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章八八 汝已有取死之道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55章 章八八 汝已有取死之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5章 章八八 汝已有取死之道

  第255章章八八汝已有取死之道

  秦羽杀进八强便悄悄溜走,不继续打武道大会的擂台。

  最终,有真武系统在身的唐彡,力战群雄,即便是一些传武宗师,他也较为轻易地战而胜之,成功摘得桂冠。

  八月十一日上午,武状元唐彡,得离皇召见,入了太和殿。

  离皇例行公事地询问唐彡是否有意从军报效大离。

  “回陛下,草民本心是想从军报效家国,但今正是实力精进期,不好中途止步,欲先行苦练武功,等到了瓶颈之时,再赶去边郡从军进一步锤炼武道。”

  唐彡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暗道:下次一定。

  离皇倒也不在意唐彡的托词,问道:“状元郎可有想要的封号?”

  唐彡嘴角一扬,当即朗声开口:“草民钟意封号‘修罗’,恳请陛下御赐之。”

  唐彡其实更想要封号“斗罗”,只可惜“斗罗”不像是个称号,只好退而求其次,求取封号“修罗”。

  离皇颔首:“好,朕即刻下旨,赐武状元唐彡,封号‘修罗’。”

  “不知状元郎,可还有别的心愿想提?”

  除去御赐封号外,每年武状元最令人艳羡的,在于可以向离皇自由提出一个心愿。

  虽然太复杂太麻烦的心愿提了也不可能答应,但只要不是太过分,离皇都会应允。

  对于有心扩张势力的某些武馆而言,这个机会更是十分重要。

  只可惜随着真气武道横空出世,不仅今年的武状元之位被唐彡拿走,还可以想象往后的武状元之位,都将与传统武夫无缘。

  唐彡昂首,说:“草民斗胆,请陛下下旨,准允我登门挑战教化司参知南奕。”

  大离尚武,若是南奕开设武馆,有人上门挑战,并不会触犯律法。

  但南奕没有开设武馆,而是躲在宅院中清修,按大离律法,却是不准武者登门挑战。

  唐彡被钟离魅惑暗示,一心只想挑战南奕。

  他以为,南奕也是有真武系统在身。

  唐彡在离京城中得知长生真气存在后,嫌弃长生真气威能孱弱之余,却是好奇长生真气为何可以通过传武发展下线来获得加持。

  他所修的真吾真气,经陶知命调整,已经没了传武发展下线的能力,只能通过不断击败他人,武斗得胜来获取真武点数。

  毕竟,真吾真气的内核乃是唯我独尊。陶知命是希望这些真武子,将自身精神意志灌注于真气之上,在培养壮大无敌气势的过程中,最终升华意志,使真吾真气发生质变。

  或许一个真武子的意志升华,不足以让真吾真气蜕变为真炁。

  但多安排一些真武子,养蛊一般角逐出的最终胜者,在将他人真气化作自身修行资粮后,或许能攒够足够多的域外法则气息,彻底打破桎梏,使真吾真气蜕变为真炁。

  因为重点是这些真武子魂魄深处的域外法则气息,以及久经磨练后的意志升华,所以陶知命传授真吾真气时,特意取消了真武子分发武种以传武的能力。

  结果唐彡看到长生真气可以传武发展下线,登时眼红。

  他以为这是真武系统经过多次升级后才能解锁的功能。

  他若有此权限,立马就能着手建立唐门。

  但他没有。

  没有该咋办?

  唐彡毫不犹豫地当场下定决心:抢他丫的!

  只要击败南奕,就能将南奕身上的系统融于自身。届时,他身上的系统自然也能拥有传武权限。

  由于钟离的魅惑暗示,唐彡完全忽略了,如果南奕系统等级在他之上,实力会不会也在他之上。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长生真气威能如此孱弱,南奕实力定也高不到哪去;真武系统在南奕身上就是浪费,合该由他拿走。

  只是南奕待在洛宅中闭门不出,唐彡等得着急,只好在太和殿上向离皇提出请求。

  而小朝会上,原本不在意离皇召见今年武状元,正闭目养神的一众官员,闻言都纷纷看向唐彡,面色古怪。

  你修着南奕开辟的真气武道,跑去挑战南奕,咋整的跟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就想掀桌一样?

  关键你把桌子掀了,后面不打算端碗咯?还是想着自己可以换张桌子,所以掀起桌来又快又狠?

  抑或是被人迷了心思,被人当枪使犹不自知,或者主动上赶着给人当枪使?

