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章五二 拳头才是硬道理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19章 章五二 拳头才是硬道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9章 章五二 拳头才是硬道理

  第219章章五二拳头才是硬道理

  凡人聚居之城,禁止修士于城中斗法。

  如是遭遇诡灵,不得已而为之,亦需缴纳罚金,或言洗地费用。

  因为斗法之后,既有附近百姓记忆需要适当清洗,还有受斗法波及破坏的地面乃至建筑物等。

  这些手尾都需要武安卒负责料理,自然需要向城中斗法之修士收取罚金。

  这还只是遭遇诡灵,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是修士之间,因私仇而斗法,性质恶劣,更是会严肃处理。

  因为这类私斗,说白了就是无视王法,会对凡世秩序造成极大破坏。

  若不加约束,随随便便就能因私仇而在城中斗法厮杀,人道王朝根本就不会有“秩序”可言。

  所以南奕之前在南天城强杀杜元甫,于情可以理解,于法,却是不容姑息。

  彼时的武安监监主汉青,甚至还想将南奕擒下,至少关押半年走个过场。

  只是南奕不想走过场,激活「灵境游」直接跑路。等后面爆发轮回之劫,没人顾得上他,他强杀杜元甫之事,也就就此不了了之。

  林夜这时,也想起了这茬。

  他找画诡阁买南奕情报,只是买不到南奕离开瀛州岛之后的近期情报。但在真气武道自发传武之势引发关注后,南奕在楚郡的老情报,几乎成了烂大街的内容。

  不过,即便南奕曾在南天城强杀杜元甫,林夜也不认为南奕敢在离京城斗法伤人。

  甚至于,林夜恨不得南奕当真出手伤他。

  只要南奕敢动手,林夜不仅可以坐实自己处于被众人欺压的弱势地位,还能让南奕好不容易才求得合法名分的真气武道,就此被叫停。

  毕竟,南奕若视规矩如无物,其所开辟的真气武道,还想在大离立项推广不成?

  念及此,林夜故意讥讽道:“装腔作势的家伙,我就站在这里,看你敢不敢施法伤我。你要是不敢,就老实缩在人群里当个怂货,别冷着个脸在那里爆气势。”

  “不过是仗着有个引路师兄庇护,给你分了点南天城的人道气运,方才侥幸修至蜕凡小成。”

  “虽说看起来是比我蜕凡入门修为强些,但瞧瞧伱那根基虚浮的样子,居然连自家无相仙门的法种都还只在黄阶中下品层次。”

  “这要说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只顾修为境界不顾护道法种的散修呢。”

  “我要是你,这会早就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立马找地方闭关蕴养法种。结果你倒好,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在这爆发气势,展露你蜕凡小成修为?”

  林夜一脸乐呵,连珠似地贬损南奕。

  南奕听了,并没往心里去。

  他毕竟入道修行不足一年,就算在机缘巧合下道行精进远胜常人,仍难免会在法种蕴养上有所不足。

  但再是没往心里去,听到林夜嘴巴这么损,南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南奕神色愈发冷沉,在走出数步后,悠悠吐出四个字:“林夜,老狗。”

  然后,他脚下猛地一蹬,箭步前冲,眨眼便杀到林夜跟前,一拳轰在林夜脸上。

  林夜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乃至扭曲。他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拳印,霎时红肿不说,还从口里飞出几许混杂血丝的唾液。

  南奕这一拳,灌注真气,气势如虹,没有丝毫留手。

  林夜虽下意识地运转法力护体,仍旧在南奕一拳之下被击得连退数步。

  他瞳孔猛睁,闪过一丝讶然,没想到南奕竟真的会沉不住气动手。

  林夜站定,不仅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反而大笑道:“南奕啊南奕,你果然还是个少年,年轻气盛,一点也受不得激。”

  “今在大庭广众之下,你如此出手伤我,视京城规矩如无物。我倒要看看,武安司来不来拿你,而你的真气武道,又会不会就此叫停!”

