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章七八 进击离皇卖身契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45章 章七八 进击离皇卖身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5章 章七八 进击离皇卖身契

  第245章章七八进击离皇卖身契

  狐千却不甚情愿地在「卖身契」上签名。

  「卖身契」乃是黄阶上品诡器,一旦签名,并打入神识烙印,即会缔结强有力的诡契,无条件地服从器主的所有命令。

  不过,「卖身契」的约束时长总数,是固定的,与人数无关。

  若只一人签名,需卖身百年;

  两人签名,则各自卖身五十年;

  三人签名,则各自卖身三十三年又四月,以此类推。

  总之,每当「卖身契」有新人签名,即会对诡器剩余约束总时长进行均分。

  狐千却安慰自己:离皇骤然发难,应是做足了准备;等他将画诡阁另外六人也拿下,各自卖身时间不过十四年多。

  就算十四年后离皇还有约束手段,也未必还会跟「卖身契」一样霸道,叫他们无条件服从离皇的所有命令。

  其实按理说来,「卖身契」虽然效果霸道,但使用代价亦是不菲。

  有残字灾厄,要求器主以自身一定分量的肢体为祭,才能生成诡契名额,让其他人签名。

  而且,在诡器功效维系期间,自身用掉的肢体,无法用任何黄阶手段恢复;哪怕是黄阶之上的手段强行恢复伤势,也会在恢复以后,自然而然地再次消失。

  总之,「卖身契」,乃是以器主卖身,换取其他人的卖身效命。

  可卫元昭乃是离皇,身家之富远胜寻常修士,轻易便取出好些灵币,配合相应手段,充作黄阶诡器代价之代偿物。

  所谓灵币,是灵境中都能流通使用的货币,泛用性比金元更强,相当于修行界的高等通货。

  南奕在南天城凭借「万法禁行」之效逼死魔修顾永择时,曾得到一块血晶,就是灵币中的一种。

  依靠耗费灵币,以及假丹之助,离皇虽是凡人,却能动用诸多诡器,云淡风轻地拿下狐千却。

  很显然,于凡人之躯的离皇而言,氪金确实是王道。

  在狐千却签下诡契后,离皇立即问道:“孔谦与南奕,可有旧怨?”

  狐千却虽不解离皇身为重生者,为何会追问这些事,却如实道:“孔谦曾说起过南奕,看他样子,以前应该是不认识南奕。但孔谦曾言,他与南奕之间,有着不死不休之因果。至于具体是因何缘由结下的因果,我就不得而知了。”

  离皇蹙眉,没想到南奕只要不曾早夭,便会与孔谦有着此等因果。

  “那你可知孔谦今日行踪,是否与南奕有关?”

  狐千却眨了眨眼:“孔谦应该早就想对南奕动手了。只是之前不想陛下选妃一事节外生枝,方才按捺了一阵。”

  “今陛下已然应允选妃提案,孔谦应是按捺不住,想试着先下手为强。”

  “但微臣近日正忙着操持选妃事宜,偶尔才回画诡阁,也不太确定孔谦行踪。”

  “不过,明鸾今早曾来找我,传音让我留意品德司附近各部各司官员可曾正常点卯。”

  “如此来看,孔谦今日,应该是去尝试找南奕麻烦了。”

  狐千却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离皇。

  她总觉得离皇的表现,隐隐有些失态,略显焦躁,没有显露重生者堪称先知的雍容气度。

  “找南奕麻烦,结果反倒把自己性命丢了。”离皇冷笑,“以孔谦的性子,肯定会叫上至少一人助阵,才会去找南奕麻烦。”

  “结果两个蜕凡圆满修士同行,竟还能折了自个性命,真是废物。”

  离皇这一世,是想布局拿下画诡阁,凭借诡器「卖身契」,将画诡阁七宿全都收作麾下先。

  结果,突然就稀里糊涂地至少死了一个孔谦不说,其他几人的命运轨迹也即将大变,脱离离皇布局之准备。

  虽然离皇还未将画诡阁七宿全部拿下,但心里已然将这些人视作自己手下。

  见自个放出樊笼的南奕斩了孔谦,离皇心情复杂之余,不禁暗骂孔谦废物。

  而听离皇说孔谦已死,狐千却顿时愕然:“什么?孔谦死了?怎么可能?”

  对于孔谦之死,离皇感知到「圣德教化经」易主,都犹且觉得难以置信,就更不说狐千却了。

  在狐千却看来,南奕就算有所防备,于明鸾留意之下,也请不了什么人助阵才对。

  退一万步说,就算南奕当真能悄咪咪请到一两位帮手,孔谦那边至少两位蜕凡圆满修士同行,打不过还跑不了不成?

