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章九四 缘来如此血丹仇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61章 章九四 缘来如此血丹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1章 章九四 缘来如此血丹仇

  第261章章九四缘来如此血丹仇

  弑君?

  南奕沉住心思,暗自思索。

  即使六日内不能弑君,便该轮到他遭百官追缉,南奕也并未武断地立马决定弑君与否。

  越是关键时刻,越是得沉住气,不能冒失做决定。

  反正,他受「均仙索」代价影响,得到八月十八号,也就是原身生日那天下午,才能恢复蜕凡小成修为。

  在此之前,宜静不宜动,自然也不必急着考虑弑君之事。

  南奕更在意离皇与画诡阁之间发生的事。

  既然离皇在太和殿上公然说了他以传送之术离开京城的事,便说明离皇眼下,其实已可与画诡阁视作一伙,被他以分身裘长生给晃点了过去。

  南奕如此认定。

  虽然南奕完全没想到真实情况是离皇掌控了画诡阁,只以为是画诡阁蛊惑了离皇,但两方归于一伙,却是可以确定之事。

  在离皇一系列出乎常理的旨意下,其他人略失分寸,只想着找到合适的人选弑君,并不在意离皇究竟是以怎样的魔修手段入道。

  但南奕因为「均仙索」代价,不得不冷眼坐观,并没有被离皇的快节奏操作,给催得沉不住气。

  他仍旧在意起了离皇凭何入道的手段上。

  南奕前世,就有点属于偏爱寻根究底的八卦党。

  这一世,继承了原身的「洞真」天赋,南奕更是在好奇心方面,有点小强迫症。

  如果是涉及玄阶及以上的隐秘禁忌,南奕尚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但如果不涉及玄阶,仅仅只是黄阶层次内的事情,南奕觉得,自己可以刨根问底一番。

  他取出了「人言纸」,解开封印。

  之前,南奕主要想着,画诡阁应该是冲着离皇算计谋划,与他没多大关系,便一直没有想过动用「人言纸」直接打探情报。

  毕竟「人言纸」提供的情报,有虚有实。他若是啥都不知道,就算问了「人言纸」,也比两眼摸瞎好不到哪去。

  不过现在,离皇给他定了莫须有之罪,又是打探已经发生的事,好判断真假,南奕便起了心思,取出「人言纸。」

  “当今离皇突然入道,又接连颁下不合常理的旨意,定有蹊跷。烦请施展神通,告知一下离皇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

  南奕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他现在暂时跌至养气大成修为,如果直接去问画诡阁几位蜕凡圆满修士干了啥,没法直接付“纸”给「人言纸」。

  但离皇暂只养气小成修为,尚在他之下。

  如果只问离皇身上发生了哪些事,却可有足够的情报款支付。

  「人言纸」安静了好一会,才懒洋洋地显露字迹:

  【你就只问离皇,一点不问画诡阁其他人的情况?】

  南奕点头:“我这会只有养气大成修为,只能提供黄阶中品的人皮购买情报。如果问询画诡阁其他修士的情报,你能降价,我便问。”

  「人言纸」没有再说什么,仿佛知道南奕惯会白嫖,便懒得多言。

  它只不带感情地写道:【四十九张纸,黄阶中品,谢绝赊欠。】

  看到「人言纸」开口报出的人皮纸数量,南奕下意识地微微蹙眉。

  不过他并没有表示异议。

  离皇毕竟是离皇。虽说入道不久,修为暂只养气小成,阶秩不高,但身份却着实不低,非比寻常修士。

  「人言纸」推算离皇经历,确实会比推算寻常养气修士困难许多倍。

  念罢,南奕屏住呼吸,振动法力,主动剥下自身皮肤。

  待撕下第一张人皮,南奕催动「全愈」,于恢复如初后再次撕下。如此反复,攒够四十九张人皮后,南奕将其凑到了「人言纸」跟前。

  「人言纸」像是生无可恋,兴致不高,只温吞吞地吸收掉这些人皮,然后在自身纸面上显露字迹:

