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章五七 执掌八脉天华经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24章 章五七 执掌八脉天华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4章 章五七 执掌八脉天华经

  第224章章五七执掌八脉天华经

  南奕双手负后,于心中哼着小曲,神清气爽地来到苏宅找苏光。

  他是来问苏光是否答应做源武者,以及对润笔代发《红楼梦》一事有无兴趣。

  不过,见着南奕,苏光首先却是意味深长地感慨说:“林夜死了。”

  因「洞真」天赋之戒律,南奕说不得假话,不能故作不知。

  他闻言笑道:“哦?那可真是大快人心。”

  在林夜死后,周围修士神识传音,很快便一传十、十传百,将林夜死讯传到了苏光耳里。

  在得知杀死林夜者,自称独孤剑,疑似真气武者后,苏光想也不想,就知道此事定与南奕脱不了干系。

  苏光不知道南奕究竟使了什么手段,也无心细究。她只是在心中感慨:不愧为大气运加身者,看着一脸和善,可一旦动起手,却是不带丝毫迟疑。

  哪怕林夜在离京城中再是不得人缘、没有根基,也毕竟是朝廷大官之一。

  寻常修士,最多给林夜添堵,让林夜吃上不大不小的亏,却是不至于悍然升起杀心。

  即便是苏光,虽遭林夜暗害,重新身染劫气,气得够呛,却因太过老实,没有林夜那般无耻,始终定不下杀心。

  结果南奕倒好,刚过了一夜,不等林夜出城,就直接使了不知什么手段,在城中强斩林夜,甚至逼得好些修士自危起来,暗中找她打听南奕手段。

  在苏光看来,南奕如此脾性,纯粹是没将凡世规矩放在心里,自信其能很快晋入玄阶,不会在凡世泥潭里耽搁太久。

  所以,稍微有了不会惹事上身的把握,即各种意义上的不在场证据,他便立即对林夜下死手,绝除后患。

  关键,南奕虽有天骄般的自信与气魄,平时言行却并无傲气,甚至微显谨慎,在心性上不骄不躁。

  就仿佛,南奕平时谨言慎行,完全是在顾虑玄阶层次的风险;而对于黄阶层次的矛盾纠纷,只要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南奕便会立即杀伐果断。

  如果要苏光评价南奕,其天生道子一般的心性,至少在凡世,是完全撑得起大气运加身所带来的天骄气魄。

  所以,稍作寒暄,苏光也不再客套,直言道:“承蒙道友看重,光愿兼修真气武道,为道友武道护法,并执掌一脉真气法脉。”

  “只是不知,道友源武者功法,具体是如何修之?”

  南奕耐心讲解。

  修炼真气武道的源武者,不能在境界上超过南奕——这指的是以真气功法作为核心功法。

  若是以其他功法为修行根基,并不会有境界受限之困扰。

  不过,苏光转修玄黄道统,虽得玄黄星君洗礼,能将蜕凡小成修为成功保留,并使体内法种转化为玄黄道的术法。

  但相应蜕凡道基,或者说蜕凡真身,仍需重新凝结。

  苏光若要修出真炁,可趁着蜕凡真身尚未凝结,设法将真气融入凝结之法中。

  南奕交代清楚后,笑道:“既如此,自即日起,便请道友执掌《八脉玄黄经》。”

  苏光闻言,却是心中一动,问道:“可否换个名号?”

  在意识到自己多半成为玄黄星君下注的棋子,受命数牵引后,苏光虽然不会故意违逆命数,其内心深处却始终有一丝小小叛逆。

  面对南奕疑惑的眼神,苏光说道:“我辈修士,虽是以先辈功法为基,却终是要走出属于自己的道。”

  “既如此,我想将法脉名号换为天华。”