  倘若南奕请的帮手,能让孔谦跑都跑不了,那么问题来了,在有名有姓的修士都有明鸾留意行踪的情况下,离京城何时还能有如此厉害的散修?

  狐千却不解,离皇亦不解。

  但赶时间的离皇,已然顾不上解不解了。

  寥寥几句问清楚孔谦与南奕恩怨后,离皇立马道:“去找钟离。”

  在凡人眼中,离皇帝位至高无上。

  但其实,正常情况下,离皇想要自由出宫,是难乎其难。

  皇宫虽大,却像是一座牢狱,将离皇紧紧束缚住。

  不过,有狐千却相助,就不一样了。

  狐千却的「千面」神通,不仅有千变万化之效,能变作任意他人之模样,且连气息也一般无二、惟妙惟肖,更是不只能用于自己身上。

  简单来说,只要用上狐千却的「千面」神通,离皇就能换个身份,大摇大摆地走出皇宫,不受拘束。

  只不过,同一时间,「千面」神通只能用于一人身上。

  在将宫中近侍处理好后,狐千却催动血脉异化,彻底变作一只狐狸;接着另施手段,缩小身形,变作仓鼠大小。

  然后,将「千面」神通用于离皇身上,让离皇变作了庄纯模样。

  对于女身跟女装,离皇并无排斥之心。因为,他在上一世做过多次演练,早已习惯。

  将仓鼠大小的狐千却放进兜里,离皇以庄纯之身,堂而皇之地出了皇宫,去找钟离。

  随着选妃一事的推进,钟离自然不会再整日待在画诡阁中,而是按照为其特意准备的假身份来行动。

  在让狐千却传音钟离,将其约到某偏僻之处后,离皇直接找上了钟离。

  ——既非原本面貌,也非庄纯之身,而是凭借「千面」神通,变作画诡阁阁主南君悦的模样。

  钟离少时便被父母卖入青楼学艺,十六岁时正要参拍花魁竞价,为南君悦所救,并传授功法,修魅惑之道。

  钟离乃是天生媚骨,修行顺遂,却因此道心有缺。

  她并不像其他修士一样理性,而是颇为感性,竟因过往经历心慕南君悦,当真爱上了南君悦。

  离皇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作恋爱脑,却知道只要他能成功伪装南君悦,便能轻易哄得钟离在「卖身契」上签名。