  对此,南奕只吐出了两个字:“白痴。”

  离京城的规矩,只是不准修士为私仇而在城里斗法,又不是连凡人之间的打架斗殴,都会上纲上线从严惩处。

  南奕适才出拳,从头到尾都只用了真气,没用法力,更是不曾催使术法。

  所以,算不得斗法。

  也正是因此,收到南奕提前传音的其他人,才没有劝阻南奕。

  这时,眼见林夜还没反应过来这一茬,南奕脚下一动,继续冲向林夜,沉肩运劲,狠狠轰向林夜小腹。

  只不过,这种招式看着凶狠,其实在修士眼中满是破绽。

  林夜一脸不屑,正欲催使术法反攻南奕,却一下愣住。

  他突然反应过来,南奕攻势之所以不过尔尔,是因为南奕根本没有运使法力,也不曾施展术法。

  换言之,南奕眼下,根本没在与他斗法。

  如果林夜催使术法反攻,那么违反京城规矩,率先与人斗法者,就不是南奕,而是林夜。

  林夜意识到这一点,原本洋溢的笑意登时彻底僵硬。

  但在林夜动作猛地一顿间,南奕却不会加以留手,仍旧使足真气轰向林夜腹部。

  林夜只得散去印诀,慌忙右手下压,试图按住南奕这一拳。

  而且,面对南奕灌注真气的攻击,林夜也不敢完全撤下法力。

  可所谓的法力神异百倍于真气,只针对神异之效。

  如果只是单纯地运使法力护体,寻常法力,并不会比真气强到哪去。

  林夜虽以右掌下压按向南奕的勾拳。

  但南奕真气浩瀚,挥拳之势所向披靡,林夜的格挡就如螳臂挡车般可笑,根本起不到阻拦作用。

  南奕这一拳,反卷着林夜右掌,实打实地轰在林夜腹部。

  就算林夜能以法力护住体内脏腑,仍旧会被南奕这一拳,打得被迫弯腰,弓着身子像虾一般。

  而后,南奕抬腿,一个膝撞,直接撞向林夜埋下来的脑袋,痛击其脸面。

  林夜只觉一股浩瀚伟力传来,如海啸惊涛轰然砸在自个脸颊上,使其呼吸都似有些困难。

  知道南奕武技远在自己之上,贴身纠缠只会被南奕不断暴打,林夜干脆顺着这一记膝撞,脚下一蹬,往后暴退,拉开与南奕的距离。

  南奕本可以伸手抓住林夜肩膀处的衣衫,不让其拉开距离。

  但略一犹豫,南奕还是收了手,任由林夜抽身往后急退。

  林夜毕竟是修士。

  南奕这般暴打,顶多让其模样凄惨些,颜面无存,却并不能真正伤到林夜。

  所以,在已经打掉林夜颜面的情况下,南奕倒也犯不着为了一时手感,继续暴打林夜。

  此时,林夜的脸上满是血迹,原本红润的脸色也转为煞白。他的嘴唇被打破,牙齿被击碎,甚至连鼻孔也开始渗血,看起来着实凄惨。

  不过,不管是南奕,还是在旁围观的苏光等人,都是满脸漠然,并不会被林夜凄惨模样给迷惑住。

  于修士而言,这点伤势,连皮外伤都称不上。甚至于即便是论痛楚,这点打击,也未必能有接引源炁时的体内疼痛感强。

  林夜急退十步后站定,也不至于就此叫苦卖惨。

  他只擦了擦脸上血迹,眼神阴翳地看向南奕:“好,很好。堂堂修士,竟用武夫手段阴我。”

  南奕不置可否,漫不经心地说:“我既开辟真气武道,本就是武夫。你若不服,大可以修士手段来与我斗。”

  林夜被南奕堵得无话说。

  他若施展术法,有苏光一众好友偏帮南奕,为南奕作证,说些南奕不曾率先施展术法的鬼话,必然会是他斗法违规的下场。

  可不施术法,面对南奕的拳脚攻击,林夜竟只有挨打的份,全无还手之力。

  如果有人能及时赶去报官,叫来武安卒,或许还能给林夜解围,让南奕等人不得不退。

  但有其他修士盯着,林宅下人根本没法赶去报官。

  当下,除非彻彻底底地爆发气息,主动引来武安卒,吃个简单惩处,否则林夜也不知该如何给自己解围。

  不过这时,南奕开口道:“将苏光身上劫气解掉,今日之事便就此作罢。”

  林夜一听,仍旧强自嘴硬道:“我说了不是我害的她!”

