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章廿八 南奕近乡情更怯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8章 章廿八 南奕近乡情更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章 章廿八 南奕近乡情更怯

  第28章章廿八南奕近乡情更怯

  原身南一,是南山县下的南石村人。

  在城镇化进程比南奕前世还夸张的大离王朝,乡民,是在贱民里也堪称垫底的身份。

  这个身份,意味着家境极其穷困,没有官方在册的田地,也没有余粮,根本无力赋税。

  那交不起税怎么办?

  在大离,如果不愿卖身于大户地主,就只能逃税,逃离县城,躲到穷山僻壤的所谓乡村,自绝于文明社会。

  在山野乡村,自己开田种粮,虽因没了务农所所售的神奇粮种,农作物产量不会特别高,但胜在不用交税,倒也足够吃食。

  唯一的风险在于,离深山老林太近,离文明社会太远,没有武安卒巡逻庇护,容易遭遇凶猛野兽。

  好在饿急眼的乡民,凶性并不比野兽差。

  只要不是遭遇兽潮,寻常野兽碰到猎户,倒也未必讨得好。

  再加上大离默许山野乡村存在,不会追究逃税之罪,只是单纯不加庇护。

  所以像南石村这类村子,在大离,也可以说是广泛存在,并不少见。

  不过,乡民并不是真的只想当乡民。

  如果有条件,乡民还是更愿意住在县境乃至县城里的。

  但在县里没有田地的乡民,想回归县境,难度不言而喻。

  好在原身家里出了个南一,天生聪慧,是个读书的料子。

  于是父母兄弟省吃俭用,艰难攒钱,为原身求得户籍名牌,再凑足学费与生活费,供其读书,只希望日后能有一天,原身可以将他们接回县城,做一个县里人。

  背负着全家人的希望,原身南一刻苦读书,奋发图强,终有望于今年岁考夺魁。

  可谁成想,离岁考还有半个月时,原身死了,南一也变成了南奕。

  穿越过来的南奕,之前并不想分心考虑原身家事,除去为了饭钱写小说外,他几乎一门心思都在备战岁考,将原身的父母兄弟抛诸脑后。

  但现在,眼瞅着明天就该回南石村了,南奕没法再装聋作哑。

  他必须正视原身的家人。

  虽然南奕现在有钱,光是宋府酬谢他的一枚银元,就足够他把全家人接到南山县安置。更别说他还有稿费,细水长流,不管是让原身父母享清福,还是托关系为原身那位负担了家里所有重活的弟弟安排个活计,都不是问题。

  可真正让南奕头疼的,还是在于他该用怎样的态度对待原身家人。

  说实话,作为穿越者,南奕心里,自然是不可能对原身家人有感情的。

  但他并非无情无义之人,既是取了原身身子重活一世,自然做不出抛家弃亲之举。所以,原身的家人,南奕仍旧会认。

  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认我啊。

  南奕思虑良久,终究也只得叹道:希望他们不会察觉原身壳里换了人。

  话虽如此说,南奕却知道,很难不察觉。

  现实终究不是小说,一个人的性情变化,身边人不可能毫无觉察。

  就算不知道「穿越夺舍」一说,也会怀疑是不是被鬼魅邪祟附身。

  所以南奕从来没有奢望过:身边人都是瞎子,会看不出自己的性情变化。

  只不过原身性情沉闷孤僻,在学舍中并无友人,所以就算可能会有同学察觉些许异常,南奕也没有太担心。

  只要自己的言行不是过于离谱、明显有异,仅是些许微妙变化的话,原身的这些同学,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多半都不会细究。而等他们习惯了几天,就更是不会再往心里去。

  可换成原身的父母兄弟,就有些难说了。

  南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用车到山前必有路的说辞安慰自己。

  反正,他可以尽到原身南一该尽的责任,在一应外物上,绝不亏欠南家人。

  可唯独感情二字,看似轻飘飘空荡荡,却在此时分外沉实,让南奕不知该如何是好。

  毕竟,在内心深处,仍旧有些怀念蓝星生活的南奕,连这个世界都还没完全接受、彻底融入,就更别说比之陌生世道还要陌生许多的便宜家人了。

  孤儿,不配有爱。

  在蓝星无父无母的南奕,有些本能地抗拒亲情与家人。

  不过,无论在哪个世界,对神奇小生灵的好奇与喜爱,却是相通的。

  南奕摇了摇脑袋,将即将与原身家人相见而生出的莫名愁绪甩掉,不再纠结。

  他回到床榻,取出了墨精藏身的墨笔,轻声唤道:“点点,出来吧。”

  点点小脑袋冒出来,好奇地看着南奕。

  在它眼中,写完《大离双龙传》的南奕,身上玄虚飘渺的才气,似乎变凝实了些许。

  只不过这种凝实变化的幅度很轻微,点点也不是很能确定。

  但不管怎么说,都好怪哦。

  点点眨巴着眼睛,越看越怪,越怪就越想看。

  南奕不清楚点点的小心思,只是笑着打起了招呼:“我跟周兄一样,也唤你点点可好?”

