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章百一 得失计较赤子心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68章 章百一 得失计较赤子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8章 章百一 得失计较赤子心

  第268章章百一得失计较赤子心

  南奕抽丝剥茧,尚未见到离皇,便对离皇重生者身份,已有七成把握。

  但再是目光长远,都得先将眼前这关给闯过。

  除狐千却留在离皇身旁外,画诡阁剩余四人,在南奕使用「移形换位符」后,都追了出来。

  由李子隐主攻,钟离、明鸾负责干扰,以及南君悦进行查漏补缺、临机应变。

  虽然狐千却没有跟着出来,但四人联手齐攻同境界同修为者,正常没有赢不了的道理。

  奈何南奕有「全愈」天赋,颇为克制诡谲手段,让钟离、明鸾着实有些施展不开。

  南君悦又是离皇在操控,动作生涩,默契不足。

  画诡阁一方,便主要靠着李子隐的攻伐剑诀进行输出。

  若南奕纯凭自身手段应对,亦难敌四人围攻。

  可有着百官赞助的奇诡异物,稍落下风,南奕便能“烧钱”破局——使用奇诡异物多有代价,代价轻微的,南奕便直接用了,依靠「全愈」进行白嫖;代价麻烦的,则跟离皇一样,靠着消耗灵币直接催使。

  而当南奕窥破李子隐底细,李子隐主修的幻剑剑诀等若废去,虽还有兼修的其余剑诀,却也威胁大减。

  不过南奕毕竟是以一敌四,虽因天赋克制,斗法周旋时颇为从容,却也顶多是立于不败之地,难以正面击败南君悦四人。

  场面因此僵持下来。

  身为幕后黑手的离皇,不禁蹙眉。

  但画诡阁这边,本就是一群散修出身,少以战力见长。在孔谦、林渎提前身陨后,更是缺了爆发手段。

  除了暗恼南奕坏他布局外,离皇也没有太好办法,只能指望着百官迫于身份不得不赶来救驾,或者李子隐几人早些耗尽南奕法力。

  不过有东凌天守在宫门处,救驾百官正排着队地轮流闯阵,短时间内进不了宫。

  至于说消耗法力,南奕亦是不惧。

  「全愈」天赋的耗蓝,可以用储备许久的海量内力与真气供应消耗;而他除去借法源武者外,更是连源武者法力也能借。

  虽称不上海量法力,但在一众源武者加持下,亦可称法力绵长,不惧消耗战。

  南奕假装没看破李子隐幻剑底细,斗法周旋,主要是为了寻觅几人致命破绽,等待反杀的良机。

  其实理性考虑,南奕当下的最佳选择,是试着策反并未签有卖身契的李子隐与南君悦。

  只要说服李子隐、南君悦弃暗投明,拦下钟离、明鸾,即可长驱直入,直接对上只剩狐千却在旁的离皇。

  但南奕不愿如此。

  因为,南君悦等人,皆是以稚童作为丹材的魔修。

  南奕不愿与魔修苟且。

  哪怕南奕看出李子隐根基受损,只要他愿以「全愈」天赋助李子隐修复根基,即有把握策反李子隐,南奕也不想为之。

  他有自知之明,清楚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正义使者,也不具备所谓的赤子之心。

  因为是穿越者,对此世百姓缺乏共情,南奕虽看不惯此世不少规矩与风气,却也单纯只是看不惯而已。

  他内心冰冷,从无圣母心思,自然也谈不上正义使者。

  哪怕开辟真气武道,文抄《志士仁人》,以“武侠精神”作为武道宗旨学说,南奕也对自己有着清楚认知——键盘侠是也。

  不吝惜于顺手做些善事,却绝不会单纯为了异世百姓,便抛头颅洒热血,杀身成仁。

  因此,在著作《志士仁人》时,南奕也特意淡化了“扶弱”,只鼓励百姓习武自强,并着重路见不平便可“锄强”,突出一个“侠以武犯禁”——就是说为富不仁者若不将老百姓当人看,那么掌有武力者自然也不必客气,大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不将为富不仁者当人对待。

