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章百六 九尾离皇五五开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73章 章百六 九尾离皇五五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3章 章百六 九尾离皇五五开

  第273章章百六九尾离皇五五开

  「均仙索」下,南奕、离皇、狐千却修为均衡,皆在略强于蜕凡入门的层次。

  但现在,狐千却凭借「影从」之术附身离皇,任凭离皇抽取调用她的法力与神通,且将修为也合于一处。

  虽达不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却也很是接近,且够到了蜕凡大成的线。

  如此,修为倍之,何惧南奕?

  离皇觉得:就算自个不擅斗法,不敢说能稳胜南奕,起码也未必会落得被迫重生的狼狈境地。

  他默运法力,熟悉狐千却加持下的一身修为与神通。

  「千面」:千变万化,知人知面——可变化伪装成任意对象,且连气息也一般无二,极难被看破。

  「造畜」:造化弄人,豕交兽畜——附压制之效,可变化任意对象为牲畜。

  「点金」:点石成金,金玉其外——附破法之效,可变化任意事物为纯金,包括术法神通之具象。

  「影从」:甘为君影,枝附影从——可变化为影从,附身任意对象,与之合体共生。

  「幻灵」:幻从于真,活灵活现——可生成具备一定智能的幻象分身,参与斗法。

  「虚闪」:避实就虚,闪烁其间——可彻底虚化闪避物理攻击,并带短距闪现。

  「心药」:心之所向,不药而愈——可祛异疗伤,前提是坚信神通确会有效。

  「同戈」:岂曰无戈,与子同矛——同调他人攻伐神通,加以施展。

  「观玄」:观往知来,剖玄析微——可收集灵犀,把握气机,分析推算,料敌机先。

  而当南奕再次闯进深宫,所见便是修为竟反过来在他之上、蜕凡大成的离皇。

  南奕甚至多看了两眼,才看明白狐千却附身离皇,相当于合体,使两人修为合于一处,却仍旧被「均仙索」判定为两个人。

  所以现在,南奕要面对一位蜕凡大成,且有着「龙气法禁」庇护的大离皇帝。

  南奕眯了眯眼。

  从离皇的后腰,延伸出九条修长而又巨大的狐尾。

  每一条狐尾都如同光影交织,呈现半虚半实的朦胧梦幻感,时而清晰艳丽,时而透明如水,时而又如荡漾水波的光影,好似九条闪烁星光汇聚而成的绸带,缓缓舞动。

  除了狐尾,离皇本身的外貌也有所变化,于脸上隐约浮现些许玄妙纹理。

  其如墨长发,如云瀑般垂落在双肩上,又似夜光下的流动黑纱,随风摆动,散发出一种神秘的魅力。

  可以说,此时的离皇,在南奕眼中有种既威严又妖异的感觉。

  就是其眉宇间冷峻淡漠,看着就有股疏离感,不太合乎当下形象。

  不过即便如此,也让南奕想起了火之意志的继承者,七代火影·漩涡鸣人。

  当然,此世没有火之意志,非要对应的话,应该将离皇卫元昭,称为大离意志的继承者。

  而且,离皇入道不久,参与斗法只能是借取狐千却的一身神通,或许该对应为六代火影·旗木五五开。

  因为,狐千却主修变化之道,一身法种,其实和无相仙门路数相仿,不是破法压制,便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观玄」vs「洞真」。

