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章卌七 传销之罪不可赦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14章 章卌七 传销之罪不可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4章 章卌七 传销之罪不可赦

  第214章章卌七传销之罪不可赦

  在「几何罪」定案后,原财度司司长苏光遭贬黜,离皇自各郡火速抽调财度一系的官员,重新盘点天启元年的财度账册。

  彼时不过养气圆满修为的林夜,为了争取正式留任京城,勇于举报,壮着胆子在京城权贵中找了些软柿子捏,得离皇赏识,最终不仅成功留任,还破格提拔,一跃而为财度司司长,并于两年前顺利破境,蜕凡入门。

  只是,离皇当真赏识林夜吗?

  南奕并不这么认为:“如果林夜当真将京城权贵全都举报了,甘做离皇手中刀子,也只能做离皇刀子,那离皇肯定赏识于他。”

  “可林夜蛇鼠两端,只敢举报小猫小狗三两只,不敢当真去做离皇的刀子,怕丢了性命。”

  “离皇看在眼中,又怎会当真赏识林夜?提拔他做财度司司长,也只是因为其他人连小猫小狗都不愿举报,只好千金买马骨罢了。”

  “毕竟,林夜虽是挑的软柿子捏,终究还是恼了京城各大世家,败了人缘。在离皇看来,就算林夜不肯当他刀子,也起码不会同流合污。”

  “可是,为官者,只要不想做孤臣,哪能一直不合群呢?”

  “如今,林夜许是觉得自己位置已然坐稳,不会轻易被离皇无故贬谪。即便明知离皇心慕真气武道,也甘为九部官员之先锋,卖力阻拦于我。”

  “他这么做,显然是已与离皇离心离德。”

  “我想,若能给离皇一个合适的由头,将其推下去,并不难。”

  苏光没来得及关注时事,倒是没想到在真气武道立项推广一事上,林夜竟不仅站队文武百官,还旗帜鲜明地带头发起冲锋。

  “所以你希望让我起复,挤走林夜?”她眉头一挑,“可是,我在离皇眼里早已是罪臣,凭何起复?”

  “使功不如使过。”南奕断言,“离皇眼下登基四载,已然坐定皇位,不再需要拿规矩二字强压百官以掌权。”

  “换言之,离皇已与世家百官达成共识,通过引进蒸汽技术革新百业来提高税金、充实国库,不再严查偷税漏税之事。”

  “这应该也是林夜最近,试图讨好百官,进而与百官合群的底气之一。觉得离皇在这一块松了口子,只要他不犯下别的大错,不给离皇贬谪他的由头,就不会有事。”

  “所以,哪怕明知离皇心慕真气武道,林夜也视若无睹,只想着和京城权贵世家修复关系。”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彼时,离皇欲以规矩二字强压百官,杀百官一个下马威,方从税收问题下手,整出一场「几何罪」,将你贬黜,于事后破格提拔林夜。”

  “但现在,离皇心慕真气武道,却叫林夜百般阻挠。只要道友愿意为我助阵,再找到合适由头攻讦林夜,或可成功起复,重掌财度司。”

  “毕竟,使功不如使过嘛。”

  南奕言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之意。

  官场派系之争,乃至帝王驭下之术,若在无魔世界倒也罢了。可在超凡世界,倘不思大道,专于勾心斗角之博弈,于南奕看来,实在上不了台面。

  只不过此世修行,需要积累名望,凭借影响力证道。这就使得不少修士为修行故,不得不混迹官场、文坛等等,而不像前世小说中说的那般,只要嗑药足够,哪怕闭门不出都能不断突破晋升。

  然后一旦突破,就会发现元婴遍地走、金丹不如狗——没办法,大家都是家里蹲元婴,就等着主角晋升元婴,才不约而同地出门溜达嘛。

  总之,南奕虽然按照此世修行所需,赶来离京城,准备会一会大离文武百官,尝试积累名望、扬名大离。但内心深处,他始终对此有些不以为然,乃至于怀揣一丝讥诮。

  这份讥诮,不分彼此,既是对此世其他修士沉溺勾心斗角的不屑,也有着对其自身的一丝自嘲。

  ——本该修那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之仙,却囿于修行体系之需,不得不混迹官场,与其他修士勾心斗角暗博弈,着实忒不爽利,也忒不痛快。

  好在,南奕毕竟有着前世天夏体制内的工作经验在,哪怕心思不在这上面,也同样能驾轻就熟地把握大离朝堂局势。

  听完南奕分析,苏光眼眸明亮,追问道:“敢问道友,若依你之见,我该如何才能挤走林夜?”