  至于说赤子之心,南奕早在前世挨社会毒打,不得不考编上岸时,便已经丢掉了。

  他现在只有功利之心,凡事皆计较利弊、分析安危,绝不会为道义二字盲目出头。

  有些时候,哪怕可以谈感情,南奕也会特意淡化恩义感情,将气氛引到以利相合上。

  他相信,以利相合,能取得共赢之利,比起单纯的恩义感情,更不容易遭遇背叛。

  毕竟,恩义感情总有尽时,而随着他境界提升,共赢之利,却是一直有着上涨预期。

  身处陌生危险异世,甚至开局就是继承暴毙原身之肉身,南奕小心谨慎,打从一开始就封闭了自己内心,坚定地不谈感情——包括,共情凡人。

  可以毋庸置疑地说,南奕不是什么大好人。

  可他毕竟来自天夏,道德底线再是灵活,也总是有底的。

  对于魔修,他是绝对不愿苟且,不愿同流合污的。

  或许平时,他不会特意去管闲事一般地追杀魔修。

  但狭路相逢,哪怕明知道策反南君悦才是当下最理性的选择,南奕也毅然决定不吭声,放弃最优选择,反而想着该怎样才能击败,乃至击杀南君悦等人。

  他觉得,应该是有机会的。

  毕竟除去「均仙索」外,南奕还借有玄阶诡器「封神印」。

  只要找到几人的致命破绽,配合「封神印」杀出一个出其不意,或能强杀一人打乱画诡阁阵脚,继而趁势攻杀,分而破之。

  于是,南奕一直运使「洞真」,寻觅几人身上的致命破绽。

  …………

  李子隐觉得,自己今日大抵是会死在皇宫之中了。

  虽然南奕一直在努力化解幻剑剑诀,设法应对,但李子隐知道,南奕是在假装。

  在南奕流露出微不可察的讥讽笑意时,李子隐便知道,南奕恐怕凭借「无相真解」,已然看破他幻剑底细。

  李子隐身怀「天生剑心」。

  虽是后天缔结的法种,却也是实打实的「天生剑心」。

  李子隐相信「天生剑心」感应不会有误,自然也就相信南奕看破了幻剑底细。

  至于南奕后续的种种应对,李子隐只当南奕是另有算计,假装未有看破,尚在寻觅良机。

  但李子隐没有说这件事。

  因为他心中茫然。

  李子隐性情淡漠,基本上只钟情于剑道,只在乎提升修为,不在乎凡人性命。

  但他十分敬重掌门师兄李子明,不想让李子明失望。

  当年,李子隐遭魔修暗算,幸得李子明出手相助,方才免去一死,只是伤了根基。

  可李子明为此,亦有受伤。李子明常年闭关,自称是在疗伤之余,寻觅筑基契机。

  李子隐却觉得,是自己害得师兄受伤,且丢了筑基契机,至今不曾破境筑基。

  他在外游历,与南君悦几人联手攻略灵境,获得万婴灵丹丹方后,为提升修为,最终答应了南君悦提议,一起成立画诡阁,谋划着勾结各郡世家,收集婴丹丹材。

  凭借纯阳、纯阴诡丹之助,根基受损的李子隐成功晋入蜕凡圆满。

  他想让师兄放心,告诉师兄,自己并没有折损根基。

  但李子隐又不想让李子明得知,当年为魔修所伤的他,时隔多年,竟已成为了魔修。

  虽然李子隐自己不曾收集过丹材,可他与南君悦等人同伙,身处画诡阁中,坐享纯阳、纯阴诡丹,仍旧称得上魔修。

  他不想,或者说不敢让李子明知晓。

  离皇早就知道李子隐的这一弱点。

  所以,离皇一句“子隐,你也不想你沦为魔修这件事,让你师兄知晓吧”,即让李子隐轻易答应了离皇要求。

  但其实,早在那时,李子隐心中便已陷入茫然。

  因为他有预感,成为魔修这件事,应该瞒不下去了。

  当离皇展现重生者风采,强势征服画诡阁时,意味着画诡阁将被迫由暗转明。

  而魔修,是不适合出现在明面的。

  以前画诡阁藏身暗处,李子隐还能隐瞒自己魔修身份,不让掌门师兄得知。

  但被迫转明,哪怕离皇不说,李子隐也有预感,自己天剑门弟子身份及魔修身份,都迟早会暴露。

  他顿时感到迷茫。

  不过,李子隐有着「天生剑心」,迷茫之心,一剑即可斩之。

  如果迷茫,就不管那么多,只以剑观之。

  简单说,如果陷入茫然,就放弃思考,安心做他人手中的“剑”。

