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章卌五 火凤燎原化梦蝶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12章 章卌五 火凤燎原化梦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2章 章卌五 火凤燎原化梦蝶

  第212章章卌五火凤燎原化梦蝶

  “你能行?”南奕话语中的怀疑之意,完全不加掩饰。

  不是他瞧不起凰念儿。若论修为境界,凰念儿肯定在他之上。

  可凰念儿主修读心神通,明显是不善斗法的样子。甚至连凤凰,也是让凰念儿负责守着凤凰传承灵境,相当于叫其管理人事。

  南奕真不觉得,在同一修为层次,凰念儿能胜过有剑仙之称的李通崖。

  “瞧你说的,我是不能打,不代表凤凰传承里没有能打的。”凰念儿故作不满道。

  她负责分发凤凰传承,对凤凰传承熟络至极。若只是通过灵犀干涉在幻境中加持神通,凰念儿完全可以为南奕加持其他凤凰传承,而不必局限于她自身所修神通。

  南奕这才放下心来,说:“那便试试。”

  话音落下,凰念儿开始干涉幻境,为南奕进行加持。

  而在多门凤凰传承中,凰念儿选择了最重攻伐的《火凤燎原法》。

  随着凰念儿为南奕加持法力与神通,一缕炽热的火焰自其体内喷涌而出,迎风见涨,散出两翼,仿佛南奕整个人都被一只火凤包住。

  南奕眸中闪耀起炽芒,身上气息滋长,气焰升腾,好似火山爆发,转瞬便变得磅礴嚣张,如吞山河。

  这一刻,因凰念儿仗着自身不惧灵犀之污染,全力加持南奕,竟使幻境中的南奕修为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直接抵至蜕凡圆满,比他现世修为都还要来得更高。

  火凤体内,南奕长发飞扬,隐现炽色焰芒。

  他忍不住放声长啸,伴着猛烈涌现的法力,体悟玄妙。

  《火凤燎原法》作为最重攻伐的凤凰传承,不仅赋予了南奕自如掌控操纵火焰之力,更是有着越战越强之特性,可以在斗法过程中不住积蓄火势,直至最终燃尽一切阻挠之敌。

  这一刻,不仅前所未有的庞大法力在体内流淌,南奕眸中,更是仿佛换了个视界。

  一切事物,皆可焚燃。唯一区别,只在于燃点高者,需积蓄更长时间的火势。

  而凰念儿看着南奕的变化,也十分满意。虽然她自个不善斗法,没把握在同一层次斗赢月阙剑仙李通崖。

  但她不仅可以为南奕加持凤凰传承,还能让南奕一直处于全盛状态。久战之下,绝对能耗赢李通崖。

  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通崖斗法手段再强,作为英灵之身,其法力也是源于红尘幻境供给,有着相应上限。

  对此,在旁饶有兴趣看了半天的李通崖,心中已然有数。

  不过,他面色从容,只是含蓄一笑:“道友手段,倒是玄妙。”

  幻境中的斗法,非是生死之战,更类似于两方摆明车马正面相争,看南奕能否攻破红尘幻境所召英灵,解掉红楼传承之封印。

  所以,李通崖并未打断南奕蓄势过程。

  南奕则在略微熟悉《火凤燎原法》后,执后辈之礼,恭敬道:“请赐教。”

  待得李通崖点头,南奕丢掉手中长剑,干脆以火焰凝聚了一把法剑。

  他挥动法剑,炽热的气息随之而生,继而有熊熊烈焰升腾。笼罩在南奕体外的火凤,沿着这条火焰路径飞出,拖曳焰尾,翱翔天穹,袭向李通崖。

  火焰升腾,带动着幻境之中气流激荡,风起不息。

  而在风中,李通崖白袍飒飒而动,似是忆起了往昔。他脸上流露出温和的笑容,怀中长剑则是自鞘中跳出一尺。

  “锵!”

