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章八二 南奕回京炼丹器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49章 章八二 南奕回京炼丹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9章 章八二 南奕回京炼丹器

  第249章章八二南奕回京炼丹器

  受天地法则之限,离皇的模拟长生路,至多只能模拟七次。

  因为,他只能做七次「春秋大梦」。

  第一次,也就是上一世,可以重生于七七四十九年前。

  第二次,可以重生于六六三十六年前。

  第三次,五五二十五年。

  第四、第五、第六……等到最终的第七次,更是只能重生于一年以前。

  于离皇而言,在不能无限次重生的情况下,每一次重生机会都弥足珍贵。

  但出于对南奕的尊重,离皇愿意用第二次重生机会,换取摸清楚南奕及其真气武道的底细。

  等到下一世,他甚至可以走南奕的路,抄南奕的小说,尝试看能否觉醒南奕的天赋神通,进而替南奕开辟真气武道。

  所以这一世,离皇会和南奕好好打交道。

  …………

  南奕回返离京城,已是七月二十四日的傍晚。

  他与东凌天道了别,并未直接回洛宅,而是出于防备画诡阁监视洛宅的考虑,遮掩身份,随意找了家客栈开房歇下。

  孔谦来找南奕的麻烦,是为私仇,与画诡阁无关。

  但孔谦、林渎皆死,本来无关的画诡阁,也大概率会沾上因果,变得有关。

  虽然正常来说,孔谦、林渎之死,不至于叫画诡阁立马知晓。因为画诡阁不是正经门派,不存在本命魂灯这类专门用来展示生死状态的特殊法器。

  不过防上一手,总是不至于有错。

  南奕坐在客栈床上,心神沉入武灵界,呼唤凰念儿。

  他昨日离开京城时,并未让凰念儿跟着同行,而是让凰念儿继续远远盯着画诡阁,想看看能否再捡到什么情报。

  因为凰念儿本体尚在凤凰传承灵境中,只是一缕神识寄托在南奕身上,心力有限,无法同时兼顾现世与武灵界。

  南奕若在武灵界中呼唤凰念儿,还得凰念儿仿佛电视转台一般,暂时停下现世中的言行,转为在武灵界中活蹦乱跳。

  南奕等了数息,看到武灵界角落中好似在盘卧的凰念儿,重新睁开了双眼。

  然而,凰念儿竟有些精神恹恹,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完全出乎了南奕预料。

  “你被画诡阁发现了?”

  南奕第一反应,便是凰念儿被发现。一缕神识便能借着真实投影之躯在现世溜达的凰念儿,可以凭借读心神通,悄然窃取情报,防不胜防。

  但一旦被修士察觉端倪,哪怕只是微感怀疑地神识稍稍一压,都会让凰念儿目前套用的红黑色乌鸦马甲,状态极差。

  结果,凰念儿却是有气无力地道:“应该没被发现,不过看到了不该看的贵人,受龙气法禁冲击,神识不稳,短期内会有些眼瞎。”

  原来,离皇今日变作李子明模样,与钟离一道赶赴画诡阁时,正巧落入在画诡阁不算太远的一棵树上搭窝的凰念儿眼中。

  凰念儿下意识地施展读心神通,想要窥探离皇与钟离的心思。

  结果,凰念儿竟直接看到了王朝气运所化的气运金龙,即修行界俗称的龙气法禁。

  气运金龙睁眸,对上凰念儿视线,顿时叫凰念儿的这一缕神识大震,险些彻底溃散。

  却是因为龙气法禁有着诸邪辟易之效,在宏观上,只能正常容纳黄阶事物,藉此约束神诡,分离仙凡,保境安民,为生民立起一方安居乐土。

  ——出现在凡世中的玄阶诡器,其实都是处于封印状态,或有着自封之力,不叫龙气法禁察觉;至于玄阶道器或灵宝,则是可以收入体内九宫,亦不会遭龙气法禁消磨。

  而具体到个体上,相对平民百姓,权贵人物有额外的龙气法禁庇佑,在一定程度上,有“法不加贵人”的说法。

  凡是针对“贵人”的术法神通,都会先过一手龙气法禁。

  如此一来,只要在龙气法禁范围内,“贵人”基本不会受他人术法神通之影响。

  只不过这个“贵人”,指的是官职达到正二品及以上,连正三品的各部侍郎,都不算是“贵人”。

  凰念儿恹恹道:“我要稳住神识,约莫一个月左右,无法再次施展读心神通。”