  【血丹入道登仙路,天启离皇脱俗襟。

  讹语浮夸长生气,虚言暗究帝王心。

  前观吏卒罪南奕,后起刀兵欲北侵。

  百姓何辜离乱世,群臣无用苦良箴。】

  南奕微感讶异。

  他没想到「人言纸」因为懒得和他多言,竟干脆将原本该洋洋洒洒一大堆的文字,浓缩成了一首诗。

  对南奕而言,诗词太过浓缩,会隐藏不少信息量,不利于他解析。

  显然,这是「人言纸」对南奕仗着「全愈」天赋自产人皮纸白嫖行为的无声抗议。

  不过南奕并没将「人言纸」的无声抗议放在心上。

  他其实并不是为了白嫖,才坚持自产人皮纸。

  更多还是不想被「人言纸」蛊惑着残害其他修士。或许一开始,他可以有意识地选择有恶行的散修或妖魔下手。

  但姑且不说散修恶行轮不到他来执法,有些底线,一旦打破,就会不断被打破。

  所以如非万不得已,南奕都坚持只用自个新鲜出炉的人皮来满足「人言纸」施展神通之需。

  哪怕「人言纸」改用写诗的方式隐藏信息,南奕也无所谓。

  反正,「人言纸」所言,本就不可全信,需要他仔细斟酌虚实。

  写成诗词,固然会隐藏部分信息。可某些关键信息,却是再明显不过,反而更加容易注意到。

  比如,血丹。

  南奕看向“血丹”二字,总觉得有点耳熟,似是曾有耳闻。

  他确信自己没有接触过所谓血丹。

  如果正面接触过,以他成为修士后的记忆力,绝不会忘。

  但他既然觉得耳熟,便说明“血丹”之事与他隔得不远,或许叫他捎带着耳闻过几句。

  于是,南奕闭眸,穷搜记忆,回顾自己穿越以来的所有经历。

  不多时,南奕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哪听到过“血丹”二字——不仅一次,还是两次。

  第一次,却是永恒明火教在袭扰南天城之时,曾以《福报》曝光世家黑料,提及楚郡赵家,养有蓄奴队拐卖稚童,行采生折割之举;等稚童年长,赵家人还会痛下杀手,摘取五脏六腑以制血丹。

  南奕当时心思主要在马良身上,没怎么在意《福报》内容,印象不深。

  此时想起《福报》所载赵家事迹,南奕进而又想起了第二次听闻,乃是以「人言纸」打探孙九执过往。

  在瀛州岛,得知孙九执即为南海妖魔使者后,南奕曾以「人言纸」打探孙九执过往,大概知晓了齐郡元家事迹。

  只是南奕当时没想起赵家事迹,光顾着琢磨孙九执脾性,同样没有在意元家。

  直到此时,齐郡元家、楚郡赵家、孔谦途径南天城菜市、画诡阁蛊惑离皇、离皇以血丹入道,好几件事,在南奕脑中串成了一条线。

  南奕终于恍然:原来如此,缘来亦如此。

  他一直纳闷,如果自己在南天城果农灵境中,与孔谦结下不死不休之因果,乃是出于仙神编织命数加以牵引,究竟会是怎样的命数纠葛?

  因为南奕感觉,他虽机缘巧合布局斩了孔谦,却似乎不像是命数缠身的样子。

  在不知画诡阁已被离皇反过来掌控,只以为画诡阁主要心力仍旧是在算计离皇上时,南奕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是置身事外的外人。

  就算离皇今天在朝会上给他定了莫须有之罪,这种关联,也显得过于生硬,像是扑街作者编不下去剧情时,最喜欢的钦定操作,强行要配角降智,故意针对主角。

  简而言之,就是南奕这段时间以来,并没感觉到命数纠葛应有的难解难分之意,一直觉得自己与孔谦或画诡阁之间的矛盾,稍显生硬,在理论上其实具备和解的可能性。

  ——比如他和孔谦之间,虽有不死不休之因果,可理论上他如果愿意折损三十年道行,其实可以强行抹去诡契。

  虽说比起折损三十年道行,南奕觉得想办法弄死孔谦要来得更为简单,但到底算是有着和解可能性。

  至于画诡阁,南奕觉得自己只要不妨碍画诡阁算计离皇的谋划,即便斩了孔谦,若愿意及早赶去找画诡阁坦诚沟通,并不是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