  一定程度上有着赤子之心的李子隐,不喜计较,便干脆放弃了思考。

  “剑”会代替李子隐进行思考。

  如果离皇表现强势,持“剑”胜之,自会为他排忧解难。

  如果离皇表现不佳,便说明他的剑道,注定止于此时。

  是以,有着「天生剑心」的李子隐,不喜计较思量,哪怕猜出南奕已经看破他的幻剑底细,也不发一言,只当不知。

  他心思纯粹,已坦然应命。

  身为剑修,“剑”会代替他找到答案。

  而胜与败、生与死,都是答案。

  …………

  南奕看出了钟离与明鸾身上的致命破绽。

  除去签有卖身契外,两人服食的增长实力之丹药,会遗有丹材对应的千名稚童之怨念残魂。

  这些怨念残魂,看似不起眼,却会在关键时刻冲击服丹者心神,或可加以利用。

  不过南奕没在南君悦与李子隐身上看到怨念残魂缠身。

  他略有些好奇:画诡阁若有化解怨念残魂的手段,为何钟离、明鸾身上的怨念残魂,还没祛除?

  但好奇之余,南奕主要心力还是在寻觅南君悦或李子隐致命破绽上。

  不需要全都找到致命破绽,只要有三人致命破绽找到,剩下一人,南奕自然就好对付。

  只是「洞真」看着看着,南奕忽然注意到奇怪的一点。

  李子隐,莫不是只有八个法种?

  南奕仔细数了数。

  「天生剑心」,全方位加持的道心buff;

  「天心剑势」,决定伤害上限的核心技;

  「天威如狱」,讲究以静制动的守御剑诀;

  「天发杀机」,叫人避无可避的群攻剑诀;

  「天罚」,相当于单体爆发技的攻伐剑诀;

  「万剑归宗」,注重虚实变化、最为灵活精妙的泛用剑诀;

  「一剑飞仙」,遁速惊人的剑遁之术;

  「隐剑空匣」,隐匿为主、疗养恢复为辅的辅助术法。

  南奕上下看了眼,确定自己「洞真」只看出李子隐八道神通之法种。

  其中,有三个法种是李子隐自行参悟修持的术法神通,有五个法种,则是源于天剑门功法《天心幻剑秘典》所提供。

  这意味着,李子隐少缔结了一道天剑门术法神通之法种。

  在此世修行界,理论上,需内置六道术法神通修持之法,才能称为“典”级功法。

  《天心幻剑秘典》既称秘典,自然该有六道术法神通才对。

  关键,李子隐体内九宫的最后一宫,并非完全未缔结法种的样子。

  一般来说,修士体内九宫是否缔结有法种,南奕「洞真」之下,是能一眼看出的。

  只是说具体缔结的是何法种,有何神异,南奕需要一定时间加以解析——若他人刚巧催动法种,可使南奕更快解析出。

  一开始,南奕只道李子隐九宫法种俱全。

  直到他一直没能解析出李子隐最后一个法种对应的术法神通之效,方才意识到不对。

  南奕凝神细看,只觉李子隐体内的玄冥宫,散发灵光,并非不曾缔结法种之模样。

  但偏偏,李子隐一身神通,独差玄冥宫一宫法种。

  就好像李子隐玄冥宫中,缔结的是其他人法种,而非其本人法种。

  且李子隐本人,似乎也不曾注意到玄冥宫异常,像是被人影响了认知,在主观上特意忽略了玄冥宫情况。

  南奕顿时来了精神。

  事情,似乎变得有趣起来。

  一直在寻觅李子隐跟南君悦致命破绽的南奕,心中动念,直觉李子隐的玄冥宫法种,绝对有问题。

  或许,致胜之机,便在其中。

  南奕运使「洞真」仔细端详。

  李子隐的玄冥宫,确有隐秘,甚至连南奕玄阶「洞真」,都未能一眼看出异常。

  但在察觉不对,特意端详,仔细「洞真」下,南奕终是看破了此间隐秘。

  李子隐玄冥宫中,确有一道法种,名唤「天地有缺」。

  只是,此法种并不属于李子隐,而是属于李子明。

  但它也并非与李子隐全无关系。

  准确说,李子隐应该是与此法种息息相关才对。

  因为,「天地有缺」的神异,完全出乎了南奕预料。

  ————

  谁来猜猜会是啥效果不?可以结合功法特性来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