  「同戈」vs「无相妙法」,虽然南奕已经洗掉了这一法种。

  「心药」vs「全愈」。

  「虚闪」vs「无相遁空」。

  「幻灵」vs「梦蝶」。

  「影从」vs「天子剑」。

  「点金」vs「无相伏」。

  尽管法种之间具体的神异效果存在区别,但大略来看,离皇此时的神通法种,其实与南奕颇为对应。

  南奕闯入深宫,略微眯了眯眼,感慨“此子类我”的同时,愈发觉得他跟离皇之间,是气运之争。

  而后,他不想给离皇开口发言的机会,抬手便是一记「秘魔残血剑」激射而出,算是在向离皇打招呼。

  但剑光飞斩离皇,甫一靠近,便遭「龙气法禁」压制,平白削去四成威能。

  接着,离皇抬起左手,将「点金」之术,灌注于指尖。

  点石成金,可将术法神通之具象,一并变为纯金。

  离皇只轻轻一抓,便将剑光变为金片的同时,抓在手里。

  众所周知,黄金纯度越高,质地就越柔软。

  锋芒再盛的术法,变成纯金,也很好拿捏。更不说南奕剑诀遭「龙气法禁」压制,上来就折了四成威能。

  离皇都没怎么用力,便将剑光变作金片,继而随手往旁一丢。

  虽然丢到一旁后金片重新变为剑光,却已然脱离南奕控制,只顺势一头扎向地面炸裂青石,根本影响不到离皇。

  与此同时,离皇看向南奕,仍旧开口道:“南卿,朕对你很失望。你竟和百官沆瀣一气,选择刺杀于朕,罔顾君恩。”

  南奕冷笑。

  他不想让离皇开口,就是不想听离皇扯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毫无意义的废话。

  但「秘魔残血剑」奈何不了离皇,被离皇随手化解,没能堵住离皇的嘴。

  眼见离皇已然出声,自己寻常手段也不好对付离皇,南奕撇嘴冷笑间,倒也接上话,质问道:

  “卫元昭,我对你也很失望。”

  “身为离皇,竟以魔修手段入道,你脸呢?”

  “拿我当挡箭牌也就罢了,居然还给我定下莫须有之罪,妄图叫百官追缉于我。”

  “试问,我可曾做过对不起大离之事,竟叫你如此待我?”

  “而且,如今国泰民安,本是盛世将临之气象,你却为莫名其妙的一己之私,不顾民意,欲兴兵北伐,强掀战火,又置百姓于何地?”

  因孔谦、林渎之死,离皇猜测南奕恐怕已然知晓画诡阁七宿的魔修身份。

  在南奕面前,离皇便不准备强行否认魔修手段之事。

  但他不欲轻易跌下道德高地,仍旧反唇轻笑,辩称:

  “入道便是入道,何分正魔。难道世家掠取的民脂民膏,与百姓辛苦劳作所得薄财,用时会有区别?”

  “再者,朕又未指使画诡阁暗行魔修手段,只是自画诡阁收缴丹药充作战获,服之入道。”

  “因果不沾,朕何过之有?”

  “至于说莫须有之罪,南卿怕是误会了。”

  “朕不过是叫百官寻觅南卿,将南卿请回京城,何曾说过治罪?”

  “甚至于,南卿眼下只要弃暗从明,朕也依然可以不治卿罪,并请南卿就大离国师之位。”

  南奕闻言呵呵一笑。

  要说定罪,离皇确实不曾定罪于他。

  但彼时,离皇前一句话故意说南奕真气武道可使人人皆成仙,犯仙门忌讳,分明就是在暗示百官追缉南奕。

  现在变脸说什么都是百官理解错他的意思,完全就是在扯犊子。

  南奕懒得和离皇虚与委蛇。

  要是在前世天夏,他人在体制内,查明身怀癌症前,甭管虚与委蛇还是委曲求全,都能做。

  可穿越此世,入了修行大道,又未面对难以力敌的强人,倘若还要虚与委蛇,那他不是白穿越了么?

  所以南奕干脆挑明了道:

  “卫元昭,你若真是机缘巧合,于无意间服丹入道,自然不好轻易指责于你。”

  “可我赌你是重生之身,早有先知,乃是提前算计画诡阁,坐视画诡阁魔修行径,于近日设计拿下画诡阁。”

  “你可敢应之?”

  南奕言辞振振间,祭出吏部赞助的两件诡器。

  第一件,名唤「剑尺」,其形既似剑也似尺,有着“剑斩虚言,举头三尺”之神效。

  第二件,名唤「不讳状」,乃是一页状纸,能让人“直言不讳”,必须正面回答,不得顾左右而言他。

  南奕指定离皇,激发「剑尺」,可凝聚一道攻伐剑气,威能相当于蜕凡圆满修士常态下的全力一击,也就是李子隐「天罚」剑诀之威能。

  但「剑尺」剑气并非想斩谁便斩谁,而是南奕跟离皇之间,需要互相回答对方的一个提问。

  然后谁说谎,谁就会被剑气枭首,将脑袋炸飞三尺高。

  如果都未说谎,拖过了盏茶时间,「剑尺」剑气即会自发消散,相当于白白激活。

  若指望「剑尺」攻敌,属实有些鸡肋。

  可配合「不讳状」,用来逼问情报,确定话语真伪,却甚是好用。

  当南奕懒得虚与委蛇,直接道破离皇重生者身份时,离皇面色微微一沉。

  「剑尺」剑气,威能强劲尚在其次,关键在于无视防御,必然将言虚说谬者枭首,使大好头颅飞起三尺高。

  在「不讳状」影响下,离皇必须作正面回答。

  他不想被「剑尺」剑斩,便只得哼了一声,沉着脸道:“没错,朕确实是重生者。”

