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章百廿三 剖析玄宗参斗气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306章 章百廿三 剖析玄宗参斗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6章 章百廿三 剖析玄宗参斗气

  第306章章百拾玄黄浊世戮魔斩

  「玄黄浊世」展开,周遭被笼罩的区域内,浊气弥漫,重力激增。

  甚至连光线,都似变得有些朦胧而模糊。

  欺近南奕身周不远的离皇,瞬间感到步履沉重如陷泥沼,不复平时灵敏不说,连原本一往无前的前冲之势,都略有些走样。

  但身子一沉间,离皇心中更是一沉。

  他意识到,南奕竟是装作力竭,故意诱得他主动来攻。

  这浊气翻腾的「玄黄浊世」,几乎彻底克制「虚闪」之术。

  离皇不需要南奕身中九剑来叠“诛魔标记”。

  离皇心中发狠,在陷阵之志下,全力剑斩南奕,并做好了先斩碎南奕护身宝物、再斩南奕的心理准备。

  是以,「纯火焚金罩」并非防御型诡器。

  然后,他借法苏光,竟在收回「纯火焚金罩」同时,施展起「玄黄天」,主动融入法域。

  初时尚不觉得,此时略一回味,离皇当即恍然:南奕恐将「无相真解」融了不少瞳术神通,神异非凡,更胜狐千却之「观玄」,几乎完全控制了斗法节奏。

  可一件护身防御之器,最多撑住离皇三剑,即会被打破打崩。

  而狐千却「同戈」神通同调记录的第三道攻伐之术,正是「戮魔绝仙斩」。

  因为在展开「玄黄浊世」的同时,南奕就算早有准备,亦只能勉强分心三用,于须臾之间再祭出两件诡器。

  只要身中一剑,离皇都能将曾经特意预支的诡器「诛魔令」用掉,将“缉魔标记”直接转为“诛魔标记”,进而施展「同戈·戮魔绝仙斩」。

  「纯火焚金罩」,曾为魔修陆少煌所有,几度辗转,方才落入南奕之手,并由南奕请得炼器师修复此器。

  但南奕并不是寻常修士。

  离皇则在这时,方才反应过来:南奕伤势虽重,几乎濒死,却并未身染“缉魔标记”。

  第二剑,南奕腹部彻底焚烧出一个空洞。

  甚至于,剑光刺入金钟的同时,好似在南奕体内炸开,威能反倒更强了一成。

  为封住离皇退路而暗中引导斗法节奏的南奕,早有思虑,在祭出一件护身宝物硬接前三剑的同时,祭出了诡器「纯火焚金罩」。

  哪怕两件,也至多撑住六剑,还是会中离皇至少一剑。

  然而,离皇的心思,逃不过南奕的预估。

  只余骨架的南奕,身上依旧缭绕着琉璃净火,以「全愈」天赋及「长生」天赋继续吊住性命。

  除去正义围殴带来的加持外,愈是身陷陷阱而不动摇,「戮魔陷阵击」的威势,便将愈盛。

  他以为南奕硬接「同戈·戮魔陷阵击」,再施展「玄黄天」身融法域,是仗着目力于刀尖上跳舞,似危实安,只想着以「玄黄浊世」封禁他退路。

  没有阻碍,也就不是防御之器。

  第三剑,南奕上半身焚灭成灰。

  南奕想展开「玄黄浊世」封禁离皇退路,就必须要吃下离皇近身围攻、避无可避的「同戈·戮魔陷阵击」。

  偏偏南奕有着「全愈」天赋,只要不是当真死了,就算濒死,缓过一阵后,其实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若“缉魔标记”累计九层,更是会变为“诛魔标记”,可以针对性地施展「戮魔绝仙斩」,即有着直死之效的必杀剑诀。

  是以,离皇心中虽然一沉,手上剑诀却丝毫不乱。

  这也是离皇不管不顾「玄黄浊世」,闷头咬牙继续直攻南奕的底气所在。

  加之光线朦胧,对周围环境掌控力大减、心生陌生之感的离皇,明白自己恐是遭了南奕算计,陷入其陷阱之中。

  一边施展「观玄」审视「玄黄浊世」之法域,离皇一边冷声笑道:“好好好,当真是好算计,料敌先机,行云流水。”

  虽然心中气恼,但离皇不得不承认,南奕战斗才情远在他之上,一番交锋,几乎是完全牵着他鼻子在走。

  此器,隔绝内外,自成一域,能将外来伤害统一转化为火焚五脏六腑之伤。

  虽然会添上一笔金钟震鸣之伤,即受伤更重一成,却能免疫外来伤害附带的诸多神异效果。

  只要南奕中剑,哪怕只是中了一剑,都会染上一层“缉魔标记”。

  就算南奕祭出护身宝物,也不可能安然无恙地接下全部剑光才对!

  换作寻常修士,此时合该毙命。

  不过,陷阵之志,有进无退。

  只是,离皇仍旧小瞧了南奕。

  第一剑,南奕五脏六腑尽数焚灭成灰。

  以蜕凡小成修为,纯凭肉身硬接相当于蜕凡大成修士的全力四击,外加「纯火焚金罩」本身还会加重伤势,南奕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倒也正常。

  所以要想诛杀南奕,就必须抓紧时间,趁他病要他命,稳住战果之余,设法将濒死的南奕彻底打死。

  趁着南奕忙于展开「玄黄浊世」,离皇及其六位分身,合计七道璀璨剑光,愈发狠辣地攻向南奕。

  要接下来再做交锋,短兵相接,方是见血之时。

  虽说分身同步施展之术法,威能会骤降一半,但以「戮魔陷阵击」进行围殴,气机勾连下又会相互加持,一增一减,最终仍旧相当于约莫七位蜕凡大成修士齐攻南奕。

  第四剑,南奕全身都焚灭成灰,只余一副骨架。

  然而南奕这时,施展「玄黄天」身融法域,离皇便是想攻南奕,也难以下手。

  离皇讶然发现,剑光刺入金钟,竟全无阻碍。

  离皇内心咬牙:他就不信了,南奕再是有所算计,还能将七道剑光全都拦下不成?

  由于“印记”、“标记”等状态,不属于异常,无法被「全愈」天赋祛除,南奕并未考虑只祭出护身之宝、防御之器。

  虽然南奕不知道离皇有着诡器「诛魔令」,可仅凭「同戈」神通同调记录有「戮魔绝仙斩」,南奕都会避免染上“缉魔标记”。

  但它看起来像。

  南奕原本还剩骨架的身体,登时消失。

  刹那间,金钟震鸣。

  南奕不想去赌「同戈·戮魔绝仙斩」的直死必杀之力究竟有多强。

  而戮魔仙门的攻伐神通,全都附有标记之效。

  离皇故意略微错开七道剑光剑斩南奕的时间,分出先后。

  离皇攻破南奕祭出的第一件护身宝物后,攻势不减,继续冲向南奕,剑刺罩住南奕的「纯火焚金罩」。

  但其实,南奕的一套连招,并不止于「玄黄天」身融法域。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