  南奕适才,说了许多。可其中最为关键的,只有一件事,即让离皇可以贬谪林夜的合适由头,究竟是何?

  南奕没有直接接这话,而是笑了笑,仿佛另起话题般说道:“据我所知,逍遥仙门的道友,近来好些都在琢磨奕之真气武道,是如何能在民间自发传播扩散,并欲参考此法,鼓捣商业项目筹措资金。”

  “然也。”苏光点了点头。

  她本人也和好几位同门探讨过真气武道的传武方式,该如何参考化用。

  只不过苏光后来收到线报,决定先赶去攻略灵境,就没继续关注此事。

  但想来,过了这么一段时间,其他逍遥弟子,不乏有开始付诸于实操者。

  逍遥仙门,拜「六月司空」,即南极绝尘方寸月宰,主修空间之道。

  不过空间之道的术法修持,对数算要求较高,是以逍遥弟子数算造诣皆不低,称得上精于数算。

  而整个逍遥仙门,也在大离九部中执掌商部,并分为财度、道运二司。

  南奕仍在笑着,只是笑容中带了丝冷意:“道友可曾想过,若当真照着我传武方式筹措商业项目资金并加以推广,会有何等局面?”

  苏光不明所以,边想边说道:“应是从者如云?只要让民众得以分润下线所缴钱财,自可诱其自发推广此项目。”

  “如此,不费多少功夫,即可筹措足额资金建设项目。”

  苏光说完,疑惑看向南奕,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错。

  南奕轻哼一声,敛去笑容,反问:“照道友看来,项目资金得以快速足额筹措,而前期推广者,多半也就是世家子弟,能分润大笔钱财,此可谓两全其美乎?”

  苏光有些迟疑。

  她很想说是,但看着南奕的语气,似是并非这么简单。

  于是她选择沉默,任由南奕继续往下说。

  南奕叹道:“钱财不会凭空冒出。官府、世家两全其美,只意味着最终买单的乃是百姓。若行此法,百姓何苦欤?”

  苏光蹙眉:“只要早些加入,于推广成效中分润钱财,应是不至于亏本。至于最后加入者……”苏光顿了顿,“分润钱财自然是不可能,然项目推行、商品分发,终不至于一无所获。”

  “再者,理性消费,应不至于有人,会倾家荡产赶着加入吧……”

  说到最后,苏光的声音越来越低,底气也越来越不足。

  之前她只是完全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毕竟凡人百姓,在修行者眼中只是羊羔,能产羊毛羊奶即可,少以在乎羊羔本身快不快乐。

  但只要南奕稍作提点,说起这方面的话题带动思绪,苏光哪怕尚未细思,也本能感觉到不妥之处。

  南奕冷笑:“以利诱之,早已遮了人眼、迷了人心,结果击鼓传花到最后,却又说什么理性消费?”

  “至于说早些加入,于推广成效中分润钱财。”南奕轻蔑道,“难道平民百姓的消息,还能比世家更灵通?抢占上游位置发展下线者,还能是平民百姓乎?”

  苏光闻言沉默。

  而南奕顿了顿,继续道:“更遑论,此等所谓项目,倘有人巧立名目,兜售无用商品,该当如何?”

  或许是托某些穿越者前辈的福,诸如“项目”、“商品”之类的好些词汇,已在大离存在。

  但项目只是笼统泛称,真要说道,大抵都是以售卖商品为主。

  “为推广商品增加销量,冠以返利之名,诱得百姓自发推广传播,此等方式,可谓之曰「传销」。”

  “其他项目,或在形式上有所变化,但本质仍属传销之理。”

  “初时,大家多半会习惯性地为「传销」匹配实物。”

  “等见到传销之法掠夺百姓钱财之速,且诱之以利下,无人在乎商品本身,定会有人黑心,直接巧立名目,以传销之法兜售无用商品。”

  “若不加禁止,传销泛滥,百姓何苦欤?”