  一众官员心里揣测着,抱着看乐子的心态观望后续。

  只有苏光纳闷之余,目光闪烁,于暗中灵犀传讯告知南奕。

  在苏光向南奕转述期间,离皇虽是叫钟离跑去魅惑唐彡的幕后主使者,却在太和殿上故意问询了几句唐彡为何想要挑战南奕。

  唐彡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向武之心甚坚,听闻南奕乃是自大离最南端崛起的武道新星,号称奕武领袖,便想会上一会,登门一战。

  离皇有感于唐彡武者之心的纯粹,终于勉为其难地应下,赐下一道谕旨,允许唐彡登门挑战南奕。

  虽然目前待在洛宅中的其实是裘长生,但离皇并不清楚。

  对于裘长生的闭门不出,离皇只以为南奕是猜测画诡阁正布局算计于他,方才格外沉得住气。

  离皇乐得南奕有此误会。

  可南奕太过沉得住气,离皇虽能通过「长生戒」感应方位,出于稳健考虑,却也想戳上一戳,确定自己没感应错人。

  恰逢武道大会在京举办,有好几位表现张扬的真武者,陆续抵京。

  离皇稍加关注,便发现这几位真武者并非南奕麾下的寻常真武者,而是原本有着九虚命格,却遭陶知命忽悠,强行牵上特殊因果线的真武子。

  离皇遂选中唐彡,让钟离出马暗中引导唐彡,在陶知命牵引的因果线上,另行编织,直接指向南奕。

  离皇不指望唐彡能威胁到南奕,只想着利用唐彡逼南奕现身,好借此确认他感应「长生戒」,究竟是否是指向南奕。

  …………

  由于苏光的实时转述,不等太和殿中散朝,南奕已然知晓了唐彡要来强行登门挑战他的事。

  之前发现陶知命忽悠的一堆真武子,不仅纷纷改了很有气运光环的名字,还连带着将他也视作系统宿主,南奕便觉牙疼。

  现在得知唐彡跟得了失心疯一样想立马跑来挑战他,南奕更是啧啧无语。

  他念头一转,即知唐彡幕后定是画诡阁在见缝插针。

  南奕微微有些气恼:这画诡阁不想着赶紧搞事好让他有机会吃瓜看戏外带捡漏,反而一门心思想着提前把他揪出来,着实是有取死之道。

  这一刻,南奕当真是一想到唐彡这个名,便觉得画诡阁全体有着取死之道。

  南奕仔细想了想他该如何应对唐彡。

  南奕原本的第一反应,就是叫裘长生直接出手。

  反正唐彡要登门也多半是去洛宅登门,正好让裘长生出手收拾唐彡。

  但南奕旋即转念,意识到不妥之处。

  画诡阁暗中诱导唐彡,显然是想逼他现身于明面。

  南奕虽不知画诡阁是感应「长生戒」来判断的方位,却知画诡阁此时,在大概率不清楚裘长生存在的情况下,多半会误以为待在洛宅的人是他。

  如果南奕让裘长生出手收拾唐彡,反而会向画诡阁暴露裘长生的存在。

  若想后续继续让裘长生混淆视听,南奕眼下的最佳选择,反而是亲自出面。

  为此,南奕甚至放弃了用「梦蝶」之术召唤唐昊来收拾唐彡的想法——毕竟,让唐昊收拾唐彡,也会对外暴露「梦蝶」之术。

  只不过,亲自出面的前提,是南奕眼下便需暂时回到洛宅中,静候唐彡登门挑战。

  南奕猜测,洛宅附近现今正被画诡阁修士监视。

  虽然修士为了避免外界信息过多影响修行效率,在潜修时一般不会外放神识太远。

  但有所需求时,照样可以在不算太远的地方外放神识加以关注,暗中监视。

  所以,南奕不能直接走回洛宅。

  哪怕是动用了匿形、匿息符,就此回返洛宅也不够稳妥。

  不得已,他只好另辟蹊径。

  南奕运使「天子剑」,向裘长生借法。

  虽然南奕平时借法,要么是借攻伐神通用以斗法,要么是借裴清雪的广寒冰焰用以炼丹炼器。

  但如有必要,南奕也能向分身借法,将分身身上法种借来一用。

  比如裘长生修《游神法》所结法种「游回印」。

  虽然裘长生心思基本都在长生真气上,但其实也可以废掉《游神法》,另行在散修坊市找寻有无偏重长生之道的功法。

  可就冲着「游回印」能在关键时刻跑路的效果,裘长生一直不曾废掉《游神法》。

  现在,南奕借法裘长生,除去自己也能设下三枚游回印外,还可以传送至裘长生所设下的三处游回印所在方位:

