾府,视诸位贾府家丁尸骸如无物,踩着尸骸所铺之路,来到贾府门外。

  在这里,贾府传授诸位家丁武艺的教头林岱宇,身着青袍,腰束黑带,已然恭候南奕好一会。

  待得南奕将近,英姿飒爽的林岱宇倒拔垂杨柳,从贾府门前杨柳树树心位置,掏出一根蟠龙棍。

  从林岱宇倒拔垂杨柳的那一刻起,其气势开始疯狂暴涨。

  等到她从树心里掏出一根蟠龙棍后,双手持棍,气势反而转为内敛,化作武道意志之资粮。

  南奕见之,赞许点头。

  这红尘幻境临机应变倒是迅速,见他展露剑意,便立即调整机制,将林岱宇加持为凡人武夫中的武道宗师。

  红楼传承,作为西境幻盟之传承,本就该以神魂为重。

  而武道意志,就凡人武夫而言,最为贴近魂修路数。

  在以人心愿力加持林岱宇为武道宗师,又以红尘浊气凝聚为蟠龙棍后,幻境根本的红尘法度,在南奕眼中,勉强算是上了道。

  虽然,因人心愿力驳杂,林岱宇的武道意志并不精纯。

  可至少,上道以后,可以继续调教。

  等到林岱宇调息完毕,南奕不急着剑意强冲,而是手抖长剑,如毒龙一般点向林岱宇,欲先以剑招,慢慢盘一下林岱宇深浅。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