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章百九 恩义两难君臣斗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76章 章百九 恩义两难君臣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6章 章百九 恩义两难君臣斗

  第276章章百九恩义两难君臣斗

  早前剑斩林夜,南奕便是以「梦蝶」之术召唤无双城独孤剑,然后借独孤剑之手斩出「秘魔舍身剑」。

  那是一条命下的第三剑,即最后一剑,让南奕服下了「长生葫芦」六月孕育的长生道果以替命。

  而南奕全新之命的第一剑,是适才用来硬撼南君悦的「元始真雷」。

  现在,南奕又斩出了第二剑。

  他将郭来、燕青云、宋忠、裴清雪的法力借来,尽数灌入「秘魔舍身剑」中。

  剑光煌煌,神威赫赫,甚至让宫门外隔空观战、看出「秘魔舍身剑」乃是舍命手段的百官,忍不住嘀咕道:“南奕此子,是真拼命啊。”

  但为了保住「无相伏」拿下的优势,南奕是不得不拼命。

  只因煌煌剑光,好似烈日下的冰淇淋,未及离皇,便在融化。

  原本难以定量的黄阶极限威能,折去四成,便只相当于李子隐此前斩出的「天罚」剑诀。

  强固然还是强,却不再具备接近超模的压制性优势,不至于无法应对。

  离皇眼下修为终究强于南奕,仅过数息,便强行挣脱「无相伏」带来的压制,使法力重新流动起来。

  虽略显仓促,却仍旧在「秘魔舍身剑」剑光彻底及身前,激活了一样护身宝物,堪堪接下剑光。

  南奕很遗憾。

  若离皇不是离皇,没有「龙气法禁」庇护,一剑即能了结离皇。

  对于棘手之敌,能用三分之一条命强行换命,南奕觉得还是挺值。

  离皇则是狼狈之余,面色亦显阴沉。

  身为离皇,正常来说,一年方能从皇室禁库中拿取一样奇诡异物。

  离皇靠着重生先知,用了些手段,虽成功预支了不少奇诡异物,却多是用在了算计画诡阁上,如迷狐香、假丹、「君子状」、「卖身契」等。

  余下之物中,有着护身保命之效的,屈指可数。

  冷不丁就被南奕耗去一件,离皇心里着实不满。

  好在离皇眼中,南奕用此等灌注全身法力的舍命手段,乃是孤注一掷之举。

  常人固然是难以抵御,但一旦成功撑过去,南奕便如待宰的羔羊,再难有反抗之力。

  念及此,离皇总算是略微去了几分心中郁气。

  他抖擞精神,踏步而出,竟主动奔向南奕。

  不过,虽看着南奕似是力竭,也知南奕斩出「秘魔舍身剑」乃是灌注大量法力,离皇却不信南奕会丁点法力都不给自己留。

  离皇不敢小觑南奕,仍旧颇为郑重地在奔跑时施展「幻灵」之术,一口气唤出了六个幻象分身。

  然后离皇本体及分身,双手并拢,只竖起食中二指,一同施展「同戈·戮魔陷阵击」,以指化剑,激荡璀璨剑光,直冲南奕。

  这是戮魔仙门的一记攻伐之术,需要近身施展,并不能隔空远攻。

  但相对于其它可以隔空斗法的攻伐神通,本术除去锋芒更盛外,还有着陷阵友军越多,相互加持下威能越强的神异效果。

  简单说,于戮魔弟子而言,本术最适合用来进行正义的围殴。

  而狐千却同调这一神通,则是因为她「幻灵」之术生成的分身,不仅具备一定的智能,更是能与本体施展同样的术法。

  两项配合下,一人即可结伙,独自进行正义的围殴。

  在「同戈·万剑归宗」被南奕「无相伏」破掉后,离皇几乎没怎么犹豫,便果断选择施展「同戈·戮魔陷阵击」。

  然而,离皇虽防着南奕不曾力竭,却怎么也没想到,南奕灌注进「秘魔舍身剑」的庞大法力,乃是借取自他人。

  甚至于,南奕故意装出力竭模样,正是为了给予离皇痛打落水狗的信心,主动引导着离皇选择施展「幻灵」之术,并「同戈·戮魔陷阵击」。

  依靠「洞真」获悉离皇底细,知道离皇具体有着怎样的斗法手段,南奕换位思考后,故意制造于离皇而言几乎不需要犹豫的特定术法出手机会,也就是局部最优解。

  离皇不擅斗法,心眼不多,便果如南奕预期那般:眼见南奕力竭,似只余游走周旋之力,便在展开分身之后,施展「同戈·戮魔陷阵击」主动攻向南奕,意欲围殴南奕,叫南奕无路可逃。

  此外,当离皇欺近南奕,南奕体表一直缭绕的琉璃净火之气焰,即「全愈」天赋,甚至都在「龙气法禁」压制下,突然变得萎靡数分。

  离皇见状,心中喜意更盛。

  但离皇还来不及高兴太久,南奕便猛地爆发,借法苏光,施展「玄黄浊世」,展开一道法域。

  在离皇此时的一身神通中,南奕最头疼的,便是其保命神通「虚闪」。

  此术避实就虚,闪烁其间,可彻底虚化闪避物理攻击不说,还附带有短距闪现之效。

  这意味着一旦见势不妙,离皇随时可以跑路。

  若离皇不顾面皮地从正面斗法转为捉迷藏躲猫猫,南奕再是有着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轻松拿下离皇。

  所以,「虚闪」必须封掉。

  可「封神印」又得用来封禁春秋蝉的本命神通「春秋大梦」。

  南奕只好打起了「玄黄浊世」的主意。

  「玄黄浊世」的神异,直白点说就是决斗领域,展开一方法域,禁绝内外。

  同时浊气充盈,重力翻倍,还能压制“虚化”程度,几乎完美克制「虚闪」之术。

  然而,南奕若是主动近身攻向离皇,离皇肯定会谨慎地选择拉开距离。

  所以南奕干脆反其道而行之,趁着斩出「秘魔舍身剑」,借取郭来等人的法力,装出一副自己灌注大量法力出剑,几近力竭的虚弱模样,诱得离皇主动来攻。

  等离皇当真逼近,看似力竭的南奕,一朝暴起,即是展开「玄黄浊世」。

  但见玄光横掠,浊气翻腾,瞬间展开一道法域罩住了离皇。

  法域之中,甚至连天光照耀都似在一瞬间生出紊乱,突然就暗了下来,变得朦胧而模糊。

  这正是:

  恩义两难君臣斗,刀剑交加术法危。

  局部最优不二解,离皇妙法逞玄奇。

  心思暗伏无遗策,南奕原来智计随。

  可叹人心多变化,不许天启号先知。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