  “当然可以。”南奕点了点头,不以为意。

  就好比《六脉真吾经》下的真吾真气,乃是陶知命自定之名号。

  苏光想管她所执掌的真气法脉叫玄黄真气还是天华真气,对南奕来说都无所谓。

  于是,第八道真气法脉,最终定为《八脉天华经》。

  接着,在苏光受了武种,成功执掌真气法脉后,南奕旋即从乾坤戒中取出点点所写的《红楼梦》草稿,递给苏光。

  苏光看完,双眸微亮,显然是对这个故事颇感兴趣。

  但要叫其润笔代发,于文坛之上将《红楼梦》据为己有,虽是天降的好事,苏光一时间却觉得有些迟疑,在脸皮上没那么厚。

  南奕笑道:“道友不必矜持。我给的文稿,充其量不过是故事纲要。真要写好,本就有赖于道友润色完善,绝非道友不劳而获。”

  “再者,道友能屈身做我真气武道护法,与我荣辱与共。我这做盟主的,总得给份入伙礼物才对。”

  虽然南奕最早,是想用《红楼梦》与苏光换取别的好处。

  但眼下,连苏光本人都被南奕收作真气武道麾下,他也就直接大方一把,以《红楼梦》作为苏光加入真气武道之赠礼。

  毕竟,不同于最早几位源武者乃是对真气武道或南奕,本身有所求。

  苏光事实上,并没有一定要修真气武道的必要。

  她完全是因为命数受牵引,不欲舍了一身气运违逆命数,方才半推半就地从了南奕。

  南奕对此心知肚明。

  不过,他虽不指望苏光为他效死,却也不希望苏光与他离心离德。

  所以,南奕心中一动,干脆投其所好,将《红楼梦》草稿赠给苏光,助其文坛圆梦。

  而见南奕如此说,苏光虽然心中嘀咕自己似像是被南奕吃定了一般,却也最终不再犹豫,坦然收下了《红楼梦》。

  至此,时候已然不早,快要到各司府衙点卯时刻,苏光便先往财度司赶去。

  她得了离皇起复,重掌财度司。今日是其起复第一日,自然要去一趟财度司,好叫财度司众人明悉:他们的司长,苏光,又回来啦。

  至于南奕,则是悠哉悠哉地往教化司赶去。

  离皇给了南奕一个文部教化司参知的闲职官身。

  虽说不要求他画卯签到,但南奕想着毕竟是得领官身第一天,且自己暗中设局强杀林夜,眼下肯定正被人暗中关注着。

  南奕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暗中关注他,但他眼下也不好做什么私事,索性便光明正大地赶往文部教化司。

  教化司,类似于前世天夏的教育部,主要负责教化之事,包括各郡每年一次的岁考,与大离王朝每三年一次的科考。

  岁考本质,是让才智过人的考生,有望拜入书院,接触仙缘。

  而科考的本质,即是针对书院学成毕业之学子,进行全国统考,择优分配九部官身之编制。

  天启元年末,离皇开科考,并在原有三科,即策论、文赋、经义的基础上,新增一科,名曰「政考」。

  离皇此举,打了各郡诸多世家一个措手不及。使天启元年提拔招录的新官,并不完全是各大世家提前物色结交好的人选。

  此举,虽说仍旧做不到给各地官场大换血,却多多少少,也算是往各地官场插下了不少不完全同流的钉子。

  就算大部分钉子坚持不了几年便会被当地世家同化,却也不完全排除会有坚持不合群者的可能性。

  总之,离皇此举,多少是给科考增了些变数,起了些聊胜于无的作用。

  而今年乃是天启四年,再过小半年,又到了新一届科考之日。

  在去年,南奕在南山学舍的讲师朱献,曾预测今年岁考、科考,离皇或许又会在考卷中加入直描绘画题。

  而现在,不仅是《明报》早已传入离京城,更是连南奕本人,都已在离京城领了个闲职官身。

  照此看来,朱献之预测,未必不会成真。

  甚至于,连真气之事加入考卷,也不是不行。

  在赶往教化司的路上,南奕围绕着教化司的权责,发散思绪。

  离皇将他安排为教化司参知,乃是因真气武道传武事宜,同样隶属于教化之举。

  南奕眼下,只相当于给真气武道争取到了可以传武的合法名分。

  如果他愿意坚定地支持离皇,为离皇效力,那么离皇只需将真气之事纳入科考考卷,即能不费吹灰之力地于整个大离王朝推广真气武道。

  只可惜,南奕志在成仙,无心在凡世久留,也就不打算过分深入地混迹官场。

  即便听出了离皇话里话外的招揽之意,南奕也装傻充愣,故作不知。

  南奕思绪转动,暗啧了一声,来到教化司府衙之外停下脚步。

  抬头一看,院墙高耸,青石垒砌,又有九级台阶通往府衙大门,仿佛整个府衙中的教化司,都拔地而起,平白高出附近房屋好一截。

  门楣上悬一块木质匾额,书有「教化司」三字,字迹端庄而工整,不加鎏金雕饰,亦能在天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南奕拾阶而上,穿过门扉,便见院中种有一株参天菩提树,挂着不少尚未成熟的菩提果。

