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章百拾一 天子剑剑斩天子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79章 章百拾一 天子剑剑斩天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9章 章百拾一 天子剑剑斩天子

  第279章章百拾一天子剑剑斩天子

  南奕施展「玄黄天」,身融法域,是为了避免重伤濒死下被离皇趁势补刀。

  但身融法域的同时,南奕并未急着全力催动「全愈」以自愈,而是借法洛无极,以适才焚灭的全身血肉为祭,施展「血债誓斗」。

  「血债誓斗」:血债血还,九世犹复——以自身血肉为祭,锁定“血债”目标;后续对其复仇时,可根据血债强度,在一定程度上无视一切形式的防御、抵御、压制等。

  无视防御,若用游戏名词来理解,可以说是术法穿透。

  无视一切形式,则意味着包括「龙气法禁」庇护之压制,同样会被「血债誓斗」无视。

  而南奕全身血肉皆焚灭成灰,可谓是十成十的血债强度,即「龙气法禁」原本会折去南奕攻伐神通四成威能的庇护之压制,会被「血债誓斗」全数穿透,形同虚设。

  毋庸置疑地说,这就是一门纯为攻伐而生的辅助之术,出自洛无极转修的星君传承《宁元斗天心经》。

  很显然,玄黄星君与宁元星君分别押注苏光跟洛无极,正好让南奕通过「天子剑」借法,先封禁离皇「虚闪」之退路,再瓦解离皇「龙气法禁」庇护之依仗。

  但《宁元斗天心经》中,最针对离皇的术法,还不是「血债誓斗」,而是「罪业死斗」。

  「罪业死斗」:罪业滔天,人莫敢忘也——清算目标业力,造成额外伤害;同时引爆目标未结因果之恶果,催生劫数。

  或许,离皇在此世只是刚刚下旨兴兵北伐,尚未正式掀起战火,还没积累太多业力与恶果。

  然而,离皇重生,实是带着上一世的业力、恶果乃至心魔一起重生。

  这些业力、恶果如蒙迷雾,不在明处,可称隐秘。寻常黄阶修士,窥不破离皇隐秘,自然看不出离皇有此弱点。

  奈何南奕主动催使玄阶下品之「洞真」,不再隐藏自身瞳术神通之神异,登时摸清离皇跟脚。

  虽然,他看不清离皇前世的具体经历,但他看得出,离皇身上有着若隐若现的浩瀚业力与恶果。

  若隐,是因为这些业力、恶果,在此世并无凭依,隐秘不显,深伏潜藏,很难被黄阶手段发觉或利用。

  若现,则是因为这些业力、恶果虽无凭依,却在此世有着与凭依对象基本对应的存在,即所谓的平行时空同位体,仍旧隐约有着痕迹脉络,并非完完全全的一身清净。

  换作旁人,哪怕知道离皇底细,多半也拿离皇没辙。

  就好比前朝的剑,斩不了本朝的官。

  离皇前世的罪业,深伏潜藏,隐秘不显,也很难在此世进行清算。

  别说是寻常修士的黄阶手段,哪怕动用缉罪司玄阶下品的「洗心革面刀」,检索不到离皇前世罪业,威能亦不会太强。

  但南奕可以。

  检索不到离皇罪业,是因为其罪业尚无凭依,查无实据。

  可只要让相关因果成功缔结,即可为其罪业生成凭依,进而清算罪业。

  所以,你们“看”不见,,我便来帮你们“看”见!

  身融法域、缓过一息的南奕,自陶知命处借法「无相合」。

  然后,「天子剑」+「无相合」,于冥冥之中,勾连所有看过南奕小说、乃至于习练过真气武道的平民百姓。

  上一次,南奕如此施为,是要替死后无法发声的南天城百姓,主动代言,自公冶青天手中夺回百姓命格。

  而这一次,南奕是要百姓们“看”到,与他们性命息息相关的、另一平行时空的恩怨因果。

  所以,「天子剑」+「无相合」+「洞真」,三术齐施!

  浑浊法域中,虚空震荡似长吟:

  “昔者固死,今者惧乎?君要民死,民愿死乎?民不畏死,死国可乎?”

  这一刻,南奕以自身「洞真」天赋作为中介,于冥冥之中,向成百上千万的广大百姓,转播离皇隐秘至极的前世罪业。

  原本,「洞真」天赋难堪重负,会使南奕双眸渗出血泪。

  但现在,南奕身融法域,血泪流淌,好似在法域内下起了血雨。

  而血雨下,离皇脸色骤变,能感觉到冥冥之中,他正变得万众瞩目,好似前世罪业被曝光。

  他勃然大怒:“逆臣安敢!”