  瀛州岛,南山县,以及离京洛宅。

  考虑到不仅现下要赶回洛宅,后续还得重新溜出来,南奕在自己目前落脚处同样埋设了一枚游回印。

  然后有一点需要注意。

  南奕借法「游回印」,与借法其它术法神通不一样。

  一般术法神通,都是短时生效。而「游回印」提前埋设用以记录坐标的游回印,则是需要长期维系。

  南奕借法「游回印」,必须一直保持借法状态,才能持续维系游回印存在。

  如果他解除借法,由他埋设的游回印,即会瞬间失效。

  换言之,南奕埋设的游回印,相当于是临时坐标,不能长期留存。所以南奕之前也一直没有借法「游回印」,直到眼下临时所需,方才借法一游。

  在设下游回印后,南奕脚下迈步,已然传送至洛宅。

  习惯性地重新与裘长生合体,南奕开始静候唐彡。

  而唐彡,拿到离皇谕旨后,当真是片刻不曾耽搁,刚退朝出了皇宫,便立马赶来了洛宅。

  “天启四年武状元、封号修罗唐彡,今奉离皇谕旨,特来向奕武领袖讨教一二。”

  唐彡好赖是没有直接破门而入,只是扯起了大旗在洛宅门外叫嚷,将他讨要离皇谕旨求战南奕,说成是奉旨前来挑战。

  洛宅中,正专心体悟《秘魔种剑真法》的燕青云,闻声皱眉。

  他知道南奕没在洛宅中,正待开口,却见南奕从他之前歇脚的寝室中走出。

  燕青云呆了呆。

  虽然这间寝室是南奕歇脚的寝室没错,但最近这阵子,明明是裘长生待在里面才对。

  怎么南奕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南奕向燕青云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勉励燕青云安心修炼即可。

  然后,他才走到洛宅门口,赶在唐彡喊了三遍,正准备直接破门前,推开了洛宅大门。

  唐彡微怔,收起脸上的跃跃欲试之意,神色一正。

  他右手一扬,露出离皇谕旨,虽然眸光浓烈炙热,仿佛要生吞了南奕,嘴上却温文儒雅般谦逊开口:“今奉旨前来讨教一二,还望南兄勿怪,不吝赐教。”

  南奕眼神平静地看向唐彡。

  因为唐彡还只是凡阶武者,甚至都没有凝练出武道意志晋入黄阶下品,南奕只是轻轻一眼扫过,便以「洞真」看破唐彡虚实。

  【状态:迷心执意;回光返照。】

  迷心执意,指的是心念被诱导迷惑,因此陷入执念,难以正常思考。

  比起迷心惑神等手段,迷心执意基本上属于暗示引导,很难被人确切察觉肯定。

  不过南奕有「洞真」天赋,甭管是暗示还是直接迷惑控制,只要是异常状态,尤其还是凡阶武者身上的异常状态,可以说是一看一个准。

  至于回光返照,则是指唐彡幕后的修士,不单是将唐彡当枪使,更是拿唐彡当钉子用。

  他们只准备利用唐彡逼出南奕,便完全没考虑后续留唐彡一命。

  为了让唐彡稳稳拿下武状元之位,确保唐彡一定能胜过其他真武子,不惜拔苗助长,透支唐彡生命力来快速增强其实力。

  南奕看得出来,哪怕他放过唐彡一马,唐彡后续,都很难活到年底。

  只能说,画诡阁里的修士,不愧是魔修作风,根本没将凡人的命看在眼里。

  南奕悠然想起了魏刀。

  曾经在南天城,魔修宫劭为了算计他,便是拿魏刀当枪使,让魏刀拦路挑战,给其化身制造出手袭杀的机会。

  而现在,画诡阁的魔修,也是在拿唐彡当枪使,毫不顾惜唐彡的性命。

  南奕看在眼里,不禁有些感慨。自己跟陶知命,最多拿凡人当肥羊;就算把好处大头的羊毛割完了,也起码给羊羔留下了一身肥膘,不至于一点好处都不留。

  可魔修行事,完全是在拿凡人当人矿、当耗材。

  不过,被南奕看着的唐彡,不知南奕是在心生感慨,只觉南奕目光渗人刺骨,仿佛要将他彻底看穿,竟令他莫名有些毛骨悚然之感。

  唐彡强压下心中异样,不悦问道:“你在看什么?”

  听见此问,南奕忽地有些哑然失笑:“我观汝,已有取死之道矣。”

  ————

  感谢书友「流痕七分」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