  青白色的光芒冲天而起,扫开焰芒,直冲火凤。

  火凤被倒冲得翻了几个跟斗,凤羽四溅,散落漫天,好不狼狈。

  可转瞬,散落四方的星点焰芒,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般,又从四面八方涌向青白色的剑光。

  原本如激流倒卷,逼得火凤不住倒翻跟斗的剑光,很快就像是根基被蚕食,后继乏力,在空中绚烂炸开。

  那一刹那,整个幻境,都仿佛是青白一片,别无杂色。

  然而星星点点的焰芒,再次忽然涌现,并飞快蚕食着剑光余芒,很快又将天幕染成炽色。

  李通崖又出了几剑。

  每一次出剑,青白剑光辉耀天地,大有横扫六合独霸寰宇之气势。

  可火凤飞舞,始终不曾被剑光彻底吞没不说,散落四方的焰芒星点越来越多,仿佛扎根幻境,只要青白剑光稍微势颓,便会燎原而起,几乎将整个天穹都燃成了一片火云。

  而且,南奕身周气焰继续升腾,从未显露半点颓势,在斩出第一只火凤后,不过一会,更是扩张形成了一片恢弘火海。

  他法剑绕圈而挥,将身周火焰搅动,汇聚成一道火焰旋涡,使无尽火焰涌向法剑。

  南奕把手一抛,法剑长鸣,化作第二只唳声长啸之火凤,飞向李通崖。

  在火凤展翅间,幻境沿途事物全都被其吞噬。

  目睹此幕,李通崖发出了一声既像满足又似遗憾的叹息。

  满足于自阴世长眠中醒转片刻,活动筋骨;遗憾于未尽全力,始终不得尽兴。

  斗至此时,在凰念儿加持下,南奕仍旧是全盛状态。

  可李通崖连出数剑,法力已然余下不多。

  李通崖回身看了眼贾道理手中的红尘宝鉴,似是追忆,似是自嘲。

  最终,他轻哂一笑,对准第二只火凤斩出最后一剑,并身合剑光,以身为祭,爆发绝强威能。

  明明李通崖法力寥寥,只是勉强斩出的最后一剑,却在以身为祭后,气势如虹,锐不可当。

  南奕灌注全身法力斩出的第二只火凤,竟在李通崖最后一剑下,威能对冲,被强行抵去。

  不过,当李通崖舍身祭剑就此不复,盘旋飞舞于天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第一只火凤,终于再无阻碍,自天扎下,直冲向失了李通崖守护的贾府众人。