  “别嘴硬。”南奕抬起双手,十指交错,活动了下手指,“我说过,是非曲直自在人心。你如果罔顾事实,非要用强盗逻辑表示与你无关,那我也可以用强盗的方式,继续和你好生比划。”

  南奕言下之意,是只要林夜敢耍赖狡辩,他就敢仗着真气武道仍属凡人武夫手段这一特性,继续暴打林夜。

  林夜气急。

  他是不愿吃亏的脾性,听见南奕敢放话威胁他,登时便想不管不顾地立马爆发蜕凡气息,主动引来武安卒。

  怎料,南奕身形一闪,出现在林夜身前偏上方,探出右手,猛地抓向林夜泥丸宫。

  其指尖真气如剑,比适才灌注拳锋之真气,锋锐更胜十数倍,叫林夜不禁升起一股危机感,迫得林夜连忙躲闪,根本顾不得爆发气息。

  南奕淡淡说:“不必想着爆发气息引来武安卒。除非直接施展术法神通,否则你要想爆发气息,我随时可以逼得你不得不躲闪。”

  城中禁止斗法,主要是禁止使用动静大、影响广的术法。如果是十分内敛的术法,用了也不会叫旁人察觉,却可随意使用。

  比如无相仙门的「无相真解」,亦或南奕的「洞真」。

  而南奕之前拳打林夜,灌注的只是长生真气,性质平和,除了让南奕力气更大外,不具备太大的杀伤力。

  但凭借「洞真」察觉林夜似要爆发气息,南奕直接切换成源于陶知命的真吾真气。

  真吾真气,擅于加持自身、压制他人,一经用出,不仅轻易破掉林夜正欲爆发开的气息气机,更是锋芒如剑,直刺林夜泥丸宫。

  人被杀,就会死。

  而黄阶修士,既与凡人同处凡世,便说明生命层次上,并未彻底超凡脱俗。

  如果不施展术法神通,要害受到致命攻击,一样会死。

  林夜匆忙避开南奕魔爪,看向其指尖几近实质的真气,彻底变了脸色。

  “你这是,其他真气法脉?”林夜咬着牙,缓缓说。

  南奕轻轻颔首。

  林夜眯眼,一时竟觉惊诧。

  他之前被南奕仗着长生真气暴打,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凄惨,但其实并未将长生真气真正放在眼里。

  只是自身不擅武技,又碍于离京城中的规矩,不好应付罢了。

  但如果不顾自身颜面,最多看着狼狈,实则无伤大雅。

  可林夜没想到,南奕如果换用长生真气之外的其他真气,竟能以凡人武夫之手段,威胁到其性命。

  这一刻,不仅林夜惊诧,甚至连在旁围观的其余修士,都有些讶然。

  “此乃真吾真气,为我师兄陶知命之法脉。不过师兄业已筑基,换你来称呼,需唤我师兄为师叔。”南奕似是随意开口介绍,又似是在悄然解释真吾真气为何能在杀伤力上胜过长生真气许多。

  林夜磨了磨牙,发觉南奕真气武道着实太过混账。

  说是凡人武夫手段,却能对修士性命产生威胁;说是修士手段,却又分明未入黄阶,仍处凡阶层次。

  在不想被逼得当众主动施展术法触犯京城规矩的情况下,林夜终于恨恨道:“好,就算是我暗害的苏光,你们找我也是无用!”

  南奕蹙眉,暂时忽略掉林夜到了这会也仍旧在用假设句的嘴硬,问道:“为何无用?”

  林夜按捺笑意,尽可能地平静道:“她身上劫气,乃是玄阶层次。而「成竹香」,只不过是黄阶上品诡器,不可能化解掉劫气。”

  南奕恍然。林夜只是凭借「成竹香」之效,将苏光化去不久的玄阶劫气重新勾出来,并非无中生有创出玄阶劫气。

  如果不是苏光身上劫气刚消去不久,林夜这一招,根本不会生效。

  而这,多半也是林夜没能针对自己设局的原因所在。

  南奕心中一动,倒是想明白了林夜为何只主要针对苏光一人进行暗害。

  可眼下,林夜及其「成竹香」,就像是只会点火不会灭火的混账玩意,根本没法替苏光化解劫气。

  这就让南奕有些气恼,险些开口骂道:留你何用!

  ————

  啊,最近参加起点社区活动,写了个名场面同人萧炎三上云韵什么的,友友们如果方便,也可以点我头像,找到发的帖子帮忙点个赞啦,谢谢大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