  “然后今日午后,是一位青衣女子,应该是钟离,跟着一个中年道人到了画诡阁外。”

  “中年道人有着龙气法禁庇护,我只看出中年道人应该不是本来面貌,未及窥探心思,便遭龙气法禁反冲。”

  凰念儿向南奕交代了她短期内能提供的最后一条关键情报。

  南奕沉吟。

  他觉得凰念儿读心神通突然被废,就像是命数交织下,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一件事,故意将他额外获取情报的渠道封掉,逼着他在两眼摸瞎不开挂的情况下,凭真本事博弈斗智。

  不过此事既已成了定局,南奕也就不再多想。

  他只琢磨中年道人究竟会是谁。

  在离朝,正二品官员,乃是九部尚书;正一品官员,乃是三公,即丞相、太尉、御史。

  总计不过十二人,究竟谁会是和画诡阁有往来的贵人?

  南奕隐隐有些怀疑礼部尚书。

  毕竟画诡阁能促成选妃提案,显然是在礼部中有所布置。若说画诡阁与礼部尚书暗中勾结,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在被度厄书院杜元甫卖过一次情报后,南奕恨屋及乌,看待对应礼部的度厄一系,也总是习惯性地戴着有色眼镜。

  不过凰念儿读心神通暂时被废,没有确切证据时,南奕亦只是在脑海中过了一圈便止住猜测,并未妄作判断。

  他收了收思绪,再次将武灵界中的凰念儿隐藏起来后,对还在离京城中的苏光与燕青云发出召唤,加上自个分身裘长生,聚起来开个小会,略作通气。

  南奕先是简单交代了一番孔谦之死。

  “我知孔谦会在次脉原血南下时设伏,便将计就计,请脉楼之主助阵,再有五脉长生配合,成功斩杀孔谦与画诡阁林渎。”

  “画诡阁总共七人,一下便在我这折了两人,可以说是已然结下了梁子。虽然画诡阁眼下未必知晓孔谦、林渎之死,但只要再过上一两天,既不见孔谦、林渎赶回,又没收到两人传回去的音信,自然会猜到这两人多半是折在了我手上。”

  “所以你们后续在离京城中行走时,务必多个心眼,别被画诡阁给算计了都还不知道。”

  “而且,这画诡阁多半是魔门,行事诡谲,近日促成离皇选妃提案,也不知究竟是何谋划。”

  南奕将孔谦、林渎乾坤戒中都似充满怨气,以及画诡阁近来在幕后促成离皇选妃提案两件事,着重告知苏光。

  苏光当即点头,表示会发动人脉,暗中盯着选妃一事,看看这场选妃究竟会有什么猫腻。

  不过,不管是苏光还是南奕,都暂时没想过在官面上找武安司告知此事。

  因为没有决定性证据的情况下找到武安司举报,并不会有实际意义。

  而且修士深谙明哲保身之理,很少会自带干粮地主动替官府朝廷维护正义。

  他们哪怕暗中关注此事,也更多是为了保持对大体局势变化的敏锐度,方便及时作出应对,而不至于事到临头了还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南奕只将画诡阁的事,给燕青云、苏光通气后,便自散会。