  “可以呀,叫我点点或者墨墨,都行啦。”点点将幻化的身子抱作一团,然后像墨滴一般向前一滚,从墨笔笔尖滚到了墨笔尾部,离南奕更近了一些。

  它歪头问道:“那我叫你什么呀?一哥儿?”

  周青是青哥儿,南一是一哥儿,好像没什么毛病?

  南奕哑然失笑:“虽然我现在叫南一,不过过不了多久,我就改名南奕了,也即是明报「奕名」之「奕」字。”

  “啊?那就是奕哥儿?”点点小脸一皱,“可是这么叫的话,感觉有点怪怪的。”

  南奕还在乐着,没着急回话。

  却不想,点点眨了眨眼,忽然道:“要不我叫你老爷吧?”

  “嗯?”这回换成南奕怔住了,“为啥这么叫?我很显老吗?”

  虽然「老爷」一词并不是专用于称呼官僚或家主,但到底也是个尊称、敬称,南奕完全没想到点点会这么称呼自己。

  “老爷不老啦,但老爷身上的才气浓郁,感觉不比什么贤人文豪差了,完全当得起「老爷」一称。”

  点点说着,还摊开双手虚张了一下,试图表明南奕身上才气的浓郁程度。

  但它实在是太小了,摊开手都还没有南奕拇指粗。南奕看点点比划了半天,还是没能看明白自个才气到底有多浓郁。

  他也就没把这所谓的才气放心上,只是冲点点笑道:“点点放心,以后我是大文豪,伱就是小文豪。但凡有我一本书卖,就少不了你的食墨学习、码字更新。”

  “好耶。”点点完全没有被南奕忽悠成黑奴代笔的觉悟,反倒很是雀跃,“我还要吃钱,吃小钱钱!”

  点点是墨精,食墨采气为获取成长资粮。但墨水于它,犹如白水于人,无甚滋味。

  反倒是金石之物,点点食之,萃取元素,别有滋味。

  其中,犹以金钱为佳。毕竟,「财」即是「才」。

  南奕随手摸出十文铜钱置于桌上,让点点大快朵颐。

  顺带着,他问道:“对了点点,你可知阶秩之说?”

  「洞真」之下,可见阶秩。

  虽然不言自明,一看就知道阶秩是何意思,但现下得了墨精追随,南奕便想问问此世一共有多少阶秩。

  点点揉着肚子说:“晓得,六品灵异阶秩,万象定纲嘛。其中阶秩下三品,为玄阶、黄阶、凡阶,像点点我这种小精怪,就属于黄阶的小不点。”

  见点点说了两句便打住,南奕忙追问道:“那上三品阶秩是什么?”

  “哎?”点点闻言呆了呆,歪着脑袋疑惑道,“我不晓得呐,我只是个小精怪哎,哪能知道上三品的事。”

  南奕有些诧异:类似等级境界划分的知识,在此世不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也就罢了,居然连精怪都不是很了解。

  他压下疑惑,转而问道:“那玄阶与黄阶之间,有什么说道吗?一般是如何划分玄黄二阶呢?”

  “具体我也不晓得呐……”点点犹犹豫豫地说,“不过大略来讲,黄阶只是有些神异的层次,尚居于凡世之中;而玄阶却称得上是神通广大,已然超凡出世。”

  点点只是个小精怪,属于神诡圈子里的最底层,对神诡修行之事不是特别清楚。

  但南奕也没办法,眼下他只有点点可问,便只能麻烦点点绞尽脑中墨汁来回答了。

  “黄阶若只是有些神异、尚居于凡世的话,那黄阶修士,应该也不会过于非人、完全不可力敌哉?”

  “应该是的……”点点说着,猛地警觉,“等等,老爷你该不会想去招惹修士吧?!”

  “老爷糊涂啊,修士手段叵测,就算仍属人身,也绝非凡人所能敌!”

  点点有些小激动,生怕南奕一个想不开,主动去找修士送命。

  但南奕面色平静:“点点莫急,我当然是无意主动招惹他人,更别说招惹修士了。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得做好防患于未然的准备才行。”

  ————

  要发刀,所以本章心理活动略多了些,稍作铺垫。不过本章字数也多码了几百字,聊作弥补。望理解,望海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