  树荫投下的斑斓光影,洒在庭院地面交错铺就的青砖上。

  在庭院一角,有一汪清池,水面澄澈如镜,微风拂过,漾开些许涟漪,恍若不是风吹,而是心动,方有涟漪衍波澜。

  几位身着青袍的教化司修士,正在池边低声交谈,讨论林夜之死,究竟会是死于何种手段。

  忽见南奕来了教化司,这几人神色古怪,止住了话头。

  南奕也假装没留意他们在聊什么,径直走向庭院里处红墙黛瓦的几间厅堂中,位处正中的正厅,亦是教化司官员办公之场所。

  正厅中,摆放有多张紫檀木案台,皆堆有厚厚的文书和卷轴。厅堂两侧墙壁上,则挂有诸多教化箴言,诸如“吾日三省吾身”等等。

  南奕行至正厅尽头的一方高台上。

  一位笑容温和的慈祥老者,正于此翻看文书。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书有「教化垂德」四个大字。

  此白发老者,正是教化司司长,易元。

  南奕长揖道:“学子南奕,见过司长。”

  文部作为无相书院的基本盘,所有修士全都是无相弟子,于严格意义上属于南奕师兄。

  南奕虽然没在无相书院南天分院待上多久,书院便没了。但怎么说都是无相同门,面上却是要客气许多,分外讲礼。

  易元看向南奕,先是指了指画卯名册所在,接着微微拖长了语调,笑着说:“师弟倒是挺有闲情雅致,还肯来教化司画卯。”

  易元看似是在说画卯之事,实则重心全在前半句,暗示南奕设局强杀林夜之事。

  教化司与明文司府衙相距不远,明文司修士被武安司请去,自然使得教化司众人亦为此事讨论不已。

  南奕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据,加之无人愿意为林夜出头,自然使得林夜之死,归结于遭无双城独孤剑刺杀而亡。

  但一个查不出跟脚的疑似真气武者剑斩蜕凡修士,旁人不是傻子,不需要证据,也会猜测是南奕在暗中施展手段。

  南奕此举太过骄狂,犯了官场忌讳。

  虽然不会有人为林夜出头深究此事,却难免会因此惹来众人忌惮。

  不过,南奕也是故意为之。

  他不想混迹官场勾心斗角浪费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他人少来与他走动。

  南奕画完卯,又与易元闲聊一阵,探讨请教了一些修行上的问题。

  在神识扫到隔壁明文司大队人马回返后,南奕向易元告辞,又赶去了明文司。

  不过在明文司,顶着众人的古怪眼神,南奕却是神情自若地咨询起刊印出书一事。

  在职能上,大离明文司,类似于前世天夏的文化部,涵盖广电总局与新闻总署等等权能。

  南奕所著《大离双龙传》,共计一百八十万字。

  自二月中旬,得了楚狂生宣传造势,南奕便将《明报》改为日刊,日更万字。

  到如今,《大离双龙传》剧情已至大后期,约莫再有一月,即可宣告完结。

  等完结之后,南奕对书中部分剧情与名词再做些微调整,便能直接刊印出书。

  不过,就如天夏出书需要版号,大离出书同样需要明文司授权。

  若只在一地传播,可以只取得当地明文监或明文所授权。

  但南奕想将《大离双龙传》销往各郡,为后续推广传播真气武道做预热铺垫,最好是直接取得离京城明文司的最高授权。

  眼瞅着还有一月,刊载在《明报》之上的《大离双龙传》即会完结,南奕便亲自登上明文司的大门,提前请求出书授权。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