  在南奕三术齐施间,离皇也在施展「观玄」,反向锁定了南奕气机。

  他立即抬手,点出一道「造畜」之灵光,循依气机飞向南奕。

  在南奕身融法域,无法直接施展剑诀进攻时,离皇只能寄希望于「造畜」神通压制住南奕,打断南奕施法。

  只是,南奕一眼扫去,竟丝毫不加应对。

  等灵光加身,原本身融法域的南奕,不仅被「造畜」神通揪出身形,更是在被被迫向牲畜转变。

  但除去「全愈」天赋在被动抵抗着「造畜」之变化外,南奕竟全然不顾自身变化,选择了趁机借法,齐施「血债誓斗」+「罪业死斗」+「秘魔舍身剑」。

  南奕并未借法洛无极本身的攻伐神通。

  因为再强的攻伐神通,只要是正常手段,就不可能比「秘魔舍身剑」这类舍命手段强。

  他只需借法「血债誓斗」与「罪业死斗」辅以攻伐,为「秘魔舍身剑」进行加持即可。

  不过,接连两次三术齐施,外加还在同时维系的「全愈」与「玄黄浊世」,本就重伤的南奕,着实难堪重负。

  之前只剩一身骨架的南奕,此时只勉强重新长出脑袋上的血肉。

  他服下「长生葫芦」七月孕育的长生道果,仰天长嘶:“君之视民如牛马,民之视君如寇仇。”

  语罢,剑出。

  原本如风中残烛的残躯,强行自白骨中压榨出血气,裹挟着一条命下的所有命力,尽数灌入「秘魔舍身剑」中。

  加之「血债誓斗」之加持,本该煌煌明亮的剑光,亦似染上血色,变得有些妖异。

  而且,舍身一剑下,原本还在压制南奕、欲将南奕变作牛马牲畜的「造畜」神通,登时破掉不说,还反过来滋长了「罪业死斗」之神异。

  毕竟,于百姓而言,给人当牛做马,生生世世不得翻身,绝非什么善果。

  既非善果,便将更加刺激「罪业死斗」引爆离皇罪业恶果之效。

  被暂时封掉「虚闪」之术的离皇,无可奈何,只得祭出护身之宝,一个手掌大小的金身塑像——「免死金身」。

  「免死金身」:气运不绝,大难不死——只要灌注气运,即可免死免伤。

  而离皇天赋「君命社稷」,又可以化王朝气运为己用。

  两相叠加,即是离皇护身保命的底气所在。

  但见,「免死金身」大放金光,形成一个金色护罩,将离皇牢牢护住。

  「秘魔舍身剑」斩在金色护罩上,虽然快速且剧烈地消耗气运,却无损护罩中的离皇分毫。

  只是,离皇尚不及松口气,便见血色剑光上的血色,竟开始浸染由王朝气运所化的金色护罩。

  王朝气运,乃王朝教化下的人道气运。

  而所谓人道气运,则是人心愿力之汇聚。

  人心思治,遂能聚势汇运,称作人道气运。

  正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既是人道气运,便注定人心向背才是根基。

  离皇是可以强行调动王朝气运,化王朝气运为己用,尽显君王霸道本色。

  但他的依仗,所谓天赋神通「君命社稷」,充其量不过是有着王朝气运的使用权罢了。

  只有百姓,也唯有百姓,才能真正代表王朝气运的所有权。

  当李鬼遇到李逵,面对源自百姓的罪业恶果之清算,离皇再是强行调动王朝气运,亦无济于事。

  但见,「免死金身」所形成的金色护罩,不过数息,即被血色浸染瓦解。

  离皇一脸的难以置信,兀自惊呼:“朕乃离皇,天命在身,岂会就此倒下!”

  借着长生道果替命之力,全身开始长出血肉,却仍旧没有长出皮肤,宛如血人的南奕,掷地有声道:“失却人心,背弃百姓,天命又如何?”

  “人若不能胜天,顺天应命,只会泯然众兽。今人族独尊,便已说明:自古及今,人定胜天。”

  “所以,请君赴死谢罪!”

