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85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5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

  第285章章百拾六弑君收获知耻心

  离皇化身光之巨人,继而炸成漫天光点的一幕,被不少百姓都有看见。

  百姓们将这一幕,简单粗暴地称为“天启大爆炸”。

  南奕用“破碎虚空”解释“天启大爆炸”,使真气武道在民间的存在感,更加强烈。

  南奕甚至能感觉出,自己于冥冥之中享受的百姓信力之加持,即散逸灵性汇聚,于天明之后没一会,便更加浓郁了三分。

  但他谈不上多高兴。

  一来,离皇之死,令南奕有些叹惋。

  对于离皇口中的救命恩情,南奕没有实感,倒不至于因此自责。

  可对离皇本人,南奕还是颇为欣赏的。

  其以凡人之身,反过来算计诸多修士,走出模拟长生路,称得上一代人杰。

  奈何命数使然,使两人不得不进行气运之争,注定了南奕要与离皇道争。

  南奕不想退让,便只能道争求胜。

  无论胜负,南奕都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对此,他只能感叹自身实力还是太弱,根本不会有自得之意,反而愈发怀揣知耻而后勇之心。

  二来,南奕此番争锋,看似锋芒过人,甚至能在天启帝成全之下,把握住争取百官表态支持他做大离国师的机会。

  但南奕只觉得,自己为此暴露了不少底牌。

  首先,是自己的斗法风格,以及仗着「天子剑」擅长久战的特点,再难隐藏。

  其次,「天子剑」借法之效,以及几位源武者的大概本领,亦成了明牌。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则在于「洞真」天赋的彻底暴露。

  身为无相弟子,有着瞳术神通乃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但像南奕这般,几乎完全引导着斗法节奏,比之料敌机先还要来的夸张。

  在宫门外远观南奕斗法的百官,虽是围观路人,却不会失声震惊,只会暗暗分析南奕手段。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猜得出南奕修持的瞳术神通应该有着“洞真解法”之效。

  而且,百官还试探出南奕有着“不能言虚说谬”之戒律。

  没办法,南奕携势预拿下大离国师之位后,百官便将所有烂摊子全都往南奕身上推,要南奕给出解决办法。

  南奕不能“言虚说谬”,自然不能直接表示用怎样的说辞来忽悠百姓。

  他只得话里带话地说,他可以在小说中新增真气武道“破碎虚空”境界,让百官自行联想到以“破碎虚空”之说法,向百姓解释“天启大爆炸”之谜。

  如此绕圈子的说话方式,自然暴露了相应戒律。

  南奕无奈,重新捋了捋自身底牌。

  除去「洞真」天赋位处玄阶下品一事,可能不会被所有人都做相应猜测外,南奕自身底牌,基本只剩了还在蕴养、少以动用的「梦蝶」一术。

  然后则是未来可期、来自宋忠、裴清雪、程龙三位的龙凤血脉神通,尚不算明牌。

  好在,气运之争的胜者,在将败者气运继承后,会成为愈发势盛的大气运者。

  南奕预拿下大离国师之位,并不算大气运加身后,立即变现的收获。

  毕竟,想坐实大离国师之位,还需南奕付出努力,北上坎朝取得佳绩才行。

  而他真正称得上立即变现的收获,其实在于天赋神通「天子剑」,已悄然升至玄阶下品。

  似他这等黄阶修士,想提前修成玄阶法种,必须靠着大机缘一鼓作气地冲破瓶颈才行。

  恰好,南奕与离皇道争。

  离皇悟道而崩,虽是其自个服食「朝闻道」,可细究因果下,说是被南奕逼至绝路,以「天子剑」剑斩,也没什么不对。

  换言之,天启帝崩,源于南奕凭借「天子剑」剑斩天子。

  单纯剑斩天子,或许会使「天子剑」生出些许神异变化,却不足以令「天子剑」升至玄阶下品。

  可偏偏,离皇觉醒的天赋神通乃是「君命社稷」,将好些王朝气运据为己有。

  而南奕剑斩离皇期间,又凭借「洞真」,于冥冥之中勾连千万百姓。

  但天启帝崩,被天启帝据为己有强行炼化的王朝气运,竟并未直接重新变回王朝气运,而是先顺着冥冥之中的联系,先灌入「天子剑」中,再慢慢散掉重回王朝气运。

  这些王朝气运,并不能被南奕炼化。

  但它们这么走上一遭,相当于是在淬炼「天子剑」。

  在王朝气运淬炼下,南奕「天子剑」天赋,便一跃而入玄阶下品。

  与此同时,从「天子剑」中转过一手的王朝气运,虽不能被南奕炼化,却与南奕隐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身为穿越者的南奕,在原身父母殒命后,其实跟脚颇为干净,与离朝并没有太多气运牵扯,也可以理解为没什么归属,随时可以跑路到南海或者另外三国。

  但在「天子剑」升入玄阶下品的同时,南奕亦与离朝有了气运牵扯,不再能轻易跑路。

  彼时,悟道状态,相当于半步玄阶的天启帝,身怀「观玄」之术,提前看出了此中关节。

  也正是看出了此节,即将炸成漫天光点的天启帝,多少有着几分对离朝百姓的愧意,且知道南奕本身亦是身不由己,才想着在死前成人之美,主动举荐南奕为大离国师,洗去其刺客身份——

  其目的在于,将南奕彻底绑在离朝阵营,让南奕替他解决他仗着重生模拟机会而略显任性胡为所导致的一堆烂摊子。

  “南卿,接受朕最后的馈赠。并带着朕的那一份,宣扬大离国威,努力求索大道。”

  南奕心中,仿佛能听到天启帝在如此对他说。

  再加上身为仙神投注的棋子,南奕感觉自己疑似正被仙神看直播一般地围观,身不由己,颇不自在。

  所以,明明弑君之后收获不菲,南奕却不觉高兴,只觉叹惋,乃至生出知耻而后勇、知弱而图强之心。

  不过,修行的主体,始终是水磨工夫。

  南奕再想变强,修行之路,亦只得一步一步地走。

  他并不奢想修为三级跳般地突飞猛进,甚至依旧故意压着境界,优先将反馈信力用于蕴养法种、补足根基,并不急着晋入蜕凡大成。

  在与百官商讨完近期章程后,眼见诸事暂告段落,南奕回归洛宅,正式解除了「均仙索」神效,接受其“与凡共苦”之代价,和墨精点点均衡修为。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