  在上一世,虽然钟离早早死于离皇设局,但离皇亦曾与南君悦合作甚久,相知甚笃。

  这一世,离皇仗着对南君悦的熟悉,伪装成南君悦,在对钟离嘘寒问暖一阵后,祭出信任这一大杀器,轻易便叫钟离签下了卖身诡契。

  ——面对恰到好处说出几句体己话的“南君悦”,钟离几乎没怎么犹豫,便将自己名字签上。

  而等钟离意识到不对,离皇接连数道不留逻辑疏漏的命令,已然彻底打掉了钟离反抗之心,让钟离无条件认命,听其指挥。

  不过,认命听令不反抗,只能说是基础。

  为了激发钟离的主观能动性,离皇向其许诺:等他将南君悦也收服,便会为她与南君悦赐婚。

  此言一出,原本已经陷入黯然的钟离双眸,竟重新焕发了光彩。

  光彩变化,似是钟离在做思想斗争。

  离皇不知钟离最后究竟是如何想的,但他能感觉出,钟离内心深处的抵触之意,松动了许多。

  如此,即足矣。

  赶时间的离皇,没空慢慢收心钟离。只要钟离不是太抵触,基本能够主动点配合听话,就暂时足矣。

  而陆续收服狐千却与钟离后,接下来,则该是明鸾。

  画诡阁七宿,依座次之序,分别是南君悦、孔谦、林渎、李子隐、钟离、狐千却、明鸾。

  其中,南君悦、林渎、李子隐、钟离,属于常年都待在画诡阁中静修,少以在离京城走动。

  剩下孔谦、狐千却、明鸾三人,经常在外行走,反而是偶尔才回画诡阁。

  然后在近日,因选妃事宜,钟离也从画诡阁中出来,按照假身份在外行走。

  在孔谦已死,以及狐千却与钟离已先后收服下,离皇自然要找上画诡阁最后一位落单修士,明鸾。

  明鸾,修蛊惑之道,性子狡黠,善于把握人心、阿谀奉承,却多有虚言。

  面对惯会扯谎的明鸾,离皇没法像对付钟离一般哄骗明鸾。

  所以,他选择硬来。

  钟离作为画诡阁当前谋划的关键人物,有着直接联系明鸾的手段。

  在钟离将明鸾叫过来后,狐千却、钟离、离皇三人同时发难,瞬间制住明鸾。

  只不过,在城中动用术法神通,就算是偏僻之地,也很快引来武安司修士。

  彼时,狐千却仍是藏在离皇兜里,而离皇则仍旧维系着南君悦的模样。

  钟离亦解开自个伪装,恢复自己平时打扮。

  于是,当武安司修士赶至时,领头队长瞬间认出了是画诡阁阁主南君悦,以及钟离,在动用手段制住画诡阁明鸾。

  虽然看起来像是画诡阁内部之事,但在城中无故使用术法神通,疑似斗法,仍旧会叫武安司修士准备拿下,逮回去审问过再说。

  不过,就在这时,离皇取出了一块黑色令牌,漠然开口:“暗卫办事,莫来插手。”

  领头队长认出了暗卫令,脸色微变,当即带着人撤走。

  在大离,大离九部加上皇室,对应十大书院、十大仙门。

  但十大书院,确实是十所书院,即十家仙门之外门。

  而所谓的十大仙门,其实有着十一家仙门。

  当今之世,乃是第十二世纪。

  正所谓:

  一日12时(辰),一月30日;

  一年12月,一代30年;

  一世12代,一纪30世。

  一个世纪,即为10800年。

  每当世纪更迭,即会有月宰证道封天。

  在十一世纪,最终走出的月宰,是为「冬月司仪」,即冬令造化赛博月宰。

  每位月宰,都会在凡世留下一脉仙门道统。十一位月宰,自然有着十一家仙门。

  只不过,「一月司命」留下的道统九幽仙门,十分神秘,至今仍是秘传收徒,不曾组建外门书院,也使得皇室之外,大离只有九部。

  然后,虽然大离九部没给九幽弟子留位置,但大离王朝亦为九幽弟子准备了一个特殊机构,号为暗卫。

  为了抢时间,离皇没法按照原本的准备来拿下明鸾,只好在城中暴起发难制住明鸾的同时,取出暗卫令勉强搪塞此事。

  此举会令武安司生疑,于事后悄悄调查关注画诡阁。

  但离皇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管怎么说,先将画诡阁拿下,再来考虑后续。

  如果他不抓紧时间,等南奕赶回京城,并传开孔谦死讯后,画诡阁几人,就会像到嘴的鸭子飞走一般,彻底坏掉他的破局。

  待得武安司修士退去,几人带着明鸾回到钟离假身份的房屋中,并布下隔绝法阵。

  离皇单刀直入:“明鸾,朕乃离皇。臣服于朕,可免一死。”

  狐千却从离皇兜里钻出来,略收血脉异化症状,变为有着狐耳与狐尾的人身。

  明鸾看着分立于离皇左右两侧的钟离跟狐千却,又看了眼「卖身契」,眯眼开口:“就算我不签卖身契,我也不信你会杀了我。”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以凡人之身,先后收服狐千却跟钟离。但我看得出,伱很焦躁,也很缺人。”

  “所以,就算我不签卖身契,你也顶多改为用其他手段来约束我。”

  离皇能从大离秘库中较为轻易地随便取物,自然不会只「卖身契」这一件诡器有着约束手段。

  只不过,「卖身契」所结诡契,效力最为霸道,能让人无条件服从命令,就算没法彻底杜绝结契人的偷懒心理,也至少能杜绝出工不出力,乃至阳奉阴违之现象。

  于离皇而言,想凭借诡器收服蜕凡修士,自然是「卖身契」最为实用。

  但明鸾不信离皇当真会杀她,对于离皇臣服与死亡二选一的说辞,也是颇为不屑。

  “我今日认栽,你有什么约束人的手段,尽可用在我身上。”

  “但要我主动签下卖身契,却是休想。”

  ————

  感谢书友「冰霜大巫师」打赏5000!

  然后章推献祭一本书,书名《我的御兽牧场物语》

  简介:江思缪,穿越御兽世界不当御兽师,开局辞职996,然后窝在偏僻小镇继承爷爷的牧场。

  种田,收集,探索,和野生宠兽交朋友~悠闲种田。只是……

  走进牧场就是一群珍稀又强大的宠兽。

  等到记者上门询问,被迫出门江思缪有些无奈:“其实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想补全我的牧场图鉴而已。”

  “啊?那些超凡生物,它们都是我的朋友啊。你看,这是我的友人帐。”

  PS:本书又名《能干的猫今天也很忧郁》《我只想做个牧场主》《从996奔赴627》《我的乌托邦御兽牧场》《御兽友人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