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章九八 南奕独战画诡阁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65章 章九八 南奕独战画诡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5章 章九八 南奕独战画诡阁

  第265章章九八南奕独战画诡阁

  炎日之下,天光如炙,酷烈肃杀。

  当南奕闯宫,离宫中预设的重重法阵,就像是沉睡的兽群,在一兽惊醒后,纷纷跟着醒来长啸,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肃杀之气,几乎转瞬便充斥整个离宫。

  有传讯法阵,有困阵幻阵,更有攻伐杀阵,纷纷应激而启。

  南奕前进的每一步,看似无人阻拦,却仿佛是在与整个大离王朝对峙。

  但南奕同样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带着百官的殷盼与支持,带着各个法阵的速通关窍,一路破阵,几乎不曾停下脚步,便已闯至深宫。

  在此期间,南奕法力激荡,不断祭出各式器物来破掉不同法阵,身上气势则随着破阵速通而越发高涨,大有披靡纵横、气吞万里如虎之势。

  入得深宫,南奕朗声长喝:“为大离百姓故,还请陛下收回北伐之令,勿起刀兵。”

  如果离皇愿意改口收回谕旨,南奕觉得,还是可以给离皇留个性命。

  毕竟,离皇若是被画诡阁修士蛊惑着下旨北伐,相当于鬼迷心窍,尚情有可原;倘能及时追回谕旨,不造成无可挽回的大战劫起,倒也罪不至死。

  然而,有画诡阁魔修在旁看着,南奕觉得:离皇怕是根本没有收回谕旨的可能性。

  南奕看向突兀出现在他前方的李子隐。

  就在南奕踏入深宫的刹那,周围氛围顿时变得异常凝重,仿佛陡然进入了十倍重力状态。

  李子隐手提长剑,目光深邃冷幽,默不作声地直接斩出一道剑诀,「天威如狱」。

  好似天光转暗,有一道巨大的黑色剑影从天而降,带着凛冽天威笼罩住了周围宫殿,镇压万法,更压在南奕心头,让南奕感受到了一股庞大压迫力。

  在这股压迫力下,南奕几乎难以挣脱束缚,如困牢狱。

  而天空中随之刮起的阵阵阴风,将肃杀之气吹得愈发弥漫,则像是无数冤魂正在牢狱中哀嚎,叫人背脊发凉、动作迟钝。

  当剑诀完全绽放,有煌煌镇压之力压下,让整个深宫都变得压抑而凝重,仿佛时空凝固在这一瞬,连光线都变得黯淡。

  只是,南奕感受到「天威如狱」咄咄逼人的威势,竟微微蹙眉。

  虽然李子隐乃是蜕凡圆满修士,修为在他之上,可「天威如狱」并非攻伐剑诀,而是旨在将他拦下来的守御剑诀。

  其有如此威势,反使南奕略觉狐疑,微感不谐。

  不过,南奕蹙眉之间,并没有畏缩于李子隐斩出的剑诀「天威如狱」。

  “给我破!”