  「与京城权贵勾结的画诡阁,促成离皇选妃提案?当真是有趣。不过,与我无关。」

  南奕自武灵界收回心神,睁开眼时,眸光有几分闪烁。

  他确信画诡阁在离京城中有所谋划,怕是想搞个大动作。

  但事不关己,他只保持暗中关注,以及必要的防备。除非画诡阁找上门来,否则南奕不准备主动下场。

  毕竟,若有这个闲心,他还不如把心力花在潜修蕴养法种,或钻研炼器炼丹技艺上。

  念罢,南奕以银元为祭,在客栈客房中简单布下敛息隔绝法阵,然后取出苏川药所赠的内蕴炼器技艺小册之玉佩。

  得蒙苏川药言传身教,南奕早在君山福地中便有些手痒,想再试一试亲手炼器。

  就算离开君山福地后,他分心二用,在回京路上便开始变化武德令,定型「长生戒」,也未解手痒。

  毕竟武德令乃是道器的一部分,变化定型「长生戒」,只需他观想道韵法理,融入长生真气即成,没有那种亲手打入层层法禁的手感。

  南奕从乾坤戒中掏出一堆曾在瀛州岛随手搜集的普通材料,接着借法裴清雪,唤出广寒冰焰,开始练手。

  在南奕看来,形脉炼器之法,就是模块化思路,将不同神异转录成不同法禁,再于炼器时打入多种法禁。

  最终,多种法禁联动生效,就能模拟形成特定的神效,成为法器。

  而如此炼器,在体验上让南奕想起了他前世所玩的卡牌游戏《冒险公社》。

  相较《三国乱杀》等知名卡牌游戏,《冒险公社》名不见经传,堪称冷门小众。

  但纯论博弈性,以及不同角色的平衡性,却是《冒险公社》完胜。

  因为,这其中有南奕贡献的一份力。

  南奕虽是玩家,却是核心玩家,向官方反馈调整了诸多卡牌效果,相当于是为爱发电的半个游戏策划,并鼓捣完善了许多卡组。

  而形脉炼法,在炼器体验上让南奕找到前世玩《冒险公社》的感觉,不禁有些手痒,掏出炼器材料怒搓了几把,美其名曰练手。

  由于不同法禁实是对应不同功能之模块,想炼制一件合格的法器,最少也需要九重法禁,带上充能、储能等等功能模块,才能形成完整闭环。

  至于传统的意脉炼法,和画符差不多,都是讲究以意通神,倒是无需赘述。

  接连炼废几次垃圾材料后,南奕找到手感,取了块黄阶中品小妖的鱼鳞,纯以炼器技艺,在不依靠广寒冰焰强行点化性灵之效的情况下,成功炼成了一块护心镜。

  不过这种黄阶下品的法器,搁往常根本就是鸡肋。

  一方面,黄阶下品,不入修士法眼;另一方面,凡人武夫没有法力,无法滋养法器,又用不了多久便会失去神异之效。

  但如今,南奕开辟真气武道,倒是可以往江湖投放一批“神兵利器”,配合着打开各郡传武之局面。

  就是眼下技艺还不纯熟,起码得等到炼制出二十四重法禁的法器,并适配真气属性,才好投放江湖。

  ——法器禁制每满三十六重,会有一次质变。

  三十六重法禁,是为黄阶中品;七十二重法禁,为黄阶上品;一百零八重法禁,即为玄阶下品。

  而二十四重法禁,虽然还处于黄阶下品,但用来给江湖武夫,倒是正好。

  南奕将此事记在心里,收好用来练手的炼器材料,复又从葫芦空间中取出炼丹药草。

  因为南奕躲在客栈客房,是想暗中观望画诡阁后续动静,他暂时无其他事可做,便在一阵炼器后,转为炼丹。

  而他之前移栽进葫芦空间的药草,经过长生气息冲刷,算算时间已将近一月,已然能用来炼制「九转灵宝丸」。

  在驾轻就熟地先炼制一批九花玉露丸后,南奕着手炼制「九转灵宝丸」。

  与只是凡阶的九花玉露丸不同,「九转灵宝丸」不仅入了黄阶,还是诡丹。

  ——九花玉露丸虽有延年益寿之效,亦是法药丹方,但南奕为了圈钱,特意打散药性拆成多份,将其炼成了凡阶药丸。

  需三十颗九花玉露丸一齐服食,才相当于一份黄阶法药。

  而有着九花玉露丸收集银元,南奕想再增一门可以用来收集金元的产业,在炼制「九转灵宝丸」时毫不掺水。

  不仅原有的祛毒疗伤之效更加强劲,连副作用也更显霸道,从单纯的精神亢奋,变为身体也跟着亢奋,阳根难落。

  在成功炼完一批「九转灵宝丸」后,南奕琢磨售价。

  按照炼丹丹材与成丹方式,一枚「九转灵宝丸」成本将近五银,市价多定为十银。

  不过南奕想的是收集金元,毅然决定不单卖,按一金十枚的定价策略,打包装入若干玉瓶之中。

  然后诡丹不是法药,没有药力流失,不必封存在葫芦空间中,可以直接售卖给城中丹阁。

  南奕再次分出分身裘长生,让裘长生带着「九转灵宝丸」,悄然出了客栈,前往丹阁。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