  只不过重回京城时,南奕已因「均仙索」代价跌至养气大成,只跟防贼一样防备画诡阁,根本不敢跑去找画诡阁坦诚沟通。

  总之,在南奕看来,他与孔谦、画诡阁先后交恶,虽是一步步顺理成章,却并未体现出命数纠葛该有的难解难分架势。

  这也是南奕心怀疑虑,一定要祭出「人言纸」打探离皇经历,刨根问底的原因之一。

  直到确实打探出离皇经历,南奕才终于恍然:缘来如此。

  敢情不是他置身事外,而是他一直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血丹,仅凭此物,便已注定他与画诡阁不死不休,无法和解,不能和解。

  因为,他将孙九执收作源武者,为九脉心猿,就得替孙九执站住场。

  孙九执与齐郡元家有仇,但究其根底,其实是与诸生血丹有仇。

  在知晓画诡阁即是楚郡赵家、齐郡元家等世家拐卖稚童的幕后主使时,南奕便意识到,他与画诡阁,确实是命数纠葛,必须要分出高下。

  自此,南奕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或许并不是非得弑君斩离皇,但为了真气武道的壮大,为了自身道途,他是一定会和画诡阁对上。

  在这个过程中,遭画诡阁蛊惑,已然服食血丹的离皇,同样是南奕需要打败的对象。

  如果南奕能在十八号傍晚之前,打败画诡阁的几位蜕凡圆满修士,或许还能只废掉离皇修为,却留离皇性命。

  但南奕过了午时,才能恢复蜕凡小成修为。他再是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在傍晚之前便击败画诡阁的几位魔修。

  甚至于,连自个能否在二十一号深夜之前击败画诡阁魔修,南奕也不敢保证。

  他只知道,如能击败画诡阁魔修,便能以力破局,通过弑君,阻止坎离大战爆发。

  如果不能,只要等到二十二号,坎离大战正式爆发,原本支持他弑君的文武百官,就会捏着鼻子承认离皇的霸道存在。

  届时,百官最多放他先跑一阵,却一定会在后续追缉他,治他的莫须有之罪。

  不过,即便当真陷入最不利的境地,奈何不得画诡阁魔修,且无法在六日内击杀离皇,南奕也并无惧意。

  因为,他并非没有退路。

  南奕沉下心念,转入武灵界中,直接召唤身在南海的孙九执,而非其分身孙不悟。

  “盟主何事相召?”孙九执现出身形,打了个稽首问道。

  南奕开门见山:“我已探得,当年支持齐郡元家拐卖稚童、炼制血丹的魔修势力,实乃离京城中的画诡阁。”

  孙九执神色立即转冷,静待南奕继续往后说。

  南奕便将今日之事挑重点告知孙九执。

  孙九执听完稍一思索,直问道:“需我做些什么?”

  孙九执乃妖身,加之离京城局势紧迫不等人,显然没法参与进来。

  他只能指望南奕为他出头,并为南奕备好退路。

  南奕说:“若我能以力破局,自然好说。但我若是力有不逮,不能胜过画诡阁魔修与离皇,便将撤往南海。”

  “届时,或许不等七颗真气龙珠全数具现,我便会让程龙提前抛出一颗真气龙珠,引动一批妖魔聚于内外海交界之地。”

  “若事态果将至此,还望你暗中引导一二。”

  如果当真往最坏的情况发展,面对仙门修士追缉,南奕只能往外逃。

  比起人生地不熟,且无逃撤门路的其他三大王朝,南奕最佳撤离路线,自然是先以「游回印」传送至汉郡,再带上宋忠、裴清雪几人一起撤离。

  而他抛出真气龙珠引动南海妖魔,倒并不是指望这些妖魔替他压阵,而是让仙门修士在摸不清南海妖魔底细的情况下生出顾忌,不至于一口气追到南海外海也不停。

  孙九执了然,就是让他在南海妖魔与仙门修士意外遭遇时,引导局势唬住追兵,不叫追兵继续深入南海。

  南奕沉声:“当然,这只是最坏情况下的退路,未必会用上。”

  “如果可以,我会尽可能地斩杀画诡阁魔修,彻底断掉大离各郡世家以稚童炼制血丹的路子,为你出头。”

  孙九执重重点头。如果可以,他更想亲手手刃画诡阁魔修。但他已是妖身,而分身孙不悟又还无甚修为,自然只能指望南奕。

  不过,就算是南奕出手,孙九执也并非没有参与感。

  他说:“届时斗法画诡阁魔修,若需借法于我,尽管借去。”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