  南奕自燕青云处借取「意气」天赋,纵声长啸,以意气化剑,将沿途破阵积蓄壮大而成的气势一口气倾泻而出,化作剑气冲天逆起。

  修为不如人下,南奕这一剑,并未斩破「天威如狱」主体的黑色剑影。

  可两道剑诀相交的瞬间,黑色剑影震动,仍旧在镇压之力上有所松动。

  于是,南奕一步迈出,施展「无相遁空」,趁机出了「天威如狱」镇压区域。

  虽然因此丢了一路破阵积蓄而起的气势,可自知修为不如人,南奕本就没指望和画诡阁修士正面硬碰硬。

  他想的是凭借「均仙索」套住几位画诡阁修士,好借此拉平修为上的差距。

  因此,南奕遁空闪现,遁向御书房,直奔离皇。

  画诡阁几人知道南奕借有玄阶诡器「均仙索」恐是暂未还给杜衡,也猜得到南奕均衡修为之心思。

  但南奕直奔离皇所在的御书房。画诡阁几人,不得不因此出面拦截南奕,根本没法从容拉开距离来防备「均仙索」。

  在南奕闯宫前,离皇安排李子隐、明鸾、钟离坐守附近宫殿防备刺客闯入的同时,其实还叫狐千却待在御书房外,施展「千面」天赋,将他伪装成凡人。

  离皇待在御书房,并未待在自个寝宫,气息隐匿成凡人下,自忖即便当真有刺客接下百官的买命财,也未必能用神识探查到他藏身方位。

  结果,刺客竟是南奕。

  离皇得到两成长生真气加持之力的最终分配权,相当于半个源武者,可以感应「长生戒」方位的同时,自个也难逃南奕感应。

  纵使离皇是伪装凡人待在御书房内,也被南奕第一时间找到所在,目标明确地直奔而来。

  离皇见状无奈,只得让狐千却同样出面拦截南奕。

  与此同时,离皇也操控南君悦肉身,欲以南君悦的名义,会上南奕一会。

  于是转眼,画诡阁剩余五人,围向南奕。

  在他们看来,就算南奕能用「均仙索」临时拉平修为差距,可五个打一个,仍旧不可能输给南奕。

  南奕却是不惧,一路闷头直奔御书房。

  在此过程中,他硬接了明鸾与钟离两人术法。等成功冲到御书房附近,又当头撞上狐千却跟“南君悦”。

  然而,面对前有拦阻后有追兵的局面,南奕从容不减,只是笑着祭出了「均仙索」。

  “诸君,请助我一臂之力。”

  话语声中,金索蔓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套住众人。

  不过,南奕并非只将画诡阁五位蜕凡圆满修士和他本人套住,而是将暂只养气修为的离皇,一并套住。

  金索相连,会均衡修为。

  原本只连上南奕未必会跌至蜕凡大成的五位蜕凡圆满修士,在离皇也被「均仙索」套上后,彻底跌落小境界,堪堪保住蜕凡大成的平均修为。

  南奕的想法很简单:离皇原是凡人,仓促服丹入道,就算被「均仙索」强行拉到蜕凡大成,也谈不上战力可言,无有威胁。

  反倒是其他人修为跌落,会明显影响战力。

  是以,南奕并未依靠「均仙索」直接混到蜕凡圆满,而是带上离皇,只让自己混到蜕凡大成的同时,将画诡阁五人修为给拉了下来。

  并且气息攀涨间,南奕果断唤出了琉璃净火,于体表绽放气焰,煌煌燃烧。

  明鸾与钟离,一个修蛊惑之道,一个修魅惑之道,都不是擅长攻伐的修士。

  南奕为抢时间硬接了两招,心里登时有数。

  只要唤出琉璃净火,运使开「全愈」天赋,在均衡修为的情况下,基本可以硬抗钟离两人的常规手段。

  甚至于,连狐千却跟南君悦,也应该不必太担心。

  南奕「洞真」一扫,虽说因为时间不足,暂未被动解析出几人的具体底细,但眼观几人法种,能大概看出侧重与倾向。

  比如南君悦,主修炼丹与火法;狐千却,主修变化保命之苟道,相对来说都不擅攻伐。

  所以,说是画诡阁五人打他一个,可其实真正有着致命威胁的,就只有李子隐一人而已。

  当然,这只是指另四人正常手段打不死南奕,甚至难以重伤开启「全愈」的南奕。

  但南奕一身法种同样偏于辅助,若不全力借法,也难占优势。

  当此之时,看出周身燃起琉璃净火的南奕极难杀死,似是自恃恢复力过人而瞧不起他们手段,“南君悦”面色冷凝,哼了一声。

  他心念一动,即叫几人联手,准备给南奕来招狠的。

  青衣女钟离,纤纤玉指一点,南奕脚下的影子登时长出诸多触手,像海草般死死缠绕,牢牢束缚住南奕。

  她同时娇喝道:“大胆狂徒,强闯深宫刺杀圣上,其罪当诛!”

  此乃控制技·「形影不离」,以及咒术·「流年不弃」。

  钟离此前魅惑唐彡,便曾借唐彡之手,施展过这两道术法。

  红发女明鸾,则看向南奕明媚一笑,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得罢手时且罢手。道友,请止戈。”

