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章廿四 南奕之意不在笔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4章 章廿四 南奕之意不在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章廿四 南奕之意不在笔

  第24章章廿四南奕之意不在笔

  周青记忆中的南奕,一直是位只知闷头读书的书呆子,学识虽好,却少有熟人。

  陡然看见南奕与谢北河相谈甚欢,周青微微一怔间,略感讶然:“南一,你也在这呀?”

  南奕微微一笑,回道:“在这和谢叔闲聊,正听谢叔介绍他在南天学院读书的侄儿。”

  听出南奕话语中笃定自己能拿下岁考头名的强烈自信,周青眼中闪过一丝艳羡。

  “那提前预祝南兄今年岁考夺魁。”周青说完,忙从兜里摸出十文钱,递给谢北河。接着,他直接取走一份《明报》,匆匆离开,不想再与南奕呆在一块。

  而南奕,看着周青远去背影,面上笑容不减,心里却是思索起来。

  周青进店以后直奔书架,都未细看,便轻车熟路地直接拾起一份,付钱离开。

  看起来,就像是周青在北河居买过多次《明报》,早已驾轻就熟。

  念及此,南奕问道:“谢叔,这位可是经常来买《明报》?”

  “是,这位小郎君,基本每天都会来买上一份。”谢北河略感奇怪,“他应该是在模仿学习南郎你的插图画技,只是不知为何,确实买得勤快了些。”

  虽说其他人也有来买不只一份的,或是给家里其他人,或是脏污折皱后想要换份新的,但总归不至于每天都买。谢北河记得周青,此时说起,顿生疑惑。

  南奕一听,回想起墨精神通,却是在心中暗笑:模仿学习,应该是真的,奈何真正在学的,未必是周青本人。

  说到画技,谢北河起了兴致,继续道:“《明报》如今声势,倒是有九成功劳,皆在南郎画技之上。旁人想要吃透,只得将报纸买回去慢慢研究。”

  “是以,南郎你后续文稿配图,可以酌情画些技法不一之插图,让他们追着买,权且算是收些学费。”

  谢北河私下里自己也有在学南奕画技。他比旁人多了两章插图,明显意识到,在没有南奕手把手教的情况下,须得结合不同角度、不同构图之插图,模仿学习方能更易。

  “我省得。”南奕点头应是,接着告辞,大步出了北河居,直追周青而去。

  周青走得不快。不一会,南奕便追上了周青。

  “周兄请留步。”

  周青停步回望,奇道:“南兄怎的,有事找我?”

  “有事想找周兄聊聊,打个商量。”

  周青一脸狐疑,上下看了南奕两眼,方道:“何事?”

  “周兄现下,可是在学《明报》插图之画技?”

  “正是。我又不像南兄伱,今年便能岁考夺魁。若来年岁考果真要考直描绘画功底,自当现在便要勤加练习。”

  “只是为此乎?”南奕定定看着周青双眸。

  周青蹙眉,不是很想继续往下聊。但念及南奕家境比自己还差,说出来也不会丢了面子,便道:“倒是不瞒南兄,此法既是未来潮流,又如此难学,我便想着趁早学会,之后可以代人画稿,赚些画稿费用。”

  赚钱嘛,不寒碜。

  周青家境虽在南奕之上,但终究只是小民小户,称不上家大业大。对于明显赚钱的法子,周青亦是颇为在意。

  “确实,这直描画技自成章法,常人想要学个大概,恐怕都得花上半年多功夫。不过恰巧,我有个法子,倒是可以让周兄很快学会。”南奕笑道,“我想借此法,与周兄换一样东西。”

  周青听完,虽觉南奕可能是在开玩笑,寻他开心,但仍顺着问了一嘴:“南兄欲换何物?”

  “换周兄昨日岁考所用之笔,原封原样,须毫不少。”

  南奕终于道出来意。

  周青闻言,先是疑惑,接着反应过来,脸色微变:“你——”

  南奕之意不在笔,在乎笔中墨精也。

  周青有些薄怒,右手抬起,下意识地指向南奕。

  南奕却接着笑道:“不若周兄请我,去得你家中再聊?”

  周青把手收回,不想和南奕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此事,哼了一声,也不说话,扭头迈步,径直往自个家里回。

  南奕跟在周青身后,一路进了周宅,到了周青自个屋舍。

  周青为南奕抬了张凳椅,然后径直坐在书桌旁,抓住桌上墨笔,沉声问道:“你都知道多少?”

  “墨中之精,黑松使者也。”南奕气定神闲,一口道破墨精身份。

  周青闻言,不再维系同学之间的表面客套,讥诮道:“哼,你果然知道。但你既然知道我早晚能学会直描画法,便合该晓得,我根本不可能把点点让给你。”

  周青此刻,甚至觉得南奕脑子有毛病,居然提出这种让他拣了芝麻丢西瓜的要求。

  南奕仍旧是一脸从容,微笑道:“周兄,你不妨先让墨精出来,露个面。”

  “你想干嘛?”周青顿生警惕。

  南奕却道:“我俩既然在谈论墨精,事涉其身,自该让墨精出来旁听。再者,我既堂堂正正求换墨精,当要你与墨精,二者皆应。倘有一者不应,我自回也。”

  于南奕而言,要的是墨精归心。若靠着虚与委蛇、坑蒙拐骗,就算骗得墨精,也终究只能骗得一时。

  所以,他干脆直言,尝试以利相合,谈出个三赢局面。

  南奕眼角带笑,看向周青,轻声问:“难不成,周兄连话都不敢让我说完?”

  “呃……”周青一时无语,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南奕一脸微笑,周青反倒是觉得不好置气,不想自己表现太过跌份。

  可是,看见南奕从容淡然,周青心中怔然,亦觉疑惑:南一哪来的底气,自信能说服他与点点?

  周青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南兄既已知晓,倒是不必再让点点躲着。”

  说完,周青取过书桌上的墨笔,打开笔盖,说:“点点,且出来一叙。”

  如人有姓名一般,墨精自称姓名为点墨,周青则习惯昵称其为点点。

  点点化作小人冒了出来,好奇看向南奕。

  其实它藏身笔中,不论是否出来,都听得见两人对话。

  但南奕都说了事涉其身,点点觉得也对,好奇心起,便出来亲眼看个究竟。

  它刚听了半截对话,本道南奕是意外得知它存在的商人之流,想自周青手中强买强卖。却不想,让它露面旁听的南奕,竟然也是个年轻书生。

  而且,点点看了南奕一眼,暗暗有些心惊。

  身为常与读书人结缘的墨精一脉,点点自有着一种虽非神通,却也称得上神异的天赋,可以看出他人身上的灵气、才气等。

  比如周青,点点就能看出其灵气十足,日后或成大器。

  但南奕……

  ————

  墨精之出场,或有书友议:与其向外求,不如由天降;主角作文章,墨精自来投。

  剧情已难改,优劣且不论。斗胆稍言语,姑且道初衷:

  本书世界观,神诡有精怪。早前设计时,私心不觉奇,凡人亦当有,背景方不虚。如此思量下,作得现安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