  火凤长唳,如流星划破夜空。炙热的火焰在空中燃烧,拖出长长焰尾,自天划下,就像是要将整个幻境斩为两半。

  贾府众人尚来不及逃窜,火凤眸光一闪,便叫整个贾府被火焰吞噬,化为一片焦土。

  唯独剩个坡脚道人贾道理,身体颤栗、目瞪口呆间,眼睁睁看着火凤自天扎下,只来得及下意识地举起手中宝鉴,试图阻挡。

  可是,在李通崖以身祭剑后,红尘宝鉴已是徒有其形的空壳子。

  火凤双翼并拢,蓦然一扎,直撞宝鉴,将红尘宝鉴扎得四分五裂。

  刹那间,整个幻境都仿佛定格于这一幕。

  下一刻,从宝鉴碎裂之处冒出几束光,并跳出一白色光丸,亮盈盈光坨坨,大放异彩,散发玄妙道韵,充盈幻境。

  时间似在不知不觉中恢复流转。

  火凤猛地倒卷,穿过白色光丸,口衔一点白光,不断缩小身形,最终一头扎入南奕体内。

  与此同时,幻境天穹上方,出现了一只硕大的手掌,仿佛轻轻一捏,便能将幻境世界抓住一般。

  不过,随着手掌压下,倒是越变越小。且似缓实疾,转眼便出现在贾府废址之上,一把捞走白色光丸。

  这手掌的主人,不是他人,正是脉楼之主东凌天。

  当东凌天取走传承,整个红尘幻境随之消散,南奕心神也就此回返现世。

  不过一时之间,南奕与东凌天两人,都未说话,都在专注于消化红楼传承。

  南奕识海中,赫然是一道玄色光点,正在大放幽光。

  在八方法脉卦象中,玄色光点,是为乾卦,天属,即源于月宰法脉亲传之术。

  而一般而言,即便是仙门传承的九大法种中,也只有三道法度,是为乾卦。

  如无相仙门,便是「无相妙法」、「无相伏」、「无相借法」三术。

  倒不是指这三道法度,比之另外六道法度更为重要。而是指,乾卦法度所衍神妙,完全是基于月宰本身所代表的天地法则。

  初时未必极强,上限却是极高。

  南奕有些讶异,没想到看似不甚起眼的红楼传承中,竟有一道乾卦法度,还叫自己截胡了去。

  南奕细细体悟。

  此法,源于「五月司幻」,即妙觉止念流照月宰。

  其名曰「月华流梦」,采月华之力,凝聚梦蝶,即可以蝶梦人,衍化真实投影。

  施展此法,需提供足够灵犀,才能创造难辨虚实真假的投影。

  南奕没有英灵印记,却是没法拿来召唤英灵。但他著书写文,却可为自身笔下广为人知的小说人物,衍化真实投影之化身。

  不过眼下有一个问题。

  此世修行,是在人体九宫缔结法种,方能修持神通术法。

  若九宫俱有法种,除去法种相合,即融汇相近术法神通以不断补全法种外,便只有散去法种腾出位置,才能修持新的神通术法。

  而南奕当下,体内九宫,分别对应「洞真」、「全愈」、「天子剑」、「长生」、「无相为相」、「无相妙法」、「无相遁空」、「无相伏」、「无相引」。

  九宫已满,即便截胡了「月华流梦」,南奕也必须选择法种相合,或者散去一法种。

  他感应了一番,竟只有「无相妙法」,乃是衍化模拟之术,神效相近,可与「月华流梦」相合。

  然而,这两道法度同为乾卦,一个源自「九月司秘」,一个源自「五月司幻」,兼容性着实不高。

  毕竟,乾卦法度,一应神效,根基在于月宰对应的天地法则。

  就算法种相合,也只能选择一道法度作为根本,没法请动另一位月宰对应的法则之力衍生神效。

  南奕细细思量,就自身道途,进行取舍。

  在无相修士的斗法模式中,「无相妙法」,主要是配合「无相为相」,主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管遭遇怎样的术法来袭,只要反应够快,都能应付过来,及时以术法对攻,威能对消,让自己至少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施展「无相妙法」期间,无相弟子自身也难以施展其它术法神通,偏重自保。

  而无相仙门的「无相伏」,作为破法反制之术,则是配合「无相真解」,在自己放手进攻的同时,反叫他人难以应对招架。

  不过,南奕有着「全愈」、「长生」两大天赋在身,既能主动疗伤,也能被动回血,在自保方面已是绰绰有余。

  如此思之,在法种搭配上,倒是可以舍掉「无相妙法」,选择「月华流梦」,以真实投影之术作为自身道途的拼图之一。

  决意既定,南奕立即接引「月华流梦」之法度,落向人体九宫之希夷宫,缔结法种。

  然后,非是以「月华流梦」融入「无相妙法」中,而是反过来,以「无相妙法」融入「月华流梦」之中。

  为便于称呼,两者相合,最终衍生出的全新法度,南奕干脆称之为「梦蝶」。

  【志名:梦蝶。】

  【志类:术法。】

  【阶秩:黄阶中品。】

  【志述:邀月为梦,我之梦为蝶矣——采月华之力,凝聚梦蝶;再灌注充足灵犀,以蝶梦人,衍化真实投影。】

  【灾厄·禁:浮生幻梦,蝶之梦非我哉——不可灌注自身灵犀,衍化本人真实投影;如有犯之,立毙一命。】

  【灾厄·绝:梦里不知身是客,独自贪生——一道灵犀,仅可衍化一位真实投影之人。】

  当「梦蝶」归位于希夷宫,南奕缓缓收功,放开了对武灵界的压制,让凰念儿得以重新自武灵界中感知外界。

  凰念儿高兴道:“南奕,回头得空,记得给我衍化一道化身,就用《大离双龙传》中给我准备的那个身份。”

  前面说过,南奕小说写到后面,其实已是他修行路上的无形筹码。书中角色,若有对应之人,多多少少能为对应之人博取名望,助力修行。

  所以,除去几位主角姓名不变外,部分配角或武功,都被南奕做了替换。

  其中,深谷剑冢之中的神雕,在凰念儿讨要之下,也给改成了异种嘲啼鸟,作为凰念儿马甲。

  南奕若以「梦蝶」之术衍化嘲啼鸟,便可让凰念儿一点意识寄托其上,在现世行走。

  不过,凰念儿念叨之时,南奕仍旧在沉思。

  他在想,灌注灵犀,即可衍化真实投影。

  他笔下的小说人物,能就此衍化具现。

  阴世长眠的过往英灵,若能得相应印记,也能召唤现世。

  然后,所谓灵犀,无非就是信息。

  既然英灵都能召唤,那他麾下武者,灵犀早就存于武灵界中,岂不也是能据此衍化真实投影?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