  此乃限制技·「止戈之约」。

  一经用出,明鸾与南奕,皆不得施展攻伐之术——此术颇类魏无涯玄阶诡器「明镜台」明镜法域反制攻伐术法之效。

  只不过,动用诡器「明镜台」,是他人不得攻伐,而自己不受影响。

  「止戈之约」,则是双方都不得攻伐,需要队友配合着进行输出。

  又有“南君悦”,挥洒碧绿毒火罩向南奕。

  南君悦虽修火法,却不像曾经陆少煌那般精于攻伐,而是偏重炼丹。

  不过,再是不擅攻伐,一道火法压下,亦能以炼化之效消磨南奕身上的琉璃净火,相当于比拼法力,压制住南奕「全愈」之效。

  然后主修变化之道的狐千却,则是掐指施诀,点出一道几乎难以察觉灵光骤然落在南奕身上。

  南奕身子一沉,旋即感觉自己身体在变小变佝偻,似要变成一头驴。

  很显然,狐千却修的变化之道,并不局限于自身变化。

  她这一招,有些像南奕前世所看奇幻小说中的变羊术。不过在此方天地,其名曰「造畜」,并不局限于变羊。

  最后,四人联手控住南奕的同时,李子隐气机锁定南奕,斩下剑诀「天罚」。

  瞬间,有白日惊雷。

  一连串的雷鸣声响彻天地,仿佛天穹在震怒,激起漫天紫电。

  紫电纵横交织,汇聚成一支璀璨的长剑,高居天穹,遥遥锁定住南奕。

  长剑垂落,转瞬化作接天连地的雷电瀑布,自天穹降下,破云层荡青冥,劈头盖脸地砸向南奕。

  南奕则被画诡阁另外四人死死控在原地,避无可避,甚至无法施展攻伐神通对轰来尝试消弭「天罚」威能。

  他爆发气焰,在琉璃净火笼罩下,好似燃烧光焰的火人。

  南奕一边催运「全愈」抵御「造畜」及「流年不弃」,一边从百官赞助中,祭出一道令牌样式的符器。

  此器,名唤「移形换位符」,分作子母二符。

  只要激活符器,即可与提前埋设子符之物,交换位置。

  南奕闯入离宫,在冲进深宫前,已在一个石狮子上埋下「移形换位符」子符。

  他此时祭出「移形换位符」,符器裂解,登时与石狮移形换位,出现在离宫外层的一处宫殿前。

  不过,「天罚」锁定南奕气机,自不会如此轻易地被骗掉。

  南奕方位变换后,原本垂泻而下的雷电瀑布,仿佛在半空撞上巨石,溅起激流,而后继续斜着冲向南奕。

  粗略观之,因此变故,「天罚」约莫折了一成不到的威能,却依旧极为恐怖。

  明明李子隐修为都已跌至蜕凡大成,斩出的「天罚」剑诀,竟仍旧相当于蜕凡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

  好在南奕移形换位,虽避不开锁定气机的「天罚」,却将钟离四人的控制手段甩掉,得以腾出手来。

  他并未趁着甩掉「止戈之约」便施展攻伐神通强行以攻对攻,而是继续自百官赞助中随手又丢出了一个宝匣样式的符器。

  匣名「辉月」,或称辉月宝匣,封存有一道出自水月仙门的护身神通「井中水月」。

  ——所谓符器,乃是因符箓威能会流失,便结合炼器之道,通过特殊手段将神通威能与诡灵不死特性绑定在一起,进而封存炼制而成的一次性道具。

  一般炼器师炼制诡器时,如感觉诡灵不会配合,便会考虑磨掉诡灵灵智,炼成符器。

  此时,南奕抛出辉月宝匣,匣盖洞开,登时有一捧清光荡漾开来。

  清光如梦似幻,眨眼间显化出似虚非虚的古井意象,横亘于空,护在南奕身周。

  浩浩荡荡的雷电瀑布席卷而来,却被牵引着涌向古井。

  明明是威势惊人的瀑布,落在井中,却一点水花都没翻起,堪称古井无波。

  只有一道金色的明月,自井中冉冉升起,然后再次散作点点清光,融入虚空消失不见,宣告着辉月宝匣神异功效的结束。

  而御书房左近,离皇见南奕移形换位到了外层宫殿,让狐千却守在他本体身旁,继续操控“南君悦”肉身,与另几人腾空而起,追向南奕。

  南奕微微眯眼,看向外貌好似十三四岁白衣少年的李子隐。

  一轮交锋下来,双方谁也没占到便宜。

  在被「均仙索」拉到蜕凡大成后,画诡阁有着人数优势,一次默契联手,仍能轻易威胁到南奕性命。

  但南奕得百官赞助颇多一次性道具,临机应变,并不惧几人联手。

  只是,南奕始终觉得李子隐有问题。

  一介旁门修士,修有攻伐秘术,战力强横,并非不可能之事。

  但其随手一道剑诀,尤其是在修为跌至蜕凡大成后,依旧能斩出相当于蜕凡圆满修士全力一击的威能,就绝对不正常!

  ————

  唉,回单位上班了,但是老人意外被撞的交通事故后续处理,还在电话沟通处理中,更新状态还是不太稳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