  “可朕不仅是重生者,更是你的救命恩人。”

  虽不知南奕究竟是如何得知其重生者身份,但眼见南奕把话挑明,离皇也干脆打起了恩情牌。

  “上一世,不等霍子良作乱南天城,你便殒于永恒明火教魔修之手,名不见经传。”

  “这一世,是朕暗遣缉罪司途径楚郡,方才助你得脱死劫,就此起势。”

  “毋庸置疑地说,真气武道能有今日之势,朕之功劳,绝不下于旁人。”

  “朕只问一句。”

  “朕许你为大离国师,再以救命之恩,换你一道真气法脉,可乎?”

  救命恩人?

  南奕闻言错愕,万没想到离皇一个眨眼,竟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不过「剑尺」在上,离皇所述皆非虚言,意味着站在离皇的角度,他确实有着救命之恩于自己。

  南奕心念数转,几度揣摩,方才厘清其中关窍,意识到自己气运勃发,原是因离皇助他度过永恒明火教魔修围杀之劫数。

  南奕抿唇,有些沉默。这恩情来得太突然,完全出乎南奕预料,竟使他面对离皇之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

  好在,他又没被「不讳状」约束,只要不说谎即可,不必非得正面回答。

  南奕刚做如此念想,离皇亦祭出了一件诡器:「开明镜」。

  离皇手持「开明镜」,对着南奕一照,激发诡器神效,让南奕不得不“开诚布公”。

  原本,「开明镜」的代价为“言听计从”,即俗谓的听劝,会使离皇听从南奕的建议。

  但离皇以灵币为媒,不必自身支付代价的同时,直接激发诡器神效“开诚布公”,却让南奕不得不畅所欲言,正面回答。

  南奕无奈,亦只得定了定神,坦然开口:“君既有恩于我,我必感恩图报。但报恩不是做买卖。具体该如何报恩,由我自己思量。”

  “万没有你说要啥,我便给啥的道理。更遑论真气法脉关乎我成道之基,绝非轻易予人之物。”

  言及此处,南奕便算是正面拒绝了离皇,不接受突如其来的道德绑架。

  但南奕同样不想跌下道德高地,并不就此止住话头,而是继续说道:

  “至于大离国师之位,我固有动心,却绝不会为证此位,强行陷大离百姓于战火,再故意摆出努力止戈罢战之姿态。”

  “如此心口不一之行径,绝非善功,而是不义之罪!”

  “正所谓恩是恩,过是过。你兴兵北伐,强掀战火,实乃不义之君。”

  “自古以义断恩者,不在少数。我传武既号侠道,纵不敢自诩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亦绝不会助君为虐!”

  面对离皇突如其来的救命之恩,又被「开明镜」逼着立即应答,南奕仓促间,选择了先以大义割断私恩,不受离皇挟恩节制。

  此般应答,未必是最优选择。但事起突然,南奕仓促间亦只能选择最稳妥的答复,将话题引到大义上。

  不过,对于大义名分,离皇并不示弱。

  他大义凛然地道:“坎朝自推广普及蒸汽技术以来,国力日增,早已在我离朝之上。”

  “眼下和平,不过是坎朝在温水煮青蛙罢了。若不尽快兴兵北伐,设法打断坎朝百业革新与禁忌武器研发之进程,不出五十年,离朝仍旧会败于坎朝之手。”

  “朕重生之前,坎朝南侵,便已然要打到离京城下。届时,不仅百姓一样是身陷战火,我离朝更是全无还击之力。”

  “在朕看来,与其被温水煮青蛙而亡,不如奋起直击,先发制胜。而朕重生一世,就是要改变这一未来!”

  “南卿,你若当真为百姓着想,为大义而战,更该站在朕这一边,与朕协力开辟更好的未来!”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