  轰然声中,南奕催动「秘魔舍身剑」,彻底斩破「免死金身」,剑斩离皇。

  离皇一脸悲愤,犹自觉得不服,不理解南奕凭什么能斩破「免死金身」。

  但他再是不服,面对当头剑斩,为保自身性命,亦只能忍痛使出最后的保命手段,或者说,替命手段。

  “喳!”

  春秋蝉猝然长鸣,自离皇体内飞出,接过离皇本身的气机,主动撞上「秘魔舍身剑」。

  本命蛊,既曰本命,自该替命。

  这一刻,生死刹那,离皇下意识地唤出了春秋蝉。

  春秋蝉本该是玄阶奇虫。

  但离皇为了将春秋蝉炼作本命蛊,早就将其暂时封印压制至黄阶。

  面对黄阶极限威能的血色剑光,有着玄阶本质的受封印春秋蝉,堪可替离皇接下「秘魔舍身剑」全部威能。

  “喳!”

  春秋蝉猝然长鸣,声音凄厉,转瞬竟成了绝唱。

  而当春秋蝉身子炸为飞灰,离皇再也忍不住,猛地咳血。

  伴着血沫被咳出,离皇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似为之一折,像是直接苍老了十岁有余。

  因为,离皇咳出的不仅是血,更是他模拟重生、入道修行之念想。

  这一刻,离皇心态彻底崩了。

  就算合体狐千却下,离皇有着蜕凡大成修为,依旧强于南奕,离皇也失去了斗志。

  一来,只要南奕继续拼命,继续施展「秘魔舍身剑」,离皇知道自己应付不了。

  二来,没了春秋蝉重生之念想,依靠魔修手段入道的离皇,自知自己哪怕成功逃离,修行之路亦注定走向死路。

  若是没能逃掉,等南奕废掉他的修为与天赋,更是会再一次沦为凡人,还是失去皇位、沦为罪人的凡人。

  于离皇而言,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是以,咳血之后,离皇猛地仰头,癫狂长笑:“好好好,当真是好算计,吊民伐罪不说,竟连春秋蝉也给算到,逼着朕放出本命蛊以替命,绝了朕重生之念想。”

  “但南卿,这也会在你的预料之中否?”

  长笑声中,纸面实力依旧强于南奕的离皇,刚刚还下意识唤出春秋蝉挡枪替命的离皇,竟放弃了继续斗法,直接自乾坤戒中取出一玉瓶。

  玉瓶中,盛放着一枚诡丹,名唤「朝闻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

  “南卿,朕虽死,却绝非死于伱之手!”

  “朕乃大离之皇,天命在身,就算是死,也是死在证道之路上!”

  离皇仰天长笑,气息猛地疯涨。

  他的身体在脱水,在萎缩。包括附在离皇身上的九尾狐千却,亦发出哀鸣,在一起变干枯。

  但离皇神魂却似与天地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

  有着丹药之力护持神魂,离皇感受着天地的脉动,尽窥法则之玄妙。

  渐渐,他身上气息变得异常凝聚,仿佛将周围源炁全数引到一处,形成一片浩渺的能量旋涡。

  旋涡转动,离皇身体亦随之变化,散发出金色光焰,光耀而又夺目,并且变得越来越高大,就像是光之巨人,卓立于离宫之中。

  这一刻,离皇每一次呼吸,不仅牵动着离宫内外所有人的心弦,更似天地随之律动,叫人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光之巨人。

  然后,万物沉寂之中,离皇睁开了双眸,朗声长笑: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哈哈,原来如此,朕悟了,朕悟了!”

  狂笑声,在整个离宫回荡。

  但光之巨人的身躯,亦开始化作万千光点,要星散于天地之中。

  不过,就在其星散之前,离皇终于自“闻道”状态回过了少许心神。

  光之巨人的离皇,向下俯视,看向南奕。

  南奕面色无悲无喜,只默然昂首,似是在目送离皇。

  离皇突然笑道:

  “南卿,你说你广传真气武道,就算坎朝百业革新、军备革新,也不必惧之。”

  “那就让朕好好看一看,未来,是否如你所述。”

  “现在,朕以天启帝之名,昭告天下,特封汝为大离国师,传真气武道,扬我大离国威。”

  说话间,离皇催动「君命社稷」,加持自身口谕,明传离京百官。

  及至语毕,组成离皇光之身躯的万千光点,彻底星散于天地之间。

  ————

  周一下村跑撂荒地,周三才忙完,还在村上过夜了两天,唉……只能说多事之秋,毕竟现在连兵部、礼部、工部、户部尚书,都全寄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