  南奕开始细说传销之害。

  传销之害,实为深重;传销之恶,实乃滔天。

  首当其冲者,乃参与者财产损失甚巨。传销实乃诈骗之行径,少数不肖之徒借此敛财,得以谋取暴利;却叫盲目从众之百姓,血本无归,乃至倾家荡产。

  其次,滋长不劳而获、一夜暴富之心,使不少求富之人心生幻想,落入传销陷阱难以自拔。

  如此风气泛滥,定有受骗者走投无路,绝望怨愤,自暴自弃,遂有聚众闹事,乃至杀人夺财之举,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最后,传销肆虐,还会败坏道德风气。

  传销之始,在于“杀熟”。参与者被所谓返利诱之,不惜将亲朋好友拉入传销“泥潭”。一旦项目暴雷,亲友反目,会导致人间失信,败坏道德风气。

  如果鼓捣传销者,只是普通商家倒也罢了,绳之以法即可。

  可要是堂堂财度司长,朝廷大员,放纵传销项目横行民间,借此敛财,搜刮民脂民膏,无疑是动摇国本之举。

  “道友只要呈上御状,攻讦林夜德不配位,放纵动摇国本之患,给离皇一个合适由头,定能贬谪林夜,重得离皇重用复起,重掌财度司。”

  南奕如此说着,看向苏光,目光炯炯。

  苏光思索良久,将南奕所说内容全盘消化后,缓缓点头。

  “若以此理,确能拿下林夜,也有不小把握重新起复。可是……”

  苏光琢磨了一下言辞。

  “传销之罪,固然是罪不可赦。但道友传武之法,岂不也会受此牵连拖累?”

  苏光确实很想重掌财度司。

  毕竟没了官身辅助修行,她又写不出文,全靠每日功课积攒道行的话,着实是太慢了。

  虽说蜕凡圆满修士,寿元有两百之数,只要积攒上百年道行,即可尝试破境筑基。

  如寻常散修,既无官身与文名,又不敢攻略灵境搏命修行,便是靠着水磨工夫硬熬。

  但真要将大把寿元耗在黄阶,即便侥幸筑基功成,晋入玄阶,也没法在玄阶之路走上太远。

  若是寻常修士,听完南奕所献之计,多半已是按捺不住,恨不得立马赶去告御状。

  不过苏光此人,早前能在仕途上顺风顺水,固然是因她广结善缘,少与人结仇,同时也是因为她心思细腻,能顾虑他人之需。

  比如眼下,她就顾虑以传销之罪攻讦林夜,会给南奕真气武道传武之法带来麻烦,遭林夜攀咬,同受牵连定罪等。

  “我自是考虑过。”南奕轻笑,“传武之法,虽与传销之法形似,实则却有根本不同。”

  “所谓传销,根子在于损人肥私,骗取他人钱财。”

  “而奕之真气武道,传武之法,实是基于天赋神通,汇聚聚众加持之力,而无损其本。”

  “于民众而言,不伤自身之本,而得无形加持,当是合作共赢之法,绝非损人肥私矣!”

  南奕说这话时,理直气壮,掷地有声。

  他有自信,攻讦传销之罪,并不会牵连到他的传武之法。

  南奕承认,最早琢磨如何传武时,他确实是有自传销之法上寻找灵感。

  但南奕来自天夏,对传销之法深恶痛绝,在设计传武机制时,早已革除了传销弊端,不留隐患。

  实际上,只要确保“无损其本”,利用这类聚众共赢的传播理念,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超凡手段,自有玄妙,可以做到“无损其本”。

  反倒是钱财之事,无关超凡。然后,钱财本身,不会凭空冒出,只能转移。少数人敛财的背后,一定是损了大多数人的本金。

  听完南奕之言,苏光深深看了南奕一眼,感到一丝忌惮。

  南奕对传销之罪如数家珍,显然是早就对相应手段与理念,了如指掌。

  这种情况下,他开辟真气武道,将传武之法巧妙摘出了传销范畴。

  等到他人开始参考化用其手段,摸索出传销之法时,南奕再施施然出手,将妄图跟风者一网打尽。

  林夜或许永远也不会想到,早在他准备跟风化用南奕手段之前许久,南奕便早已埋下了暗手,时刻准备坑死跟风者。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